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果然是有限制的。”命無雙和天玄兩人對視一眼,心中都是如此的想到,因爲如果蕭凡真有這麼強的實力的話,根本就不會忌憚那十二佛陀而逃了。

空間被打亂,那十二佛陀自然不可能追過來,三人索性就在滄海上盤膝而坐,商量一下目前的形勢。

三人也不清楚那釋迦如來佛尊是否猜測到了衆人的目的,但是想了想之後,恐怕那佛尊也不敢相信蕭凡和命無雙竟然是想要去血魔荒殺天吧?

這一次被發現了,想要再次進入須彌山可謂是難上加難,這佛尊能夠發現隱匿在時空裂縫中的無極圖,顯然已經將佛門的過去,現在,未來三大真意修煉到了極高境界,商議之下,殺血魔天的計劃只能放棄。

三人回到六道蒼穹之後,遙遙北極冰海之處陡然爆發而出一股強大的氣息,蕭凡和命無雙對視一眼,同時開口道:“玄武神獸又出現了!”

這一次,六道蒼穹不再是當初只有蕭凡一人前來了,艾妮絲和茉雅雖然失去了光暗意志,但是自從修煉了太始玉虛道卷和鬼道祕術之後,依照原本的通天境界,修爲恢復到了不滅巔峯,再加上天玄臥龍這個修煉了三道天輪的強者,六道蒼穹纔算是真正的強大了起來!

上一次因爲種種情況,讓蕭凡和命無雙不得不放棄了震天神碑,但是今天,兩人可謂是勢在必得!命無雙通過無極圖,將西極白虎,還有另外九位曾經鴻蒙時期的九天巔峯高手帶了過來,不管是玉虛宮還是其他勢力,都不如兩人現在手中所擁有的高手多!

玄武神獸似乎是隔段時間就會出來透透氣,對於凌空而立,將它包圍住的一羣高手,好像根本就不放在眼裏一般。

玉虛宮此次來人正是十二金仙,佛道一方也是傾巢而出的過去,現在,未來十二佛陀,巫妖兩族更是來了十大妖神,十二位最強戰巫!至於西方大陸,則是來了一個身穿藍色魔法長袍的年輕人,在其背後凌空而立着十二位眼神冷漠的強者!武道聖地,則只是來了一個軒轅天絕!

“看來這些大勢力的上面都已經告訴了他們震天神碑的祕密,不然他們不會傾巢而出!”以命無雙的見識,自然一眼就出來了。

“道門之中,道尊之下便是十二金仙,佛祖之下就是十二佛陀,妖皇之下就是妖神,巫祖之下就是最強戰巫,至於那年輕的魔法師,想必就是神祖說的那個弟子,至於他背後的那十二位強者,如果我猜的不錯,應該是十二主神!僅次於神王之下的存在!”蕭凡緊皺着眉頭緩緩說道,真正見識到這些大勢力真正的實力後,蕭凡才發覺自己剛纔的想法的確有些可笑。

“呵呵,這些人雖然名頭響亮,但是蕭凡兄還不至於忌憚他們吧?畢竟這裏是洪荒,而不是九天,所有人都被天地平衡者設定的規則束縛了修爲。若論單獨鬥法,這些人每一個是你對手!”命無雙的這一番話說的也的確是實情。

【今天不知怎麼回事,心慌意亂的沒有狀態。這一章3000字,竟然整整碼字了4個多小時。並不是沒有劇情可寫,而是心神不定,不知道爲什麼。明天就要有推薦了,兄弟們努把力,把忘情頂上去吧!!】 既然有了決定,兩人當下便開始準備,在這裡交手的話,顯然是不明智的選擇,因此童川與晏紫二人向遠處離去。

在城池之中,兩位紅袍青年並肩而行,目光不斷掃動周圍,似乎在尋找什麼一般,身上雖然散發僅僅只有元道金身實力的氣息,但是在這氣息中,卻能夠感覺到一股鋒利之感。

「剛才明明感覺在這個地方,怎麼又跑了?」一位紅袍青年蹙眉道。

「急什麼?她沒辦法逃過我二人的感應,而她那兩位僕人也被師伯等人拖住,能夠用兩位渡劫高手做僕人,那小丫頭身份不簡單啊!」另一位紅袍獰笑道。

「那丫頭從這個方向逃走了!」

兩位紅袍青年雙眼閉上,感應不過半響便張開雙眼,相識一眼,朝著晏紫離開的方向追去。

出了城池,兩位紅袍青年再次感應,這一次,兩人臉上的的獰笑更加猙獰,在他二人的感應中,目標就在不遠處。

「那個方向我記得有一片密林吧,正好!」

兩位紅袍青年對著氣息傳來的方向追去,身形閃動間便消失不見。

密林之中,晏紫身穿黑袍,顯得極為慌張,連逃跑都帶有踉蹌之勢,不時回頭,臉上出現恐懼神sè。

咻咻!

