icon-close

柴紹聽到姬松的話,卻是嗮然一笑道:「你小子有些貪心了,你也不想想,這要是有一千架,那一輪就是近五萬支箭矢出去了。

到了那時,戰場上要是還有活人我將頭給割下來當球踢。還連續,你怎麼不直接來個天降大火將對方全燒死得了。」

「嘿嘿,這不是盡量減少己方傷亡嘛!」姬松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道。

同時也知道自己確實貪心了,世界上哪有那麼好的事,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再者說了,這弩車的造價就是姬松也心疼不已!

一架完整的弩車,從選材到成型,這個過程不但要有成熟的工匠,還必須懂得一些簡單的算學知識,這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耗費的錢財更是驚人,一架就得一百五十貫左右,這還不算中途失敗了的殘次品。

弩車本身的間隔就高昂不已,但箭矢的價格也不低。

按照姬松的想法,這箭矢最好還是用鐵箭,但當他算過價格之後,立馬就打消了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

但就算是木杆鐵頭,每支箭的價格也在一貫左右,一千架全部箭矢近五萬,那就是近五萬貫。

按照此時大唐的稅收,除去不能節省的支出,能用作軍事上的錢財也就一百萬貫左右。

也就是說,以大唐的體量,每年的全部軍費,也就只能使用二十四次,這是多麼高昂的代價?

除非李世民這個皇帝瘋了才會這樣使用,所以這東西在短時間內,只能在小範圍內使用,根本就沒辦法普及。

聽完姬松的介紹,柴紹也傻眼了。

沒想到這東西好用是好用,但太他娘的貴了,這誰能用的起?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柴紹就告辭離去了,留下了五十名親兵,讓姬松給他們好好教教這東西怎麼使用,不許藏私!

等到柴紹離去,姬松則讓他們繼續試射,看看都有哪些問題。別到戰場上再出了問題,那可就來不及了。

經過幾次試射,姬松發現雖然會出現一些問題,但還在承受範圍內。於是就叫蘇烈等人立即叫人過來學習怎麼操作。

別看這東西製作起來複雜無比,但操作起來卻簡單的很。

學會怎麼上箭,怎麼檢查,怎麼發射,怎麼瞄準方向,怎麼調整。只要是腦子靈光的,差不多三五天就學會了。

而能被選入選鋒營的八百人,腦子絕對是過關的。

於是,再加上柴紹留下來的五十人,都迫不及待地開始操弄起來。

姬松看到后也不管他們,讓蘇烈照看著別出什麼亂子,而他則帶著其他人去了另一間營帳。

「侯爺,這就是你所說的雪橇,但怎麼使用,還請恕小的駑鈍。」高粱指著一副兩頭翹起,上面有固定凹槽的東西道。

看到實物,姬松眼前一亮,想到當年帶著小姐姐滑雪的場景,他再也按耐不住了。

「走,將這東西帶上,還有那兩根棍子。」姬松對劉老二吩咐道。

劉老二一愣,多久沒見過侯爺這麼高興了?一年?兩年?

聽到姬松的話,劉老二也高興地夾起『雪橇』手提兩隻木棍。屁顛屁顛地跟在自家侯爺身後。

他才不管其他的呢,只要侯爺高興就好,很久沒看到侯爺對什麼東西感興趣了,難的他有興緻,千萬別掃興了。

幾人來到一處緩坡,姬松迫不及待地將雪橇綁在腳上,確認綁牢固了,這才接過劉老二手中的支撐桿。

「等會兒你們騎馬跟在後面,好好看本侯怎麼使用這東西,到時候你們都是要用的。」姬松對幾人說道。

這可是在雪地上快速前進的利器,不但快,還隱秘異常,只要披上白氅伏在雪地上,敵人就很難發現。

待幾人準備妥當,劉老二這次終於腦袋開竅了,拿了一件姬松的大氅給自家侯爺披上。

姬松看一切妥當,大吼一聲:「吾去也!」

只見姬松用撐桿用力撐地,借著推力瞬間就像離弦之箭般竄了出去,將眾人嚇了一跳。

onclick=”hui”股東大會的流程冗長枯燥,多是聽在場的幾個主要董事扯皮,拖拖拉拉,幾輪彙報、投—票後會議接近尾聲。

將大家精力消磨殆盡,宋正則才提出這次股東大會的重要決策。

「由於上任副董離職,集團一直屬於超負荷運轉狀態,經過我和各位董事的慎重考慮,決定即日起,由宋既明出任集團CEO,幫大家分擔一些事務……」

宋正則話音剛落,周婧嘉和宋承均立刻就慌了。

比他們反應還大的,是下面那些股東董事們。

大家的探討,讓會議室一時間熱鬧起來。

「宋總,這不太合適

《大佬嬌妻三歲半》第259章任職蘇婧洛這麼一跪,把暗衛們都跪懵了,大傢伙都嚇了一跳。只聽到整個院落門口都是噗通噗通下跪的聲音。暗衛們也一個個跪下了。王妃這是幹什麼,託孤嗎?託孤就託孤你下跪幹什麼。

暗衛一個個心情是沉重的,本來都是依附着蕭靖軒而生的一群人,如果蕭靖軒倒下了他退隱江湖倒也不是大問題,只是就要天涯各自飛了。這份感情太難以割捨了。

一萬零九本想跪行到蘇婧洛的面前的。可看着身上的衣服是蘇婧洛給自己新買的,磨壞了怎麼辦?撩起衣……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四百零三章:你算數怎麼樣? 程苒看着封墨燁一雙認真的眸子,心裏被一股暖流所填滿,那種被人保護的感覺,很好。

