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辰心中暗暗感慨。

兩壺懸珠酒,屠青一人喝了一壺半,剩下的半壺幾乎都讓屠猛給喝了,林辰只喝了三杯。

美酒喝完,酒桌上的菜肴也被全部吃得乾乾淨淨,連一滴湯汁都不剩。

吃飽喝足,四人起身離開了雅座,那位跑堂小哥又迎了上來,殷勤招呼著。

這廝應該是沒有離開過二樓,一直在不遠處等候著。

「四位客官,如果需要住店的話,我們酒樓的三樓四樓是上好的客房。」

跑堂小哥諂笑著說道:「如果不想住在樓上,酒樓後面的院子里也有幾處清雅的住處。」

「我們先到城裡轉轉,若是需要住下,一定來你們這裡。」

林辰應付了一句,下了樓后,來到了櫃檯前,又見到了那位美婦掌柜。

已經付過了兩塊中品靈石,他只需要再拿出八塊中品靈石,就算結了賬。

在搖光大陸的人族世界,一塊中品靈石能換到一百塊下品靈石。

雖說這個兌換比例不是固定的,但是以這個比例結賬,通常是沒問題的。

收了靈石后,美婦掌柜說了那個跑堂小哥剛剛說過的話,林辰的回答也沒有變。

林辰四人出了妙香閣酒樓,沿著這條城中最繁華的街道繼續遊逛。

沒多久,他們走進了一家名為「林記獸貨鋪」的店鋪里。

獸貨鋪在人族世界有很多,這類店鋪的主要生意就是收售各種妖獸的軀體與內丹,最喜歡收購的就是完整的妖獸屍體。

林辰來這裡,當然是為了賣掉在對抗獸潮的過程中,收穫的那十隻四級妖獸的屍體。

林記獸貨鋪是望雲城中最具實力的獸貨鋪,從它的名稱就能看出,它是屬於林家的產業。

進了這家店鋪,同樣有知客小廝迎了上來,熱情招呼。

林辰表明來意,還亮出了那顆屬於四級白脊鴉的黑色內丹后,得以受到了店鋪掌柜的接待。

這位貌似中年,有著四象境五階修為的掌柜,不是林家人,也是望雲城領主的親信之人。

但他似乎不認識林辰等人,所以顯得很客氣,將四人請到了後院。

四級妖獸的屍體通常比較龐大,在店鋪之中很難展示,必須到更為寬敞的地方。

每家獸貨鋪都會有這麼一片展示妖獸屍體的場地,林記獸貨鋪當然也不例外。

林辰四人剛剛進入林家獸貨鋪,這個重要消息自然而然地傳入了林家的府院。

「他們進了林記獸貨鋪?」

林遠吉大感訝異,眉頭緊鎖。

「他們到底要幹什麼?」

林遠祥同樣很納悶地道:「莫非他們之前只是去妙香閣酒樓吃喝,不是故意躲在那裡的?」

「他們可能要動手了,不敢硬闖我們家的府院,所以先對我們在城中的產業下手!」

林遠吉恢復鎮定,冷笑著道:「他們這次算是挑錯目標了,那家獸貨鋪可不是我們的,那是南林州城的林家的呀!」

……

……

林記獸貨鋪的後院。

愛情向東,婚姻向西 林辰將十具四級妖獸的屍體從系統倉庫中逐一取出,除了之前已經取出的四級白脊鴉的內丹之外,還取出了那兩隻四級赤毛鼠的內丹。

