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林天佑連狂邪之主都打敗了,雖然是用了一些手段打敗的,但他現在早已經與以前不可同日而語。

只要天罡神將不是神,他便無所畏懼。

「他們的確不是神。

但他們擁有越級與神戰鬥的資本。

你明白何為天罡嗎?

能成為天罡神將,個個對天道主宰的忠心都達到極限。

即便主宰讓他們去死,他們也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更說不定,他們已經是神了,只是神的力量被天罡之力壓制。

總之,我說這一切,目的就是不讓你去找巨箭一族的少公子麻煩!」

離雁然堅持自己的想法,決不說出搶走青之神水的少公子下落。

「如果你不說,那本少只能用比較粗魯的方式來逼你說了。

到時候你受了委屈,可別怪本少!」

林天佑的目光,在離雁然的身上來回掃動著。

他能明顯從這個女人的身上感受到對自己族人的關心。

可惜,他不是九離族人,對這份關心無動於衷。

或許是從林天佑的眼神里,感受到了一種不懷好意的目光,離雁然心中一動,產生了歪念,頓時雙手護於胸前,叫道:

「告訴你,就算你想侵犯我,我也不會告訴你。

你是九離一族復興的希望,我死也不會讓你去冒險!」

「侵犯你?」

林天佑微微一愣。

這個女人還真是自戀。

「你想的美,本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本少心裡只有一個女人,那個女人無人能夠代替!」

此言一出,離雁然頓時明白自己想多了,臉上泛起了一絲紅暈,羞的不敢直視林天佑。

火重明以及雨家二人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個龍皇果然不是一般人,連九離一族的天之驕女都看不上眼。

如果換成其他人,就算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會搶著要離雁然的。

「快點告訴我吧,對方強不強,只要打過才知道。

而且你可以放心,無論結果是什麼,我都不會把你拖下水的!」

林天佑最後好聲好氣的說了一遍。

如果離雁然還是不肯告訴他,那林天佑只能用術法,自己從離雁然的腦海里搜尋他想要知道的秘密了。

「好吧,你執意要去,我就帶你去。

我們是同族之人,別再說什麼把我拖下水的話,有困難,一起面對!」

離雁然最終還是選擇了答應。

沒辦法,龍皇這個傢伙太固執了。

她沒有其他的選擇。

二人聊畢,便驅使著飛鳥繼續朝九天登神台的入口飛去。

青之神水裡有她放的神識印記。

她可以準確的辨別方向。

此刻,神水的方位已經出現在了九天登神台的戰場里。

要想搶回神水,只有進到入口,去戰場搶。

一路前行,臨近登神台的入口時,出現了不少霸道的敵人。

他們或是想搶天道石,或是想從林天佑等人的身上搶奪飛鳥。

但都沒有一個成功,全部被林天佑一道神念抹殺,化作灰燼。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請大家收藏:()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楊媚兒原先只是五品玄將,這一次外出,得了機緣,意外突破到七品,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不料回來卻聽說自己嫡親的弟弟被人踢得半身不遂,聽說懷疑是君家的君雲卿,她一氣之下就帶人來了血槍侯府。

君雲卿在奇丹軒的囂張行事路人皆知,楊媚兒自然也聽聞了,當下就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君雲卿囂張,自己就比她更囂張!

有名無實的血槍侯府,頹廢沒落的君家,和她銀劍侯府如何能比?

誰知剛剛趕來就撞上君雲卿,對峙下直接被人落了面子!

楊媚兒沒想到,君雲卿竟然能夠肆意動用君老爺子的貼身親衛!這些人最差都是中階玄將,每個人的實力都在她之上!如今越聚越多,根本由不得她放肆!

可惡!楊媚兒攥緊手中的長鞭,銀劍侯府不是沒有這樣的武力,可那些親衛只聽爺爺楊成林的命令,她根本無法動用!

君雲卿一個廢物,竟然過得比她還風光肆意?憑什麼?

瞥見楊媚兒淬了毒似的目光,君雲卿嗤笑,在一群親衛的簇擁下,走出侯府大門,慢悠悠的道,「我算個什麼東西?我當然不算什麼東西,我是人嘛。不過,我才知道,原來,你是個東西?」

「廢物,你說什麼?」楊媚兒自覺受了侮辱,斥罵道,「我才不是什麼東西!」

這話一出,圍觀人群頓時發出一陣噗哧的笑聲。

君雲卿慢條斯理的點頭,「哦,原來你不是東西啊?」

「你這個廢物罵誰不是東西?」楊媚兒大怒,抬鞭一抽,卻被君雲卿身旁的親衛拉住,雄渾玄氣奔涌而出,一把將鞭子抽過來甩到了一邊。

「再敢對大小姐無禮,小心我們對你不客氣!」這些親衛早被君雲卿折服,見楊媚兒竟敢對她動手,當下狠聲警告道,根本沒把楊媚兒這個銀劍侯府的大小姐放在眼裡!

