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李洪昌咬牙切齒的說道:「天玄公子,我李家身為八大家族之一,還創建了飛星道修學院,難道你們天玄宗真的自大到這種程度,不屑和我李家合作么?」

葉雲當即就笑了起來,冷然道:「這是好笑,現在大家都在這,你一把年紀,卻在睜著眼睛說瞎話么?分明就是你李家看不起我天玄宗,睜著眼睛說瞎話么?」

「你就說,合作還是不合作!」李洪昌惱羞成怒,被一個後生晚輩這樣譏笑,頓時讓他感覺臉上無光,竟然準備要以勢壓人了!

葉雲冷笑道:「怎麼?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們李家又想動手了?忘了提醒你一句了,這裡是天玄城,可不是你李家,你若是再如此的話,休怪本公子不客氣!」

李洪昌的臉色跟死了爹一樣難看,沒有想到葉雲不禁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反過來威脅他了。

「天玄城不歡迎李家任何人,今日開始,凡是查明有一個李家之人,驅逐!若是不願,殺無赦!」葉雲做事也是非常果斷,更別說找李家算賬,本來就是勢在必行的事情,現在立刻就下達了命令。

「謹遵主上之命,刑天這就去安排!」一直在外面恭候的刑天,立刻就出去傳達命令了。

李洪昌這回臉色真的是複雜了,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到現在這個境地,「天玄小兒,你會後悔的!」

說完之後,便離開了大廳,惱怒非常的他,已經不願意呆在天玄城了。

當然現在也肯定不能動用家族的力量對付天玄宗,畢竟現在天玄宗在和七大家族合作,七大家族就是沖著利益,也絕對不會眼睜睜的看到天玄宗毀滅。

「天玄老弟,稍安勿躁,李家的話,畢竟當初是青鸞神鳥血脈的家族,自身必然傲氣非常,既然不合作,就不用與他們置氣了。」朱立炎還是非常親近葉雲的,畢竟葉雲也是玄天道武學院的學員。

其實其中還有一個主要的原因,就是葉雲現在是朱長安的學員!

朱長安雖說因為當初大戰的事情,和朱家斷絕關係,可是卻並沒有真的決裂,即便他不搭理朱家,可是朱家也依舊將朱長安當做了自家老祖宗,就是按照輩分算,葉雲也是非常大的輩分了。

「無妨,李家對我的天玄宗的態度,各位都看到了,盛氣凌人,欺負我天玄宗弱小,可我天玄宗也不是怕事的人!」葉雲冷笑一聲,倒是對朱立炎還是很感激的,因為對方方才的話中,依舊在提醒自己,李家是有青鸞神鳥血脈傳承的。

葉雲心中一動,「孔家的老祖宗是白孔雀,可卻出了孔君華這五色孔雀。李家是青鸞神鳥,卻又出現了蘭詩這鳳凰血脈。朱家……朱家說是信奉的是朱雀,可是他們的老祖,是否就是朱雀呢?」

隱隱間,他似乎察覺到了當初的十大家族,既然說是同氣連枝,那麼就絕對有著非常不凡的來歷,究竟是什麼原因,使得他們都聚集在了一起?

葉紫虛眼眸之中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一閃而過,沒有人注意到,他看著葉雲的目光,竟然是非常的讚賞,還有一絲欣慰在其中。

「好了,現在大家不如就好好討論剛才所說的規範價格吧,現在我們每個人的提貨價格都不一樣,賺多賺少都有差距。但是既然大家都是老熟人了,總不能亂來。我錢家拿到了最低價,要是按照最低的價格來售賣的話,你們也不樂意吧?」錢賀神色淡然,他倒是非常的精明,可不願意就因為這價格的事情,成為了眾矢之的,到時候六大家族一起排擠錢家的話,下場估計和雲家、李家也好不到哪去了。

所有人聽到了他的話后,瞳孔都忍不住一縮,眼眸中綻放著精光,這價格必須要統一了,不然的話,到時候玄天道界還不亂了?

葉雲又恢復了淡然的神色,笑道:「我已經安排下面的人,準備酒菜了,我等邊吃邊聊吧!」

「好!」眾人齊聲答應,反正正好借著這個機會,大家好好聊聊了。(未完待續。) 當所有人都散去的時候,葉雲的眉頭確實緊鎖的,現在只有儘快的等待本體那邊,將傳送陣儘快弄好,這對於天玄宗來說,也會多了一條後路。

現在的情況,很有可能使得自己,以及天玄宗的眾人,處境非常的艱難危險。

尤其是李家,若是真的掌握了確切的證據,證明自己就是來自道武大陸的葉雲的話,那麼其他七個家族會怎麼對待自己?說不定就會不顧一切,也要毀了自己!

