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寒魂力散發出去,發現荊天羽、萬子陽等人都是不在。

「副閣主帶著凌天閣師兄弟們出去獵殺邪魔邪屍了,說不能給凌天閣拖後腿,要不斷磨礪和突破。」一個留守弟子頓時回答道。

「獵殺邪魔邪屍了?」

愛到深處,總裁的心尖暖妻 林寒神色一詫,但隨即便是目光露出一絲恍然。

看來,這一次血衣閣的欺辱,對他們的打擊很大,不過,這也為凌天閣無數弟子提供了巨大的修行動力。

這是好事。

林寒正想繼續說些鼓勵的話,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流光從遠處飛射而來。

那是一個傳訊玉簡。

「林寒,過來我這裡,有重要事情。」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那玉簡中傳出。

是刀飛揚的聲音!

林寒眉頭微微一動,他思慮片刻,隨即將那裝滿丹藥的儲物靈戒交給了一個看守弟子,道:「等荊師兄他們歸來,將這儲物靈戒交給他。」

「是,閣主!」

那留守的凌天閣弟子接過儲物靈戒,頓時抱了抱拳道。

「一定要看管好這儲物靈戒。」

林寒拍了拍他肩膀,微微一笑,隨即便是朝著刀飛揚所在的「九霄聖峰」飛射而去。

這九霄聖峰,正是謝解語所擁有的獨立浮空山峰。

每一位真傳弟子,都是可以在門派中擁有一處單獨的山峰,這些山峰都是由天劍門中的陣法大師鑄造,可以浮在高空中,無比氣派。

就比如謝解語的「九霄聖峰」,金天陽的「大天陽峰」,據說都是懸浮百米高空,山峰中到處都是禁制和法陣,可攻可守。

可以說,每一座真傳弟子的山峰,都是一個可移動堡壘,若是其中的陣法完全激發,絕對是一尊無比恐怖的戰爭機器。

而刀飛揚乃是謝解語麾下的刀侍,他所居住地方,自然是在九霄聖峰。

遠遠地,林寒就看到了一座浮空巨峰,氣勢磅礴,仿若一柄插天大劍,直入九霄。

上面靈光閃耀天地,無數仙鶴和珍獸嘶吼,銀瀑飛流九千米,簡直是如同傳說中的仙家寶地。

這穿雲入霄的巨峰,正是謝解語的專屬浮空山峰,九霄聖峰!

「若是有朝一日,我晉陞入真傳弟子,一定也會有一座這麼氣派的山峰,到時候,凌天閣的安全,就有保障了!」林寒看著那九霄聖峰,心中暗暗念叨。

「小寒子,這算什麼東西,一座小山峰罷了,你知道雀爺我當年在吞天神雀一族的寢宮嗎,直接懸浮萬丈高空之上,以黃金鋪就千里殿宇,到處都是種植著各種靈藥奇珍……」小雀在腦海中頗為不屑地說道。

重生之喪屍圍城 「那你怎麼最後淪落到在那吞天秘境中長眠?」林寒突然問道。

這個問題,其實也是困擾林寒許久。

小雀在吞天神雀一族中,絕對是闊少般的存在,他怎麼最後落魄到那小小的吞天秘境中長眠,還被三尊人族和妖族中的洞天大能強者追殺,差點元神都被抹殺了。

「這…」小雀聽到林寒問到這個問題,喋喋不休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他神色露出一絲難看,道:「因為,我被我哥哥放逐了。」

「你哥哥?放逐?」

林寒神色一詫,隨即突然明白了,忍不住眼神怪異道:「爭權奪利,你們吞天神雀一族的子嗣,應該也是像天火大國這種有著皇室貴胄的勢力,你哥哥為了『皇位』,將你這個弟弟無情放逐了?」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不過我和他同父異母,他心性從小便是孤高冷傲,但他天賦無比強大,我整日遊手好閒,自然是奪不過他,不過我現在意識到了,小寒子,你別不相信,日後等我回歸吞天神雀一族,族長之位,必定屬於雀爺我!」

小雀頓時聲音錚錚說道。

「你就這麼確定?你那個哥哥,現在說不定已經成長為了一尊無比恐怖的存在。」一直以來總是被小雀調侃,林寒自然不會放過這次調侃小雀的機會。

「他再怎麼成長都沒有用,自從父親死後,吞天神雀一族的真正傳承神功,只有雀爺我一人知曉了,我哥哥費盡心思也沒有得到,呵呵,等到雀爺我完全恢復,必定衝出這小小的靈武域,度過無盡海,重返吞天神雀一族,奪回本來屬於我的一切!」小雀說著,第一次那玩世不恭的眼眸中,露出一絲嚴肅。

聽此,林寒微微點頭,保持沉默。

他知道,現在保持沉默,是最好的選擇。

靈武域?

而此時,林寒也注意到了小雀口中「靈武域」這個稱呼,還有「無盡海」。

難道,靈武域指的就是靈武大陸?

但無盡海,又是什麼?

