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李東知道他要說什麼,打斷道:「阿比,你猜猜我最喜歡什麼顏色。猜中了,我就不按下啟動按鈕了。」

「嗯?」能這麼解決?這問題也來的太突然了吧,雖然徐工和李東關係不錯,但是兩人一共認識到成為好友也就沒多久時間,怎麼會知道他喜歡什麼顏色這種私人的問題。藍色,白色,黃色?阿比被李東搞混了,一咬牙哦,只能憑藉直覺說道:「紅色!」然後緊緊的盯著李東按在紅色按鈕上的那隻手,心中暗暗打算到,只要李東說出「不對」兩個字,馬上打斷李東的狗爪也要搶下控制器。反正,說道近身格鬥,才訓練了幾天的李東完全不是自己的對手。

「恭喜你,猜對了!」李東咧開大嘴燦爛的笑,露出一排潔白閃亮的牙齒。

「呼!」徐工長長的舒了口氣。

「哎!」四周卻傳來一陣失望的嘆息聲。眾人十分失望,難得有機會能看到老團長大發神威的操作,就這麼黃了。

「嘀!」一根手指按下了紅色的按鈕,平靜的就像按下了加熱器的按鈕一樣。

李東斜著頭,看著徐工,臉上帶著一個「我很抱歉,但是我好喜歡這麼做」的笑容。

惡作劇成功!李東揚了揚眉毛。

亞級星球導彈的下端噴出銀藍色的粒子流,攪得四周氣流繚亂,就在它要加速衝破機甲室上方的裝甲板的時候,卡斯特爾駕駛的機甲動了。

只見機甲抬起了腳,重重的給導彈頂部端一腳。

「轟!」蠻橫的力道竟然把沉重的導彈方向打斜成了橫向,和甲板平行。

後背的噴射器微微一噴粒子流,機甲像是一隻受到上升氣流的老鷹,動作自然的在空中緩緩上升一段距離,整體機身縮成一團,當機甲快要落到導彈上的時候,猛地一伸,機甲的雙腳狠狠的踏在導彈上,再次打斜導彈,把它的方向改變成了彈頭對著正下方。

一雙機械臂如同一雙真正的雙手一般,靈動機巧,撫過導彈的尾部結構,一手堵住了進氣口,一手迅速把渦旋粒子噴射發動機拆卸拉下,隨後一丟。再次沿著拆開的尾部結構,向著導彈的中部結構摸去,燃料箱、數字場景匹配系統全息照射雷達紛紛落下。到了最關鍵的彈頭部分,只見機甲雙臂手指快速的移動,顯出一道道殘影,或挑或拔或刺,彈頭部分的明扣暗扣,螺絲固定架都被彈開。

最終,終於露出了亞級星球導彈的控制晶元,前面的一切精妙操作就是為了把它拆卸下來。

李東知道,這種導彈的控制晶元,是牢牢的被焊死在導彈彈頭的,當時他去17師火藥庫偷拿控制晶元的時候,那是因為有現成的控制晶元放在那裡,不然他根本沒有把握能夠安全完整的把控制晶元從彈頭部分拆卸下來,更不用說操縱機甲短時間內來進行這樣快速而高精度的操作了。

卡斯特爾卻操縱著機甲,用最小的小拇指彈出上面的機械刀片,猛地插進控制晶元的底部,精準的如同手術刀一般,既切斷了還在上面的金屬絲,又沒有捅破那薄薄的一層金屬外殼,碰到內里的引爆裝置。

卡斯特爾的機甲一手抱著導彈的彈頭,一手握著控制晶元,和其他被他在空中拆卸的零件一起落地。

穩穩地踏上地面的甲板,卡斯特爾輕輕的放下手中抱著的導彈彈頭,然後把手中的控制晶元向李東等一干人晃了晃,表示拆卸之後還保留了晶元的完整性。

圍觀的眾人一陣喝彩。

「團長好樣的!」

「真是寶刀未老!」

「手速操作判斷堪比少年啊!」

掌聲如雷!