「看來本體回來之後,就需要立刻安排本體前往一趟葉家,而我作為分身留在這裡,正好可以混淆視聽!」葉雲坐在大廳的王座上,眉頭微蹙,沉思起來。

過了一會,便又將與八大家族之間合作的事情,相信的交代給了雲殊然,作為雲家當初的老祖,他還是非常有謀略的,這簡直就是一族之長,在給自己打工一樣,有這樣的能人,根本就不需要自己【操】心。

天玄宗之中又開始陷入了緊張的忙碌,然而遠在天羅沙漠的天羅城,五行大陣之中,葉雲的本體也是鬆了一口氣,果然是又經過了半個月的時間,這才將這裡的所有陣法漏洞都找出來,然後再和賀剛一同將陣法布置好了。

此刻千輕塵站立在傳送陣的面前,葉雲也同樣看著他,沉聲道:「千兄,很多事情還是需要勞煩你,那邊的天玄宗需要我去主持。至於冥魂、沙獸、龍五、樊中天我就帶過去了。這邊有段正飛坐鎮的話,我也會放心很多。」

「好,你我之間就不用客氣了。有時間的話,就回來看看,以你的修為的話,就是不走傳送陣,也只需要半天吧?」千輕塵也是羨慕不已,若論速度誰最快,那非葉雲莫屬了,恐怕等到葉雲的修為一旦和肉身、元神完全的契合的時候,那麼玄天道界任何地方,想去也只是一念之間而已。

葉雲點了點頭,也不否認,當下拱手笑道:「嚇著你我帶著他們,正好回去,現在那邊的形勢非常緊了,我已經成為風口浪尖的人,以身為餌,對付八大家族。八大家族恐怕早已經懷疑我的真實身份了。」

千輕塵若有所思是的說道:「其實八大家族並非真的會像是想象中的那麼團結。若是在以前幾代的話,或許可能會。可是後面的幾代,老祖宗不管事了,那麼他們也絕對不會再有當年傳承下來的情意。」

葉雲沉聲道:「十大家族的第一代老祖宗,都已經隕落,或者壽終正寢,後來幾代,則越來越不如。而十大家族之間的矛盾,也並非僅僅只是普通的爭鬥,正所謂一山不能容二虎,折十大家族善茬,都自認為自己最厲害,這其中的矛盾很容易激發,我現在天玄宗之所以冒這個風險,也就是看中了這一點。」

「好,你此去小心,若是有什麼困難,需要這邊幫助的話,立刻告知就好!」千輕塵雖說是青宣老祖的轉世,可是卻又好像是另一個人,就跟葉雲的兄弟一樣,倒是讓葉雲心裏面很寬慰。

葉雲點了點頭道:「這裡我基本上盡量不動,這裡畢竟是我忙最後退守的地方,我準備過段時間,回道武大陸一趟,看看那邊是否有人能夠帶到這裡來。」

本來以為千輕塵會同意,可是卻沒有想到,他卻說道:「我個人建議,最好還是不要再把那個世界的人帶到這裡來了。你既然已經成為了掌控者,那麼那個世界已經開始復甦。現在那裡沒有我們這種強者存在的話,對於他們來說,反而是好事。沒有必要,再陷入這裡的爭鬥漩渦之中。」

葉雲沉吟了一下,略一思索,便同意道:「你說的很對,我帶他們來,本意是想讓他們所有提升,可是這裡紛爭不斷,反而不是什麼好事。」

「對,你能這樣想就可以了,現在我們天玄宗也不再是當初剛上來的時候的樣子了,有了你和段正飛,除了底蘊不如十大家族。整體實力,應該自保沒有任何的問題了。」千輕塵非常欣慰,試問整個玄天道界,又有誰能夠這麼快的白手起家?

