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時找了個話題,他覺得傑克是個真性情的人,值得深交,而且身上也沒有大家族裏富二代獨有的紈絝氣息。

而在傑克的腦海中,林時也是這麼一個人,所以他也知無不答:“美股和華夏國股市不同,美股實行的是T+0,當然只適用於3萬美元以上的資金,而華夏國執行的是T+1,也就是買進的第二天才能賣出。”

“這個我知道。” 霸愛 林時點了點頭。

傑克繼續說道:“在美股你可以快進快出,尤其是你剛纔無意中發現的芯片股票,以我們大資金的優勢,在這類股票裏快進快出,如果是單邊走勢的話,那我們短期將會賺很多的錢。”

“可市場有時候會背離人們心中的預期走勢。”林時淡淡的道。

“美股是個成熟的市場,在買進股票的時候,如果你不放心,你可以再花一點錢,買入一個價值與股票等同的期權,足以對衝掉大部分的風險。”傑克解釋道。

“我懂最基礎的期權,但是我卻沒有交易過期權。”林時尷尬的笑了笑。

傑克不以爲然,繼續說道:“林,這在華夏國股市很正常,華夏一開始辦股市的時候也是照搬西方的股市,採用T+0交易法,但T+0無疑大大助長了股市的投機氛圍,導致股價漲跌波動特別大,所以在後面改成了T+1交易法,要相信時代是會進步的,沒準幾年之後,華夏國也會開發出很多對衝性的金融衍生工具。”

“希望如此。”林時點了點頭。 林時下班之後,來到驛站拿了一個快遞,是他之前買的關於股票類型的書籍。

毫無疑問,作爲忠實的價值投資粉絲,這次的五本書都是關於價值投資的,也有關於金融哲學方面的,林時甚至還把索羅斯在《金融鍊金術》裏經常提到的“證僞”理論的書籍買來了。

然而……

這類書是哲學方面的,林時剛看開始看的時候都有些頭疼,“證僞”理論他能理解,可證僞學說中有個著名的例子,說的是當我們觀察到的所有天鵝都是白色的時,可以得出“天鵝都是白色”的結論,並用其指導實踐,這是個科學論斷。這個論斷的可靠性不取決被再次驗證的次數,而取決於可證僞性,即只要找到一隻黑天鵝,原論斷就被推翻了。

“上帝造人理論”是無法被證僞的,因爲就算科學提供了一個明確透徹的機制來說明人類的每一個進化步驟,這仍不能排除有個未知力量設計人的可能性。相反地,只要在岩層裏發現了與恐龍同時代的人類化石,進化論就會立即破產。事實上,進化論所判定的人類出現之前的岩層,越來越多地被考古學家挖掘分析,卻始終找不到一個有人類化石的可靠證據,這就反證了進化論的可靠性。

也就是說,無法被證僞的東西,你就不能說他是錯的,林時忽然想到一個特別恐怖的例子,假設在我們睡覺的時候,有厲鬼目不轉睛的盯着我們,而在我們睜開眼睛的時候,它又迴歸虛無。

這個事情能證僞嗎?當然不能,所以你不能說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林時知道這個理論是因爲他把索羅斯的《金融鍊金術》全部看了一遍。

雖然……

從頭看到尾只看懂一個證僞理論,關於索羅斯所說的反身性理論,林時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也有可能他在金融圈呆的時間不夠長吧,林時能感覺到這本書的精華,但是索羅斯好像不願意用通俗的話來解釋……

索羅斯的核心投資理論就是所謂“反身理論”。簡單來說,反身理論是指投資者與市場之間的一個互動影響。

索羅斯認爲,金融市場與投資者的關係是:投資者根據掌握的資訊和對市場的瞭解,來預期市場走勢並據此行動,而其行動事實上也反過來影響、改變了市場原來可能出現的走勢,二者不斷地相互影響。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到完整資訊,再加上投資者同時會因個別問題影響到其認知,令其對市場產生"偏見"。