徐工自從李東按下按鈕之後提起來的心總算是放下了,長長的吸了口氣,隨後才回味過來,剛剛卡斯特爾精湛的操作,開始改變導彈的方向時,風格粗狂蠻橫,等到操縱機甲拆卸導彈的時候,手法細膩,動作精準。整個過程正是卡斯特爾對於機甲的理解,堅若磐石,雷霆一擊。短短的幾十秒內,就把亞級星球導彈如同拆積木一樣給分解成了一個個小部分。

神技,真是神技啊!

一旁的李東震撼卻是最大的,他暗暗想到,如果當時偷襲的不是一個西帝國皇家機甲部隊的B級機甲師,而是敵方的一名A級機甲師,那麼,死在那裡的就是他了。他夢想的二世祖般的美好生活,就會像眼前這枚亞級星球導彈一般,被拆解成一片一片的。

這就是A級機甲師,這就是A級機甲師的技巧、技術和反應能力。這就是王牌機師能夠擁有的水準,如同一場精巧華麗的外科手術般的完美操作。這已經升華到了藝術的境界。

A級機師已經如此了,那麼站在機師最高峰的超A級機甲師又會有怎麼樣精湛的技術呢?想到這裡,望著卡斯特爾機甲的李東眼中閃爍著燦若星辰的光芒,若有所思。 「機甲和人體,看上去是相同的,都有四肢,都直立行走,都主要靠雙手戰鬥。」卡斯特爾細細的講解道,「人體分運動系統、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循環系統、呼吸系統、消化系統和生殖系統,而機甲較之簡單些,分為指揮控制系統、動力系統、維生系統。機甲的指揮控制系統對應人體的神經系統,動力系統對應運動系統、消化系統,維生系統對應內分泌系統、循環系統和呼吸系統。現產的機甲大,排除少量的獸型和昆蟲系機甲之外,大多都是參考人體,以人體的各個系統為基礎,開發出來的。因此,人體和機甲在一定上相似,但是同時也存在著很大的不同。最不同的,是兩者運動時,人體的運動系統和機甲的動力系統。」

說著,卡斯特爾調出一幅機甲和人體的全息圖,讓他們各自做了一個揮拳的動作,問徐工和李東:「在你們看來,這兩者之間的動作有什麼不同?你先說。」說著,一指李東。

「都差不多啦。在我看來,人在揮拳時花樣太多,又是弓步扭腰,又是擺臂揮拳的,不如機甲那一拳揮的爽利,直接一拳砸過去,拳頭從一點移動到另一點,沒有其他多餘的動作。」李東左看看右看看上看下看,蹲下來看,就差沒有躺平了從底下看了。他撓了撓頭,最後憋出了上面這段話。

卡斯特爾不置可否,轉而問他道:「那麼不考慮揮拳效率的情況下,兩者擁有相同的初始力量,你會選擇哪種姿勢進行攻擊呢?」

「那當然是選人體的那個動作了!」李東爽快的回答道。

卡斯特爾不易察覺的眉頭輕挑,心中微微驚訝,聽他剛才的理解,真沒想到他會選擇這個答案。

「相同初始力量的情況下,那個機甲揮拳的能量傳遞率是30%,也就是好好的10萬馬力,打到對方身上只有3萬馬力了。而人體就不同了,雖然弓步扭腰之類的動作看著很費事,但是真正的能量消耗非常少,這些動作反而能夠讓全身分散的力量多數集中到拳心一點,根據我大致的計算,力量傳遞率可以達到80%以上。」李東翻著白眼望著天花板,一邊掰著手指計算,一邊說道,「但是,我還是喜歡機甲那動作,戰場上機戰的時候,誰會給你那宇宙時間,做那麼多廣播體操運動來集中力量,增加能量傳遞率啊!再說,人體因為力量小,而且分散在全身各個部位,所以攻擊時要盡量保存聚集起來,才能達到更大更有效的破壞效果。但是機甲就不一樣了,老子駕駛著機甲,很輕鬆就擁有10萬馬力,就是損耗了70%的能量,一拳頭打中了,照樣能把對方咋個稀巴爛!」

