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辰笑了笑,一本正經的說道:「話說當時我不是把金魂幣給你了嗎?難道你不記得了?還是說你想要訛我?」

林辰滿臉的笑意,千仞雪不仁,那麼就別怪他不義了。

聽到林辰這話,千仞雪呆住了,看著林辰說道:「你..你這人怎麼能夠如此的無恥,你什麼時候給我金魂幣了?」

林辰也不像與千仞雪太過爭議了,反正也就是兩枚金魂幣而已,在系統那兒也就是幾十萬兌換點的事情。

不過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那兩枚金魂幣林辰是一定不會拿出來的。

想了想林辰說道:「好啦,不和你爭了,前面是你不要的,好馬還不吃回頭草呢,怨不得我。」

說完林辰也沒有理會千仞雪,而是看著比比東道:「教皇陛下,修砌瀑布的事情就交給你們武魂殿了,越快越好。」

比比東點了點頭,從遠方的河道修砌一條河道來到武魂城這兒,並不難。

武魂殿的屬性魂師很多,只要把土屬性的魂師和水屬性的魂師派出去。

沒多久時間就能夠把瀑布修葺完成。

而那些人也就是無條件聽從武魂殿的命令的,林辰給她兩枚擁有治療神效的金魂幣,她已經賺大了。

看著笑容滿面的比比東,林辰打擊到:「你也別高興地太早,不論是多麼好的東西也會有它的卻邪,這金魂幣雖然擁有治療的神效,不過一枚金魂幣也就只能夠使用三次而已。三次過後這金魂幣就會化成灰燼,連最後的一點兒價值都不給你留。」

聽到林辰的話,比比東愣了一下,剛才她還以為這個金魂幣的治療能力可以無限使用。

可是沒有想到的是林辰居然說這個金魂幣是擁有使用次數的。

不過想了想比比東也就釋懷了,要是能夠無限使用治療能力的話。

別說是林辰了,就算是神靈也不一定能夠拿得出來。

畢竟在斗羅大陸之中,有一物的出現,必有一物的消逝。

金魂幣裡面儲存的生命之力也肯定是有限的,能夠使用三次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林辰又看著一旁的千仞雪道:「好啦,你就別在這人氣嘟嘟的了,不就是兩枚金魂幣了嘛,要是你重傷,你找我治療該行了吧。」

千仞雪兒沒有說話,只是把臉別到了一旁去,一副不想和林辰說話的樣子。

林辰笑了笑,」沒事兒,你要是覺得沒時間來找我治療,你也可以給我買啊,一枚這種金魂幣也就是五百萬兌換點,也就是一個神賜魂環的價格。「

千仞雪聽到這個價格,瞪著林辰說道:「五百萬兌換點,你怎麼不去搶啊,我現在都還欠著你兩千萬兌換點,你還要收我五百萬兌換點購買金魂幣。」

林辰笑了笑道:「我可是一名商人,現在是做生意的時候,五百萬兌換點換三條命已經算是非常的划算的了,要知道在和別人兩敗俱傷的時候,如果你擁有這個金魂幣,你就能夠瞬間重回巔峰了,到時候,你還怕你的敵人嗎?」

千仞雪沒有說話,因為她認可林辰說的話,五百萬兌換取三天命確實不虧,不過問題在於別說是五百萬兌換點,現在她連一百萬兌換點都沒有。

打了一個哈欠,林辰說道:「好啦,不說其他的了,瀑布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我還要回去弄我的網咖去。」

說著林辰也沒有理會千仞雪和比比東,直接就離開了教皇殿。

教皇殿內,比比東看著千仞雪道:「我知道你還欠著林辰的兩千萬兌換點,不過現在寶庫裡面值兌換點的東西基本上都被林辰拿走了,也沒有辦法了,你還是自己去收集把,除了要修建瀑布需要的魂師,其他的魂師聽從你的調遣。」