不過,有個問題,她覺得自己還是要問清楚,這男人經常在她背後搞小動作,有時候神不知鬼不覺,竟然讓她無從察覺。

她眼底凝著一抹清冷的氣息,讓人放鬆不起來,她是很認真的問封墨燁。

「你是怎麼知道我來找梁一凡了?」

封墨燁摸了摸下頜:「我在你手機里安裝了定位系統。」

程苒愕然:「你在我手機里安裝了定位系統!」

這話,她咬的格外重。

關鍵是,她還沒有發現,她自認為,在計算機方面,尤其是這些晶片,什麼安裝定位,系統監測,應該是沒有幾個人能夠超越的,所以封墨燁是如何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把定位系統的晶片安裝到她手機里的。

她看封墨燁的眼神突然就有些變了,自己以前好像從來沒有真正的去關注過這個男人到底是有多少本事,她知道的,沒準兒只是冰山一角,到底他的背後還有多少身份跟秘密,自己一無所知。

他們這一段婚姻,到底誰才是藏的最深的那個,現在看來,是要重新審視一下這個男人了。

封墨燁被自家老婆給看的心頭髮虛,他唇角微微上揚。

「我也是擔心你的安全問題,你看,要不是我想出這辦法,你今天未必能夠脫身。」

程苒若有所思的點頭,那臉上的笑容怎麼看都有點陰惻惻的。

「聽你這個意思,我好像還要感謝你。」

「好像也的確也是這個道理。」

封墨燁唇角挑着笑意,面對程苒的話,他也沒有絲毫覺得不好意思。

程苒後面查看了許久,都沒有察覺到封墨燁到底把這個監測的系統安裝在哪裏。

她將手機遞上去:「你放在哪兒了?」

封墨燁見自家老婆愣是沒有察覺到,心裏還有點沾沾自喜。

他挑了挑眉梢:「難道你沒有聽說過,現在有一個軟件,就可以植入進去,根本不需要親自安裝。」

這個,程苒知道,但是市面上似乎還沒有比較靠譜的。

封墨燁點開自己的手機,上面有一款軟件,程苒連聽都沒有聽過。

「你這個……軟件從哪兒來的?」

「他們最近自己研發的,不過還沒有上市,這個軟件還有一些漏洞,尚且不是很成熟。」

程苒不敢置信的指著自己:「你的意思是,我成功的成為了你們的小白鼠?」

專門用來修復他們軟件漏洞的?

「現在你不能算小白鼠了,你現在是我們最尊敬的會員,以後可以免費使用,因為可以精準的定位到你所在的位置,這個地方我都能找到,證明比其他軟件好用太多。」

程苒:「……」

誰想要成為你們的會員,不過封墨燁居然還搞研發軟件這個玩意兒,果然,這男人非同小可,遠遠不止是封氏集團的總裁那麼簡單。

算了,她也懶得跟他計較,不過的確是幸虧封墨燁這個軟件,否則,她也的確不能夠保證能不能從那些人的手裏逃脫。

看在封墨燁救了她一命的份兒上,她就不去追究這些了。

不過,該說的話,她覺得自己還是要說出來。

程苒用警告的眼神看着他:「以後你要是再在我背後搞這些小動作,我肯定不會原諒你。」

可偏偏這聲音一出來,卻一點殺傷力都沒有,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程苒在他面前,就開始隱藏自己的鋒芒,慢慢將自己最柔軟的一面展現出來。

遇見對的人,懂的人自然懂,就像此刻封墨燁,即使程苒沒有說出來,他的心裏就是很清楚,清楚她在想什麼,明白她心裏的不安。

封墨燁也沒有跟她生氣,自己老婆,有什麼他都能夠擔着,他也知道程苒並不是真的跟他生氣。

他覺得要先跟程苒聊聊梁一凡的事。

「梁一凡,你準備怎麼安頓,他這樣的人,我覺得是不能留在你身邊的。」

就算程苒留了他一命,也不代表就要讓梁一凡呆在她身邊。

程苒這一點心裏還是很清楚的:「我知道,肯定不能留下來,你覺得可以把他安頓到什麼地方?我是希望梁一凡最好是離開這座城市,他呆在這裏也沒什麼用,三爺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封墨燁輕嗤一聲:「他肯定也不會放過你。」

「我知道。」

她也從來沒有指望過三爺能夠放過她,可是她也無所畏懼。

封墨燁心裏面有個大膽的想法,程苒看見男人眉頭緊蹙,面色嚴肅。

「我是覺得,可以不用留三爺那個組織了。」

如果繼續留下去,肯定是個隱患,對他跟程苒都沒有好處。

之前原本就已經跟三爺那邊的人發生了矛盾,現在為了梁一凡出頭,算是徹底跟三爺撕破臉皮。

程苒聽到封墨燁居然會有這樣的大膽的想法,她一直覺得封墨燁做事情很穩妥,可是沒有想到他今天居然把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她伸手探了探封墨燁的額頭:「你知不知道,三爺那個組織開了多久了,可不是你想要撼動就能夠撼動的。」

連她都不敢有這樣的想法,頂多就是削弱他們的實力,讓三爺不要那麼強盛。

想要完全剷除,並不容易。

「我知道,不過不容易剷除也不代表就說完全不能。」

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就沒有辦不成的,這是他一直都堅信的。

程苒覺得封墨燁這話實在是有些不太可能,她就算有這個想法,但也知道實力不允許。

還有一點。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