腹黑寶寶:上校爹地別囂張 又有幾個人能夠像葉雲這般,僅僅只是幾年的時間,就已經將天玄宗發展到這個地步了?葉雲或許並沒有出了多少力,可是卻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這就是領頭羊,帶好了頭,成為了整個玄天道界的傳奇,也成為了天玄宗不敗的神話。

隨即葉雲便向著千輕塵一拱手,就帶著賀剛眾人跨入了傳送陣之中。

傳送陣耀眼的光華閃爍,葉雲眾人的身形已經消失,千輕塵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似乎目光之中大有含義,他應該知道一些,葉雲並不知道的事情。

葉雲帶著賀剛眾人,繼續感受著這傳送陣的虛空傳送的神妙,對於別人來說,或許在這傳送的之中,會感覺到枯燥乏味,可是對於葉雲來說,卻恰恰相反,因為在這傳送過程之中,反而對他來說,是感悟虛空之道,最好的方式。

半個月之後,葉雲一行人已經從傳送陣之中出來了。他帶著眾人一出來,立刻就有人恭敬拜倒在地。

葉雲點了點頭,就帶著賀剛眾人出了地下宮殿,回到了大殿之中。

很快就安排好了冥魂、龍五、沙獸、樊中天四人,然後葉雲又從分身那裡得到了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而且立刻就有了決定。

當下葉雲便進入了修鍊室內,之所以並沒有採取下一步行動,而是他有了一個一直想要做的想法。

現在正好看看,是否可以做到了!

盤膝做好之後,葉雲便元神進入了天道玉心之中,在一重天內,雲梯之魂天雲的修為,竟然已經達到了道帝境初階,這倒是讓葉雲感到很意外們也很欣喜。這麼說,天玄宗就已經有了三個道帝境的強者了。

最主要的是,天雲還是真正的虛空之體,其本身最擅長的也正是虛空之道。葉雲當初自然也毫不吝嗇的將朱長安傳授給自己的虛空之道,同樣傳授給了天雲。

天雲可以說已經即將葉雲完全的當做了再生父母,現在恭敬的站在葉雲的面前,等待吩咐。

葉雲嘴角揚起了一抹笑意,感慨的說道:「天雲,我一直讓你在天道玉心之中,你可會怨我?」

天雲急忙恭敬的說道:「主上,你給予了別人給不了天雲的。若是沒有主上,就沒有現在的天雲,天雲又怎麼會有任何怨言。更何況,主上讓天雲一直呆在這裡,反而是為了我好,並不會有任何的生命威脅。」

葉雲點了點頭,其實他知道,若是自己真的不幸隕落的話,那麼天道玉心就會重新封閉了,到時候天雲就會和神秘老者一樣出不來了。(未完待續。) 「你能這樣想就好,虛空之道的傳承者本來就少。等我們到上面的世界之後,先弄明白上古遺迹世界的虛空神殿是怎麼一回事,以後就是靠你重建了,當初為了那位前輩,我也必須先保留好你。」葉雲稜角分明的雙眼微微眯起,他已經開始在為以後的日子打算了。

玄天道界,絕對不會是他的終止,他也不會像這個世界的強者一樣,故步自封,在這個世界里即便稱王稱霸,也終究會有到頭的一天。

「我要像師尊那樣,走出這裡,只有這樣,我才能夠接觸到他人一生都接觸不到的,才能真正的將自己成為絕世強者!」葉雲有著自己的野心,而一直縈繞著他的幾個問題,他堅信,只要實力提升上去了,就絕對可以解決!

天雲心中震撼,他可以說是真正的看著葉雲一步步的走向巔峰的人,當初葉雲還僅僅只是個道徒八階的修者的時候,在雲梯上那與眾不同的表現,就已經註定了,葉雲的一生將會非常的不凡!

「主上,其實我更想像他們一樣,鞍前馬後的幫助您!」當初葉雲修為還不夠的時候,一直都是雲梯在保護葉雲,可是現在葉雲的虛空之道,並不比他弱,相反的,反而更加強大,這也使得他有一種自己是廢物的感覺。

「哈哈,你就不用急了,這裡不會是我們的主戰場,上面的世界,更精彩!」葉雲嘴角揚起了一抹自信張狂的笑意,也是非常的憧憬上面的世界了。

天雲卻非常的堅信,不管是哪裡,只要有葉雲的地方,絕對會風起雲湧,天地變色起來!

