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洛這一次學乖了,沒有再管暫時失去戰鬥力的姬瑤,聽聞身後惡風不善,他連身都沒回,反手往身後就是一劈。

林洛這一刀剛好劈在林撒的刀上,後者沒想到林洛反應會如此敏銳,一時之間被林洛劈得一趔趄,這一次林洛可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疾步上前,和林撒拉近距離,匕首再一次出現在他的手上,他卯足力氣,手中匕首上下飛舞,分刺林撒眉心咽喉胸口三處要害。

這也是林洛在面對林撒時為數不多的優勢之一,他的武器都是由冥氣構成的,這也讓得他在武器的使用上有無數的選擇,雖然他慣用的是刀,但很多時候他都可以按照局勢來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武器,就像現在,他和林撒之間的距離縮短之後,林撒因為武器長度的原因會很被動,但手上有匕首的林洛,卻完全沒有林撒的這個顧慮。

林撒竭力閃躲,但在躲避劃過他喉嚨處的一刀時還是慢了半分,脖子上多了一道傷口,雖然傷口不深,但鮮血還是流了出來,瞬間將林撒的衣領染紅。

一擊得手,林洛並沒有趁勝追擊,不是他不想,而是就在剛才,他的體內突然湧上一股疲憊感,那一瞬間,他雙腿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他急忙用手上長刀一撐地面,才沒有在林撒面前露出破綻,如果林撒有透視的本事,他就能發現,原本林洛體內本就不多的冥氣,此時更是少得可憐。

前面的戰鬥雖然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但對於在場的三人來說,都是無比兇險的,尤其是對林洛,在姬瑤和林撒二人的聯手下,他更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因為他知道,只要稍有不慎,自己非但救不了方世傑,就連自保,都是一個問題。

正因如此,林洛體內的冥氣可以說是成倍成倍的消耗,此刻的他,已經提前進入到了強弩之末的狀態。

「幾天不見,身手有進步啊。」林撒摸了摸自己脖子上已經痊癒的傷口,又看了看衣領上的點點鮮紅,笑道。

「熱身結束。」林撒說著,猛地一甩手中長刀,原本已經熄滅的黑色幽冥火從他抓住長刀的手掌上開始,順著刀桿向上延伸,最後整把刀在林洛帶著點點絕望的眼神中,變成了一把燃著黑火的幽冥刀。

與此同時,姬瑤在悄然間來到林洛身後,就在林撒行動的時候,她單腳一點地面,身子如出膛炮彈一般朝林洛飛射而來,十根滲人的手指,在月光的映照下,泛著慘白的光芒。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續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 時間不長,在林撒和姬瑤二人的聯手下,林洛落敗的跡象越來越明顯,到得最後,他體內的冥氣幾乎耗盡。

林撒一記重刀,將林洛手上的武器劈碎,隨即收刀一刺,刀刃直指林洛心臟,面對這幾近致命的一刀,林洛有心想躲閃,但身體卻早已跟不上他的思想,他只能將身子往旁邊偏,儘力避開要害。

「噗哧」一聲,長刀從林洛肋下穿過,刀上幽冥火,瘋狂朝著林洛體內涌去,想要藉此將林洛凍結。

林洛痛叫一聲,單手抓住刀刃,不顧手掌被割破的劇痛,雙腳用力一蹬,身子向後猛地一躍,硬生生讓自己從長刀上脫離出來。

林撒沒有阻止林洛,在他看來,現在身中幽冥火的林洛,已經不足以有讓他再動手的必要。

林洛再也沒有站立的力氣,,跪倒在地,他原本蒼白的臉上在瞬間掛上一道冰白,不過他也沒有像方世傑那樣,全身被寒氣侵蝕,掛滿冰渣,因為在幽冥火侵入他身體的時候,他體內為數不多的冥氣也自發地動了起來,竭力抵禦這熊熊燃燒的入侵者,不過這對於林洛來說也只是飲鴆止渴,這樣下來,他自己就能將自己殺死——待得冥氣完全耗盡的時候,林洛也就喪失了最後活下來的權利。

