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柳子凝在聽到魔教給葉荒下絕**的時候就明白了葉荒在安全局的突發狀況是因爲什麼。

這絕**,顧名思義,就是讓人絕情,當然不是阻隔人的感情,而是時刻檢測着人的感情波動,一旦感情波動超過了一定限度,絕**就會發作,讓人痛不欲生。

久而久之,被下了絕**的人也就再也不敢掀起太大的情緒波動,從而成爲真正的絕情的人。

這其實是一種極其險惡的蠱蟲,畢竟人就是一個感情動物,但是這絕**,卻生生的讓人不能動感情。

雖然不直到葉荒爲什麼會被魔教種下這種蠱蟲,但是柳子凝去確實知道葉荒是在面對李靈的時候絕**發作的。

也就是說葉荒在當時面的李靈的時候情緒產生了大幅的波動,自然不可能是什麼憎惡的情緒,那也就只剩下了一種了。

柳紫凝長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始跟葉荒解釋什麼是絕**。

葉荒聽了之後恍然大悟,然後看向李靈,就是李靈引起了自己的情緒波動。

柳子凝也複雜的看了一眼李靈。

李靈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我拿你當兄弟,你卻想上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李靈看着葉荒,這句話脫口而出。

原本有些尷尬的氣氛被瞬間衝破。

柳子凝也展顏一笑,差點忘記李靈的取向了。

“其實這是什麼蠱蟲並不重要,你知道爲什麼嗎?”

“爲什麼?”

“因爲杜鵑剛纔跟我說,這個什麼絕**,在她面前就是一盤菜!” “什麼?”柳子凝一位自己聽錯了。

這個精怪說他可以消滅蠱蟲?

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當然,也不是不可能,畢竟她是精怪。

但是看着杜鵑這個樣子實在有點不像是能夠將絕**剷除的模樣。

李靈和瑩瑩根本對於精怪和蠱蟲完全沒有一個清晰的認知,自然也就無法判定杜鵑所說的話的真假,不過看兩個人好奇的樣子就知道,這兩個人可能並不是很在乎這個問題。

杜鵑好像是感受到了輕視,突然一下跳到了葉荒的頭上。

葉荒只覺得腦袋上面一沉,然後就傳來了一個聲音。

“先不要着急,我要給你捉蟲子了!”

葉荒本來都擡起的手,也就這樣放下了。

“噗嗤!”

李靈突然笑出聲來。

“你笑什麼?”

“綠……綠帽子。”

李靈強忍着笑意說出這句話。

葉荒頓時無語,雖說曾經是一個和尚,但是葉荒也是知道綠帽子到底是什麼東西的。

知道李靈竟然是因爲這件事情發笑的之後葉荒就不在理會。

這個時候杜鵑也突然將幾個樹枝伸長,一直伸到了李靈柳子凝還有瑩瑩眼前。

葉荒知道了杜鵑是什麼意思,就開口道。

“你們抓住這樹枝,可以直接精神交流,那樣比較簡單一些。”

柳子凝李靈和瑩瑩很是相信葉荒,也對葉荒所說的精神聊天很是感興趣,於是也都是沒有猶豫,全部都抓住了伸到自己面前的杜鵑的樹枝。

在三人抓住樹枝的一瞬間,葉荒一陣精神恍惚,因爲在自己的精神感知中,順價多了三股能量。

這三股精神能量真是李靈柳子凝還有瑩瑩。

現在杜鵑更像是搭建起了一個聊天室,葉荒還有李靈柳子凝瑩瑩三個人,現在都在杜鵑搭建的聊天室裏面。

當然杜鵑也可以說話。

葉荒感覺最新奇的一點就是,直接可以感知到李靈柳子凝還有瑩瑩的精神狀況,這種感覺很是直接,沒有任何隱藏。

人所有的情感都是精神上面的表達,但是精神卻是抽象的,沒有實物的,於是就只能通過表情,通過眼神來傳達。

但是人天生的就會改變自己的表情,隱藏自己的情緒,當然這一切都是通過身體這具驅殼來完成。

但是現在,現在是精神與精神的直接交流,精神就是最純粹的,腦子怎麼想,精神就會怎麼體現,完全沒有了半點僞裝。

現在葉荒面對的就是這三個沒有任何僞裝的精神。

感受的並不清晰,但是絕對真實,這回三團精神裏面傳來的都是驚訝好奇,還有小部分的惶恐,那是瑩瑩的情緒。

杜鵑的聲音突然傳來。

“還是這樣交流起來比較方便,我最討厭在外面發出聲音了!”