葉雲此刻已經抬頭將目光看向了頭頂上灰濛濛的虛空,沉吟了起來,「這天道玉心的世界,分為三重天,當初機緣巧合打開了天道玉心的一重天,我現在就試試看,能不能打開第二重天。只要打開了第二重天,就能夠見到前輩,將他救醒!」

他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自然不會願意見到神秘老者就這麼一直沉睡下去,他有歸魂露,凝練元神,還有通天神樹,一定可以救神秘老者!

「天雲,你就在這裡等待,不管發生什麼神器,都不用過來,我現在就是想要看看,這第二重天如何打開進入!」葉雲立刻就下達了命令,閉上了眼睛,巔峰道帝境界的元神之力,迅速擴散起來!

這一片世界,目前來說,葉雲還只是宿主,並非真正在主宰,所以他只有不斷的去打開天道玉心,再找到自己的弟弟,拿到天道魔心,將天心合二為一。

「轟!轟!轟!」元神之力和天地產生了摩擦,這是葉雲在不斷的找尋著一片天地的蹊蹺,找到進入天道玉心二重天的入口。

然而環繞了一周,也未曾發現任何蹊蹺之處。

葉雲不禁沉默了,「難道是我的修為還不夠么?不,應該不是……定然是我還有什麼疏忽了!」

葉雲展開了天輪眼,紫金龍眼之術爆發,紫金色的光芒橫掃虛空,僅僅只是一會,葉雲便發現了什麼,身形飛起,迅速的沖向了鴻蒙之光的地方!

「入口就在這裡,以前修為不夠,所以根本就沒有得到這天道玉心的承認,入口沒有打開。而現在我只需要將元神融入這一片鴻蒙之光當中,就可以進入其中!」葉雲的身形進入了鴻蒙之光內,本就是元神之體的他,驟然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三百六十五個星光立刻吞噬了鴻蒙之光,身形消失不見。

「主上,這是進去了?」天雲詫異不已,不過葉雲的事情,他知道的最多,也不想多問什麼,畢竟知道太多了,最後反而不好。

再說葉雲,就感覺到了自己的面前一晃,身形已經消失不見,再次眼前一亮的時候,卻發現,這裡竟然是一個小型的世界!

只是這一片世界,同樣還是殘破不堪,沒有任何的生機可言,處處都是一片灰白。就連看起來原本高聳雲霄的山巒都已經坍塌,江河枯竭,海域都成了一個大坑。

「這……怎麼會這樣?」葉雲目瞪口呆,他一直在憧憬,無數次的幻想,當自己打開了第二重天的時候,會是什麼的模樣。

一重天是一片灰敗,死氣瀰漫,而這第二重天簡直就是遭到了滅世一般,沒有絲毫的生機可言!

「既然這裡是這個模樣,前輩在哪裡?也難怪,前輩的元神除了沉睡,根本就沒有辦法恢復,因為這裡哪裡有任何的天地靈力可用?」幸而葉雲本身就是天道玉心的宿主,僅僅稍微感應了一下,就感受到了,在一處坍塌的高山之中,有一個山洞,這洞府之中,就有一口水晶棺材!

葉雲身形一閃之下,便出現在了那洞府之中,洞府四周並沒有任何結界,不過他倒是可以看出,這裡曾經有,只是因為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歲月之後,就再也不復存在了。

而進入洞府之中,也發現這裡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唯獨可以看到的,就是擺放在大殿之中的一口巨大的水晶棺材。

葉雲也忍不住緊張了起來,現在他終於要看到,一直指點自己修行的神秘老者,他心中一直都存在著一種好奇心,神秘老者究竟是何人?

他可以肯定,當初的神秘老者的修為,絕對可以說是道尊級別的,和謝梓清一樣的存在!

這水晶棺材設計的非常道巧妙,上面散發著一種吞噬的力量,竟然是在吸收天地靈力,湧入這棺材內的身體之中。

葉雲目光落在了躺在棺材里的人身上,看到了對方的容顏,竟是一位身形挺拔,相貌極為英俊堅毅的青年,並非是想象中老者的模樣。

然而葉雲卻可以肯定,這絕對是一直指點自己的神秘老者!

「奇怪,為什麼看到前輩之後,我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這熟悉,就好像是同源的一樣……」處於尊重,隔著棺材,葉雲並沒有探出神識查看,可是他有一種感覺,只要這棺材打開,自己就絕對可以知曉!