就在這時,林洛殘存的意識感覺到口袋裡手機的震動,這個訊息讓林洛鬆了一口氣,他知道那一定是身處黃泉路上的莫非自己的提示,他急忙將留在黃泉路上的冥氣一股腦地收了回來,雖然那些冥氣在黃泉路上已經有了一定的消耗,但蚊子再小也是肉,對於現在的林洛來說,任何一點的冥氣,都是拯救他生命的可能。

有了這股冥氣的回歸,林洛的臉上也恢復了幾分血色,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音從他的體內傳出,隨即他的臉色猛地漲紅,「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鮮血落地之後,在極短的時間內,化為顆顆冰珠。

這一幕讓林撒微微一愣,顯然他也是沒有料到以林洛現在的狀態居然還能將其體內的幽冥火化解,不過驚訝歸驚訝,既然現在林洛還暫時死不了,那麼對於林撒來說,就意味著自己又有事可做了。

雖然將自己體內的幽冥火給逼了出來,但林洛現在的狀況依然不容樂觀,現在的他,別說再去和林撒拚命,就是連站起來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林洛看了一眼被冥氣包圍的方世傑,眼裡也出現了幾分後悔,他最開始只是想利用這個機會而將方世傑給拉攏過來,但現在看來,方世傑最後能不能活下來尚且是未知數,就連林洛自己最後的結果,都已經被帶上了一個鮮紅的問號,林洛自問,方世傑固然重要,但還是沒有重要到讓自己付出生命的程度。

「如果是莫非的話,他一定能比我更冷靜吧?」林洛的腦海里突然出現了這麼一個念頭,他的臉上帶著三分苦笑,自己自詡冷靜,但和莫非比起來,終究還是差了一個檔次,他相信,如果是莫非的話,一定不會像自己這樣冒冒失失地獨自趕過來,相信當時莫非也已經意識到自己這樣做的問題所在,但莫非卻不能說出來,因為這些事是他所不能干涉的。

連林洛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一點是,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一旁包圍著方世傑的他的冥氣,突然如沸騰的水一般,上下翻滾,冥氣不是無意識的死物,它們也是能知道作為它們主人的林洛的情況,現在林洛都自身難保了,它們也不可能再去拯救別人。

「我也不知道該說你聰明還是愚蠢。」林撒上前,居高臨下地看著林洛,語氣中帶著濃濃的不屑,說:「方世傑我是必須要殺的,的確這對你來說是拉攏方世傑的極好機會,但你卻沒有想過,拉攏方世傑的兩個前提,救下他和帶他走,無論哪一個,都是你不能做到的。」說到最後,林撒再也控制不住內心即將殺死林洛的喜悅,他的臉上已很明顯得多了幾分笑容。

「下輩子,記得要有自知之明。」林撒揮刀抵住林洛脖頸,同時說道:「對了,我忘了你早就已經是一個死人了。」他說著,揚起刀刃,作勢就要劈下去,在那瞬間,包圍方世傑的諸多冥氣在瞬間離開方世傑,向著林洛瘋狂涌去,道道冥氣在空中分散開來,竟像是空中多了無數黑色毒蛇一般。

無數條「毒蛇」鑽入林洛的體內,林洛非但沒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覺,反而臉色在瞬間漲紅,這詭異的一幕,也是讓林撒暫時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直直地看著林洛。

林洛緩緩站起,低垂著頭,就見他原本正常的右臂之上突然騰出一股冥氣,冥氣實體化,將他的右臂又一次變成一把滲人的怪刀,但這把怪刀像是不穩定一般,時隱時現,時虛時實。

林洛清秀的臉龐上突然多了幾分扭曲,他像是在承受著什麼巨大的痛苦一般,不管手上冥氣的異樣,一揚刀刃,刀尖向著林撒胸口直直刺來。

林撒嗤笑一聲,林洛全力一刀他尚且不懼,更不用說現在的林洛,雖然身上多了些讓林撒看不懂的異樣,但他的這一刀,根本就沒有用上一點力氣,軟綿綿的,換做是任何一個普通人,要接下林洛這刀都沒有一點問題。