比比東還是放不下與千仞雪的骨肉之情,雖然說也許不久以後她和千仞雪就會沒有關係,但是這都不重要了。

千仞雪獃獃的看著比比東,然後狠狠的點了點頭。

而這時候林辰已經來到了武魂城裡面。

當他來到自己的網咖的時候,網咖已經被系統改造完成了。

熊大,熊二也在門外等候著他。

現在網咖的許可權還沒有開通,所以熊大他們根本就進不去,也只能夠在門外等待林辰的到來了。

林辰笑了笑,然後看著一臉無聊而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兩人說道:「你們兩個等了很久了吧。」

聽到林辰的聲音,熊大熊二頓時看了過來。

熊二滿臉興奮的看著林辰道:「林兄弟,你終於回來了,我和我大哥在這兒等了半天了。」

熊大在一旁拉了拉熊二,示意熊二別再說下去了。

林辰道:「怪我,剛才去武魂殿辦了一點兒事情,把時間給耽擱了,我們這就進去。」

說完林辰就打開門走了進去,同時把網咖和店鋪的許可權給放開了。

熊大熊二也跟著林辰走了進去。

走了進去,林辰到處打量了一下。

因為這塊地基原本是宅院的原因。

他們剛才來的大門倒是沒有什麼異常,不過進入大門以後,就看到了兩棟截然不同的建築。

其中一棟就是『彼岸花萬界店分分店』,林辰也不知道店鋪為什麼會是這個名字。

另外的一棟就是『彼岸花主題網咖武魂城分店』。

林辰先帶著兩人來到了分店內,把』彼岸花『的作用和價格,使用方法什麼的給兩人介紹了一遍,然後又帶著兩人來到了網咖,把網咖的環境和工作原理說了一遍。 86_86832送走溫蒂,薇薇安走到皮特身邊:「皮特叔叔!」

皮特臉上的淚痕早已干透,他深深的最後望了妻兒的墳墓一眼,目光變得堅定:「薇安,我們走吧!以後,皮特叔叔的修鍊就交給你了!」

「好!」薇薇安乾脆的答應,抱起跳過來的巴圖,和皮特菲麗絲一起,走向魔獸森林的方向。幾人憑藉聖光石的保護,在魔獸森林的深處找到一片空地,搭建了兩個簡陋的小屋,暫時安頓下來。

薇薇安在戒指里找了一本容易修鍊的二流心法交給皮特。

不是她捨不得將一流心法拿出來,只是一流心法對身體素質和天分的要求都很高,而皮特現在年齡大了,從頭開始修鍊不太現實。

到第二天,皮特和菲麗絲留在聖光石的範圍內,薇薇安帶著巴圖外出尋找草藥,為配製皮特需要的二品破魘和自己需要的三品驅魔做準備。

「主人,有件事情我想請你幫忙。」走在半路上,巴圖試探著說。

「說吧,什麼事情?」

「主人,我在魔獸森林有一個好朋友,我希望你也能和它簽訂契約!」

薇薇安停下腳步,認真地問:「以前你半夜溜出去就是找它?」薇薇安專心修鍊的一個半月里,巴圖總是隔幾天就半夜偷偷跑出去,天亮之前回來,薇薇安知道這件事,但沒閑工夫搭理它。

巴圖猛點頭:「是啊是啊!它太膽小,總是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如果我不管它,它就餓死了!所以我每次找它都會給它準備很多食物。」

「它的級別?」

「二級低階!」

薇薇安差點沒站穩,睜大眼睛:「你的意思是說,一隻二級的魔獸,要靠一隻一級的魔獸照顧?當然,我是說你晉級之前。」

巴圖自豪的點點頭:「是啊!它太膽小,太單純,出去就被人欺負,要不是我罩著它,它早就餓死了!」

薇薇安贊同的點頭:「比起你來,一般的魔獸算不得膽大!」她顯然是想起她們第一次見面,巴圖就強行與她簽訂契約的事情了。

巴圖卻毫不臉紅的說:「膽大的魔獸才能升級!」

薇薇安無語的一把把它扔出去:「帶路。」

巴圖立刻撒開四蹄,找准方向狂奔起來,一邊跑一邊偷偷回頭看,生怕薇薇安反悔似的。薇薇安越發覺得裡面有貓膩,心裡想,自己是不是心太軟,難道真的再收一隻低級魔寵?那自己不成魔獸保姆了!