一想到能夠知道神秘老者真正身份,究竟是什麼的時候,葉雲也忍不住心砰砰跳,激動了起來。

葉雲向著水晶棺材恭敬的行了一個大禮,尊敬的說道:「前輩,不負所望,我終於修鍊至今,修為可以打開了二重天,救你出去了。本來我以為,你只是被困在了這裡面,可是現在卻感覺,前輩您應該是受到了重創,不然以您的實力,完全可以出去。不知道,您是否可以聽到我的話?」

說完之後,他竟然有些緊張的看著面前的水晶棺,他不知道神秘老者是否會蘇醒,棺材是否會打開……(未完待續。) 「傻小子,你終於來了?」就在葉雲有些忐忑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蒼老聲音響了起來,正是從水晶棺材之中傳來。

葉雲身體一震,驚喜的說道:「前輩,我不負你所望,終於是來見到你了。現在正好救你出去,你放心,幫助你恢復元神的話,根本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他這麼迫切的希望神秘老者醒來,也是有他的目的的,因為神秘老者乃是絕世強者,一旦復甦的話,最起碼會保障他的安全。

這樣他就可以放心的在著手幫助三師兄丹青恢復過來,不然的話,到時候丹青若是真的對自己有歹意的話,還真的沒人能夠制止丹青。

「小子,你幫助我,就不怕老夫對你出手么?」神秘老者似乎知道葉雲心中所想,即便躺在水晶棺材內,並沒有睜開眼,可是聲音依舊傳到了葉雲的耳中。

葉雲神情一滯,也是一愣,雖然神秘老者的聲音非常的久違,可是卻沒有想到,神秘老者一開口就是這句話,這倒是讓自己又好像回到了當初,還是那個懵懂無知的少年。

不過他的反應還是很快的,苦笑道:「前輩,就算我幫助你恢復了,你要殺我,那就殺我吧,就算將我整個人奪舍了,那又何妨?你是最了解我的性格的,我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我這一身本事,和你當初對我的幫助,是分不開的。就當我還給你,又何妨!」

葉雲這一番話說出口后,倒是讓神秘老者沉默了,片刻后,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道:「唉,你個傻小子,這麼多年過去,修為都到了這個層次了,怎麼還是這個性子?我輩修者,誰都不能輕易相信,知道么?」

倒是讓葉雲又一次的意外,神秘老者的語氣一轉,竟然又開始訓誡了起來。

不過他卻感覺這非常的親切,畢竟當初可是沒少被神秘老者訓斥,現在他反而就像是一個學生一樣,恭敬的聽著。

「前輩,並不是我誰都相信,只是我認為,誰對我好,我就不會對他差。尤其是生死之交,我就算將生命用來交換,也是值得的!不然的話,我就算修鍊到了巔峰,身邊無人可信,又有什麼親朋好友存在?我不想成為一個孤獨的強者,一個人站在巔峰,那樣太寂寞……」葉雲依舊堅持本心,即便現在修為到了這個層次,還是不會願意放棄自己在乎的,堅持的!

「孤獨的強者,一個人站在巔峰,太寂寞……」神秘老者的聲音有些低沉,隨即嘆了一口氣道:「你說的對,你的堅持也是對的。若是到了巔峰,只剩下一個人,那麼修行又有什麼意思?僅僅只是為了獲得無盡的生命,可是最後得到了什麼?一個人孤寂的等待著歲月的流逝而已,最後會連自己是誰,恐怕都要記不得了……」

神秘老者似乎因為葉雲的這一番話,有了很大的觸動,想到了往事,想到了自己。

「前輩……」葉雲恭敬的站立,也不好說什麼,畢竟這個時候,他是晚輩。

「小子,你一心想要救老夫,你可知道老夫是何人?」就在這個時候,神秘老者嘆了一口氣,反而問了葉雲。

葉雲一愣,本來自己就是想問神秘老者來歷的,可是卻沒有想到神秘老者竟然自己先說起來了,不過想來也是本來對方也認為,自己有資格知道了。

「前輩,晚輩一直在想,你究竟是何人,所以卻一直不能得知,今日本來也想斗膽一問。現在前輩既然說起來,不如就請前輩賜教!」對於神秘老者的身份,葉雲還是非常想知道的,畢竟對方就是叫什麼明輝,自己都根本不知道!

