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東風是什麼,其他人都不知道,甚至連這兩個人要幹嘛,他們也一無所知。

但是沒人敢質疑他們。

******

南城

在南城周圍風雲變動,有無數的戰鬥兵種在不斷的進攻這裡。

高空中更有一輪漩渦湧現,彷彿要把南城吞噬一般。

但是整個南城依然正常運轉著,彷彿一切都不存在一般。

不過普通人察覺不到,聯盟的心靈網路,跟劍網的偵測網都微妙的捕捉到了這一切。

聯盟的會議室大門瞬間就被打開,然後跑進一個女秘術驚慌道:「會長,大事不好了……」

然後她愣住了。

她看到了什麼?

居然是琴姐那些人。

琴姐看著她道:「瞎叫喚什麼?」

那女秘書結巴道:「沒,沒有,四位要喝茶不?」

小雨道:「來點好喝的,好東西我們可少見的很。」

然後女秘書瞬間就出去了,剛剛她心臟都要嚇停了。

這個時候她才發現,周圍的攻擊應該早就開始了,然而從未有人突破過南城地界。

她知道,這一切肯定都是會議室那幾位弄的。

她知道的可一點都不少的。

會議室內琴姐問道:「你說的事能成功嗎?」

小雨搖頭:「難說,畢竟時間有限,真實的邊緣同樣也是虛幻的邊緣,但是一旦在真實邊緣待久了,就真的會成為真實。」

「所以,瞎子初才是最關鍵的一環?可是瞎子初真的還活著嗎?虛幻的夾縫真的有他的一席之地?」三木問道。

「接著看就知道了,時間應該差不多了。我已經為他點起了燈塔,能不能看見,能不能走出來,全都靠他自己。」

「那葉初要是沒出來呢?」芊芊道。

琴姐道:「準備吐血?」

三木道:「吐血不太夠吧?」

小雨笑道:「我沒事那麼累幹嘛,當然是就當他死了唄,這樣也早點讓小雪了無牽挂。」

琴姐鄙夷:「還真像你的作風。」

******

煜城聯盟大廈

那柄槍如同一柱香,它在不斷的燃燒,也在不斷的計時。

現在的它剩下不足十分之一。

會長的臉色已經趨於蒼白。

部長也是狠狠的握緊拳頭,林姍現在就在他懷裡。

部長低沉道:「看不到嗎?」

會長:「看不到,我的眼中一片混沌,這超出了我的能力。我真的看不到。」

「還來的及嗎?」

「來不及了,就是看到也來不及了,深淵太過遙遠了。」

這個時候琪微驚呼道:「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她雖然不知道這兩位要看什麼,但是她真的看到了。