林時只能照字面意思來理解,就是人的偏見導致的原來的股價出現了偏差?但這好像也不對,人的偏見是天生的,沒人可以消除偏見。

或者理解成,索羅斯利用人們的偏見導致股價的波動來賺錢?不論怎麼理解,林時都感覺有點繞,相對於這個和哲學有關的理論來說,巴菲特口中所說的內在價值,以及用5元錢買10元錢的理論簡單的多了。

這次林時的書單有《原則》《對衝基金奇才》《最危險的交易:做空》《股市天才》以及《猜想與反駁》

隨着職位的越來越高,在銷售的時候,他只需要學習一下《道氏理論》《江恩理論》《艾略特波浪》就足以應付癡迷於技術分析的股民,如果加上一點專業的會計知識,客戶們肯定會乖乖掏錢買他的產品。

而在分析師的時候,林時的這技術分析方法提供不了任何的用處,作爲一個價值投資粉絲,在他心中也比較排斥這種只看圖表的選股方法。

只需要一想就可以想通,整個華夏幾億股民,有幾個看圖表賺到了錢?反倒是那些出版技術分析書籍的作者賺到了一筆不菲的利潤,每次股民虧錢出錯,都把錯誤歸咎於自己學藝不精,殊不知這種方法本身就是錯誤的,學不學的好很重要麼?

牛市看圖表,70%的正確率,熊市看圖表20%的正確率,長期來看,沒人可以利用技術分析賺到錢,也許會有散戶說機構都是靠技術分析賺錢的。

但……

人家資金量在那裏,吸籌、拉昇、收割、獲利哪一步不是有幾千萬仍至於幾億的資金在操作?換一句話說,他們憑藉資金的優勢,根本不需要用技術分析這種東西,他們就是圖形制造者!

林時覺得今年股市的投機氛圍就要低很多,小的題材股炒了沒用,大的炒了停牌覈查,導致大部分資金全部涌向白馬股以及僞白馬股,媒體覺得這是價值投資時代來臨了,於是發表了各類文章瘋狂向股民灌輸這種思想。

而有些股民在買了這種股票之後也賺到了一筆錢,於是又向其他的股友推薦,在兩者不斷的影響下……

一批漂亮的、業績過的去的、單邊上漲的股票誕生了,在林時看到的大盤藍籌,中盤藍籌上漲的時候,腦中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浮現了“美國漂亮50”的這個名詞。

漂亮50的一個主要特徵是盈利增長穩定,同時也具有較高的PE比率。這些股票被視作可以"買入並持有"的優質成長股,同時也成爲七十年代早期牛市行情的重要推動力量。由於人們認爲這些公司的運作非常穩健,即使在經歷較長時期後同樣如此,因此這些股票被稱爲"一次性抉擇"股,也就是說,一旦決定買入股票,便再不用爲投資理財而操心了。

漂亮50行情的爆發階段是1970年7月至1972年12月,這段時間代表着美國最大市值的50家公司走出了漂亮的牛股行情,股價屢創歷史新高,人們被瘋狂所矇蔽,沒有意識到災難即將降臨…

崩盤總是伴隨着市場走向瘋狂而後發生的。美國1973年大暴跌,曾經的“漂亮50”,“一個跟着一個被抓出來槍斃”,擁有這些股票的人損失了90%的資金。我們知道的股神巴菲特最著名的戰例就是在崩盤以前的行情中及時撤退並清算了所有人的委託投資,那時候他向合作人說,找不到可以投資的低估品種了,都太貴了。 根本不可能有永遠上漲的市場,每一輪的瘋狂背後都是深淵,在上漲的時候忘記了控制風險,將面臨滅頂之災。當然,現在華夏漂亮50還沒到瘋狂的時候,還沒有創出歷史新高,但是對於連續創出歷史新高的股票,那些十年已經上漲了十倍的白馬股,投資者一定要抱着謹慎小心的態度。