「老夫也不知道,究竟沉寂了多久,久的就是連自己的姓名都差點忘了。傻小子,你是我最看重的人,正如你所說,我一直孤獨,唯獨能說上話的,卻沒有想到,是老夫最潦倒的時候,遇到了你。小子,你可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面呆著?」神秘老者的聲音,透著一抹滄桑,一抹疲憊,正如葉雲當初第一次聽到神秘老者聲音的時候,那一種塵封了不知道多少個紀元的聲音。

葉雲倒是被問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畢竟自己根本就一點都不知道,絲毫頭緒都沒有。

隱隱間,他可以感覺到,今天神秘老者不僅僅要將自己心中的想法都說出來,同樣的還要說出很多自己都不知道的驚天隱秘了!

「都這麼多年了,你小子的腦袋還是轉不過來彎。唉,老夫也不和你多說什麼廢話了。我之所以會在天道玉心之中,還如此了解,那是因為,這天道玉心本來就是我的!」神秘老者突然說出了這麼讓人驚天動地的一句話,倒是如同晴天霹靂一般!

葉雲當場就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的水晶棺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心裏面如同翻江倒海一樣,這個消息,已經說明了很多!

天道玉心本來就是神秘老者的,那麼天道魔心呢?這本來就是一體的!

從古到今,天心只屬於一個人,那就是天心之主!

「前輩,你……你是天心之主?」葉雲瞠目結舌,不知道該怎麼去表達現在自己的心情,若是對方就是天心之主的話,那麼自己又怎麼會成為鴻蒙道體,又怎麼會成為天心宿主的?

天心之主只能有一個,鴻蒙道體也只能有一個!可是這究竟是怎麼打破了這個亘古不變的道理的?

神秘老者的聲音透著疲憊,卻沒有任何的傲然在其中,嘆了一口氣道:「不錯,你說的很對,我就是天心之主天元……」

「天心之主天元……」葉雲第一次聽到天心之主的名諱,而所有的萬千世界,老一輩的強者,甚至高高在上的道尊,恐怕沒有人不知道天心之主的傳說吧?

葉雲急忙問道:「前輩,那不是說鴻蒙道體這個世上只能有一個嗎?」

「呵呵……」誰想到聽了葉雲的話后,神秘老者反而笑了起來,反問葉雲道:「傻小子,你聽誰說的?」

葉雲立即就被問住了,回想了一下說道:「前輩,這……這話似乎是你和我說的……」

神秘老者似乎心情變得好了許多,笑道:「傻小子,我和你說的,難道就是真的了嗎?我是鴻蒙道體,你也是鴻蒙道體,而我作為天心之主,很多時候說出的話,自然也不會平白無故的說出來的。」

葉雲哭笑不得,不過聽出了神秘老者話中的意思,看來這麼說還有什麼深意么?(未完待續。) 天心之主天元嘆了一口氣道:「鴻蒙道體作為萬千世界最強大的體質,只要覺醒了,就會非常的強大,甚至成為撼動寰宇的最強大的存在。人心一直都是最自私的,當你成為最強者,又沒有辦法完全的凌駕於所有人之上的時候,就會有人向著取代了你,或者說,你對他人有威脅的話,他人就會想著除掉你。」

葉雲神情一凜,急忙說道:「這麼說的話,前輩您的意思是,你說出鴻蒙道體萬千世界不能同時存在兩個鴻蒙道體,就是想要保護好自己么?擔心他們忌憚你,四處找尋你的蹤跡?」

「你只能算是答對了一半,我這種說法,也只是混淆視聽,只要他們對鴻蒙道體忌憚,不管我是否死了,都會想盡一切辦法,將天下間一切鴻蒙道體都斬殺了。天心也是他們非常覬覦之物,而天心也必然會遇到一個鴻蒙道體。我這句話,也等於是在給你保駕護航。只要他們真的找到了一個鴻蒙道體,將之斬殺了,就會認為高枕無憂,又怎麼會再對你出手?」天元的聲音非常的冷漠,這是葉雲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不過也說明了天元作為高高在上的天心之主,對那些仇人的恨意了。

不過葉雲也知道,作為天心之主,卻對天下間的強者撒了一個彌天大謊,這也確實是一種無奈之舉,這是對自己,對鴻蒙道體的一種保護!

「那……前輩,您是怎麼躲避他們的追殺的?」天心之主何等厲害?要是真的讓那些強者知道,他還沒死的話,恐怕就會是另外一種想法了。

寢食難安是肯定的,可是為什麼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任何的動靜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