就在此時,兩位紅影閃過,擋住了晏紫的去路,正是那兩位紅袍青年。

「小妞,跑不動了吧!」一位紅袍青年道。

「這小妞長得還真不錯,看樣子似乎還是一個雛呢,等會兒讓哥哥好好享受一番。」另一位紅袍青年露出yín穢笑容,雙眼不斷打量晏紫,舔了舔嘴唇,道。

聞言,晏紫眼中厭惡之sè一閃而過,下一刻,臉上的恐懼神sè再次加劇,帶有踉蹌之勢不斷倒退。

看見晏紫的樣子,兩位紅袍青年發出大笑之聲,晏紫的表現落在他二人眼中極為正常,因為這種事他們已經經歷多了。

「無劍!」

就在兩位紅袍青年獰笑的時候,突然響起一道低沉的聲音,一道帶著淡紅sè的月牙劍芒襲來。

「誰!」

兩位紅袍青年大喝出聲,不過當感覺到月牙劍芒上的威力之後,都是變sè,身形一動便躲開,下一刻,jīng神力宛如蜘蛛網一般蔓延開來,一道不惑氣息出現。

「喂喂,你就不能再等等出手。」

見童川出手,晏紫略顯不滿,對著密林某處道。

噗噗噗!

童川腳步落在腐葉上發出聲音,並未著急,一步一步緩慢行出,不過多時終於出現在兩位紅袍青年視線內。

沒有理會紅袍青年,童川望向晏紫,道:「我不是怕你這隱藏氣息的手段瞞不過對方嘛,萬一被發現了,就失去了意義,再說,這兩個不要臉的傢伙居然敢調戲我師姐,讓我忍不住出手啊。」

聞言,晏紫一愣,眼中閃過異sè,不過瞬間便被掩蓋,道:「那你剛才的出手有意義么?被人家輕易就躲過了。」

被晏紫這樣一說,童川才想起,剛才這兩位紅袍青年躲過他攻擊的時候,似乎非常的輕鬆,完全不費絲毫力氣的感覺,讓他明白,這兩位紅袍果然如同晏紫所說那般,實力不簡單。

視線落在兩位紅袍青年身上,聆聽能力展開,與此同時,兩道有著細微差別的氣息出現在童川雙耳之中,其中一位青年呼吸輕盈,而另一位卻極為低沉,果然是一位元道和一位金身。

「你說金身交給你吧!」晏紫沉聲道。

童川點頭,他所會的法術只有兩個,雖然攻擊力不凡,卻只是元級法術,難以對眼前這二人起到太大作用,在距離戰上,他並非擅長,相對而言,他更加喜歡和修神者交手。

「一個不惑而已,完全是找死!」

感應出童川的實力之後,那位金身青年冷笑道,別說是不惑,就算是一般元道,他都不放在眼中,雖然剛才因為那道月牙劍芒上傳來危險感,擔心會有高手在這裡埋伏,不過現在已經不放在心上。

「哪來的小子,給我滾,少爺今天高興,不想開殺戒,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前,在我視線中消失。」元道青年蹙眉道。

金身青年不將童川放在心上,但是元道青年卻相反,剛才那月牙劍芒上的危險感依然讓他在意,雖然眼前這小子不過不惑實力,但是在西域之中,不惑有擊殺元道的實力的人大有人在。

「動手!」

晏紫可不管這兩位青年的想法,低喝一聲,身形爆退,雙手划動,一道火圈將其包圍在內,其上傳來恐怖的波動,一上來就動用強大手段,也可見晏紫對這兩位青年的慎重。

童川淡笑點頭,手握長劍就yù衝上去,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心中突然響起純陽的聲音。

