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寒在雪傾城的攙扶之下,走到了那郭副將的身前。

「拜見大人!」

郭副將縱然膝蓋裂開,無比疼痛,但此刻見到林寒到來,依舊猛地單膝跪下,雙手托舉著那顆綻放黃金神光的龍珠。

如今的林寒,在所有人的心目中,簡直是神一樣的存在。

就算是不遠處從廢墟踏步而來的炎帝和金帝,這兩尊帝王,此刻看向林寒的眼神,都是充滿著一種莫名的敬畏。

剛才林寒大圓滿未來身的恐怖戰力,讓他們太過震撼,簡直是差點瞪掉了眼珠子。

「三千年的龍珠,確實蘊藏著磅礴的龍力。」

當林寒從郭副將手中接過那千年龍珠后,他立馬感應到了其中涌動著一種無比可怕的能量,像是一座火山蘊藏在其中,就要噴發出來,涌動長空。

「多謝。」

林寒眼神帶著一絲喜色。

這顆龍珠,在化龍池中孕育了三千年,絕對是稀世奇珍。

若是能夠碎珠吞噬其中的力量,絕對能迅速補充自己體內損耗的靈力,壯大身軀本源,甚至是恢復原來的武道修為,更進一步。

……

是夜。

大炎帝朝的皇城之外。

雪傾城看著在黑夜中遠去的林寒,一雙美眸之中,帶著一份隱隱間的失落。

她知道,或許,今夜之後,兩人日後,再也沒有交集。

而林寒是否就是葉無淵這個疑慮,雪傾城終究是沒有問出口。

……

當林寒離開大炎帝朝之後,並沒有前去尋找洛靈希,而是轉身朝著大炎帝朝對面的大金帝朝走去。

他去大金帝朝,主要就是為了一柄劍。

一柄金色的長劍。

……

…………

大金帝朝,皇宮之中。

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之外,漆黑的天幕之下,金無道這位大金帝朝的大皇子,握著手中的金色長劍,遙望星空,眼神有些迷茫。

他手中的金色長劍,看似平凡普通,但其實乃是他們大金帝朝祖地之中守護的最強戰兵。

曾有一個傳說,這柄金色的劍,是古老年代一位大帝的佩劍,這柄劍,曾在冥古禍亂時代,飲過無數魔界強大生靈的血液。

這柄劍,有著無數的豐功偉績,一旦爆發其中真正的力量,絕對能劈開天地,斬滅九霄。

但今日,金無道卻是有些迷茫。

因為,先前那從九霄劈下的雷霆,擊碎了他所有的劍氣,也擊碎了他的武道之心。

他很迷茫,很困惑。

金無道輕撫手中的金色長劍,眼神之中帶著一份懷疑。

他在懷疑,自己手中的劍,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那樣,有著驚天動地的神威和豐功偉績。

「你在迷茫?」

突兀的,一道帶著淡淡笑意的聲音,從大殿周圍的一片黑暗中傳出。

「是誰?」

金無道眼神陡然一冷,瞬間變得鋒銳凌厲,朝著聲音傳來的那片黑暗中望去。

「是我。」

下一刻,一道白衣年輕男子,從那黑暗中走出。

白衣年輕男子,正是從大炎帝朝趕來的林寒。

「你來幹什麼?」金無道眼神露出一絲疑惑。

他並沒有問林寒如何能夠來到他們大金帝朝的皇宮深處,因為金無道很清楚,對於林寒這種存在,大金帝朝的所謂守衛,對其而言,不過是形同虛設。

「我來是為了告訴你,你手中這柄金色長劍的真正身份。」林寒背負雙手,一襲白衣翩翩,如同黑夜中的謫仙,走到了金無道的面前。 「這柄金色長劍的真正身份?」

金無道眼神露出一絲疑惑之色,他看了看手中的金劍,緩緩出聲道:「這柄劍,是我們大金帝朝皇族祖地中所守護的神兵,據說是一位大能的佩劍。」

「沒錯。」

林寒點點頭,道:「你手中這柄劍,乃是一位冥古時代大帝的佩劍,他,叫做天劍大帝。」

「天劍大帝?」

金無道神色猛地一變,顯然,他也是聽說過天劍大帝。

「中州天劍山莊的第一代莊主,名震一個時代的劍帝!」金無道心中感到無比的不可思議。

他本以為手中金劍,只是一個傳說罷了,甚至是可能只是一位聖人的聖兵。

但現在,林寒告訴他自己手中的金色長劍,不僅是一尊古老的戰兵,還是一位名震一個黑暗時代的劍帝佩劍。

金無道瞪大了瞳孔。

許久,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氣。

https://tw.95zongcai.com/zc/63005/ 他知道,林寒這種存在,高深莫測,沒必要騙自己。

「那你,為何不搶奪我手中的這柄金劍。」

金無道看向林寒,眼神有些疑惑。

林寒搖了搖頭,輕輕一笑,道:「我的對手很強大,有著龐大到讓人難以抵抗的勢力,我需要集結一支大軍。」

金無道眼神微微一閃,道:「你的意思是,你想招攬我,成為你的屬下?」

「可以這麼理解。」

林寒點點頭,黑暗中盯著金無道,道:「你追隨我,我賜予你開發你手中這劍帝佩劍中的力量,你追隨我,我可賜予你萬世之不朽之位。」

重生校園之商 金無道神色有些驚駭,道:「冰神女皇陛下在世,你敢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最佳女婿. 萬世之不朽之位?