他不緊不慢地將手上長刀橫於胸前,但就在這時,怪刀突然在接觸到長刀的瞬間又一次化為冥氣,然後茫茫冥氣在空中化為牛毛細針,在林撒驚懼的眼神中,朝著他飛速襲來。

林撒大驚,沒見他怎麼蓄力,幽冥火便出現在他身上的每一個地方,但幽冥火可以為他擋下十道百道冥氣,卻無法在千道萬道冥氣之下抱住林撒,到得最後,林撒就像是被洗了一個澡一般,全身上下找不到一處完好的地方。

「啊。我要你的命!」冥氣雖然厲害,但以林洛的實力,還不足以一擊將林撒擊殺,重傷的林撒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雙目充血,怒吼道。

「誰怕誰?」林洛站直,目無懼色地對上林撒吃人的目光,他身上的氣勢在一截一截地往上漲,接著在林撒驚訝的目光中,突破人級,進入到了玄級。

林洛突破了!

「以多欺少,很自豪嗎?」面對玄級的林洛,林撒已經有了撤退的打算,就在這時,一個帶著些許輕蔑的聲音,憑空出現在眾人的耳邊,聽到這個聲音,林撒的臉色更是如吃了蒼蠅一般難看,李不凡終於從黃泉路上出來,在最後時刻,趕到林洛身邊。

與此同時,沒有了林洛冥氣的保護,方世傑原本穩定下來的狀態又變得不容樂觀,但另一股比林洛冥氣還要渾厚的冥氣,又再次將方世傑圍了起來。

「我沒有插手他們的事,我只是在救一個瀕死的亡靈。」莫非隱藏在暗處,喃喃自語道。 林撒此刻心裡只有一種想法,就是不甘,他性格里雖然有他自有的瘋狂暴戾,但他同時也是一個謹慎的人,從以前到現在,他對林洛出手的次數就只有兩次,即便只有兩次,無一不是幾近完美的計劃,但就是這兩次計劃,第一次本來林撒都已經成功了,關鍵時刻殺出來一個棋鬼,那一次不僅林撒自己受了重傷,就連幻妖都差點死在林洛手上。

這一次林洛更是氣人,直接來了一個突破,讓得林撒又一次重傷的同時,也宣告了林撒這一次計劃的失敗,而且林撒還不僅僅是失敗了那麼簡單,現在李不凡和莫非都來了,他別說將林洛殺了,在莫非的保護下,他連方世傑都殺不了,這就意味著,方世傑幾乎是被林撒自己逼向林洛那邊的,林撒這一次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還要打嗎?算我一個。」李不凡眼神輕蔑地睨著林撒,說道,之前在黃泉路上,他可是忍林撒忍了好一會兒的,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狠狠揍林撒一頓。

林撒心裡本來就很不好受,現在被李不凡這麼一刺激,饒是林撒再能忍,此時也是覺得胸口發悶,他越想越氣,越氣胸口就越發不舒服,他突然「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這一口血出來,林撒頓時覺得胸口輕了一大截,但李不凡卻像是看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抱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他只是用言語,就將堂堂撒旦氣得吐血,這在李不凡看來,是何等的榮譽?

