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玉姍微微撇嘴,不服氣地說道:「讓你得瑟一會兒,你遲早載在我手上的!」

對此,蕭寒只是淡淡一笑。

接着,他轉身過來,故意地說道:「趙署,這些人是慣犯,你回去后,一定要好好調查一下他們的案底。」

「蕭先生!你儘管放心,我絕對不會姑息任何一個違法分子,一定嚴查他們的底細。」趙洪亮當場表態說道。

結果他的話,嚇得劉富貴尿都快出來了。

他們本來就是底子不幹凈的人,萬一趙署嚴查起來,他們絕對會吃不了兜著走。

更讓他們感到震驚的是,堂堂東海警署一哥,竟然對蕭寒如此地言聽計從。

顯然,蕭寒不好招惹。

於是,他認慫了。

劉富貴雙手合十地求饒道:「不……不是,那個蕭……蕭先生,我們也是受人錢財,替人辦事,求求您了,饒我們一回吧,求求您了。」

哦?這麼快就坦白了嗎?

蕭寒嘴角泛起一絲不羈,然後冷冷地問道:「說吧,是哪個人指使你們的?」

「是秦志雄指使的,他給我們十萬,叫我們上門鬧事,蕭先生,你想找人報仇,就找他吧,事情與我們無關啊。」

劉富貴不敢隱藏,直接出賣秦志雄了。

結果他的話,可是嚇得秦志雄差一點尿都出來了。

「你……你胡說八道什麼?我……我根本不認識你,你別血口噴人!」秦志雄當場否認,一副打死都不承認的樣子。

「麻勒個逼呀!!你特么出了事,想推卸責任是吧?我告訴你,沒門!!」劉富貴氣得破口大罵。

接着,他拿出秦志雄轉賬記錄,當眾展示證據,說道:「各位,這是秦志雄給我的轉賬記錄,還有一段語音……」

說完,他點擊開語音,手機裏面傳來了秦志雄的聲音。

「富貴哥,你幫我去秦氏集團鬧事,我給你十萬報酬……」

聽到這一段語音后,現場瞬間炸了。

「天吶!沒想到秦志雄居然用這種下三流手段,他太卑鄙無恥!」

「何止卑鄙?簡直就是喪盡天良!!他不是秦家人嗎?為啥反過來對付秦氏集團?」

「看來秦家養了一隻白眼狼呀!」

……

公司的人紛紛指責了起來。

「我……我不是白眼狼!!你們別……別胡說八道!再胡說,我……我就開除你們!」

只見得這時的秦志雄臉色一會白,一會青的,十分的難堪。

「大伯,你還有什麼話要說的?」

一旁的秦若霜眉頭皺着,只見得她粉拳緊握,心裏氣得七竅生煙。

她沒有想過,大伯如此卑鄙,竟然叫人鬧事。

「說什麼說?老子就是不爽你!要不是你搶走我總裁的位置,老子會叫人鬧事?」秦志雄得知事情敗露后,乾脆破罐子破摔了。

秦若霜眉黛一皺,一臉不悅地問道:「大伯,事到如今,你還沒意識到錯誤?」

「錯什麼誤?老子就不認錯!!你能拿我怎麼樣?」秦志雄自持是長輩,態度無比地放肆。

還敢狂是吧?呵呵!

而這時,蕭寒嘴角的冷笑更深了。

於是,他轉身過來,朝趙洪亮淡淡地問道:「趙署,秦志雄僱人鬧事,他是不是應該負法律責任?」

「這個當然了!來人!將秦志雄給我帶回去!」趙洪亮回應道。

結果他的話,嚇得秦志雄面如土色,他沒有想到蕭寒居然會追究自己的法律責任。

或許是知道自己攤上大事了,秦志雄嚇得撲通一聲,當場跪倒在蕭寒面前。

「大伯,你這是什麼意思?」蕭寒見他行此大禮,於是故意調侃問道。

「因為我有罪!」

秦志雄一臉後悔莫及地樣子,心裏憋屈地認慫道。

。 「閉嘴!皮皮鬼!」

隨著一陣心頭火起,李非大步邁出木桶,同時右手高舉。

暗淡的木鐲憑空消失,空氣中憑空劃過一片金色的碎屑。

這一刻,走廊上的學生們彷彿看到了「紅日升在東方,其大道滿霞光」。

待到耀眼的金色光華褪去。

一根總長將近一尺,由黃金樟打造、通體金色的魔杖出現在李非的手中!

握柄處是一隻盤旋而上的五爪金龍!龍頭靜靜地趴伏在一塊隨型的黑曜石之上。

從金龍口中吐出魔杖的仗身,杖身上雕刻有「風」、「雨」、「火」、「雲」等紋路,上嵌碧璽、青金、南紅、玉髓,對應四大屬性;

握柄尾端的龍尾處正盤著一顆月光石,握柄的掌心內部藏了一顆天然的九孔天珠;

整根魔杖泛著金光,宛如一條攀附在棟樑之上的卧龍,龍口中各種屬性的法術正噴涌而出。

隨著魔杖出現在李非手中,隨手一揮,以李非落地之處為圓心,所有油漬、臟污都被逼退!