卡斯特爾細不可查的點了點頭,沒想到這小子對於力量的理解到這這個層次,更難得的是他的個人計算能力,力量傳遞率分析的結果已經非常接近智腦的72.99%能量損耗的分析報告了。當然,對於他最後的言辭,卡斯特爾不予以過多的做評價,轉而問徐工道:「阿比上校,那你又是怎麼看的呢?」

徐工皺著眉頭,認真的觀察人體和機甲的全息圖,半晌,說道:「人體的那幅揮拳全息圖,動作看起來更加的流暢自然,而機甲的那幅,動作僵硬機械,完全不符合機甲術的操作規範。我同意李東的部分觀點,但是,我覺得,如果可能,還是在操作機甲的時候,能夠加入一些簡單的蓄能動作,這樣可以大大加強機甲攻擊的破壞力。」

卡斯特爾點了點頭繼續解說道:「不錯,你們兩人都對於機甲術的動作有自己各自不同的想法。現在,我來講一下我個人對機甲術的理解吧。」

「先來講人體的吧。當人要做動作的時候,首先是大腦產生一個神經衝動,然後通過神經系統的傳遞,作用於全身所需要調動的各塊肌肉和骨骼。比如揮拳這個動作,調動肌肉的順序,就是先由腰部和腳步的肌肉帶動肩部,而後力量才傳遞到手肘,調動手肘的肌肉,收縮以及舒張,帶動骨骼,最後能量傳遞到了手掌,骨骼收攏成拳,肌肉帶動拳頭運動,以此給予對方打擊。」

「但是,機甲則完全不同,處於指揮控制系統最頂端的駕駛艙中,機師下達操作指令,以電子脈衝信號的形式傳達到機甲智腦中,編譯成數字信號0和1,經過智腦的高速處理之後,通過金屬導線傳給各個部位的集成線路晶元,再次化為電子脈衝信號,調動各自的機械單位包括液壓管、傳輸電纜等等,達到運動的目的。所以機甲做揮拳的動作,如果直接下指令的話,就會在不調動機甲其他機械的情況下,直接揮拳,即使是像人體做不到的種種動作,比如身體不轉動,直接向後揮拳這種匪夷所思的動作,也可以做到。但是這種動作,對於機甲的性能來說,是巨大的考驗。僅僅就機甲原始骨架結構方面來說,只要稍有不夠牢固的結構存在,就很容易導致爆機。而10萬馬力揮拳之後只有3萬馬力作用到了拳頭,那麼,剩下的那7萬馬力跑到哪裡去了呢?」

「根據能量守恆定律來說,其他的能量大多都作用於自身機甲,產生不必要的熱能了。這些過量的熱能必然導致,機甲金屬疲勞的加劇!」徐工回答道。

李東右手握拳,重重一擊,打在左手手掌心上,做頓悟狀:「哦,原來如此!」

卡斯特爾點點頭,總結道:「所以,在控制機甲做動作之前,機師不但需要考慮如何作戰,還要必須考慮機甲關節的動作角度合理性問題。否則,機甲的進攻就會成為殺敵八百,自損一千的自殺行為。」

「你說了這麼一大通,什麼肌肉啦骨骼,還有機甲的指揮控制系統,我之前統統都沒有聽說過。」李東抱怨道。說天書呢,能說人話不?老子以前都不知道這些東西,開著偵察機甲照樣在西帝國的前線陣地溜達了長達6個月,誰也別想抓住老子。當然,在內心深處,他也暗暗覺得,如果沒有那台經過自己特殊改裝過的偵察機甲,他早就被西帝國的守衛機甲營拆成零件了。

其實,李東聽不懂也是正常的。卡斯特爾所述說這這些機甲原理,是A級機甲師必須了解掌握的,連身為B級機甲師的徐工,對於有些知識來說,也不是盡數的了解。

「我上面所說的這些,需要一定的人體生理學和機甲結構學的基礎。你們這次的任務地點正好設在帝國理工大學。在那裡執行任務的時候,你們正好同時可以接受最正式的機甲教育。」卡斯特爾說道。