林撒冷冷地看著李不凡,突然嘴角沒徵兆地一揚,露出一絲冷笑。

林洛心頭一顫,他可是死死盯著林撒的所有表現的,後者的冷笑當然也瞞不過他的雙眼,他不明白林撒心裡想的是什麼,但他知道林撒絕對不會因為這麼一點事就被氣傻了,他張了張嘴,想要出聲提醒李不凡。

突變在這時候出現,只見李不凡的笑聲突然戛然而止,他低著頭,直直地站在那裡。

「不凡……」林洛一驚,急忙出聲問道,但他的話才剛剛說出口,李不凡猛地一轉身,對著林洛就是當頭一爪。

林洛大驚,急忙抽身而退,剛才他別的沒看見,就看見了李不凡血紅的雙眼,林洛很清楚那代表著什麼,對於暴走後的李不凡,林洛唯一能做的,就是有多遠,跑多遠。

「跑!」利用這個機會,林撒留下這麼一個字后,邁開雙腿,頭也不回地向著黑暗中奔去,林洛最後看到的,是從另外一個方向離開的背影,他瞬間明白,那一定是一直都沒有露面的幻妖,李不凡的突然暴走,也一定是幻妖所為。

「不凡!」想到這裡,林洛低喝一聲,蘊含著冥氣,直直打在李不凡腦海里。

李不凡機靈靈打了個冷顫,有些獃獃地問道:「剛才我怎麼了?林撒呢?」

林洛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沒好氣地反問道:「剛才你看到了什麼?」他也想知道,幻妖到底是在李不凡眼前創造了什麼樣的幻象,才能讓李不凡在沒有見紅的前提下也能進入到暴走的狀態。

李不凡也意識到了什麼,他抓了抓頭,說道:「我還納悶,明明沒有轉身,怎麼能看到身後的東西。」頓了頓,他接著說:「我看到林撒出現在你身後,他連刀都舉起來了,你還像個傻子似的沒反應,當時我還在想,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愣了。」

也不知李不凡是故意這樣說的還是他真的是這樣想的,在他說完后,林洛稍稍愣了愣,接著從鼻間發出聲音,算是給李不凡的回應,接著他扭頭,看著不知什麼時候來到方世傑身邊的莫非,問道:「他怎麼樣?」

林洛這麼拚命,都是為了一個方世傑,如果方世傑最後沒有救回來,那麼林洛所得到的就已經打了一個折扣,雖然他已經收穫到了突破到玄級的結果,但誰都不會嫌收穫少。

「不樂觀」冥氣依然環繞著方世傑,莫非緩緩搖了搖頭,說道:「屍族本來就是靠著身體的強悍,但幽冥火太霸道,他的實力血脈和林撒相比都太低了,還不足以讓他對抗幽冥火。」屍族不是夜靈,沒有保命的冥氣,方世傑能撐到現在,靠的也不是他自己,而是林洛和莫非二人的冥氣。

「有救嗎?」莫非的話讓林洛臉色一凝,林洛也沒有廢話,問出一個他最關心的問題。

「有些麻煩。」莫非想了想,給了林洛一個答案,他的這四個字,也讓林洛面色一喜,不管麻不麻煩,只要能將人救起來,那麼所有的麻煩都不是麻煩。

「先把他帶到我家吧,我儘力試試。」莫非環顧四周,他們現在還是在學校的操場上,也是幸好操場離宿舍區不近,不然光是之前林洛和林撒姬瑤三人打鬥產生的動靜,怎麼可能不被別人注意到。

林洛也明白這裡的確不是什麼特別合適的地方,他答應一聲,上前將方世傑抱起,在李不凡的幫助下,將方世傑放到自己身後,接著和莫非二人,向著一個方向,飛快消失在黑暗中。

在林洛三人走後沒多久,姬瑤從一幢建築的牆角處出來,到處看了看,說道:「他們應該真的走了,我們也走吧。」他們當時並沒有走遠,而是就近利用黑暗以及視野盲區躲了起來,這也是林撒的主意,他相信就算李不凡中了幻妖的幻術,但林洛要想喚醒李不凡也用不了多少時間,更何況幻妖本來就是為了掩護他們兩人走的,對李不凡的幻術自然不會盡全力。

這麼一點時間,就算給林撒幾人放開了跑,他們也跑不了多遠,更何況還有一個完全沒有戰鬥力的幻妖,他們的速度更是被降了一個檔次,與其這樣,還不如就先躲起來,林撒知道林洛是聰明人,是絕對不會相信己方會做這種冒險的事。