李非一改往日笑呵呵的神態,眉間微皺,雙目死死地凝視著皮皮鬼。

左手執虎印,右手魔杖一抖一抬,口含元氣,右手法術為天,左手虎印為地,口中元氣為人。

天地人三才齊聚,口中元氣含怒而發:「呔!」

這一字真言專克鬼魂這等陰暗之物,皮皮鬼一個幽靈如何躲得開,直接被一股金光擊中。

當場被打了個魂飛魄散,化為星星點點的晶瑩白光。

這也就是李非前文所說的「強行超度」,李非沒對著他喊著「大威天龍」來個物理超度就不錯了。

堂堂霍格沃茨創始人之一,偉大的赫奇帕奇女士,居然被一個小小的搗蛋鬼幽靈所辱罵,真是世風日下,忒沒規矩。

一甩右手的魔杖,整個地面清理一新,許多滾作一團的學長學姐身上的油污,也被李非清理掉了。

正當李非準備找自己宿舍那三個哥們一起去食堂的時候,在李非的背後,突然冒出了無數慘白的光點。

這些光點瞬間聚攏在一起,化作了皮皮鬼的模樣,就看那股落荒而逃的勁頭,赤兔都是它孫子!

「哦?陰靈?倒是我看走眼了。」

在李非舍友,以及其他赫奇帕奇學生看來,李非剛剛大顯神威,用獨特的東方法術狠狠的教訓了一下學院一霸——皮皮鬼,簡直暢快人心!

殊不知,李非當時是真心存著一擊超度了皮皮鬼的心思,並沒有留手。

只是皮皮鬼有些特殊,算是擺了李非一道。

在宿舍的那三個倒霉蛋舍友狐假虎威的「護送」下,李非總算是到了食堂。

在學院的長桌旁坐下,李非看到無數的赫奇帕奇學生在向其他學院的好友描述李非「怒斬」皮皮鬼的壯舉。

一時間,無數異樣的目光向著李非所在的方向望了過來。

其中有一對紅頭髮的雙胞胎,投來的目光最為熱烈。

級長布里埃·杜魯門早早的來到了食堂,此刻正在給新生們發課程表。

(っω)っ≡≡☆【剝了皮分了瓣吃】

差不多吃完了早餐的李非正在給他的舍友們分橘子,眾人一邊吃著橘子,一邊看著自己的課程表。

作為一年級的新生,李非要學習的課程有變形術、魔咒學、魔藥學、草藥學、天文學、魔法史和飛行課。

哦,對了,還有必不可少的黑魔法防禦術課。

而新生們遇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霍格沃茨的樓梯。

霍格沃茨的樓梯總共有一百四十二處之多。

它們有的又寬又大;有的又窄又小,而且搖搖晃晃,彷彿高配版神廟逃亡。

有的每逢星期五就通到不同的地方,有的每逢周一就要休息,整座樓梯完全消失不見。

李非一度懷疑,這座樓梯是不是做保險和室內設計的同志們轉世投胎的,不然哪有樓梯要在周一休息。

有些樓梯上到半截,一個台階會突然消失,你得記住在什麼地方應當跳過去。

當然一腳踩空了也不會發生傷亡事件,會有一股氣流緩緩的托著你落地。

不過如果你恰巧趕著去上課,站在一樓樓底仰望著高聳的樓梯,其內心的崩潰可想而知。

另外,這裡還有許多門,如果你不客客氣氣地請它們打開,或者確切地捅對地方,它們是不會為你開門的。

還有些門根本不是真正的門,只是一堵堵貌似是門的堅固的牆壁。

想要記住哪些東西在什麼地方很不容易,因為一切似乎都在不停地移動,畫像上的人也不斷地互訪。

李非宿舍的路痴小胖子布魯斯·韋恩一度瀕臨崩潰。

他甚至懷疑,連城堡里的甲胄都會自己行走。

完全找不到參照物。

但這對李非來說完全不是個問題。

且不說李非前世將近十年實操的建築設計經驗。

也不提李非陪媳婦逛商場時強大的地磁能力,不論構造多麼複雜的商場李非從不迷路,

就只問一句,玩過山口山的書友們,誰敢說能完全閉著眼從幽暗城走出來?

李非可以。

如果你不服氣,要不難度增加一點?

咱們閉著眼挑戰最複雜的血精靈主城銀月城?

就霍格沃茨的這種魔法樓梯,在李非雙倍精神力強化到幾乎過目不忘的天賦面前,簡直如同UZI玩卡莎,張飛吃豆芽!

可以稱得上是手拿把攥……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