楊媚兒氣得渾身發抖,尖聲道,「君雲卿,別以為有君家軍護著你就沒事!我倒要看看他們能護你這個不能修鍊的廢物到幾時!」

「還有你們!」她轉向一眾親衛,目光狠毒,「君家那個老不死的一倒,你們遲早要被解散,到時我讓爺爺把你們弄到手,一個個的收拾!」

她看向君雲卿,冷笑道,「廢物就是廢物,你今日的囂張,就是明日的取死之道!不僅是你,還有君家!咱們走著瞧!走!」

楊媚兒心中憋屈至極,她趾高氣揚的來,卻只能灰溜溜的走! 拜師九叔 不過君雲卿你別得意!今日之仇,我一定會報!

放完狠話她一揮手,就要帶人離開,卻沒想過君雲卿會這麼簡單的放她走嗎?

「攔住他們!」

一聲冷叱,身後的親衛們應聲而動,唰唰唰幾下將楊媚兒等人全部給圍了起來。

四周看熱鬧的人群見狀,深怕被殃及,紛紛向後退避,站得遠遠的。

「這君雲卿不是要動真格的吧?」

「不是吧?上次還聽說她把奇丹軒給得罪狠了!對方已經放話不給君家以及君家交好的人煉丹,這次又對上銀劍侯府!銀劍侯乃是二品玄侯,權傾朝野!君雲卿這是瘋了不成?」

「兄弟你還忘了說康王府!」

「嘖嘖,君雲卿這個廢物夠能折騰的啊?也就是君家那個老爺子慣著她,要落別的世家,這麼個禍害早被弄死了!哪還會留著!君家這下怕要被她害慘了!」

「嗤!拉倒吧,這君雲卿要不是瘋子,絕對不會向楊媚兒出手,我看她就是嚇唬嚇唬他們罷了!」

「要我說,這君雲卿服下軟也就是了啊!磕個頭道個歉,讓人出出氣不就結了。銀劍侯府的大小姐是她能惹的?君家現在也就只掛個有名無實的侯府爵位了!真以為還是血槍侯在那會啊?一個玄侯都沒有,君老爺子又出事了,她還這麼橫簡直是自己找死啊!」

圍觀的人群一邊津津有味的說著,一邊伸長脖子看戲。

誰都不相信君雲卿敢真對楊媚兒出手,以為她下令讓人圍住他們,是準備以這種態度找回點場子,到時還不是得把人放掉。

楊媚兒等人也是這麼想的,看著君家軍的人將他們團團圍住,楊媚兒冷笑,轉過身看著君雲卿,傲慢的道,「廢物,就憑你也想對我們動手?」

她胸有成竹,揮手就要下令突圍,君雲卿的聲音在這時傳來。

「沒辦法啊,我也不想的。可誰讓你們一波波上趕著來找死呢?弄得我想低調都不行!知不知道我也很困擾的?」

她面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輕聲道,「罵我外公老不死?不知道你是個什麼不死?我倒是——很想看一看!」

說罷語氣急轉而下,清冷聲線,如風雨欲來,冷冽無比,「都給我往死里打!天塌了我頂著!」

什麼?!包括楊媚兒在內的眾人一驚,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往死里打?天塌了她頂著?她一個廢物拿什麼頂?!真是天大的笑話!這個君雲卿果真是瘋了!

就在眾人覺得君家軍的人肯定不會聽這些瘋話,一個個等著看君雲卿笑話時,那些親衛們動了!

一道道深綠玄氣騰起,其中還夾雜了幾道邊緣已然轉換為青色的光芒,沸騰衝天的玄氣光芒中,眾親衛以餓虎撲羊的姿勢,沖向楊媚兒的隊伍!

「君雲卿,你這個廢物,你敢!」楊媚兒厲聲呵斥,見君雲卿面色冷凝不為所動,暗罵這個瘋子!

她轉而喝罵那些親衛,「住手!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我爺爺是銀劍侯楊成林!二品玄侯!你們敢動我!不怕死嗎?!都給我滾開!」

二品玄侯很了不起嗎?!等到家主煉化了涅槃朱果,可是四品玄侯!楊成林算個屁!就是他們,有了大小姐煉製的丹藥,未來也有可能晉陞玄侯!怕什麼?!

眼中閃過一抹蔑視,一名正面沖向楊媚兒的親衛冷聲道:「我等唯雲卿小姐之命誓從!死亦無悔!」

一言出,四方隨!

「唯雲卿小姐之命誓從,死亦無悔!」

一眾親衛根本不理楊媚兒的話,衝進隊伍中就開始進行一面倒的廝殺!