「媽的。」雖然今天的事情已經結束了,但林撒心裡的不甘可是不會隨著事情的結束而散去,他用力一錘牆角,低聲罵道。

「留得青山在……」姬瑤想要安慰林撒,但一時卻找不到什麼安慰的話語,就連她這個行動者都覺得憋屈,就更不用說作為策劃者的林撒了。

「我知道。」林撒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他不是傻子,道理他都能懂,只是一時有些接受不了而已,但再怎麼接受不了,也於事無補,林撒幽幽看著林洛幾人離去的方向,隨即一跺腳,轉身離去。

「下一次,你不會再有那麼好的運氣。」 莫非家。

「我可以做什麼?」將方世傑平放在地上,林洛問莫非,他也是夜靈,而對於任何一個亡靈來說,夜靈都是最好的醫生。

「暫時還不用。」 https://tw.95zongcai.com/zc/62906/ 莫非上前,利用冥氣在方世傑的腰間劃開一個口子,林洛和李不凡二人瞪大眼睛直直看著莫非,並不明白他這樣做的目的,但緊接著,他們二人的臉色都變得無比凝重,因為他們看到,方世傑被劃開的皮膚之下,並沒有一滴鮮血地流出,透過割開的皮膚,林洛三人能清楚地看到,方世傑的體內,都已結上一層浮冰!

相比於李不凡,林洛心裡要有一些準備,先前是他將方世傑背回來的,那個時候他就察覺到方世傑的體溫低得嚇人,與其說他背著的是一個人,還不如說是背著一塊人形的冰塊一般,但那個時候他並沒有想到方世傑的情況原來會這麼糟糕,莫非有說過不容樂觀,現在看來,何止是不容樂觀?如果方世傑體內全都被凍結的話,那麼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

莫非完全不意外方世傑的狀態,他想了想,又在方世傑小腹偏上的部位劃了一刀,這一次,莫非看到依然帶著冰渣的方世傑,臉色也逐漸變得難看起來。

「如果他的心臟也是這樣,那他死定了。」莫非捏了捏方世傑的四肢,說道。

莫非的這番話讓林洛心頭不由一顫,林撒當時那一刀是直奔方世傑的心臟而去的,幽冥火也是從後者的心臟處進入,方世傑身上的其它部位都已經這樣了,那麼首當其衝的心臟,又怎麼可能幸免於難?

「不是你想的那樣。」莫非瞥了一眼林洛,出聲解釋道,但他也僅僅只是說了這麼幾個字,之後便沒有再詳細解釋的意思。

林洛也不在意,說到底他變成夜靈的時間還是太少了,雖然他一直都在了解普通人一生都接觸不到的東西,但他族的情況,的確是他的短板,除夜靈之外,他最了解的種族,也就只有一個血族了,至於撒旦,那個別說林洛不清楚,就是莫非也不比林洛強多少。

令在場三人感到慶幸的,是在莫非用冥氣將方世傑胸口的冰塊破壞后,後者胸口處流出了汩汩鮮紅的鮮血,儘管那鮮血中還帶著些許冰渣,但至少也保證了,現在的方世傑還有搶救的希望。

「你用冥氣來為他的四肢解凍。」莫非鬆了一口氣,對林洛說道。

「我該怎麼做?」林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莫非讓他做的,他能理解,但具體的做法,他卻是一竅不通的,先前他也對抗過幽冥火併依靠冥氣成功地將後者從體內逼了出來,但這件事與其說是林洛做的,到不如說是他體內的冥氣做的,當時林洛根本就什麼都沒有做,一切都源於冥氣的自我意識。