「等等,主人。」

童川穩住腳步,疑惑為何純陽要阻止他,不過還是沒有貿然衝上去,雖然純陽僅僅是一件武器,不過見識閱歷都遠超他,想必有什麼原因。

「主人小心點,這兩人所修的功法屬於岔道,不過手段也不簡單,至少對於主人你現在來說不是好對付的,你用左手使劍。」童川心中響起純陽的提醒聲。

最佳情侶 童川沉凝,他屬於正宗的二十一世紀人,從小就信男左女右,因此指環純陽被他佩戴在左手上,但是他又不是左撇子,因此平時都是右手使劍。

雖然對於修鍊者來說,即便不是左撇子,也能夠在瞬間適應,不過相對而言,還是沒有右手那麼容易控制,此時純陽卻讓他左手使劍,讓他出現瞬間的猶豫。

不過在瞬間之後,他還是相信純陽的話,左手接過長劍緊握,身上爆發元氣。

「嗯?」

包括晏紫在內的三人都是疑惑,不明白童川為何在這個時候換左手使劍,不過此時也不是探究這個時候,那位元道青年身形一閃便飛入半空之中,道道強大手段對著晏紫轟擊而去。

而金身少年在獰笑一聲之後,也飛入半空,這是童川無法辦到的,唯有當實力達到元道之後,才能夠飛行,而金身青年便抓住童川這個弱點。

「無劍!」

童川可不管金身青年處於什麼位置,單手握劍猛然一劈,一道月牙劍芒對著半空中的後者襲去,其上閃爍淡紅sè。

「驚雷!」

有了剛才的經驗,童川知道這金身青年要躲過他的攻擊十分容易,因此單手一指,指尖上出現雷電之力,向金身青年激shè而去。

「愚蠢!」

見到童川的攻擊,金身青年冷笑一聲,身形閃爍便盡數躲過,於此同時,臉上攀爬出絲絲烏紅sè的紋路,覆蓋整個臉龐。

只見金身青年一拳轟出,道道拳影出現,將童川完全籠罩在內,霎那間周圍抗風大作,那等威勢可不是一般金身能夠達到的。

「血拳!

金身青年低喝一聲,雙拳不斷轟出,每一拳落下,便有數道拳影轟向童川。

面對金身青年施展的神通,童川面sè不變,只見手握長劍不斷划動,一道道劍影出現,與此同時yīn陽魚出現,將無數襲來的拳影完全抵擋。

見攻擊無效,金身青年面sè微變,但是下一刻臉上的冷笑更甚,身形出現細微顫抖,下一刻,身旁出現一位一模一樣的紅袍青年,連氣息都相同,難分真假。

兩位紅袍青年出現,身上散發出金身氣息,四拳不斷轟擊,比剛才更多的拳影襲來,將童川周圍數十丈範圍內完全籠罩在內。

見此,童川面sè微變,不想眼前這金身青年還有這樣的招數,就在此時,腦海之中再次響起純陽的聲音。

「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化萬物,主人,動用四象之力防禦。」 茫茫北極冰海,萬里冰山,皚皚白雪,一朵雪花不經意間落到了蕭凡額前的長髮上。

七大勢力的數十位強者分戰各方凌空而立,下方浮在海平面上猶如一座荒島的玄武神獸似乎酣睡正甜。

很顯然,玉虛宮道門,佛門,巫妖兩族,已經不是鐵板一塊,如今實力相差不多,每個勢力對於這震天神碑都是勢在必得。

“震天神碑乃是古神隕落之時煉化,一塊封印無極尊主,其他四塊分別封印無上真魔的兩大殘魂,肉身頭顱,以及真魔之心。”命無雙將震天神碑的來歷緩緩道來。

“恩,人皇得到了一塊震天神碑用以寄居神魂,同時也要鎮壓無上真魔的殘魂,否則人皇早就出手了。”天玄臥龍似乎也知道些內幕。

“阿彌陀佛,無上真魔大凶大惡,若是出世,定然生靈塗炭,禍害蒼生,還是交與我靈山,以無上佛法鎮壓煉化,洗滌魔性,或許能夠成就正果。”在所有人都沉默的時候,釋迦如來佛尊首先開口了。

“如今我已九九歸一,正好要用這神碑衝擊通天巔峯之境,無上真魔的殘魂我可以不要,但是這神碑我必須要!”衆人都不開口的時候,說話的卻是那武道聖主軒轅天絕。

“阿彌陀佛,軒轅施主卻是着想了,修爲進境,豈可藉助於外物,如此一來,施主如何才能超脫彼岸,成就無上大道?”從釋迦如來的這句話看來,這佛門胃口挺大,神碑魔魂都想要。

“兩位就不要爭執了,如今震天神碑就在眼前,我們各大勢力也是傾巢而出,這玄武神獸雖然強大,但是還不足以阻擋我等,依在下的意思,我們神州勢力還是聯合在一起先對付蕭凡,命無雙,還有西方神系,神碑到手之後,我們在各憑本事,如何?”看起來仙風道骨的紫影仙君,卻是老謀深算。

“阿彌陀佛,紫影仙君此言大善,我領過去七佛,未來四佛願和玉虛道門聯手。”這釋迦如來好像心裏也很清楚,如果他想靠着自己這方的佛陀得勝,幾乎是不可能的。

若說最強,當屬巫妖兩族的十二妖神,十二戰巫,兩邊略微商量了一下,卻是並沒有選擇跟道門合作,他們也不開口說話,只是冷眼旁觀。

選擇跟道門合作的,只有佛道須彌山和軒轅天絕,雖然軒轅天絕此次是隻身前來,但是其九九歸一之後的肉身境界,幾乎可以相當於道尊佛祖的不滅金身了!修爲被壓制,但是肉身的力量絕對不容小窺!即使是蕭凡都能感覺的出來,單憑以肉身武道修爲,這軒轅天絕比自己的九爪龍王真身還要強!