楊媚兒帶來的人多是九品大玄師,少數初階玄將,哪裡是這些親衛的對手,一個照面就重傷了大半人。

這時,一個聲音驚雷般從遠處傳來,「住手!」 「住手!」遠處,馬蹄聲踏踏,凌非墨率領皇家騎衛營急急趕到,揚聲高喝。

他一直派人守著血槍侯府,聽人來報說銀劍侯府大小姐楊媚兒帶人前來找君雲卿麻煩,當下眉頭一皺,點齊人馬就改了過來。

銀劍侯府可不好惹,康王府、奇丹軒,君雲卿已經得罪太多人了!再和銀劍侯府對上……想到凌非墨就一陣頭疼。

以楊媚兒和君雲卿的性子,他毫不懷疑兩人會對上,只希望自己去得及時,能夠在事情變得無法收拾之前阻止。

只是沒想到他緊趕慢趕,還是晚了一步!

「雲卿,住手!」勒停馬匹,凌非墨一躍下馬,帶人衝進君家親衛的包圍圈。

鑒於凌非墨的身份,君家軍的人不敢傷他,只能任他沖了進去。

「三皇子。」看見凌非墨,楊媚兒就像見了救星一般,她叫了一聲,忽然想起什麼,瞥了君雲卿一眼,她唇畔微彎,整個人佯作無力,軟軟的靠向凌非墨。

凌非墨伸手扶住她,剛要收手被她一把按住,楊媚兒仰頭,媚眼如絲,嬌嗔道:「三皇子,你看你的未婚妻要殺我,你說該怎麼辦?」

她一邊說,一邊若有若無的瞄向君雲卿,見她面上無動於衷,當下輕輕嗤笑了一聲,篤定君雲卿只是在裝!

誰不知道君家這個廢物愛凌非墨愛得如痴如狂,命都可以不要!

美女的投懷送抱凌非墨一般不會拒絕,但是這會當著君雲卿的面,他卻不能不有所收斂。

何況他是知道楊媚兒對自己無意的,對方的心大得很,一心想像蓮心公主那樣嫁給世外宗門的長老,是以不動聲色將她推開少許,沉聲道,「我會讓她給你道歉,還請媚兒小姐不要和她計較。」

如果說楊文是銀劍侯楊成林最疼愛的嫡孫,那楊媚兒就是楊成林最看好的後輩!日後最有可能晉陞玄侯的人,絕不能得罪,尤其凌非墨發現,楊媚兒竟然已經是七品玄將,修為還在他之上!

「道歉?道歉就完了?」楊媚兒柳眉一豎,揚聲道,「你沒看到我這邊傷了多少人嗎?一個道歉就行了?三皇子,你這是在和她一起聯手欺負我吧?」

她冷笑,「也是,你們是未婚夫妻,你當然幫著她!既然如此,我也不指望你主持公道了!我回去找我爺爺!」

「等等!」凌非墨怎麼可能放她回去見銀劍侯,那樣可真是鬧大了,他眉頭緊蹙,問道,「那你想怎麼辦?」

楊媚兒昂頭,朝君雲卿一指,「我要她跪下來,給我磕頭道歉!」

「還有他們!」她趾高氣揚的指著一干君家親衛,「動手打傷了我的人,我要他們自己打斷自己的手,跪下來向我請罪!」

不等凌非墨開口,君雲卿冷笑著出聲嘲諷,「你做夢!靠著男人來找回場子,楊媚兒,你這七品玄將是陪睡陪出來的吧?」

君雲卿這話無心,卻正好戳中楊媚兒心底最隱秘的一塊地方,當下心中一顫,怒喝出聲,「閉嘴!」

隨後似想到什麼,她面上的惱怒一消,轉而風情萬種的倚向凌非墨,妖嬈的笑道,「君雲卿,你是吃醋了吧?因為你的男人不幫你,幫的是我。」

凌非墨本欲偏頭躲開,聞言心中一動,停下躲避的動作,任楊媚兒摸個正著,他看向君雲卿,讓他失望的是,她臉上沒有一絲動容,平靜無比!

她怎麼能夠這麼平靜?她不是愛他嗎?

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深切的惱意和恐慌,凌非墨咬牙,冷硬的道,「君雲卿,媚兒的話你聽見了?道歉吧!」

求我!求我幫你!我就收回這句話!護著你!他死死的盯著君雲卿,如此這般心想。

話出口,君家軍的人先是不可思議,隨後對他怒目而視。

讓大小姐跪下來給楊媚兒磕頭道歉?三皇子怎麼說得出這樣的話?大小姐可是他的未婚妻啊!哪怕再不喜歡大小姐,他也應該顧及一下皇家的體面吧?!

君雲卿在大理寺就看透凌非墨這渣男了,聞言也不意外,冷笑著剛要說話,一個憤怒的聲音驀然從不遠處傳來。

「雲卿,別理這個混蛋!」凌天煜帶著自己的人馬匆匆趕到,正好聽見凌非墨的話,想也不想的怒聲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