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昊過來的時候,正好就看到這邊吵得不可開交,旁邊也不少人在圍觀,指指點點。

也沒問怎麼一回事,看了那女人一眼,他問道:「這女人是誰?」

「一個演電影的,挺紅,名字忘了!」墨彤嘻嘻一笑,毫無壓力。

林昊瞬間懂了:「原來是個戲子,那你跟她費什麼話?」

戲子?

當紅明星=戲子?

唐玥懵了。

凌子君也有些哭笑不得。

墨彤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對對對,戲子,可不就是戲子?

別以為時代進入二十一世紀,紅了有錢了就能改變你身為戲子的本質……」

這就打臉了。

而且還是跳起來使勁打臉。

原本也有些被墨彤說話的口氣鎮住了,只道這衣著普通的少女實際上是個惹不起的人。

可林昊那一句「戲子」,著實羞辱,直讓她怒火噌噌噌的上漲。

而後又被墨彤這麼一激,當即無法忍耐,尖叫聲中就是一巴掌揮了過來。

墨彤自然不會被扇到!

有了林昊那話,她也不再客氣什麼,一手輕輕鬆鬆拿住女人手腕,另一手一巴掌揮出。

啪!

一聲脆響,全場清凈。

女人也呆了,單手捂著臉頰,痴痴道:「你打我,你敢打我……」

墨彤就笑,雙手叉腰,胸挺得高高的,傲然道:「是啊,就是打你了,怎麼著吧?

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墨彤是也。

本小姐爺爺乃一代奇人紫禁山莊莊主,本小姐的師傅,那是天上地下最最英明神武的……」

啪!

正說得興起,忽然一巴掌拍在後腦勺。

「師傅,你幹嘛打人家?」憋著嘴,墨彤一臉委屈。

林昊直接無視,淡然道:「因為你欠收拾……」

的確是欠收拾。

太跳了!

就那小人得志的模樣,完全足以讓人忽視陣營之間的界限,直想打人。

看他冷著臉,墨彤悻了悻,到底沒敢造次。

林昊也沒想如何,正要帶人走開,忽然人群外面一陣涌動。

https://ptt9.com/6034/ 「怎麼了怎麼了?」

「出什麼事了?」

「劉小姐你,你被人打了?」

一行人急匆匆跑了進來,為首的,赫然是有過一面之緣的李浩然。

待發現那劉小姐被打,當場他就怒了。

「誰?」

「劉小姐,你說,是誰打的你?」

「你可是嚴少點名要見的人,敢打你,那就是不給嚴少面子。」

「你只管說,放心大膽的說,就算我們處理不了,還有嚴少!」

「……」

聲音很大,怒氣也很足,完完全全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有了這些話,那劉小姐頓時也不怕了,縴手往前面一指。

然後,李浩然看見林昊。

便只是一眼,新仇舊恨,齊齊湧上心頭。

「我道是誰那麼大的膽子呢,原來是你啊,怎麼,跟傾城一起膩了,又換口味了?」

「早就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只可惜傾城被你灌了迷魂藥,始終看不清。」

「你我之間的賬稍後再算,說吧,今天這事你打算怎麼解決?」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實話實說,李浩然也沒想到林昊還在京城,他更加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上。

至於為什麼林昊會出現在這裡,他旁邊又是誰,他不想知道,他也不需要知道。

見他來勢洶洶,不僅不將林昊放在眼裡,還扯出了柳傾城,唐玥和墨彤都感覺十分疑惑。

「你們認識?」唐玥問道。

墨彤目光閃亮,也問:「師傅,這中年大叔跟你有過節啊?」

美少女向來就是這麼任性,好端端的,李浩然就從一表人才的有為青年變成了中年大叔。

林昊倒也沒瞞著,想了想,道:「傾城的大學同學,前些日子見過一次,有點小誤會。」

這話一說,墨彤當場就蔫了,翻白眼道:「意思是不能出手打咯?」

林昊搖頭:「也不是,如果你手癢,隨便打!」

「真的?」少女立馬又精神了,雙目放光。

重生未來之養成 聊齋世界修神通 林昊點頭:「真的!」

少女搓了搓手,嘻嘻一笑:「還是算了,給傾城姐留點面子。」

說完臉色一板,沖一臉怒氣的李浩然道:「喂,中年大叔,看在傾城姐的面子上,你走吧,今天的事,本小姐不與你們一般見識……」

口氣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李浩然當場就不幹了,冷笑道:「你讓走就走,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