林寒沒有問出聲,他知道,等到自己修為到了一定層次,一切自然都會知曉。

半個時辰,林寒走到了那九霄聖峰的山腳下。

一道身穿金衣的挺拔身影,正站在那裡。

他背負一柄長刀,刀削般的臉龐,稜角分明,眉宇間有著一種凌厲之氣。

正是刀飛揚。

顯然,他在這裡已經等待林寒許久了。

「刀師兄找我,不知道所謂何事?」林寒走上前,頓時問道。

「林寒,我這次找你來,是為了去探訪一個遠古遺迹,根據消息,我天劍門和鐵血教交界處一處荒山,因為邪魔暴動而坍塌,結果顯露出來了一處地底遠古遺迹,其中流露出無數靈丹妙藥、古老戰兵和強大靈寶,大多數都被四大宗門和天火皇室真傳弟子級別的強者給奪走了,但那地底遺迹十分龐大,我們現在去,說不定也能分一杯羹。」刀飛揚說著。

他知道林寒的實力,足以排的上外殿弟子中最巔峰的存在,若是能夠勸服林寒,是一個不小的助力。

看到林寒在思索,刀飛揚繼續道:「還有一段時間,外殿大比就要來臨,這一次外殿大比,絕對有著不少外殿中的潛修強者都會冒出來,縱然我如今已經踏入半步靈武,也沒有把握能夠力敵所有人,所以,我們都需要快速提升自己的實力,這一次外殿大比前三的獎勵,我想林寒你一定十分心動。」

「哦?這一次外殿大比前三的獎勵,是什麼?」林寒目光一閃,頓時問道。 如果他真的清楚這其中的一二,那是不是就可以把這座古墓交還給陸氏自己看守呢?

林北望嘆了口氣,那也算是給林氏百年守墓人的一個交代了。看來她得抽空親自見見這位陸老先生才行了!

阿齊沒有察覺到林北望的神情,他看著這主建築內的桌椅,尋了塊抹布,在輕輕擦拭著桌上的一點灰塵。

他邊擦邊憨憨一笑,「那是當然,陸老先生博學多聞,阿齊一直特別的佩服他的學識!陸氏集團能有今天如此的強盛,離不開陸老先生的!」

林北望笑,阿齊的簡單和樸實,讓她一下子有些喜歡上這位年輕的小伙了。

「你好像很崇拜陸老先生啊?」

阿齊剛好擦完桌上的灰塵,拿著抹布站起身,瞪大了他的雙眼吃驚的看著林北望,彷彿林北望是個怪物般。

「在我們陸氏家族裡,就沒有人不對陸老先生崇拜的!當年如果不是陸老先生救起風雨飄搖中的陸氏家族,建立了陸氏集團,我們也不會有今天的生活!整個陸氏家族的人怕是早離散各處了。」

林北望嘴角勾了勾一絲笑意,嘴上卻故意說到,「要真的這麼好的話,你為什麼不去上學?看你的年紀現在應該正要上高中才對啊!」

阿齊的臉一片窘迫,他忙低下了頭,雙手搓著抹布。

「這是阿齊自己的事,和陸老先生沒關係的!陸老先生對阿齊很好!是阿齊自己喜歡這裡!」

少年滿腹心事的樣子,藏都藏不住。

林北望又是眼尖的人,她看在眼裡,忍不住嘆了口氣。心中想到,算了不為難這小伙了。誰不曾有點故事的啊!她現在又沒有酒,憑什麼讓人家現在和你聊故事呢……

林北望上前,痞痞一笑,拍了拍阿齊的肩膀,「逗你的呢。別緊張啦!走吧,帶我再去逛逛其他的地方!我這好不容易沒有買門票參觀一回古建築,你這導遊可得當好了啊!」

阿齊摸著頭,憨憨笑著。他放了手中的抹布,跨過門欄,興高采烈的說到,「走。」

那臉上的積極勁就和小時候老師邀請個小朋友前來幫忙時一模一樣。

林北望忍不住腳步輕快的跟了上來,她突然一時惡作劇心起,她猛的拍了拍阿齊的肩膀。

正好一陣冷風吹來,阿齊被這猛地一拍,嚇得渾身一個激靈。

林北望大笑。

阿齊委屈的瞪著眼睛看著林北望。

「好了好了,這會真的不欺負你了!一會姐姐請你吃好吃的!」

阿齊明顯沒有剛才那麼好哄了,他警惕的看著林北望,等著林北望走到他的前頭。

林北望撇了撇嘴,大步往前走去。

從氣勢磅礴的正殿里出來后,林北望便來到了正殿後面,正殿後面有一個挺長的台階,台階往上走,便是一個小廣場。走過小廣場便又是一個大殿。林北望仰頭看著這高高在上的大殿,心中不免對著一組建築群充滿了感慨。 千秋謀世 古人真的是能工巧匠啊,能設計出如此驚人的建築來。 「由於邪魔暴動,以及天火大國五大勢力聯合的『五尊大比』快要來臨,這一次我們天劍門的外殿大比,上層決定給大比前三的弟子賜下豐厚降臨,讓他們快速成長。」