莫非狠狠白了林洛一眼,從嘴裡吐出一句話:「讓冥氣進入到他的體內,後面的事情你自己琢磨。」從莫非說話的口氣中,不難看出來他實在是不想和林洛說那麼簡單的問題。

林洛應了一聲,磅礴冥氣便朝著方世傑的右腿涌去,但很快地,他臉上的表情又變得怪異起來,看了看一旁專心救人的莫非,思考了半分鐘,還是出聲問道:「他的身子太硬,冥氣進不去啊。」

現在方世傑除了胸口心臟的部位還好著,其它地方都是冰塊,原本冥氣可以順著方世傑身上的毛孔進入到他的體內,但現在是不行了,林洛要想對方世傑實行治療,就必須先用冥氣在後者身上開幾個口子,正因如此,他才想先問一下莫非的意思。

「隨你怎麼折騰,只要不把他的四肢弄斷就行。」莫非頭也不抬地說道,頓了頓,他話鋒一轉,接著說道:「當然,如果你以後想看到一個缺胳膊少腿的方世傑,那麼當我沒說。」

林洛乾笑一聲,既然莫非都這樣說了,他也再無顧及,冥氣隨心,強行來到方世傑體內。

一旁的李不凡倒是饒有興緻地看著忙碌的兩人,治療什麼的他完全不擅長,現在他也是沒什麼事情可以做,不過冥氣對他來說本來也是無比奇妙的存在,閑著的他到也沒覺得無聊。

「那個誰,要是閑著沒事的話,就出去西湖裡游個泳,別傻站在這裡礙我的眼。」只是莫非或許是先前被林洛氣得不清,又或許是其它的什麼原因,他像是朝著空氣一般,緩緩說道。

「我這是招誰惹誰了?」李不凡臉上的表情瞬間被鬱悶所取代,他嘟囔一聲,到也真按照莫非說的,朝著門外走去。

林洛不明白莫非怎麼會有那麼大的火氣,但他也很聰明地選擇無視,他可不想在這個時候主動去撞槍口。

兩小時后。

此時雖已接近午夜兩點,但這對於莫非林洛兩人來說,都完全不會影響到什麼,莫非經過這兩個小時的緩衝,心中的火氣也是早已消散,再加上手上的事已經進入到了尾聲,他看了看仍然在忙碌的林洛,輕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不用那麼麻煩,屍族就是靠身體吃飯。」

在林洛疑惑的目光中,他分出一股冥氣,朝著林洛還沒有「解凍」的方世傑的左臂射去,在林洛驚訝的眼神中,冥氣直接刺破方世傑的皮膚,接著像是脫韁的野馬一樣,在方世傑的左臂中橫衝直撞,沒過一會兒,方世傑左臂內殘存的幽冥火便完全被冥氣消滅,只是莫非這種方法雖然節省了時間,但在結束之後,用千瘡百孔來形容方世傑的左臂也毫不為過。

「這合適嗎?」莫非的簡單粗暴讓林洛目瞪口呆,他動了下喉嚨,艱難地問道。

「有什麼不合適的?這點傷不過就是皮外傷,就算是外面那個小血族,也不過就是流點血的事,更不用說他了。」莫非輕描淡寫地說道。

「話說我總是感覺你對不凡有些敵意,能說說嗎?」林洛想了好一會兒,還是將心中的疑問給說了出來,如果說一開始莫非只是不想搭理李不凡,那麼從黃泉路上出來之後,前者對後者的態度就已經變了一個樣了,林洛不明白在他從黃泉路上離開之後的那一段時間裡發生了什麼,但他還是不想自己最重要的兩個人之間有什麼隔閡。

「這個你自己去問他!」林洛不提李不凡還沒事,一提李不凡,莫非的臉色頓時就陰了下來,他沒好氣地瞪了一眼屋子門口一個勁兒往屋內探頭的李不凡,恨聲說道。

ps:明天開始學校考試,時間什麼的就多了出來,這幾天兩更,今天第二更,祝大家看書愉快。 現在,林洛三人正坐在一樓客廳的沙發上,有一句沒一句聊著天,但其實只有林洛和莫非兩個人在說而已,李不凡在莫非面前,就如老鼠見了貓一樣,大氣也不敢出,至於方世傑,,情況穩定下來后,莫非的本意是讓他躺在地上就好,但最後還是林洛不忍這樣做,將他放到了樓上房間的床上。