這可是只有高高在上的冰神女皇,才有資格說出來的話。

林寒道:「她有資格說出來的話,我自然也有資格說出來。」

「你……!」

金無道沒想到林寒竟然如此的狂妄,而且,林寒竟然敢用「她」,來稱呼冰神女皇陛下。

就在這個時候,金無道突然想到了之前這片南蠻大地上曇花一現過的那位絕代人族天驕,葉無淵。

似乎,那位,也是如此的狂妄,甚至是敢萬眾矚目之下,一劍將女皇陛下的詔令都是斬斷了。

不過,金無道並沒有將林寒和葉無淵兩者聯繫在一起。

畢竟,兩者差距太大了。

葉無淵,人族絕世天驕,南蠻大地上的英傑,為人霸道、凌厲,唯我獨尊,而且,現在或許已經被女皇陛下的一道神念給擊殺。

至於眼前的林寒呢。

雖然手段高深莫測,心中也有著一種傲意,但卻是溫文爾雅,白衣勝雪,像是一位濁世中的翩翩公子,神秘無比。

「你真的能夠讓我掌控這柄天劍大帝的佩劍?」金無道深吸一口氣,出聲緩緩道。

林寒點點頭,他猛地盯住了金無道,喝道:「看著我的眼!」

「轟!」

金無道猛地盯上了林寒的眼睛,瞬間,金無道只覺得自己的意識,轟然被牽引到了一個浩瀚虛無的世界。

這片世界中,黑暗無邊的天幕之下,一頭頭古老、猙獰的魔界生靈,從一個個界面裂縫中湧出,像是黑暗洪流一般,從魔界中,沖入了靈界大地。

「吼!」

每一頭魔界生靈,都是有著無比強大邪惡的力量,他們屠戮靈界大地上的生靈,甚至是生吞活剝,簡直是殘忍血腥到極點。

但就在這時候,靈界大地的盡頭,一尊偉岸的白衣身影顯化出來,像是一尊古神,從大地深處站起來了,支撐蒼穹。

「嘩!」

白衣偉岸身影手中出現了六柄佩劍,每一柄佩劍都是散發著沖霄的鋒芒,像是可以撕裂九霄。

「轟!」

只是一劍斬下,那白衣偉岸身影手中的六柄長劍齊動,無盡的劍光鋒芒瘋狂宣洩而出,從九霄之上轟然斬下,將那魔界和靈界重合在一起的界面裂縫,直接撕裂成了一塊塊碎片。

「轟隆隆!」

「轟隆隆!」

這一瞬間,無數魔界的強大生靈,都是大片大片死亡,就算是魔界中的魔皇魔帝們,這一刻都是在不斷隕落。

那白衣偉岸身影,正是林寒從劍帝印記中所描摹出來的一段天劍大帝當年斬殺魔界生靈、釋放劍帝威嚴的震撼一幕。

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記憶片段,但這,也是讓金無道神色大駭,臉色蒼白,瞬間「蹬蹬蹬」倒退了好幾步。

許久,金無道才深吸一口氣,看著林寒的眼神,有些複雜,道:「你,是天劍大帝的轉世之身?」

林寒:「……」

「不是。」

林寒搖了搖頭,道:「我只是碰巧凝練出來了劍帝印記,算是半個天劍大帝的傳人,而這,也是為何我能瞬間認出你手中這柄金色長劍的氣息。」

金無道點點頭,他看了最後一眼自己的大金帝朝,那輝煌林立的殿宇和樓閣,隨即轉身,看向林寒,道:「我想要得到劍帝的力量,所以,我選擇追隨你。」

「你的選擇是對的。」

林寒轉身,朝著黑暗中踏步而去,「以後,稱呼我為公子便可。」

金無道見此,連忙跟了上去。

……

深夜,天幕漆黑一片。

明月被遮蓋,只露出幾點繁星。

林寒和金無道走出大金帝朝之後,朝著大炎帝朝的邊疆方向走去。

金無道有些疑惑,道:「公子,你不是說要去懸空山找一個人嗎,為何現在卻是要去大炎帝朝的邊疆之地?」

林寒笑了笑,道:「我要先尋找魔柯神教的魔聖女洛靈希,要去懸空山,需要使用魔柯神教中的巨型傳送陣。」

「魔聖女?」

金無道眼神微微一驚。

他沒想到,林寒竟然和魔柯神教的魔聖女有著瓜葛。

「莫非,魔聖女是公子的紅顏知己?」金無道心中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一念至此,金無道看向林寒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一種莫名的男人對男人的敬佩。

他沒想到,林寒不僅實力深不可測,在人物交際中,也是這麼的讓人覺得深不可測。

不過,就在兩人來到了大炎帝朝邊疆之地的時候,他們卻是沒有發現任何人的蹤影。

「洛師姐?」

林寒眼神露出疑惑之色。

當日他和雪傾城前往大炎帝朝的時候,洛靈希明明就在這片邊疆沙場征戰之地修行魔功,說會等待自己從大炎帝朝歸來。

但現在,洛靈希卻是不見了蹤影。

「嗡!」

林寒魂力散發出去,他頓時發現了空氣之中,竟然殘留著不少大戰的慘烈氣息。

「嗯?」

似乎是發現了什麼,林寒突然看向背後的金無道,眼神一凝道:「無道,立馬隱藏在虛空之中,等待我的命令,伺機行動。」

「是,公子。」

金無道沒有問為什麼,他只是立馬應聲,背負金色長劍的身影,緩緩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幾乎就在金無道「消失」的瞬間。

轟!

轟!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