薇薇安越想越覺得吃虧,腳步漸漸慢下來。

巴圖看在眼裡,急在心裡。

以前瞞著薇薇安,主要是因為自己並未對薇薇安交心,只是存了利用她提升實力的心思,反正魔獸主動簽訂的契約,魔獸自己可以反悔。現在認同薇薇安之後,自然希望能依靠薇薇安的力量來保護自己的朋友。而且它知道,薇薇安早晚會遠遠的離開魔獸森林,自己因為契約的關係不能遠離薇薇安,真到了那一天,自己的朋友怎麼辦呢!

最重要的是,它現在已經捨不得薇薇安了。

我到異界放衛星 所以,必須說服薇薇安簽下自己的朋友做契約獸。

「主人,你簽下它做契約獸決不會吃虧的!它比巴圖聰明得多,巴圖給它的《大力金剛》,它已經修鍊到第二層,馬上就能進階二級中階魔獸了!」

「是嗎?」薇薇安淡淡地說,「我以為只要是魔獸就比你聰明呢。」

巴圖不理會薇薇安的諷刺,繼續遊說:「它不同,它就是比別人聰明,就是膽小了點。而且,主人,你不是藥劑師嗎?它天生對草藥的氣味敏感,只要是有草藥的地方就瞞不過它的鼻子。主人簽下它,以後找草藥就方便了。」

「是嗎?」薇薇安心動,進入魔獸森林之後,薇薇安最怕的就是尋找草藥耽誤修鍊時間,如果有這樣一隻契約獸,確實能省不少事。

「到了!」巴圖停在一個隱蔽的山洞前。那山洞被許多藤條遮蓋住,如果不是巴圖撥開那些藤條,薇薇安還真注意不到這裡有個山洞。

巴圖鑽進山洞,不一會兒又鑽出來,後面跟了一個唯唯諾諾不敢露面的小傢伙。

磨蹭半天,在巴圖的一再催促下,小傢伙終於露出它的本來面目。

原來巴圖的朋友是一隻白色的小虎,雪白的皮毛間夾雜著一圈圈的淡黑色條文。

薇薇安頓時愣在原地動彈不得:一路上,她在腦海中猜測過很多次巴圖的魔獸朋友的種類,就是沒有想過會是一隻虎類。

魔獸中的虎類,都是高級魔獸,沒聽說過有像眼前這個小傢伙級別這麼低的。

還這麼膽小。

小老虎始終小心翼翼的躲在巴圖身後,不敢正眼看薇薇安,看那樣子似乎隨時準備溜回洞里。

「巴圖,是我眼花了嗎?它真的是一隻虎類?什麼類型?」

巴圖搖頭:「它跟我一樣是孤兒,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什麼種類的虎。不過它識別草藥的能力是天生的,主人我真的沒有騙你!」

對草藥敏感的虎類。

薇薇安突然想起,藥劑大全的最後一頁似乎提到過這種類型的虎類。

這種老虎的名字叫葯虎,天生對草藥敏感,是藥劑師求之不得魔獸。只不過葯虎天生力弱膽小,不具有魔法屬性,是唯一低階的虎類魔獸,所以自保能力極差,已經幾近滅絕。

不過,眼前的這隻小葯虎為什麼可以修鍊大力金剛呢?