李東心中暗暗開心了。要到了大學才能掌握這些知識,那就說明現在就不用被眼前這老頭虐待了,最多每天在重力室做些體能訓練,反正現在他也基本上適應了超重的環境。

「不過嘛……」卡斯特爾看了一眼李東,知道他在打什麼鬼主意,他看過的兵比李東吃過的飯還多,怎麼會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呢。所以,他慢慢悠悠的及時補充道。

聽到這兩個字,李東心一下子就涼了一半,人生最具挑戰性的辭彙就是「不過」這兩個字了,聽的人完全可以當這兩個字之前的那些話是在放屁,直接跳過。

果然卡斯特爾接著說道:「保護公主,十分需要高超的機甲操縱能力,至於什麼原因,我早就和你們說過了。所以,等你們到了帝理工之後,我給你們一個月之間,一個月之後,你們的水準都要達到民間保鏢的水平,也就是B級機甲師以上的級別。否則,我會把你們抓回來繼續訓練,派其他人去繼續執行這個任務。我想,到時候就是三王子也沒話說的。」

李東無語望天。我OO你個XX的。在這個機甲室的三個人當中,兩個都是B級以上水平,就只有他是那個連機甲執照都沒有的悲劇的娃。

一個月,必須達到B級機甲水平,想想都覺得不可能。但是一想到如果不能完成的話,之後他的人身將是一片黑暗的不歸路…… 卡斯特爾一星期的魔鬼訓練終於結束了,走下宇宙航母,夏良才深深地吸了口空氣,覺得污染嚴重的首都圈口氣聞起來都格外的清香,心中暗暗發誓:「死老頭,等著我變強,把你屎都打出來!」卡斯特爾的訓練堪稱地獄,有幾次夏良才的手啊腳啊之類的就只剩下皮連著了,最艱難的時候,他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勾肩搭背,像只樹懶一樣掛在徐工的身上,死皮活賴的走出了首都圈的宇宙航空港。

「喂,阿比,接下去怎麼做啊?」樹懶李東說道。

「拿著這份米利師長給的錄取通知書,應該就能順利入學了吧。到時候只要和公主會合就可以了。」徐工掏出了背包中的一個黃色信封,揚了揚。

李東雙手一攤,問道:「那我的呢,那混球可沒有給我錄取通知書。」

「哦,對了,他要我等到了首都圈之後,把這個給你。」說著,徐工有掏出一個小小的紙袋,比他裝錄取通知書那隻更小些,遞給了李東。

李東接過,搖了搖,感覺裡面的東西好像更小,疑惑道:「這是我的錄取通知書嗎?怎麼這麼小,帝理工難道連個錄取通知書也按照軍銜大小來決定列印大小的?」

「別說那麼多了,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徐工也很好奇,為什麼同樣是帝理工的錄取通知書,光是大小就有差異呢。

李東心中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一想到那個性格惡劣、行事詭異的師長大人,他就頭頂冒汗,急不可耐的撕開了信封,裡面掉出來一張磁卡。

李東抖了抖信封,裡面再也沒有其他東西了,包括期待中的錄取通知書。

「准、考、證?」李東拿起那種磁卡,一字一頓的念出了上面最醒目的三個字,皺了皺眉頭,那混球不是把誰的真考證錯當他的錄取通知書了吧,果然,定睛一看,上面的名字項寫著:雷克?雅未克。

「卧槽,鄭凱那傢伙有沒有搞錯啊,這麼馬大哈,把別人的准考證給我有個屁用啊!害得老子要跑回17師去拿!」李東抱怨道。

徐工湊過腦袋,看李東手中的真考證,無語望天,半晌,才支支吾吾的說道:「雨田,你最好再仔細看看這張准考證,仔細看看。」他特意把「仔細」兩個字度的特別重。

「切,再仔細看又有什麼用,難道還能看出花來啊!」李東撇了撇嘴,還是聽徐工的,再次拿起來,盯著仔仔細細的看,「沒什麼啊,就是報考帝國理工大學的一張准考證嘛,上面還有防偽鐳射標記呢!咦,這張准考證上面的人怎麼長的這麼丑啊,還有點眼熟,很眼熟,卧槽,我的照片怎麼會被貼到這張准考證上去的!」李東驚訝的大叫,引得路人紛紛回頭對他和徐工行注目禮。

