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小北噴吐的黑炎飛濺,直接灌入比克開合的骨骼下顎裏的亡靈核心。

655的基礎魔攻。

lv.1的火焰噴吐。

lv.5炎爆術的5倍傷害加持。

黑炎50%額外傷害的疊加。

‘砰。’

一聲震徹天穹的爆裂巨響。

血紅的兩段傷害數值飄飛。

‘-540!’

‘-4785!’

整整5325的傷害。

【怨念聚合體·比克】的血槽一瞬清空。

骨屑被炸得四散而飛。

緊接着,又是一聲劇烈的爆炸轟響。

尖尾艙的四壁轟然而倒,天花板也被比克四散的殘渣炸了個底朝天。

尖尾艙也沒了。

紫霧的塵埃中。

‘呼…..呼呼……’

林小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可他心裏的火氣卻還沒因爲捅他小丁丁的比克湮滅而消散。

他還沒忘記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凱特呢。

‘凱特,如果不是你這王八蛋授意,比克那沒有腦水的小腦袋瓜怎麼可能想到拿槍打勞資小丁丁這樣的損招?’

林小北怒火中燒,他在迷濛的紫色霧氣中搜索凱特的身影。

驀然。

黑影晃動。

在翻倍的感知範圍下,林小北發現了‘黑玫瑰’號的尖首艙門前有一個鬼鬼祟祟的黑影。

黑影正向着艙外悄悄移動着。

那賊兮兮的縮邊邊動作。

不用猜,肯定是凱特那個王八蛋無疑了!

“凱特!你特麼打了勞資的蛋還特麼想跑?告訴你!勞資今天不把你兩個狗蛋碎了做炒蛋,勞資就對不起勞資故去的兩個蛋!草泥馬!臥槽尼瑪!”

林小北撕心裂肺的憤怒嚎叫。

嘶吼、發泄。

卻不代表林小北被會就這樣放過欺負他蛋蛋的凱特。

眼神沉凝,他面向凱特發足狂奔。

那帶着怒焰的兇惡眼神,彷彿在狂奔的短暫距離中都留下了兩道筆直的猩紅血芒晃動。

見狀,剛準備邁步開溜的凱特嚇得身體一哆嗦,拔腿就往後逃。

什麼?你問剛纔還指揮【怨念聚合體·比克】狂虐林小北的凱特爲什麼已經沒用節操到要逃了?

沒見他自己最傑出的作品比克都被暴怒的林小北一口鹽汽水給噴成渣渣了嗎?

不逃?也等着變渣渣嗎?

可是。

凱特是加速逃了。

但他那可憐的30點度又怎麼能逃過林小北高於他3倍的90點敏捷?

‘風呼呼。’

林小北帶着自己傷了蛋的憤怒小鳥幾個閃身就已經衝到凱特身前。

“媽的,王八蛋給勞資站住!看勞資的黑虎掏心!”

說話間,林小北身體下行,變掌成爪,對着凱特的褲襠使出一招黑虎掏心。

可是。

掏心?

有在人家的褲襠裏掏心的嗎?

你特麼這到底是掏心還是掏蛋?

想到剛纔惡趣味狠虐林小北的一幕。

將心比心後,凱特菊花突的一緊。

“@#@@#!¥%@#¥@@。。。”

他趕緊默唸着林小北聽不懂的媽賣批,一個閃身消失不見!

【叮,對方神奇的躲開了您的攻擊,您的攻擊落空並沒有對對方造成任何傷害。】

“蝦米?空了?”

林小北眼睛一瞪。

他萬無一失的一擊竟然落空了! 金之魄!凝結!

圖紋手中緊握氣棍,準備隨時迎戰來人。

“呦,好久不見!”

