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李衍根本不給郭永不信的機會,直接就讓跟自己來濟州島玩的李師師見了郭永。

李師師是做不了假的,因為有太多太多的人認識這個大宋最有名的女人,隨便找一個流連過開封青樓的人就能證明這一點,而且李師師那獨特的氣質氣度也是別人模仿不了的。

兩年前,李師師神秘消失一事在大宋傳得是沸沸揚揚,無數版本的故事傳出。

其中一個版本就是,李師師跟盜聖白玉湯私奔了,在私奔之前,白玉湯曾潛入皇宮盜取了趙佶的一件重寶。

李衍所說的取得傳國玉璽的經過,能很好的解釋那些傳聞,而且還拿出了李師師這個鐵證,以至於郭永當時就啞火了,隨即就跟當初的仇悆一樣泣不成聲。

郭永比仇悆還要剛強幾分,因此,李衍還真怕這位抗金官吏一個想不開了結了他自己,所以這次將他們三個帶上,讓他們看看自己與趙佶那個昏君的不同。

孫靜道:「哥哥,時至今日,你總該跟我們說說你的打算了吧,我們也好為哥哥謀划。」

李衍道:「原來是此事,那好,我就跟你們說說,我的打算是,高麗若是不派大軍來援救禮成城,咱們就在禮成港搶掠一番,然後打道回府。」

孫靜問:「若是來援?」

李衍道:「戰之。若敗,固守,待咱們將禮成港搬空,就撤軍。」

孫靜又問:「若勝?」

李衍道:「看殲敵多少,我軍損失多少。」

孫靜等人相互看了看,道:「若殲敵兩萬,我軍損失不大?」

李衍道:「攻打開京。」

孫靜等人全都凝神靜氣。

孫靜問:「若再勝?」

李衍道:「與禮成港相同,將之搬空。」

不等孫靜再發問,郭永就忍不住道:「沒別的?」

李衍看向郭永,問道:「郭大人好像很關心此事?」

朱武不想雙方好不容易才緩和的關係再回頭從前,道:「高句麗佔有半島北方,是在燕衰落以後,這以前它一直都是中原的四個大郡。隋唐時期,數征高麗,死了幾百萬人,才建立了安東都護府收復了中原故地。可惜後輩子孫無能,又被高麗割據做大,成為可以威脅中原的存在。哥哥若能收復高麗,弘這不世之功,必將名留青史,我等也能沾一沾哥哥的榮光。」

李衍不置可否道:「你們覺得我能收復高麗?」

讓李衍沒想到的是,包括仇悆、郭永、呼延灼在內的所有人,不約而同點頭。

李衍笑了,道:「你們對我這麼有信心?」

喬道清道:「目前看來,哥哥是最有希望收復這故地之人。」

李衍還是不置可否道:「你們該不會以為咱們這一兩萬人就能打下整個高麗吧?」

仇悆忍不住道:「你已將準備工作都做好了,只要度過這最難的階段,你的軍隊必然越打越多,打下整個高麗興許有些困難,但若是好好謀劃一番,拿下半個高麗之地,還是有機會的。」

李衍看著仇悆問道:「這麼說來,你們這次過來就是想幫我謀划此事?」

仇悆沉默了少許,道:「我願意為收復中原故地略盡綿薄之力。」

從仇悆口中聽到了自己想聽的話之後,李衍將頭轉向郭永,問:「我若收復一些故地,你可願為我治理?」

郭永沉默不語。

見此,李衍又道:「若無良牧治理,我縱然是收復了故地,亦守不住,費這般力氣作甚?」

郭永知道李衍這是在逼他表態,也知道他投效於與,其實是不能影響到李衍的決定的。

可這是改善他與李衍之間關係的最佳時機,才三十多歲的他,難道真困在濟州島上一輩子,難道真為趙佶那個昏君守節,難道真不為收復故土盡一儘力……

想了很久,郭永才道:「我不會助你危害大宋江山的。」

這其實是自欺欺人,只要為李衍效力,就是幫李衍壯大,而有一天李衍奪取北宋的江山,所有幫李衍壯大的人都是幫凶。

不過李衍並沒有戳破這層窗戶紙,道:「郭大人只需治理這中原故地。」

郭永沒再說話,算是默認了此事。

李衍隨後看向呼延慶,問:「你能統帶多少兵?」

呼延慶臉上一苦!