「噓!你倒是小聲點啊,這裡是公共場合!」徐工臉皮薄,連忙示意李東小聲點,不要引起路人不必要的圍觀,他們到底是出任務來的,能夠低調的時候,就低調一點。

「這這這……這到底他媽的是怎麼一回事情,老子記得我沒有什麼雙胞胎兄弟啊!」李東已經徹底被這張准考證整糊塗了。

還好,還是徐工旁觀者清,想了半天之後,大致猜到了目前是什麼情況。他拍拍李東的肩膀:「首先,你要冷靜!」

「我他媽沒法冷靜!鄭凱那混蛋、狗屎、王八蛋,他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李東有種十分不好的預感,好像,貌似,也許,這次可能又被那變態師長坑到了。

徐工極力示意李東冷靜下來,等他稍稍平靜之後,才說道:「我猜測,既然師長不給你錄取通知書而給你准考證,在不考慮弄錯了的情況下,是讓你自己考入帝國理工大學。」

「考入、帝國、理工、大學!」李東機械的重複徐工的話,嘴角抽搐,眼神獃滯,猛地舉高准考證,幾乎就要湊到徐工的鼻子上了,掙扎道,「但是,老子我姓夏名雨田,老子沒有這麼剛柔並濟的名字,叫什麼雷啊雅啊什麼的。話說,這不是貴族的名字嗎?」

徐工往後退了退,防止李東一激動,把這張准考證塞進他鼻孔里,那他就是那被殃及的池魚了。他點點頭道:「所以,我才認為,師長是想讓你考進帝理工。你想呀,按照你的身份,是不可能被帝理工錄取的。」一個首都圈的小流氓,參加軍隊文職考核,做做書記官還可以,但是要進入東方神武帝國的最高學府,帝國理工大學學習深造,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就算校方同意了,政界軍界的那些大佬也不會同意的。要知道,帝理工當中,可是王室貴族林立,即使是平民子弟,也是在某些方面有著傑出的才能,才能艱難的擠進帝理工每年十分有限的錄取份額中。可以這麼說,帝理工中的任何一個人,在十年之後,都會成為帝國軍、政、商三界中的精英分子,處在金字塔的頂端。更何況,歷代很多王室成員都在帝理工接受試煉。又怎麼會讓一個平平無奇,信用點數不超過三位數,沒車沒房沒私人宇航船,後台最硬也只是首都貧民一條街上的混混小頭目的年輕人入學呢?

徐工把自己的想法和李東說了。

「可是,上面不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叫李東。」已經震驚到麻木的李東,只會舉著准考證,指著上面的名字,像一台破舊的復讀機一樣,一遍遍的對徐工和自己,聲明聲明再聲明道。

「哎!」徐工深感無奈,重重的嘆了口氣,繼續解釋道:「未克,是首都圈中一個不大不小的貴族姓氏,勉勉強強能夠夠上帝理工的招生標準。師長的意思,就是要你冒充這個叫做雷克雅?未克的人,通過帝理工的招生考證,進入大學,和我一起保護公主。我想,未克家族那邊,師長應該已經擺平了,這個你不用擔心。」

「我不擔心,老子擔心個屁啊!」李東終於從靈魂出竅狀態恢復過來,把准考證狠狠地往地上一丟,掄起腳就瘋狂的踩啊踩的,「老子我如果有能力考進帝國理工大學的話,還當毛混混,參加毛的軍隊文職考試?老子冒名頂替,幫人家代考掙錢,都能數錢數到手抽筋!他媽的還會受這混球的鳥氣!」

反正准考證也踩不壞,帝理工出品,品質保證。徐工也隨著李東在那裡發泄,自己站得遠一點,暫時裝作不認識他就行了。

踩啊踩啊踩,李東腳上的鞋都要崩了,那張准考證除了有點灰塵之外,完好無損,上面的照片還燦爛的對著他笑。最後,無力的李東跪倒在地,虎目含淚,仰天長嘯道:「坑爹啊這是!」 「那個混蛋,等我見到他,我就這樣這樣,那樣那樣……」