刀飛揚說著,隨即神秘一笑,道:「獎勵就是……進入九殿之一的『升龍殿』中,免費吸收『化龍池』中的龍源精華三天三夜!」

「升龍殿!化龍池!」

林寒神色猛地閃過一絲震動。

升龍殿,可以說是天劍門九殿中最為強大的一個脈系。

因為,這升龍殿中,蘊藏著一方化龍池。

那化龍池中,傳說中,蘊藏著一條大荒真龍的生命精華和血液。

升龍殿中的弟子,一個個都進入過那化龍池,吸收過其中的無窮真龍精元,血脈和骨骼,都是被改造得無比強大,這個脈系,自然是無比興盛。

這化龍池,據傳是千年前一位天劍門大能,深入大荒中,獵殺了一頭洞天大能級別的大荒真龍,將其千丈龍軀掩埋大地,逐漸形成了化龍池這種寶池。

不過,千年歲月過去,化龍池中龍源精華已經快要消耗殆盡。

這一次外殿大比,進入前三,恐怕是最後一次宗門上層允許門下弟子使用化龍池的機會。

因為,化龍池就要被封印,等到龍源精華再次凝聚出一定的量,再對外開放。

這是一次不可多得進入化龍池的機會!

「小寒子,外殿大比前三,你一定要進入啊,這化龍池可是好東西,尤其是對於你修行的功法而言,說不定,能夠讓你的龍帝戰體,再一次進行蛻變!」小雀頓時在腦海中叫道。

林寒聽此,沒有太多猶豫,道:「這化龍池我確實心動,多謝刀師兄告知!」

「無妨,我也只是想找一個夥伴,一起去那遠古遺迹探險,爭取在外殿大比前再次增強一些實力,其他人我不放心,林寒,我對你可是最放心的。」刀飛揚知道林寒的品行,善惡分明,是個真男兒,他自然不會擔心。

「哈哈,好,那我們就直接出發。」林寒頓時道。

「好。」

刀飛揚點點頭。

半日後,天劍門外。

「駕!」

「駕!」

兩道年輕身影,騎上千里馬,朝著遠處的大道上疾馳而去。

沿途,大地蒼茫,到處都是林立的蒼山大岳,古木峻岭。

不過,空氣中浸染的絲絲魔氣,卻是讓林寒和刀飛揚都是面容微微沉重。

邪魔暴動,邪屍一道武者橫行,摩柯神教的再一次復甦…

兩人都是感到一種山雨欲來的沉重感。

要想在這片大地逐漸顯露的亂象中得以生存,只有不斷地提升自己的實力,才能無懼一切,才能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一切。

一路上,林寒向刀飛揚詢問了不少有關這一次外殿大比的事情。

根據刀飛揚所說,那血衣閣的閣主陳羽生,說是外殿排名第三的強者,但實際上,這只是明面上的排名罷了。

很多天罡境巔峰、半步靈武層次的外殿老弟子,都是在宗門深處潛修,或者在外面歷練,沒有歸來,根本就沒有被那些好事之人排名在外殿弟子實力榜單上。

而這些真正強大的外殿老弟子,也不在意這些虛名。

不過,這一次外殿大比前三,能夠進入化龍池中,卻是讓不少外殿的真正強大的弟子,都是覬覦無比。

因此,這一次的外殿大比,必定是龍爭虎鬥,要想奪得前三,還是十分困難的。

而這,也是為什麼刀飛揚想要趁著最後的時間,出去尋找機緣造化。

財迷妻:老公太霸道 因為,就算是他,也沒有把握在外殿大比中奪得前三。

對此,林寒也是暗暗點頭,他知道,自己現在的實力,應該和刀飛揚是一個等級。

遠古遺迹,他自然不會錯過。

自從邪魔禍亂出現之後,大地之上也出現了不少匪患。

在趕去刀飛揚口中的遠古遺迹路上,兩人就遭遇了不少攔路的盜賊。

不過,在林寒和刀飛揚眼中,都是一些小毛賊罷了,隨手可殺。

兩人是下午從天劍門出發,在途中過了一夜,第二日繼續趕路。

終於在這一日中午,抵達了目的地。

此時,林寒和刀飛揚正站在一處蒼莽山脈上。

遠處,是一片幽深叢林,奇峰高聳,穿雲入霄,山脈深處,隱隱間有各種凶獸的嘶吼聲,絕對隱藏著極其恐怖的妖獸。

此處,正是南天山脈。

它被譽為天火大國萬里疆域中,十大曠古山脈之首。

其歷史,根據古籍記載,已經存在了將近萬年,傳說這十萬大山中,埋藏著無數古老遺迹、前輩洞府等等。

而且,這南天山脈深處,還潛藏著無數大妖,甚至是有洞天大能級別的妖族強者出沒,一直讓人敬而遠之。

不過現在,這南天山脈前,卻是十分熱鬧。

林寒和刀飛揚看下去,發現一道道身影來回穿梭,似乎不少人得到了消息,要來此尋找機緣造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