在林時眼中,炒白馬股和炒題材股,不過是換湯不換藥,以前幾天一星期割一次韭菜。

現在……

幾個月一年割一次。

時間週期雖然長了,但是利潤更多,抱團的機構更多,牽扯的利益關係網更多,林時幾乎都可以想象未來白馬股變成定時**的場景,一羣愛吃蜂蜜的熊傳着沾滿蜂蜜的定時**,每傳到一個熊手裏,這個熊總是竭盡所能吃掉足夠的蜂蜜,最後才依依不捨的把**傳到另外一個熊的手裏。

沒人注意到那滴答滴答的**計時……

很多方法在剛開發出來的時候很賺錢,比如道氏理論,保持了長達四十多年的正確,還有喬爾格林布拉特提出的神奇公式選股方法,後面之所以失效了是因爲知道的人太多了。

就好像如果所有的股民都去買指數基金的話,那就沒有對衝基金與共同基金的事了。

第二天,太陽還沒升起的時候,林時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他得抓緊時間努力學習關於金融方面的知識,爭取在交易方面獲得更大的成就。

而……

他每天下班回來已經累的精疲力盡,再沒有任何精力去學習,林時在仔細想了一下之後,只好把鬧鐘時間設置在了五點整,然後晚上早點睡覺,這樣才能在早晨擠出一個半小時的學習時間,後在通過一個半小時趕到東坊證券上班。

只有這樣,他才能學到更多的東西……

一個半小時,林時可以把五本書每本一字不差的讀上二十頁,如果集中精力的話,他甚至可以快速完整的讀完一本書,別人可能會覺得頭昏腦漲,但林時不會,從小學開始,林時就發現了自己的大腦與別人不同,別人需要想很久做出來的題目,對他來說根本就不是任何問題。

用當代計算機術語來說的話,可能CPU的配置比較高。

而在初中的時候,林時接觸到了生物學,知道基因是會遺傳的。

但……

爸爸是初中畢業,媽媽小學畢業,在學習方面他們都沒有多麼大的建樹,林時有時候甚至一度懷疑,他是被撿來的。

林時不需要刻意思考,腦海中就會浮現出一個答案,就好像是自動的一樣,這也使得在學習方面,他不用怎麼努力依然可以甩出別人好幾條街來。

來到東坊證券後,就看到傑克和布萊克頂着超大的黑眼圈,旁邊則放着好幾瓶已經喝完的雀巢咖啡。

兩兄弟朝林時揮了揮手:“早啊。”

“你們兩這是去做賊了?”林時用怪異的眼神看着他們。

兩人的衣服沒有變,精神看起來萎靡不振,身上的香水味道也消散了。

“沒,我們昨天晚上在交易美股,一直操作到凌晨幾點。”

傑克又評了一大口的咖啡,然後朝着一堆咖啡瓶的位置努了努了嘴,似乎是在炫耀他們今天早上喝掉了多少咖啡。

“交易美股也不用這麼晚吧?你們是全程參與了?盤前、盤中、盤後?”

林時皺了皺眉頭,不怎麼理解這兩兄弟的所作所爲,爲了交易而把身體給搞垮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哦!”布萊克身體一震,好像想到了什麼,他打開了交易操作界面:“林,你來看看,我們昨天操作的就是你昨天發現的芯片股票。”

林時的眼神順着他的屏幕看去,發現他的自選股裏綠油油的一大片:“這是漲跌顏色喜好麼?”

傑克點了點頭:“美股和華股不同,華股市紅漲綠跌,美股是綠漲紅跌,當然也可以根據自己喜好調整的。”

林時點了點頭,然後朝着布萊克的操作賬戶看去。

布萊克的賬戶交易記錄初始資金是500萬美元,3300萬華夏幣,後面林時看了好幾筆超短線交易,有做多的,有做空的。

目前賬戶資金是560萬美元。

也就是說……

“布萊克兩兄弟一個晚上賺了近四百萬華夏幣!?”林時心裏暗暗心驚,這種賺錢速度太快了,簡直是印鈔機。

布萊克笑了笑:“開盤的時候,我弟弟正拉着我吃烤羊肉串,等我們吃好的時候,股票漲幅已經到了22%,”

林時微微一怔,隨即驚訝的說道:“22%?那可是很多基金一年都達不到的收益率!”