「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林洛絲毫不見外地從冰箱里拿來三罐可樂,遞給莫非和李不凡一人一罐,他打開拉環,突然說道:「我想知道的是,額,冉冥,他去哪了?」

這幾個字出口,林洛也是顯得有些遲疑,聲音也變得小了一些,他也是剛才才突然想到這個問題,林撒這一次計劃的關鍵就在於冉冥,如果冉冥沒有在修補黃泉路的這個節骨眼上離開,那麼莫非就不會讓林洛李不凡二人來湊人數,那麼林撒也就不能這麼光明正大地去找方世傑,也自然就不會有後面發生的那一系列的事情,綜上所述,林洛絕對有理由來懷疑冉冥,只是冉冥的身份有些過於特殊,有些話林洛也不是特別方便說出口。

莫非滿含深意地看了林洛一眼,林洛的意思他又怎麼會不明白?他倒是沒有絲毫責怪林洛的意思,林洛能這樣想,也是人之常情,他眼光瞥了一眼從剛才開始就坐立不安的李不凡,鼻尖哼了一聲,說道:「想說什麼就說,別一直憋在心裡,憋壞了我可不好向他交代。」

李不凡有些尷尬地看了一眼莫非,隨即在林洛疑惑的眼神中,說道:「冉冥是絕對沒有問題的,這一次林撒能這樣,完全是運氣而已。」

「怎麼說?」李不凡現在這唯唯諾諾的樣子讓林洛興趣大增,但他也沒有忘記自己的目的,他目光戲謔地看了一眼李不凡,問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現在應該是在南極和企鵝一起游泳……」李不凡再次看了一眼莫非,想了想,還是將事情的真相給說了出來,只是在他這句話剛一出口,莫非一聲冷哼,讓得李不凡將後面要說的話給咽了回去。

「有什麼就一次性全都說完,別像擠牙膏一樣,你這是膈應誰?」莫非完全不打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看到李不凡停了下來,他又說道。

「他把黃泉路上的事給忘了,等到他想起來的時候,他已經在南極了,至於林撒是怎麼知道他不在杭州,我不知道!」或許是莫非的氣場太過強烈,李不凡再也受不了,眼一閉心一橫,大聲喊道,說完后,他像是被抽幹了身上的力氣一般,整個人癱在沙發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之前是誰說不知道他去哪了而?」聽到李不凡將實情說出來,莫非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笑意,他反問道,說話的時候,他也是一直都盯著李不凡,臉上在笑,但眼裡卻沒有一絲情感。

「還不是他讓我保密的……」莫非話裡面諷刺的意思李不凡當然不會忽視,他此刻也是有一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心態,嘟囔道。

「少給我來這一套,等他回來我自然會找他算賬,至於你……」莫非絲毫沒有將李不凡的話放在心上,他嗤笑一聲,用一種看獵物的眼神看著李不凡,似乎是在想該怎樣這抹後者,才能消他心頭之恨。

看到莫非的這個模樣,李不凡原本白皙的臉龐頓時再看不到一絲血色,他用一種求救的眼神看著林洛,那眼神分明在說「你不能見死不救!」

林洛哭笑不得地對上李不凡的眼神,直到現在他還是沒有將事情的經過完全弄明白,他唯一關心的就是冉冥並不是像他想的那樣,但現在李不凡就差沒有直接開口求饒了,林洛雖知道這些都是後者咎由自取,但李不凡畢竟是他的兄弟,見死不救的事,他還真做不出來,儘管莫非完全不會做什麼他認為過分的事。

林洛眼珠一轉,看了看樓上方世傑所在的房間,起身對著李不凡說:「我們上去看看方世傑的情況吧,我拼了命才將他救回來,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我就虧大了。」