中年掌柜仔細查驗過後,開出的價碼是兩萬三千塊下品靈石,也可以說是兩百三十塊中品靈石。

這價碼很低,畢竟四級妖獸的皮甲或爪子,是能煉製下品靈器的材料,僅僅這些都價值不菲,更何況還有內丹。

「你們收這些東西肯定是為了賺更多,這一點我們能理解,但是你開的價太低了。」

屠青先是搖頭,跟著說道:「至少三百五十塊中品靈石,否則我們就去別家了。」

「實話說,在望雲城內,我們店鋪給的價絕對是最高的。」

中年掌柜微微一笑,大有深意地說道:「而且,城內別的店鋪都是小本經營,它們吃不下這塊肥肉的。」

「話可不能說得如此絕對!」

屠猛不服地道:「憑什麼別的店鋪出的價一定比你們低?」

中年掌柜仍舊笑了笑,回道:「因為望雲城的領主姓林。」 看那中年掌柜一副很自信的樣子,林辰四人就能猜到,此人所言非虛。

城中別的店鋪,確實極有可能出價更低,因為他們不敢與領主搶生意。

「你們這算不算是店大欺客?」

屠猛性情耿直,很不爽地說道:「三百五十塊中品靈石,你們也有不小賺頭,就這個價,趕緊拿靈石!」

「哦?」

中年掌柜怔了怔,冷哼著說道:「我們林記並沒有店大欺客,幾位莫非是要客大欺店?」

「我們要的是合理價位!」

屠青接話,漠然地道:「既然你們店不願給合理價位,把東西還給我們吧。」

「東西還給你們可以,不過浪費了我這麼多時間,我還幫你們品鑒過那些東西,你們需要承擔一定的費用才行。」

中年掌柜仗著靠山強大,不肯善罷甘休,說道:「我也不找你們要多,給兩塊中品靈石就行。」

「勒索我們?」

屠猛生氣了,橫眉怒目。

「只是合理收費,畢竟大家都很忙,時間很寶貴。」

中年掌柜大有深意地道:「我知道你們可能有些來頭,不然不能收穫如此多的四級妖獸,也不可能有品級不低的儲物法寶,但是你們也要知道,我們林家可不僅僅只是在望雲城中。」

「買賣不成,你要收費,為何不早說?」

屠青眯著眼睛質問道。

「你們早先也沒問呀!」

中年掌柜漫不經心地回道。

不用想也知道,此人在望雲城中囂張慣了,完全有恃無恐。

不過,望雲城領主僅僅只是白銀三星領主,而且只是四象境高階修為,根本不敢如此驕狂才對。

「你是真的不開眼呀!」

屠青被激怒了,超凡境的氣勢透體而出,強大的氣場籠罩住這片空場。

氣場之威,無形之力,如狂潮一般集中壓向了中年掌柜。

只有四象境五階的中年掌柜自然承受不了此等氣場壓力,堪堪支撐之際,雙腿不住地顫抖著,彷彿隨時都可能跪倒下去。

在此之前,他並未看出屠青的超凡境修為,只是覺得林辰四人都很年輕,不可能太強悍。

比較強悍的年輕人,通常也不會來望雲城這種小地方,更不會在這裡的店鋪買賣東西。

方才的交談中,他通過對方四人隱隱外溢的氣息,判斷他們最高也就四象境修為,之所以能收穫那麼多四級妖獸的屍體與內丹,應該是憑藉以多擊寡,並且藉助了符寶、法寶、陷阱陣法的助力。

現在他才發現,自己看走眼了!

