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母道:「就是!再說,顏楚尋都已經成親了,再怎麼好,也是別人的丈夫了,你就別惦記著人家了!」

林惜花心有不甘,「我不是惦記,而是要證明,他錯過我,是他的失敗!所以,將來的日子,我一定要過得比他好!好幾十倍!幾百倍!讓他後悔今日的決定!」

現在她,滿懷仇恨,只想報復顏楚尋,報復甦琴覓,讓他們後悔!

不然,她這輩子都不能釋懷!

然而,不管她怎麼說,林父、林母都沒有同意她外出闖蕩!

這讓她很惱怒!

不讓是吧?

行!

她有的是辦法!

……

顏楚尋牽著蘇琴覓的手,回到了家。

進門之前,他停了下來,目光炯炯地看著蘇琴覓,「媳婦,你相信我嗎?」

蘇琴覓點頭,「我相信呀!」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顏楚尋抓起她的一隻手,在她手背上親了親,這才推門進了院子。

崽崽們還在練習著他們的名字,反反覆復地寫,一遍又一遍地寫,看上去非常的認真。

「進步不小,繼續保持。」看著崽崽們寫的字,顏楚尋對他們的態度很滿意。

這個時候,還沒到午飯的時間,既然回來了,顏楚尋便繼續教蘇琴覓寫字。

全家人待在一塊,拿著筷子,在幾個簸箕的米粒上寫著字,氛圍相當融洽。

崽崽們現在都把寫字當遊戲了,所以在寫字的時候,一個個看著都很開心。

一口氣跟顏楚尋學了十幾個字,眼看到了做午飯的時間,蘇琴覓便起身去做飯了。

顏楚尋也跟著過來,在旁劈柴。

他力氣很大,渾身肌肉也很結實,拿著斧子,揮砍之間,輕輕鬆鬆,就能將蘇琴覓平時費了老大氣力才劈成功的木柴劈成了幾瓣。

很快,地面上就堆滿了劈好的木柴,顏楚尋將木柴拾起,整齊地碼成一堆。

蘇琴覓燒火煮飯,一邊在看他劈木柴,然後道:「咱們家的柴火,好像沒多少了。」

顏楚尋道:「過兩天有空了,我就去砍一些回來。」

鄉下之地,最不缺的就是柴火。

蘇琴覓點頭,「這得辛苦你了。」

顏楚尋道:「不辛苦。」

目光看向她,忽然覺得,自從家裡有了她之後,不管做什麼,他都有點動力十足的感覺。

雖說以前他幹活也很賣力,但是,感受不同。

以前更多是責任。

現在除了責任,心中還有一種暖意,暖洋洋的,讓他很受用,他很喜歡這種微妙的感覺。

煮好了飯,蘇琴覓便開始炒菜。

顏楚尋在旁幫忙燒火。

蘇琴覓道:「我一個人就可以了,炒個菜而已,哪裡需要兩個人?」

顏楚尋道:「我燒火,這樣你就能安心炒菜了。」

不然,她得一邊炒菜,一邊燒火,多少還是有點麻煩的。

「你這樣,讓我養成習慣了,以後你不在家,我自己炒菜做飯,可就適應不了了。」蘇琴覓給他遞了個白眼。

「我當然會一直在家了,不在家還能去哪裡?」顏楚尋撿著木柴,往灶里放。

「誰知道呢!」蘇琴覓目光回到鍋里,「以後的事,誰說得准?」

顏楚尋嗅到了一股菜香,「媳婦,還是你的手藝好。想起以前,崽崽們跟我,在吃的方面,只怕會吃得很委屈。」

「自你來了我們家,崽崽們吃飯,都比以前多吃了不少呢!」 而仲曉靈心裡卻是忍不住一跳。

這就準備交訂金?李先生不是第一次來嗎?這就準備買下來了嗎?這可是200多萬啊!

只是當合同往桌子上一放,仲曉靈的心受到了重重的一擊。

這是一份購房合同。

不是第一來就準備買下來了,而是第一次來就已經買下來了!