仇悆和郭永李衍好歹還問一下願不願投效,他這直接就剝奪了選擇的權力!

過了好一會,呼延慶才道:「末將應該能統帶一萬兵。」

李衍點點頭,然後正了正身體,道:「若能消滅兩萬高麗軍,然後打下開京,我想以開京為始向……」

就在這時,阮小七帶著風塵僕僕的時遷進來。

時遷一進門就彙報道:「哥哥,開京已經開始調集大軍了,最遲明日一早先頭部隊就會兵臨城下。」——禮成港與開京之間只有三十多里,哪怕李衍已經下令,許進不許出,還是很快就被高麗發覺他們佔領了禮成港,進而開始調集大軍。

李衍問:「高麗出動多少軍隊?」

時遷答道:「具體數量,因為條件有限,小弟實在是打探不到,只能綜合各方面的消息猜測人數應該不少於兩萬。」

如果不能消滅一兩萬高麗大軍,攻打開京就是一個笑話,因此,得知高麗真要派至少兩萬大軍來戰,李衍當即就對孫靜等人道:「先備戰,等備完戰了,我再跟你們說我的打算。」

言畢,李衍就讓人將地圖和簡易沙盤拿來,同時讓王定六去通知相關人等過來開戰前會議。

…… (書書網提供文字章節)當最後個跳動的魔法符號消失在冰霜取妖體內的時候乓世取妖的魔法醞釀結束了。書.書.網

競技台上的溫度再次下降數十度,稠密的寒冰元素凝結出數之不盡的冰刃。

口級支配的元素巫妖跟死亡騎士一樣,無法釋放出溪火爆環」儒雲風暴」隅風雪這樣的終極進化技能,但是對付一個被蹦弱阻咒降階后不到五階中位的大劍師,用不上那樣的大場面。

此番四具冰霜巫妖祭出的是寒冰系的中級魔法院冰之刃引

透明的冰刃拖著淺藍色的線芒。有如利箭一般伴隨著尖嘯聲在大氣中穿梭,看似堅固的白骨牢籠首先經不起冰刃的消磨,被切割成無數的碎骨塊。

失去禁錮之後,外圍密集的冰刃開始直接破壞周圍幾位宮廷魔導師聯手布下的元素結界。

原本不可見的結界上接連不斷的出現漣漪,結界中蘊含的元素密度雖然飽和,但也經不起這種一波緊接一波的衝擊。

另外,巫妖催動的元素當中混雜有高級死靈生物所特有的帶腐蝕性冥氣,論破壞力要遠遠大於普通集冰系魔法師釋放的純粹魔法冰刃,在冥氣和冰刃的雙重打擊下,堅不可破的結界竟然隱隱有崩潰的跡象。

坐在競技台四周觀戰的都是萊恩斯的達官貴族,如果任由四具冰霜巫妖集中釋放的加強版寒冰之刃;這麼肆虐下去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悲

幾名守在競技台外的宮廷魔導師臉色齊齊一變,對視了一眼。同時念動咒語,在他們浩大的魔力支持下,結界中的元素總算穩固了下來。

外圍的冰刃況且這麼霸道,魔法風暴中心的強度就更加不用說了。

從四具元素巫妖現身的那一刻起。密爾頓少將的落敗就已成定數。

在三具死亡騎士的合力壓制下,密爾頓少將失去了逃離這個魔法的最佳時機,雖然此時白骨監牢被毀,但是他已經沒有了突圍的餘暇,既要防備漫天飛舞的寒冰刃,又要應付死亡騎士的攻擊,密爾頓少將的身上陸陸續續的增添了不少濺血的傷口。

暴戾的魔法元素是不會分辯敵我的,三具死亡騎士處在風暴中心,同樣也受到了寒冰刃的重點照顧,儘管擁有舊喚反抗,技能的元素抗性增幅,終究還是敵不過海量的冰刃傷害。

連骨質可比精鋼的死亡騎士都扛不過麾法的無間隙攻擊,密爾頓少將的堅持僅僅是一個時間的問題。即算是後期三具死亡騎士被淹沒在海量的冰刃之中,他也只能儘可能的調動體內的鬥氣,被動防禦。