「你放一百個心,有我在,那小屍族就是想死也難。」林洛那點花花腸子,莫非都不用過腦就能看出來,看著同樣站起來的李不凡,他依然是坐在沙發上,但話已說了出來。

李不凡頓時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但儘管已經被識破,林洛還是拉著李不凡向樓上走去,一邊走還一邊說:「還是去看一眼吧,不然我總是放不下心。」說著,在莫非還沒有繼續說話的時候,他腳下突然一加速,幾乎是用跑的,向樓梯處走去。

「這臭小子……」莫非這一次再沒有說什麼,打從一開始他便只是因為被李不凡和冉冥二人瞞著心裡有些不舒服而已,沒想過要怎樣為難李不凡,現在林洛出來解圍,又何嘗不是給莫非的一個台階?

「說說吧,到底怎麼回事?」推開樓上的某個房間,林洛在屋內的椅子上坐下,眼裡的戲謔加深了幾分,說道。

「事情就是我說的那樣,冉冥是絕對沒有問題的,雖然他……」李不凡一時不明白林洛的意思,眨了眨眼,強調道。

「我不是問這個,我想知道的是,在我離開之後,黃泉路上發生了什麼,還有你為什麼會那麼害怕莫非?」林洛擺擺手,將李不凡後面要說的話打斷,重新問了一遍,他的這兩個問題剛一出口,李不凡的臉色又變了。

「莫非家地下室的情況,你知道吧?」李不凡回答的是林洛後面那個問題,林洛點了點頭,前段時間,他就是在那裡,完成了從人級中階到高階的突破,雖然那個過程,林洛實在是不想去回憶。

「那裡最開始其實是莫非給我準備的,只是冉冥覺得那裡不是特別適合我,所以莫非才將那個地方留給了你,對於你,他原本還有別的打算。」李不凡下面的這句話,讓林洛不由瞪大了眼睛。

「不過即便如此,莫非還是不打算放過我,他又給冉冥提了另外一個『適合』我的方法,不過又因為棋鬼的出現,讓我免去了一次折磨。」說這話的時候,李不凡也是顯得有些心有餘悸,顯然莫非後面改口的那個建議,對李不凡來說也不是什麼好事。

「至於黃泉路上後面發生的事,當時你離開后,那些個亡靈就像嗑了葯一般,全都發狂了,我實在受不了了,隨意吐槽了一句冉冥,沒想到莫非他聽力那麼好,隔那麼遠的一段距離都能聽到我的嘀咕。」李不凡接著解釋道,「後面發生的事,你也就知道了,等所有事情都解決之後,現在就是他來找我算賬的時候。」他最後說道。

聽完李不凡對事情的敘述,林洛再也忍不住,指著李不凡,「噗哧」一聲,大笑起來。 如果非要讓林洛來形容莫非這個人,他絕對會選擇「刀子嘴豆腐心」這幾個字,別看莫非很多時候都是一副毒舌的樣子,但在面對自己人的時候,他心裡比誰都軟,儘管林洛被莫非坑過很多次,但前者完全沒有任何一點怨恨莫非的想法,林洛明白,莫非選擇這樣做,不是因為他和自己或者是李不凡有什麼過節,而是真心為了自己好,雖然莫非表達自己善意的方式實在是有些粗暴。

但這些他並不想告訴李不凡,其實別看李不凡成天嘻嘻哈哈的,但他心裡明鏡似的,誰對他好他又該對誰好,這些他比誰都清楚,不然以他的性子,又怎麼可能會屈服於莫非的脅迫之下?

一夜無話。

其實林洛他們回到莫非家的時候就已經是第二天了,天亮以後,在房間里實在是待不下去的兩人,還是順著樓梯,回到了一樓客廳,只是讓林洛二人沒有想到的是,莫非居然還坐在一開始的那個位置,看他的樣子,這一個晚上都沒有移動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