徐工對著天翻了翻白眼,心中還在回憶李東這小子跪大街的醜態,幸好他死拽活拉的,簡直就是綁架一樣把他丟進了計程車裡面。李東一路半瘋癲的沉溺在對於某些人所賜這般虐待的幻想中,到了帝國理工大學的入學考試的報名點的時候,還在嘀嘀咕咕,自言自語,振振有詞。

「哎!」徐工重重的拍了拍李東的肩膀,友善的提醒他道,「雨田,你不要忘記師長交代的任務,你可是簽了軍令狀的,如果你進不了帝理工就不能完成任務。到時候不說師部不會饒了你,就是卡斯特爾上校也會來找你的麻煩,他可是布置了一個月拿到B級機甲師的任務了!」

「嘶!」李東聽到卡斯特爾,小心肝那麼一抖,清醒過來,倒吸了一口涼氣,「靠,老子怎麼把這茬給忘了!」

「報名點就在前面。來,那上准考證。祝你好運吧!我在後面的食堂等你的好消息。」說完,徐工揮了揮手,搖頭嘆氣,明顯覺得李東機會渺茫,一轉身,就熟門熟路的往校園深處走去。

李東翻著白眼撇了撇嘴:「切,沒義氣!」

帝國理工大學全年招生,只要你通過大學自設的入學考試,就可以馬上入學。

不要以為這樣很簡單哦,帝理工除了春秋兩季的特定招生,也就是招收那些貴族中的精英,和篩選帝國平民中極具潛力的人才,一般的小貴族憑藉關係,都進不了這所帝國排名第一的學校學習。而能夠通過平時帝理工自設的考試的人,更是寥寥無幾,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李東無可奈何,懷著期待撞大運的心情,希望他這隻死耗子能夠撞到一隻好心的瞎貓,把他給收進帝理工得了。

「雷克雅?未克!有沒有雷克雅這個人啊?」

「到到到!」李東一開始還在想招考的教員在叫魂似的叫什麼,後來反應過來,原來是在叫自己,連忙一疊聲的應道,匆匆忙忙從考生堆里跑出來。

「怎麼叫你沒有反應啊!」教員抱怨道。

「對不起,老師,我走神了,實在是對不起啊!」李東一臉陪笑的說道。

教員可有可無的揮揮手,把李東遞上准考證的磁卡,往一旁的儀器中一插,李東走上前把自己的眼睛往儀器的一個小孔上一湊,「嘀」一聲響起,儀器上亮起了身份審核通過的綠燈,讓他稍稍鬆了一口氣。

至少,那個混蛋的師長,把身份問題辦妥了。

但是接下去,李東就馬上是一腦門子的汗。只見儀器本沒有停,「嘀嘀嘀」的從一端傳出一張長長的宣紙,上面只寫著幾個大斗大的毛筆字——「桃李爭芬比韶華」。

李東傻眼了,看看儀器傳出來的,軟綿綿的紙張(那叫宣紙,同學),又回頭看看身旁的教員。

教員看這個雷克雅明顯沒有反應過來什麼事情的神情,不耐煩的解釋道:「傻愣著幹什麼,這就是第一關的試題,對聯。你趕緊做題,做完了,再放回儀器中,它會自動給你打分的。」

李東大腦一片空白,喃喃道:「這……怎麼帝理工入學考試還要考對聯的,這不是末汗族文人之間的一種遊戲嗎?」

「對聯是上古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帝國理工大學旨在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帝國未來的棟樑之才,上古文學的修養當然也是其中一部分了。」教員忍不住催促道,「趕緊啊,手腳利落點,把下聯對上來,我今天還要回家給女兒慶祝生日呢!」

催催催,催個毛啊!你以為這是拉屎啊,用力憋一憋就能出來的!對聯這種上古的東西,分開一個字一個字念,我全都能字正腔圓、一字不錯的念出來,但是合一起?真是,我不認識它,它也不認識我了。