周圍的寒冰刃就像龍捲風一樣,將密爾頓少將布下的鬥氣防禦一層一層颳去,冰系元素與電系元素的互相消融暴出炫目的亮光,將他整個。人遮罩在其中。

持續了足足有一盞茶左右的時間,場上聚集起來的冰系元素才慢慢散去,競技台中間密爾頓少將的身影重新顯露了出來。看到密爾頓少將的新造型,現場不少貴婦名娛都忍俊不禁的笑出



此剪的密爾頓少將哪裡還有半點決鬥前英偉的樣子,他的精神極度萎靡,雙手重劍上儘是缺口,頭髮東缺一塊西缺一塊,華貴的騎士服破破爛爛,布滿了血跡和冰霜,全身上下甚至還有許多地方裸露在外,整個人看起來像極了烏亞迫外城貧民區的乞丐。

很多人並不知道,密爾頓少將此時的慘狀是嚴冰刻意維繫的結果,這只是一場爭奪利益的平常決鬥。書.書.網嚴冰不可能像試煉一樣無所顧忌的將對手斬殺,不過辱人者人皆辱之,雷斯家族既然不把他放在眼裡,他也就不介意在這種場合落一落雷斯家族的面子。

總不能人家表明要打你的臉了。你還若無其事的把臉湊上去,就算雷斯左相和他的派系因此對嚴冰他生出敵視心理,想來以諾里斯元帥為首的儲君一系也不會在旁邊袖手旁觀,派系的選擇不是他可以決定的,身在局中想左右逢源終歸不太可能。

「密爾頓輸了。這場競技我們退出!」一個音量不大卻偏偏讓現場幾千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的聲音響起。毫無徵兆的,形象狼狽不堪的密爾頓少將旁邊多出了一道身影。

萊恩斯帝再兩大聖域強者之一的謝爾登會長!

聲棄響起的前,刻,許多人見到謝爾登會長還站在主看台上,下一刻話還沒有說完,他人已經守在了密爾頓少將的身側。

藍元大陸上的魔法師修行達到大魔導師的境界時,便能夠兼修空間



空間魔法是獨立於藍元七系魔法之外的一種深奧舊巾,只有示素操縱仗到精浦級別以的魔法師才可以窺尋泛法師掌握了空間的規律,綜合實力馬上會呈幾何程度上升。

魔法師與劍士的等階藍元大陸的設定是相同的,但是誰都清楚,魔法師的優勢主要在於遠程與範圍打擊,真正一對一對決的話,同階的法師職業總是要弱於劍士職業,這是由於法師職業天生的防禦缺陷與機動性不足造成的。

空間魔法改善的便是法師職業的這兩項弱點,詭變的空間傳送大大的增強了魔法師本身的機動性和戰鬥持續性,也增加了戰術中的變數。可以講一位掌握了空間魔法的大魔導師和一位未嘗握空間魔法的大魔導師對上同階的大劍宗,結果完全是不一樣的。

需要強調的是,並不是說魔法師只要晉級到大魔導師就能夠掌握空間傳送的奧秘,而是魔法師必須達到七階才具備空間研究的資格。未能參透空間奧秘的大魔導師比比皆是。就是一些站在職業顛峰的賢者,遇上空間運算的難題有時也是一籌莫展。

反觀謝爾登會長能將空間魔法運用得如此舉重若輕,竟然可以完全無視元素結界的阻攔,他露出的這一手,讓威廉姆斯元帥臉上都顯出了凝重的表情。

傲然挺立在競技台上,謝爾登會長一身鑲金魔法長袍盡晏尊貴,身上自然散發出久居上位者特有的睥睨顧盼的威勢。

在謝爾登會長有如電光般的實質目光面前,沒有人敢直接面對他的注視,那些嘲笑密爾頓少將形象的人頓時醒悟過來,紛紛收起臉上的笑容。

為了一時之快得罪雷斯家族和謝爾登這位賢者顯然是極不明智的。

端詳了一下飄浮在空中的四具冰霜巫妖,謝爾登會長最後將視線停留在嚴冰的身上,「你很好!」他眯著眼睛對嚴冰丟下一句模稜兩可的話語,然後朝著主看台上的達倫一世躬了一下身,再度使用了空間傳送,攜帶著密爾頓少將同時消失不見。