仲曉靈一直想買房,對於一些流程再熟悉不過了。認購合同交定金,購房合同付款,現在李泉也就等驗房和收房了。

辦理好一切之後。

自覺跟仲曉靈沒有那麼熟的李泉,也只是跟仲曉靈打了個招呼,客氣一番。

「我這裡還有點事,就先走了,下次再一次聊。」

仲曉靈點了點頭。

售樓小姐一路送到李泉的車屁股消失在視野里,才返回售樓部。

「仲小姐我再去給你泡杯咖啡吧。」看著仲曉靈,售樓小姐和藹著笑著,一臉熱情,隨口打探道:「仲小姐跟李先生認識?」

前兩次售樓小姐見仲曉靈氣質容貌俱佳,年齡也正是結婚的年紀。一直把她當做有購房慾望但實力又有些不足的客戶。

眼下這位仲小姐似乎與李先生認識,實力有些不足這個印象已經被挑剔兩個字代替了。

而仲曉靈來這裡有兩次了,但這一次是仲曉靈覺得售樓小姐最熱情的一次。

面對售樓小姐的試探。

仲曉靈遲疑了一下,臉微微一紅。

「哦,我跟他是朋友。」

……

多個朋友多條路,但是如果多個敵人,你會少很多條路。

李泉在回到小區的時候,接到了王白水給的消息。

有人報了案,說李泉詐騙。眼下正在立案調查中。

以風水的名義,借裝修收取高額裝修費用。

報案的是一名,李泉曾經給她裝修的一名主播。

玄之又玄的東西,向來是模糊的界限,也常是滋生犯罪的一塊寶地。

報案的主播,李泉知道,曾經確實給她裝修過,而她之後『生意』的確好了起來。可是眼下她直接一口咬定沒卵用,自己『生意』好起來完全在於自己的努力,自己是被李泉洗了腦。鑒定為幾萬塊錢的裝修,李泉以風水的名義收取了50W。

李泉知道這根本不是『風水』有沒有效果的問題。

如今社會『風水』的爭議的本就大,有人信之,有人不屑。但從一般情況看,風水是騙人的學說,以風水掙錢是騙人的!

李泉很快聯繫了宋淑婉。

「我們公司有律師嗎?」

宋淑婉感覺有些不妙。

「有。」

「你馬上帶他來我這裡。」

……

在一家咖啡廳,李泉簡要的將遇到的情況敘述了一遍。

宋淑婉著急了。

「怎麼會變成這樣?」

作為一個時尚的設計師,宋淑婉完全想不到,李泉的裝修怎麼跟風水扯上了關係。

李泉倒是沒有過多的解釋。

李泉知道很多兩人不知道的內情,比如李泉知道有人還在施壓,督促儘快立案。

有這個能量還跟自己有仇的人不多。

只是李泉不知道的是他們怎麼找上這位主播的。自己曾經給主播裝修過的事情。要知道從給秦思雨直播室裝修到組建直播公會,李泉私下接的活只有那麼幾個,真正知道自己具體給誰裝修的人,除了主播本人和自己之外,也就秦思雨了。

當然這些背後較量的事情,李泉沒有告訴兩人。

當下他只想聽聽律師的意見。

律師皺了皺眉。

「這次收取的費用相差懸殊,這樣看符合詐騙罪的構成要件。不過目前並無法律或者行政法規有明確禁止教授風水、看風水,更無明確風水是騙人或者封建迷信的規定。」

宋淑婉眼睛一亮。

「這麼說……」

律師搖了搖頭。

「這類案件一般風水都是被當做的一種虛假包裝,讓別人誤以為其具有特殊的能力和知識,能夠改變他人的前程和命運,實際他並沒有這個能力,這是一種欺騙。」

李泉皺眉。

「能立案嗎?」

律師點了點頭。

「從目前情況來看,立案也只是第一步,最終還得看怎麼判決?」

……

王白水公司。

辦公室。

王白水在本地的影響力也比想象中的大。

其實只要他鐵了心的要幫助李泉,其實並不是沒有辦法,但後果很嚴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