這是來人的第一句話,圖紋看到這人,頓時愣住了,手中的氣棍也隨之消失。

冷雲澤也將目光掃向前來三個人,也是一驚,沒想到在這種地方還能遇到熟人。

“哈哈!別說已經忘了我們了。”

“玉面青龍 梵志我怎麼會忘記,自薩博一別已經將近2個多月了吧。”

來人正是梵志,以及身後的靈霄以及慕凡。

看見是這三人,衆人這才送了口氣,但同時也沒有放鬆對他們的警覺,畢竟他們仍可能是敵人。

梵志望了一眼,問道:“葉星塵呢,怎麼沒看到,我倒是很想和那小子打一架,盧家一戰,他可就出名了。”

提到葉星塵,衆人的神色微微低沉。

唯有圖紋依舊是他那無所謂謂的表情,但嘴裏卻說了一句話:“鑰匙在我們這!”

“額……”衆人一驚,萬萬沒想到圖紋會說出這種話。

梵志三人也是一驚,雖然他們朝着這個方向而來確實也是爲了鑰匙和箱子。

不過梵志聽了圖紋這話後,反倒哈哈大笑起來:“哈哈!鑰匙根本不在你們這,你這麼小心謹慎的人如果鑰匙真在,怎麼可能說出來。”

圖紋臉上毫無表情,心裏反倒是有着一絲欣慰,對付梵志這種比較有頭腦的人,就要反其道行之。

不過接下來梵志繼續說道:“放心,就算鑰匙真在你們這,我們也不會搶得,畢竟我欠你們一個人情。”

說完,梵志望了一眼冷雲澤。

靈霄也走到冷雲澤面前,鞠了一躬後說道:“謝謝你上次救了我。”

冷雲澤想了想,好像是有那麼一回事,趕緊回笑:“沒事拉,一點小傷而以。”

對冷雲澤而已,當時靈霄所受的傷真的是小傷而已。

靈霄微微一愣,別的醫師可是說那種傷能醫治的人,整個尤古大陸不超過10人啊!

此刻的冷雲澤在靈霄眼裏已經變成神醫的感覺了……

這時,慕凡走到梵志身旁小聲說道:“老大,那我們怎麼辦,難道這次的任務又要放棄嗎?”

梵志無所謂道:“嗯!”

隨之對着圖紋說道:“這次我們會幫你們找到牙突!就當還你們一個人情,放心,我梵志絕對一言九鼎!說話算數!”

靈霄和梵志同時驚訝的望着梵志,他們知道自己這個老大很倔強,一旦做了決定就覺不對回頭,不過對於當事人的靈霄自然也對這個決定沒有意見。

衆人一驚,梵志竟然要幫助他們,雖然有些吃驚,但仍然心裏很高興,有這麼個高手加入,得到牙突的機率又要增加了。

突然梵志看見圖紋等人烤的熊肉,頓時兩眼放光,笑道:“正好餓了,我不客氣了。”

梵志還真是一點不客氣,拿起熊肉就往嘴裏塞,塞着塞着又想起什麼,說道:“對了,不僅是我們,三生他們傭兵團也出動了,聽說這次他們的團長也親自來了,那傢伙是十二誅仙之一,所以估計會是我們最麻煩的對手。”

“十二誅仙!”海瑞一驚,傷口又傳來一陣疼痛。

冷雲澤趕緊加大魄力的傳輸,將海瑞的傷口再生。

圖紋望了望葉星塵和梓萱消失的遠處,不由得擔心起來,這次的敵人中,看來有着比想象中要更強的,葉星塵他們能平安的回來嗎。

……

“梓萱!等一下!”葉星塵一邊躲開亂亂的樹枝,一邊追着梓萱,這兒的亂枝實在太多,瞬間的身法也比限制了。

不知追了多久,葉星塵終於發現梓萱停下來了。

臉上露出笑容:“梓萱,終於不跑了啊。”

當葉星塵走上來時,卻發現梓萱愣愣的望着前方,而前方的1個女孩也望着梓萱。

葉星塵立刻警覺起來,手扶玉劍站在梓萱身前。

細細看這個女孩,根本就是個孩子,個頭也只到葉星塵肩膀左右,稚嫩的臉上沒有一絲戰意。

“你是誰?”葉星塵沒有放鬆警覺。

這女孩站起來笑眯眯的看着兩人說道:“大哥哥大姐姐好般配啊,是一對嗎?”

葉星塵和梓萱同時一愣,互相望了一眼,又同時收回目光,複雜的心想在兩人的心中響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