「好強大、好精純的精神力量!,與謝爾登會長短短的對視,嚴冰的靈魂生出了灼燒般的感覺。這讓嚴冰大吃一驚,他萬萬也想不到竟然有人只是一個淡然的眼神,就能讓他生出不可匹敵的想法。在這之前,謝爾登會長因為法師協會的事情錯過了幾天前的皇宮慶功晚宴,所以嚴冰並不認識這位大名鼎鼎的日耀賢者。

不過從對方舉手投足間的威儀、與雷斯公爵有幾分相似的長相和全身澎湃的閃電元素上,嚴冰稍微一想。便猜出了這位帶給他偌大壓力中年男子的真正身份。書.書.網

本來在靈魂修復后發覺自己擁有了可以媲美藍元大魔導師的實力和隨隨便便就擊敗了密爾頓這個亞劍宗兩件事情上面,嚴冰心裡多多少少有點得意,這下見識到謝爾登會長深不可測的力量,他猛的一下子警醒了過來。

就算嚴冰他的綜合實力進入了七階。然而藍元大陸上比他早踏入七階的強者並不在少數,何況七階上面還有八階的劍聖和賢者,更別說基默尼奧大師、精靈王、龍族族長,以及新晉獸人武神裂金哈薩巴泰勒萊茵這幾位大宗師,缺乏背景的他實在沒有忘形的本錢。

主看台上,同為賢者的威廉姆斯元帥仍然盯著謝爾登會長消失的地方一言不發,諾里斯元帥知道自己的這個好友被謝爾登激起了爭勝心,於是問道,「怎麼樣?」

「上次見他的時候,我還能大概摸清他領域運行的軌跡,現在看起來卻越來越模糊了,果然是得天獨厚的天生元素靈體,再這樣下去,十年之內他就有可能超過我。」威廉姆斯元帥轉過頭認真的回答道。

一決鬥分割雖然謝爾登會長在決鬥結束后的震攝給雷斯家族挽回了不少面子,但這並不能掩蓋他們在這場競爭中一敗塗地的事實。

作為最終的勝出者,嚴冰贏得了萊恩斯侍衛軍副軍團長的職務,還有帝國一等伯爵的爵位和多出來的四公里邑地,同時也坐實了他大陸最年輕魔導師的頭銜。

在安布嚴冰的勝利之後,心情不錯的達倫一世親自在現場給嚴冰授職授勛,在場的所有帝國貴族同時見證了黑色獅鷲家族在萊恩斯的崛起。

望著台上用三年不到的時間達成了很多人一生努力都及不到高度的嚴冰,人群中的約翰白蘭度突然覺得自己兩年前與對方在瑪格麗特學院中的比斗變得不真實起來。(未完待續)

當最後個跳動的魔法符號消失在冰霜取妖體內的時候乓世取妖的魔法醞釀結束了。

競技台上的溫度再次下降數十度,稠密的寒冰元素凝結出數之不盡的冰刃。

口級支配的元素巫妖跟死亡騎士一樣,無法釋放出溪火爆環」儒雲風暴」隅風雪這樣的終極進化技能,但是對付一個被蹦弱阻咒降階后不到五階中位的大劍師,用不上那樣的大場面。

此番四具冰霜巫妖祭出的是寒冰系的中級魔法院冰之刃引

透明的冰刃拖著淺藍色的線芒。有如利箭一般伴隨著尖嘯聲在大氣中穿梭,看似堅固的白骨牢籠首先經不起冰刃的消磨,被切割成無數的碎骨塊。

失去禁錮之後,外圍密集的冰刃開始直接破壞周圍幾位宮廷魔導師聯手布下的元素結界。

原本不可見的結界上接連不斷的出現漣漪,結界中蘊含的元素密度雖然飽和,但也經不起這種一波緊接一波的衝擊。

另外,巫妖催動的元素當中混雜有高級死靈生物所特有的帶腐蝕性冥氣,論破壞力要遠遠大於普通集冰系魔法師釋放的純粹魔法冰刃,在冥氣和冰刃的雙重打擊下,堅不可破的結界竟然隱隱有崩潰的跡象。