實話告訴你們,嚴少就在趕來的路上,連嚴少點名要的女人都敢打,今天,你們一個別想走。」

氣勢也很足。

仗著身後有靠山,他根本一無所懼。

見這情形,凌子君看不下去了,皺眉道:「我是凌子君,這裡不是你撒野的地方,速速離開!」

似乎身份也很不一般,一句話說出,全場為之側目。

李浩然也呆了一下,不過很快又鎮定下來。 「原來是凌小姐,按理說,這裡是凌小姐的地盤,作為客人,我不應該放肆。」

「只是凌小姐應該也看到了,現在並非我在無理取鬧,而是他,鬧事在先。」

「凌小姐身份尊貴,我也不敢求你主持公道,但是,你這樣故意偏袒,似乎也不太好吧?」

李浩然一邊指著林昊,一邊擠兌凌子君,莫要是非不分,店大欺客。

與此同時,凌子君的身份也顯露出冰山一角,原來她就是這水雲間的主人。

凌子君自然也不是好惹的。

聞言非但沒有退縮,反而被激起了怒氣。

她冷聲道:「如果我說,讓你們立刻就走呢?」

氣勢很強,充滿壓迫。

李浩然嘿然一笑,「我李浩然一介小人物,自然不敢忤逆凌小姐的意思。

不過凌小姐也別忘了,文家現在已經倒了,這個時候選擇得罪嚴少,是否明智,你最好考慮清楚。」

話裡有話。

說是怕,其實一點怕的意思都沒有。

也就這話,周圍人群嘩然。

凌子君臉都氣白了,一股屈辱湧上心頭,差點沒掉下淚來。

林昊感覺有些無聊,便道:「李浩然,你還是走吧,看在傾城的面子上……」

「我呸,你算什麼東西?」

「我李浩然堂堂正正,需要你看一個女人的面子?」

「告訴你林昊,馬上龍少就到了,今天這事,你別想置身事外!」

林昊話未說完,李浩然憤然打斷。

林昊皺了皺眉,嘆了口氣,擺手道:「自己看著辦吧……」

不聽勸,他也沒轍。

話說,其實他也不喜歡這個男人。

也就這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話音未落,墨彤飛身上前,迎面就是一記粉拳。

然後場面又熱鬧了!

「你,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

「我,我是電視局的司長……」

「司長是什麼,能吃嗎?看拳!」

「唔,你……」

「還敢開口,我打!」

「說話,怎麼不說話了?

是不是又在心裡偷偷問候本小姐和本小姐師傅的家人了?

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

像這種天生就有暴力傾向的美少女,還得有林昊這種強人來約束才行,否則就會出現現在的後果。

根本不給李浩然說話的機會!

從火影開始簽到 也根本不管他說什麼!

總而言之,開口就是一頓胖揍,不開口,依然是一通狠揍。

等那龍少到來,李浩然已經被打得滿臉是血,說話漏風了。

「羅……羅少,特……特們打偶……」

委屈得不行。

說話漏風不利索且不說,關鍵一張嘴還特疼。

不過斷斷續續,好歹還是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了。

龍少的臉也沉了下來。

略過林昊墨彤二人,他的目光落在凌子君身上,冷冷道:「凌小姐,文家已經倒了,文君武已經無法再庇護你,你確定你要與本少作對?」

很直接。

簡單的言語,便如同一把尖刀,狠狠插在凌子君心口,令人心痛,心寒。

四周也十分安靜。

文家雖然已經成為過去,可回想起那場風波,人群依舊心驚膽顫。

被當眾如此羞辱,凌子君滿臉通紅。

不過很快她又安靜下來,冷笑道:「那不然依你的意思,又當如何?

讓我凌子君脫光了睡在你床上,任你嚴少凌辱糟踐,還是如你早先所言,讓這水雲間成為你名下的產業?」

又是一樁秘聞。

看來文家倒台之後引發的波動不是一般的大,居然連水雲間都波及到了。

話說到這種程度,儼然已經沒了遮掩的必要。

聞言,嚴少也沒否認,淡然道:「世道就是這樣,弱肉強食,適者生存。

既然你都明白,那本少也不想多言,本少就問你,時至今日,你可還有其它選擇?

莫非,你捨得放下現在的一切,又或者,你能放下現在的一切?

還是說你認為這四九城裡,還有人能比我嚴某人更能照顧你,庇護好你?」

步步緊逼,越發刺耳。

本來心中怒氣十足,可這話一聽,凌子君反倒是平靜了。

看了林昊一眼,她冷笑道:「嚴少,我承認你的話很對,今時今日,豺狼環視,我凌子君的確沒有太多的選擇。

不過,你大約也太高估自己了。

相識一場,我也不想你落到太凄慘的結局。

聽一句勸,走吧,今晚,這水雲間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更加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如同女王回歸一樣,越說,氣場越足。

不知她哪來的底氣,嚴少一時間還真有些被唬住了。

可仔細一想,頓時他又哈哈大笑起來:「多謝關照,不過我想大約不用了。

聽你的意思,似乎你現在還有比本少更好的選擇,可說本少實在想不明白,今時今日,還有誰能比本少更加合適。」

話語間,目光一轉,終於落到林昊身上,似笑非笑道:「別說是他,那樣真就太可笑了!」

還真放聲大笑起來。

唐玥臉色有些古怪。

墨彤看傻子一樣。

凌子君嘴角抽了抽,說不上為什麼,心裡突然很樂。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