獨家蜜愛:晚安,莫先生! 真是奇怪。

「主人?」巴圖忐忑的呼喚薇薇安。

薇薇安回過神來:「只要它能幫我找草藥我沒意見。」

巴圖興奮極了,轉頭對小葯虎說了些什麼,小葯虎先是搖頭,然後露出驚恐的神色,小爪子緊緊拉住巴圖,最後猶豫半響,終於點頭。

在巴圖的催促下,小葯虎一步三後退的來到薇薇安跟前,膽怯的抬起頭。

薇薇安無奈的將一根手指伸到小葯虎的嘴邊:你還不情願!以後我就是你的保姆了,都沒抱怨呢。

小葯虎輕輕在薇薇安的手指上咬了一下,將一顆血珠吞下肚子。

不一會兒,小葯虎露出痛苦的表情,但是它比巴圖矜持多了,只是伏在地上不停地顫抖著身子,默默忍耐,沒有滿地打滾,也沒有暈過去。

薇薇安似笑非笑的看著巴圖,意思是:比你強多了。

巴圖裝看不見的。

疼痛過後,小葯虎和薇薇安中間出現一個巨大的金法陣,一個金色的圖案從小葯虎的額頭飛出來,沒入薇薇安的額頭,不見了。

契約成立。

小葯虎又跑到巴圖身後躲起來,偷偷看薇薇安。

「到什麼級別了?」薇薇安想知道自己的血液是不是真的那麼有用。

一個嬌嬌嫩嫩的聲音在薇薇安心裡想起:「二級高階巔峰。」

連跳兩階。

薇薇安看看手上的傷口,忍不住吮吸一口:自己的血真這麼管用?

好像沒什麼反應啊!

巴圖和小葯虎同時翻起白眼。

薇薇安乾笑一聲,轉移話題:「以後叫你什麼呢?我看看,你是母獸,那就叫你莉達吧!希望你以後勇敢一點。」

莉達是勇敢的意思。

小葯虎羞澀的點點頭,對自己的新名字很滿意。

「走吧!我們去找草藥!」

*********************

求推~收~評~賞。

… 86_86832在小葯虎莉達的幫助下,薇薇安很快湊齊製作藥劑二品破魘的草藥,製作出二品破魘,給皮特服用。皮特突破瓶頸晉級驅魔士之後,一邊繼續服用藥劑二品驅魔,一邊專心致志的修鍊薇薇安給他的心法。

薇薇安斷斷續續的收集製作藥劑三品驅魔的原料,等體內以前剩餘的藥力消化完,草藥也收集的差不多了。失敗幾次之後,製作出三品驅魔,同皮特一樣,也開始服用藥劑專心修鍊,盡全力提升實力。

很快,一年時間過去了。

這一年,是魔獸森林裡的魔獸過的最慢的一年。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薇薇安發現,配合滅龍九式的心法,與魔獸戰鬥能更快的促進藥力的吸收。

於是,她開始尋找同級別的三級魔**手,打得過就殺,將魔獸身上的魔核,魔獸血,及各種有用的材料收做戰利品。

打不過就跑,跑進聖光石的保護範圍就安全了。

時間長了,和同級別的魔獸打架不過癮,薇薇安開始挑戰更高一級的魔獸,四級魔獸,一開始只輸不贏,跑的極其狼狽,但自從她將滅龍九式的第二式「亂石穿空」學會之後,情況立刻逆轉,四級中階以下等級的魔獸都不是她的對手,偶爾甚至能夠戰勝四級高階的魔獸。這讓薇薇安信心大增,又開始挑戰五級的魔獸。

於是,經常見薇薇安站在聖光石的保護範圍里,巴圖張牙舞爪的挑釁,而五級的魔獸在範圍外面氣的團團轉,卻毫無辦法,難道衝進去嗎,那是找死。

最後只得離開。

總之一句話,魔獸森林五級以下包括五級的魔獸,已經被薇薇安騷擾的苦不堪言,獸獸自危,膽小點的,早就頭也不回的遠遠逃走了。

魔獸森林這麼大,哪裡都是家。

而薇薇安的實力,也像坐了火箭一樣的瘋長,一年時間升到驅魔師高級巔峰,就差一瓶四品破魘升級了。四品破魘需要的原料藍果草她已經得到,元胡,青漿花和金櫻子也儲備了很多,只缺一棵五百年份的雲中仙。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