「對聯,又稱楹聯或對子,是寫在紙、布上或刻在竹子、木頭、柱子上的對偶語句言簡意深,對仗工整,平仄協調,是一字一音的語言獨特的藝術形式。對聯相傳起於上古五代后蜀主孟昶。它是末汗民族的文化瑰寶。」旁邊一位鬍子一大把的大叔考生好心,更加詳細的給他解釋了對聯的由來,同時勸道,「這題考對聯確實有點難了,帝理工的考試儀已經10多年沒出過這樣的題目了。你也不要有心理壓力,對聯有時要求也不是非常嚴格,不需要押韻,盡量文體一致就可以了。」

李東直愣愣的張著嘴,看著這位好心的大叔,心中在悲鳴啊。我怎麼能沒有心理壓力呢。你居然都知道10幾年來的考題,今年到底是你第幾次參加帝理工的考試啊!大叔你鬍子都一大把了,孩子也能打醬油了吧!完了,一考帝理工誤終身啊!

李東張著嘴在發著呆,耳邊還不時受到一邊教員和其他等著考題的考生的炮轟,什麼沒有文化啦,不知道今年的文化走向啦,浪費別人的時間等於謀財害命啦。聽得他心頭火氣,這些日子受到卡斯特爾的虐待,今天又發現被師長鄭凱坑害,現在還被這鳥人催著做什麼狗屎的上古對聯,所有的負面情緒涌了上來,李東豁出去了,不就是說話寫字嘛,誰不會,意思大體相同,字數湊一湊不就行了!

一把抓過一邊的毛筆,是的,你沒有看錯,宇宙元年2000年,東帝國憲歷505年,帝理工考試居然用毛筆,你幹嘛不幹脆給我榔頭錐子讓我來秀一手精湛的石刻技藝算了。話說,李東拿過毛筆,還不知道怎麼正確的握筆方法。像平時一樣用大拇指和食指夾著筆,不行;整隻手緊緊地握住筆桿,那是捉刀呢。鬍子大叔提醒他,毛筆的正確握法,他顫顫巍巍的用中指和無名指夾住筆桿,彆扭的直接把筆掉在了地上。

李東無奈,撿起筆,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顧姿勢的好看難看,正確與否,雙手一上一下死死握住毛筆,就在紙上的另一邊用他十分龜爬的字霸氣的寫下七個大字——老子第一自無敵!

寫完,李東拿起來看了看,滿臉陶醉,還學著銀幕上古裝戲中末汗族文人樣,輕輕吹了吹紙張,但是他吹得有點用力過猛,本來就很勉強才能認出他在寫什麼的毛筆字被這麼一吹,字跡上未乾的墨汁被直接吹出了一根根的毛刺,顯得李東的字更加的醜陋不堪。

「好對聯!對仗雖然不是很工整,但是相比上聯的含蓄文雅的擬人比喻,這個下聯霸氣十足的直接點名宗旨要義,傲氣凌然!好下聯啊!」鬍子大叔豎起了大拇指,大聲贊道。

李東聽了大叔考生的誇獎,一臉得意的對一旁的教員得瑟道:「怎麼樣,還不錯吧,簡直是霸氣外露啊!」

那個教員無語望天,表示已經被他的霸氣搞得側漏了。這,是誰家的暴發戶教出來的蠢材兒子啊,簡直就是不通文墨,還恬不知恥!和那個大鬍子一唱一和的,他都要認為兩人是別的學校派來砸場子的。算了算了,是好是壞,考試儀只會有個公論。