她看到了一道光,一道奪目的光芒。

很快,黑暗的盡頭,漆黑的深淵中,點亮了希望的光輝。 真實與虛幻的邊緣,一切都不曾是定數。

所謂的真實可以變成虛幻,

所謂的虛幻也能成為真實。

當虛幻通向真實的大門開啟的瞬間,就是逆轉真實與虛幻的最佳時期,也是唯一的機會。

利用人心意念,對真實進行質疑,讓真實向虛幻轉變。

進而得以轉虛實,

逆生死。

唯有把虛幻推進虛幻,讓真實保留真實。

一切才可能將被改寫。

這是小雨留在那柄槍上的信息,算是給南城一點點福利了。

至於結果,就真的看天意了。

而當光芒在虛幻中閃耀的那一刻起,虛幻的大門就已經被打開了,光芒所致便是真實與虛幻的連接處。

看到光芒的那一刻,會長笑了,他放聲大笑:「哈哈哈,居然是光,居然是光,來的及,來的及。」

隨後會長凌空升起:「聶炎北,護住我,不要讓任何東西打擾到我。接下來,將是我人生中最巔峰的時刻,我將賭上我的一切。」

「那麼讓我們迎接虛幻的到來,讓我們化身虛幻吧!」

聶炎東,南城會長,異能:異變心靈感應,預知。

會長能布下屬於自己的心靈網路,能夠凝聚網路中所有人的意念。

這一刻,他就是一人,也足以代表整個煜城的思想。

所以他有足夠的能力,質疑真實。

在光芒照耀下,原本凝實的煜城開始變得虛幻,光芒越是強烈,虛幻的程度就越高。

「讓虛幻歸於虛幻,讓真實回歸真實,讓這裡徹底分割真實與虛幻。」

隨著會長的聲音響起,炫麗的光芒彷彿一把刀把煜城瞬間劈成了兩半。

就好像從在這個特殊的煜城成立之時,開始區分,成立之後的一切歸於虛幻,成立之前屬於真實。

然後虛幻的光芒開始剝奪虛幻。

所有人身上所在那時間段內,所經歷的一切與物質相關的,都將被剝奪。

光芒橫掃而過,一切建築消失,人員開始恢復。

死亡被剝奪,重傷被剝奪,殘疾被剝奪。

有人在這裡突破,照樣被剝奪。

除了記憶,這裡所有的有形物體,所有的經過而導致的結局,同樣被剝奪。

人類恢復,那個次空間強者同樣恢復。

不僅他活著好好的,就是他的強者兵種一樣活的好好的。

大和尚在某建築消失前醒了過來,然後直接掉落在地。

墨老身體恢復,依然處於亢奮狀態。

李家兄弟懵逼的看著一切。

藍也醒了過來,還好插在她身上的兵器沒了,不然得疼死。

空意同樣蒙圈的看著所有人。

而林姍的手也回來了,她愣愣的看著部長,心裡很美好,也沒說要自己站起來。

除了他們,整個煜城所有犧牲的人,也全部跟著蘇醒,他們難以置信,自己居然活過來了。

所有的一切好像硬生生的被逆轉了時空一樣。

而唯一有變化的是,會長的頭髮徹底變的蒼白。

當一切完成的時候,他直接掉了下來。

第一時間去接他的,就是部長,林姍被他直接放地上了。

林姍沒有不滿,她覺得也夠了。

更何況自己還活著。

她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能活著就夠了。

「會長,你沒事吧!」

聯盟的所有人都跑過來擔心問道。

現在的會長虛弱的不成樣,就好像隨時都會斷氣一樣。

希月則第一時間幫他治療。

會長虛弱道:「我沒事,只是,他到底離這裡多遠?為什麼還沒到,時間不多了。」

現在的那柄槍只剩下一絲,最多只有三十秒。

******

葉初在奔跑,在不停的奔跑,

他能感覺到小雪越來越近了,也能看到小雪的身影越來越虛幻了。

他知道小雪的身影一旦消失,他將再一次陷入黑暗,再一次迷失在黑暗中。

在即將失去小雪身影的一剎那,葉初點亮了自己,讓自己燃燒起來。

燃燒吧!

燃燒吧!

燃燒起來吧,

為我照亮前方的路,

為我指引正確的方向。

******

而在外面,那柄槍徹底消散了。

然後會長他們看到光芒在消失,一切就要歸於虛幻。

就在最後一絲光芒即將被黑暗淹沒的時候,一輪紅日又一次點亮了漆黑的世界。

紅日升起,

烈日當空,

烈陽之光照耀一切,

驅散一切虛幻,

真實之路隨之出現。

煜城邊緣小雪愣愣的看著一切,她能感覺到,她就是能感覺到。

是葉初,肯定是葉初。

然後小雪流著淚大喊:「葉初,葉初!」

然後所有人都看到,一道身影踏著烈日的光輝,從黑暗中而來。

這一切震撼了所有人。

當一切成為真實的時候,葉初又一次瞎了,但是他卻聽到了,聽到小雪的聲音了。

他知道自己就要到了,自己即將回到她的身邊。

最後葉初衝破虛幻來到煜城地界。

******

南城聯盟大廈

小雨喝著茶道:「瞎子初還是不能小看的,最後居然靠著自己的能力跑出了虛幻。那麼問題來了,以瞎子初這種渣渣,是怎麼在虛幻夾縫中生存的?」

琴姐貼了一臉的白紙,冷淡道:「愛說就說,不然別耽誤我們打牌。」

小雨道:「以我目前猜測,應該有三種可能。其一是瞎子初是超級強者,所以能在虛幻夾縫中隨意行走,我們都給他騙了。」

三木趴在桌子上,拿著牌道:「不成立,那樣的強者隨隨便便就出來了。畢竟連房東都沒看出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