合作的合作,翻臉的翻臉,最後明確下來後,便是玉虛宮與佛門,武道聖主一方,蕭凡和命無雙一方,巫妖兩族一方,以及西方大陸一方。

玉虛宮的矛頭首先指向蕭凡這邊喝道:“今日便先拿你蕭凡祭天!”說話之間,十二金仙立刻動手,十二佛陀,軒轅天絕也紛紛衝了過來,氣勢洶洶,紫影仙君更是取出了一件讓蕭凡十分忌憚的至寶封神榜!

封神榜以無上神力撕扯神魂,完全壓制了蕭凡最擅長的神通。畢竟神通的施展,恰恰需要神魂的力量。

蕭凡曾經破了懼留孫的那塊八卦臺,因爲十二金仙最犀利的大陣無法衍化,威脅倒是小了很多,命無雙召喚出無極圖和無極神槍二話不說,直接率同西極白虎和九大無極界高手迎了上去!

隨手一招,紫色光暈纏繞的斬空神兵顯現與手,蕭凡直接迎向十二佛陀,一邊說道:“天玄前輩,艾妮絲,茉雅,你們三人對付軒轅天絕!”

三步跨出,蕭凡便攔在了十二佛陀的面前,這三步之間,蕭凡可謂是一步一變化,一根根猙獰的骨刺讓他看起來宛若遠古的洪荒兇獸,遍佈全身的紫金色鱗甲,化作頭角崢嶸龍頭的頭顱,看來又像是上古之時的人龍,背後懸浮的六道天輪,有宛若是沖天而降的無上神尊!

釋迦如來看到蕭凡這般的模樣,眉頭不禁皺了起來,從蕭凡的樣子看去,他唯有能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邪!

“久聞佛門《金剛般若經》和《須彌如來經》乃是無上佛法,今天我蕭凡倒是要見識一下!”龍口微張之間,蕭凡單手捏了一個天罡印,轟然拍向十二佛陀爲首的如來佛尊!

“恩?天罡印法?”以如來佛尊對於萬千佛法的精通自然一眼就看了出來,蕭凡這一擊雖然力量龐大,然而終究不是達不到真正佛印的境界。

雙手合一,而後剎那分開,一個巨大的須彌如來印化作實質的“卍”字符號瞬間崩碎蕭凡的天罡印法,去勢不減的繼續衝向蕭凡。

“佛門真解,現世如來印?”這個卍字印,完全可以說是如來佛尊的本命佛印,感受到其中所蘊含的無上玄機妙法,蕭凡也不得不全神應對,雙手推出六道天輪!

轟隆!強大的能量漩渦以現世如來印和六道天輪的交接點爲中心,席捲向四面八方!蕭凡全身一震,顯然也受到了波及,至於那如來佛尊也不好受,第一次跟交鋒對敵便使出最強神通,他卻是小看了蕭凡。

六道天輪旋轉着回到蕭凡的背後,六道之間相輔相成,演化天地萬千玄機,一擊雖強,但是還不至於撼動本源,而對面端坐在佛陀金蓮上的如來佛尊卻是背後的普照的佛光有些暗淡,似乎下一刻就是崩碎琉璃。

“阿彌陀佛,蕭凡施主不愧是敢於號稱六道尊主的後起之秀,貧僧今天算是見識到了。”第一回合便吃了個虧,如來佛尊倒是看的明白,直接說明了自己不是蕭凡的對手。

“哼,你釋迦如來也不必擡高我,別以爲我蕭凡不知道你佛門的過去七佛印,現世如來印,未來無往印合一之後纔是最強佛印,我倒要看看你們十二佛陀聯手到底有多強!”話音未落,蕭凡一抹手中斬空神兵,憑空劈斬而出一道劃破天地的洪芒!

“不動明王根本印!大金剛輪印!萬佛獅子印!無上縛佛印!智拳印!日輪印!寶瓶印!現世如來印!”蕭凡動手的同時,過去七佛也紛紛施展而出自己的本命印法!

咔嚓!轟!轟轟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