這也難怪,畢竟杜鵑只是一株植物,植物本來就是不會說話的。

……又或者,植物也會說話,只是植物並不喜歡說話,或許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兩顆相鄰的樹的樹根互相纏繞在一起,正在大談特談,但是從樹身邊走過的人,卻完全沒有意識到。

杜鵑的精神力量異常強大,直接把自己的精神分成四份,和所有的人聊天,說着不一樣的話。

葉荒羨慕不已,畢竟自己連一心二用都做不到,可能是因爲所有的樹都是這樣吧。

當然在杜鵑搭建的聊天室裏面葉荒李靈、柳子凝、瑩瑩四人也能互相通訊。

大家都玩的樂此不疲。

但是終歸要回歸正題。

“剛纔柳子凝居然不相信我能夠將葉荒體內的蟲子抓出來,實在是太小看我了,我現在把你們帶到這裏,就是爲了讓你們看清楚,我是怎麼抓蟲子的!”

杜鵑奶聲奶氣的聲音直接在衆人的腦子裏面想起。

柳子凝倒是覺得無所謂,畢竟這是在幫助葉荒,自己剛纔覺得不信,也是單純的覺得精怪沒有那麼強悍。

“你們看清楚了!”

衆人本來都是精神上的交流,只能隱約的感覺到其他人的精神,但是隨着杜鵑說完這句話之後,衆人都突然感覺自己的精神居然想要分出一部分,向着杜鵑飛去!

衆人都是心驚,就連葉荒也是。

“杜鵑!你做什麼?!”葉荒問道。

畢竟精神離開身體時間太久了之後就會消散,而如果消散的精神力量如果實在太多,就可能造成癡傻等精神症狀。

現在杜鵑竟然引着衆人的精神離體衆人如何能不吃驚?

“讓你們看清楚我是怎麼捉蟲子的啊,不然等會你們又不相信!”

剛纔說過,精神上面的交流,無法僞裝,葉荒沒有看出杜鵑有什麼其他想法。

“那這會不會給我們造成什麼損傷?”

“損傷?你是指什麼損傷?”

“就是精神離體後消失之類的。”

“不會的,你們現在的精神就是離狀態,能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在消散嗎?”

“什麼?現在我們的精神是立體狀態?”

葉荒吃驚,原本葉荒以爲這是杜鵑將自己的精神深入到自己的腦海中,然後跟自己交流,但是現在杜鵑竟然說不是這樣。

看來應該是自己的部分精神進入到了杜鵑的枝丫之中。

也真是神奇,精神離體竟然半分不適都感受不到。

杜鵑也正在跟其他人解釋,過了半晌之後衆人才都放下戒備。

“我騙你們幹什麼?就你們這點精神力量,說實在的,還不夠我塞牙縫的,當然我也不靠吃這個維持生活,這種東西吃的太多了會影響自己,讓自己迷失。”

葉荒覺得杜鵑在吹牛,但是卻絲毫沒有感知到杜鵑有絲毫吹牛的情緒,難道杜鵑的精神力量真的如此強悍?

算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你們準備好了嗎?”

杜鵑已經把衆人的精神力量都擊中到了一起,當然只是部分的精神力量。

這個時候葉荒纔算是正兒八經的看到了李靈柳子凝還有瑩瑩的精神力量,但是奇怪的是,他們三人的精神力量都好像是有一層迷霧一般,看不真切。

除了李靈,當然李靈精神力量上面也有一層薄霧,比起另外兩人實在是輕太多了。

一團火紅,還能隱約看到一個火鳥的樣子,葉荒知道是,那應該就是朱靈了。

至於柳子凝。

柳子凝有些奇怪。

這是什麼? 葉荒的目光望向柳子凝的精神力量,卻感到了一絲髮自心底的寒意。

這個寒意就是字面意義上的寒冷,不是那種驚悚的寒意。

葉荒瞪大了眼睛也看不清,如果精神狀態下的葉荒也有眼睛的話。

只有一團漆黑,還有一層濃密的灰色霧氣,看不清裏面到底有什麼。

但是卻能感覺到冰冷。

或許是每個人的精神投影都不一樣吧?

葉荒想到,然後將注意力放到了瑩瑩身上。

瑩瑩精神力量的樣子更加肯定了葉荒的想法,就是所有人的精神投影都是不一樣的,因爲瑩瑩的精神投影跟另外兩個人又是不一樣。

而且區別很大。

之間瑩瑩的精神力量是一片白色,而且那白色還在不停的轉動,好像是有風一般,而柳子凝的就像是一潭深水,至於李靈的就像是翻騰的火焰。

葉荒看着三個不同的精神投影,心中感嘆,果然所有的人都是不一樣的,而且每個人的精神可能肯自己行爲都是相反的。

當然我們生活在一個物質的世界當中,不可能只看重精神,但是卻也應該足夠的重視精神,葉荒今天才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精神。

是真的“看”到了。

葉荒不知道自己現在在李靈、柳子凝、瑩瑩眼中究竟是什麼樣子,如果知道的話,一定會覺的不可思議。

因爲葉荒精神投影的形象在三女看來就是沒有形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