坐在競技台四周觀戰的都是萊恩斯的達官貴族,如果任由四具冰霜巫妖集中釋放的加強版寒冰之刃;這麼肆虐下去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悲

幾名守在競技台外的宮廷魔導師臉色齊齊一變,對視了一眼。同時念動咒語,在他們浩大的魔力支持下,結界中的元素總算穩固了下來。

外圍的冰刃況且這麼霸道,魔法風暴中心的強度就更加不用說了。

從四具元素巫妖現身的那一刻起。密爾頓少將的落敗就已成定數。

在三具死亡騎士的合力壓制下,密爾頓少將失去了逃離這個魔法的最佳時機,雖然此時白骨監牢被毀,但是他已經沒有了突圍的餘暇,既要防備漫天飛舞的寒冰刃,又要應付死亡騎士的攻擊,密爾頓少將的身上陸陸續續的增添了不少濺血的傷口。

暴戾的魔法元素是不會分辯敵我的,三具死亡騎士處在風暴中心,同樣也受到了寒冰刃的重點照顧,儘管擁有舊喚反抗,技能的元素抗性增幅,終究還是敵不過海量的冰刃傷害。

連骨質可比精鋼的死亡騎士都扛不過麾法的無間隙攻擊,密爾頓少將的堅持僅僅是一個時間的問題。即算是後期三具死亡騎士被淹沒在海量的冰刃之中,他也只能儘可能的調動體內的鬥氣,被動防禦。

周圍的寒冰刃就像龍捲風一樣,將密爾頓少將布下的鬥氣防禦一層一層颳去,冰系元素與電系元素的互相消融暴出炫目的亮光,將他整個。人遮罩在其中。

持續了足足有一盞茶左右的時間,場上聚集起來的冰系元素才慢慢散去,競技台中間密爾頓少將的身影重新顯露了出來。看到密爾頓少將的新造型,現場不少貴婦名娛都忍俊不禁的笑出



此剪的密爾頓少將哪裡還有半點決鬥前英偉的樣子,他的精神極度萎靡,雙手重劍上儘是缺口,頭髮東缺一塊西缺一塊,華貴的騎士服破破爛爛,布滿了血跡和冰霜,全身上下甚至還有許多地方裸露在外,整個人看起來像極了烏亞迫外城貧民區的乞丐。

很多人並不知道,密爾頓少將此時的慘狀是嚴冰刻意維繫的結果,這只是一場爭奪利益的平常決鬥。嚴冰不可能像試煉一樣無所顧忌的將對手斬殺,不過辱人者人皆辱之,雷斯家族既然不把他放在眼裡,他也就不介意在這種場合落一落雷斯家族的面子。

總不能人家表明要打你的臉了。你還若無其事的把臉湊上去,就算雷斯左相和他的派系因此對嚴冰他生出敵視心理,想來以諾里斯元帥為首的儲君一系也不會在旁邊袖手旁觀,派系的選擇不是他可以決定的,身在局中想左右逢源終歸不太可能。

「密爾頓輸了。這場競技我們退出!」一個音量不大卻偏偏讓現場幾千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的聲音響起。毫無徵兆的,形象狼狽不堪的密爾頓少將旁邊多出了一道身影。

萊恩斯帝再兩大聖域強者之一的謝爾登會長!

聲棄響起的前,刻,許多人見到謝爾登會長還站在主看台上,下一刻話還沒有說完,他人已經守在了密爾頓少將的身側。

藍元大陸上的魔法師修行達到大魔導師的境界時,便能夠兼修空間



空間魔法是獨立於藍元七系魔法之外的一種深奧舊巾,只有示素操縱仗到精浦級別以的魔法師才可以窺尋泛法師掌握了空間的規律,綜合實力馬上會呈幾何程度上升。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