教員呵呵乾笑,也不多說什麼,無力的揮揮手,示意李東把寫完的那叫做「對聯」的東西,放回到儀器中,讓它去打分吧。

「嘀嘀嘀……」

宣紙被傳送帶送回了考試儀中,本該顯示等級的顯示屏上半天沒有反應。

教員以為當機了,正要聯繫相關人員來修理,顯示屏上忽然出現藍屏,一串串數據流飛快的閃過,然後儀器一聲「嘀」的長響之後,顯示屏頓時一黑。

教員嚇壞了,這可是價值百萬信用點的考試儀啊,馬上掏出通話器要聯繫技術部門沒想到儀器又再次啟動了。

綠燈亮起,屏幕重新亮了起來,給出了李東考題的得分。

「AAA!」

「三A級別得分,這可是系統的最高的得分啊!小夥子,不錯嘛,我就說你的對聯對的好!」鬍子大叔拍著李東的肩膀,高興的說道。

「哦耶!」李東握拳一振,眉開眼笑,「老子就說我是最強的」

一旁的教員僵硬的笑笑,眼神獃滯無神的看著眼前。 「對了,聽說帝理工的招生考試,要過三關。剩下兩關是什麼啊?」李東雖然順利過了第一關,但是要是沒有鬍子大叔的指點和幫忙,自己是連第一關考試題目是什麼都看不懂的。所以,等高興勁一過了,李東連忙拉住大叔問道。

「第二關,形式很多樣,但是一般目的都是要看考生政治學方面的見解,你的觀點不一定要正確,但是一定要有亮點。而第三關,就簡單了,想我東帝國,以武立國,所以才有神武二字。第三關,就是考查機甲術了。」鬍子大叔還真是帝理工考試百事通,李東一問,微微一回憶,就能娓娓道來。

「好的,謝謝了,大叔。你也好好考吧,我相信你可以的!」李東友善的拍了拍鬍子大叔,鼓勵道,拿過自己的准考證,再次興匆匆的趕赴第二場考試。

一旁的教員走到鬍子大叔的身旁,低聲問道:「博教授,這真的可以嗎?」語氣遲疑,瞥了一眼那台恢復正常,繼續給考生出題的考試儀。

只見這為被稱為博教授的大鬍子大叔,笑著搖了搖頭:「沒事,你看這台考試儀不是又正常了嗎?有什麼事情,讓校長來找我就是了。」

博教授說完,不再理會一旁的教員,回頭看了看已經走遠了的李東,微微一笑。有趣的年輕人,居然能夠把自己設計的這台考試儀搞爆機了,卻誤認為自己也是考生,真不知道他是精明還是糊塗。

李東隨著考試的人群,走出了很遠,回頭看看,確保第一關的教員已經看不到自己了,嘴角頓時出現一個邪惡的笑容,把自己的右手手掌舉到眼前。只見上麵食指的夾縫中露出了一個極其細小的十字螺絲刀,壓低了聲,喃喃自語道:「任你帝理工姦猾似鬼,也要喝老子的洗腳水。老子還不是過了第一關!」

原來,在李東把宣紙塞入儀器的瞬間,他就利用者微小的螺絲刀,迅速拆開了傳送帶末端內側的鋼板,摸索著把裡面的一根電源挑斷之後又重新擰上。整個過程都是他和鬍子大叔交談的時候完成的,前後時間不超過3秒。這才會出現儀器藍屏重啟的現象。在17師軍火庫搗鼓的時候,他就知道,那些越是高精密度高智能的儀器,就越脆弱,短短几秒鐘的斷電就可能導致儀器功能不足而重啟。一般這類高級的一起一旦重啟之後,其中的資料庫會倒退成上一次正常保存時候的資料庫,有時候甚至是恢復出廠設置。所以,他就賭上這一把,看看上一個人有沒有通過考試儀的考核。之後的三A級評分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可能出廠測試的時候的一個測試結果吧,對他來說,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根據路牌顯示,李東刷了准考證,進入了帝理工的一棟圓頂形的教學樓內。

走進教學樓,走廊的麥克風中,一個甜美的女聲一遍遍的重複著:「各位考生,你們好。這棟教學樓內的所有打開的教室,都可以作為考場。你們可以隨意選一間教室進入,一旦人數足夠或者考試時間到了,教室大門會自動關閉,考試正式開始。每間教室,都有5名考官,考題均為帝國理工大學考試系統從資料庫中隨機抽取。現在離正式考試還剩下1分鐘,請沒有入場的考生抓緊時間,趕快入場。」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