“對啊。”布萊克說完,狠狠的瞪了傑克一眼,傑克聳了聳肩。

布萊克又繼續說道:“我們根據昨天的量能和盤面感覺判斷這隻股票可能不會再繼續上漲,於是我們在DMG這家芯片公司漲幅到25%的時候,做空了這隻股票。”

“如果繼續上漲怎麼辦?”林時皺了皺眉,做空收益有限,風險無限。

“別擔心,我在做空的時候,已經買了相關的看漲期權對衝風險。”布萊克語氣鏗將有力,給人一種自信的感覺,即使他現在很困。

“後面這隻股票就跌了?”林時看着交易賬戶上面的利潤問道。

“沒錯,剛開始確實是跌了一點,從漲幅25%跌到了15%,我們賺了一筆利潤,後面我們清空了空頭的倉位,因爲我覺得這個股票可能還會上漲,所以我再次做多的這個股票,但這個股票後面竟然又跌了!”

布萊克的語氣有些唏噓,儘管他知道他不是神,不可能預測每次交易的趨勢,但背離趨勢仍然讓他有些失望。

“於是我們每十分鐘左右就做一筆交易,有時候虧錢,有時候賺錢,儘管我並不怎麼滿意一晚上只賺了12%的收益率。”布萊克如實說道。

如果那些虧錢的華夏股民聽到布萊克說出這樣的話,他們肯定會一錘打爆布萊克的頭。

一晚上12%很多,英國著名經濟學家凱恩斯年化收益率就是12%! 當然,像布萊克兄弟等人的收益率,只能代表短期收益率,拉長時間線來看,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與股神凱恩斯相提並論的。

“林,晚上我們一起去酒吧喝一杯。”傑克拍了拍林時的肩膀說道。

“我不怎麼喜歡酒吧那種環境。”林時說道。

“那就晚上一起吃個飯。”布萊克換了提議說道。

林時想了想,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好的,去哪個餐廳?”

“晚上我和傑克開車來接你,現在我們得去公寓睡一覺,不然可沒精力工作。”布萊克頂着千斤重的眼皮,笑着說道。

林時驚詫的看着布萊克:“休息?可現在是工作時間啊。”

“不用擔心。”布萊克指了指他黑眼圈,“即使我們想工作,恐怕米西也不會放心。”

林時點了點頭:“到時我會和經理說的。”

待布萊克兄弟走後,林時看了看今天的股市行情以及新聞,就投入到了股票的調研之中。

目前他參與過的股票有家電,通訊、鋼鐵、白酒、航空等一系列股票,當林時檢查完自選股的時候,發現……

之前東坊證券做空的高沃汽車股價已經漲到了84元一股了,而之前這隻股票在黑天鵝消息漫天飛的時候,跌到了近30元一股!

不過林時也沒後悔,投資原則之一,看不懂的股票不要操作。

就在林時仔細看股市新聞的時候,藍鑫用小手拍了他一下:“倉位都清掉了?”

林時點了點頭:“兩千多萬利潤吧,不知道提成有多少。”

藍鑫聽到林時說出了利潤的數字,頓時就苦着臉:“能別說利潤的事情嗎,我和辛雨婷還有李笑此時腸子都快悔青了。”

“看開點嘛,交易就是這樣,有時候虧錢,有時候賺錢,偶爾踏空一下也很正常。”林時笑了笑,他還能說什麼?

交易本來就和心態息息相關,傳奇操盤手利弗莫爾說過,他的交易技術並沒有帶來多大的利潤,利潤都是屁股坐出來的。

“我可看開不了。”李笑在旁邊說道:“近百分之五十的收益率啊!我做交易員賺的最多的就是五個多點!”

“一次踏空千古恨啊,如果我們之前沒做短線的話,這次的收益至少也得有幾千萬。”辛雨婷垂着頭,聲音有氣無力。

林時搖了搖頭,沒有再說什麼,比起和三位美女聊天,他現在還得在年底之前再做一筆交易,年底股市一般都會跌一點,很多人都會把資金套現過年,導致基金等一些機構不得不出售一些倉位來滿足客戶的贖回請求。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