「你還要品鑒費嗎?」

屠猛一臉嘲諷地問道。

「我……我告訴你們……這家店是……南林州城林家的產業!」

中年掌柜渾身發抖,說話帶著明顯的顫音:「我們家……也有超凡境強者,而且……階位很高!」

「超凡境就可以目中無人了?」

屠青不屑地道:「超凡境不過是走向真正的強者之路的起點而已!」

「不收……品鑒費了!」

中年掌柜終於服軟。

「你逼得我外放氣場,耗費功力,我可是要請你補償損失的。」

屠青不容拒絕地道:「那些妖獸屍體與內丹的三百五十塊中品靈石,加上給我的補償,總共五百塊。」

等他說完,屠猛又接著喝道:「磨蹭什麼,趕緊拿靈石出來!」

中年掌柜無奈,不敢再多言,當下從腰間的儲物袋中取出了五百塊中品靈石。

林辰收了靈石后,給屠青使了個眼色。

屠青會意,散了自己外放的氣場,卻在最後時刻,讓氣場之威爆發,將那中年掌柜沖飛,狠狠撞在一根鐵柱之上。

林辰四人不疾不徐地走出了林記獸貨鋪,繼續在城中遊逛。

有了靈石,自然是要花掉的,屠青與屠猛在連續升級之後,也需要更新一下他們的裝備了。

……

……

林記獸貨鋪的掌柜受了重傷,不知道吐了多少鮮血,服用一粒下品靈丹后才穩住傷勢。

他無比氣惱,卻不敢獨自前去報仇。

片刻思量后,他離開了店鋪,去到瞭望雲城領主的府院,見到了林遠吉與林遠祥,說明了方才遇到的事情。

「那四人是我們林家的敵人。」

林遠吉先請中年掌柜坐下,隨後將自家與林辰四人的結仇過程說了說。

「你們之前怎麼不對我說?」

中年掌柜畢竟是從南林州城而來,他的修為不如林遠吉兄弟,但完全能與他們平起平坐。

「前幾天是想跟你說的,可是你一直在春花苑快活,根本不給我們見你的時間呀!」

林遠祥頗為無奈地說道,他知道眼前的這位族人瞧不起望雲城的林家。

「既然是仇家上門了,你們怎麼無動於衷?」

中年掌柜瞪著眼睛質問道。

「你剛才也領教過了,對方之中有超凡境的強者,我們是很想動,但也要有能動人家的本錢呀!」

林遠祥不咸不淡地回答道:「我們派往南林州城的人,已經離開數日,至今未歸,怕是沒能請動那邊族中的超凡境強者。」

「哼!」

中年掌柜立身而起,面色鐵青地走了出去。

他沒有離開這片府院,置身於一片露天空地,取出了一塊靈符。

對著那塊靈符念誦幾句后,他將之催動。

那靈符倏然飛起,向著北方的天際飛馳而去,轉眼便消失不見。

見此一幕,林遠吉與林遠祥相視一笑。

兄弟二人知道,方才那塊破空而去的靈符乃是很珍貴的傳訊靈符。

望雲城遭遇超凡境強敵的消息,會很快被那塊傳訊靈符帶到南林州城的林家。

這邊只需要撐住一段時間,想必就會有來自於林家的超凡境強者前來迎敵。

此時的林辰等人,進了一家專門販賣法寶的店鋪。

讓他們不太滿意的是,這家店鋪里的法寶多是下品靈器,中品靈器的數目很少,而且品類不多。

更讓他們鬱悶的是,整個望雲城就這麼一家法寶店鋪。

花費一千塊中品靈石,買了四件中品靈器后,他們離開了這家法寶店鋪,很快又到了妙香閣酒樓。

他們還沒有強攻林家府院的計劃,所以要先在城中落腳。

在那位美婦掌柜的親自接待下,他們被領到了酒樓的後院。

這片後院如同一片花園一般,景色十分秀麗,處處芳香,環境清幽雅緻。

最終,他們被帶到了一個小院子里,而這個小院子布置有防護陣法,將陣法啟動,不僅可避免遭受襲擊,還能防止別人的窺探,是個很好的落腳之處。 小院之中,有許多房間,其中一間是書房。

在書房裡,林辰看到了一本小冊子,其內容就是介紹妙香閣的。

看過這本小冊子,他才搞清楚,原來妙香閣是搖光人族的一個頂尖大勢力。

妙香閣最初只是集納了一群煉丹高手的組織,後來漸漸發展壯大,不僅販賣各等級的丹藥,還有了許多副業。

比如妙香閣酒樓,就是妙香閣的一大副業。

妙香閣酒樓的很多菜肴與酒水,都是極具特色,有著與眾不同的烹制手法,所以備受歡迎。

時至今日,妙香閣的骨幹成員仍舊是煉丹高手,卻也吸收了不少並不精通煉丹的非骨幹成員,勢力很強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