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李君鵬再次大駭,這絕對不是他預想中的,作為李家的祭器修者,祭煉鎮妖塔是需要資格的,而他無疑是具備的,多年祭煉,早已經心意相通,能發揮出最強大的威力,卻不想出手就被聶雲一劍掀飛了。

原本想挽回局面,卻不想依舊是丟人,這讓李君鵬臉上火辣辣的,作為李家天才中的天才,被一個眼中的下等人類壓制,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

「哼,大意了,看我收了你!」

操控著鎮妖塔回來,完李君鵬全不給聶雲機會,寶塔底部朝著聶雲方向,一股強大無比的吸扯力,直接將虛空吸得破碎。

聶雲感覺到,身體不由自主地朝著鎮妖塔的方向而去,那股吸撤力太強了。

這讓他意識到,神族總歸是神族,有些強大手段是必然的。

「哼,稍微有點本事,可玩具就是玩具,不過是花樣多一點的玩具而已,就不要丟人現眼了!」

喝聲如雷,聶雲連劈數劍。

毫無疑問地,巨大的劍芒盡數被鎮妖塔吸收而去。

然而,剛要嘲笑的李君鵬,忽然臉色一陣變化,只見鎮妖塔一陣巨震,同時吸納了幾道劍芒,顯然有些吃不消了。

「哼,我就說,玩具而已!」

面對聶雲的嘲笑,李君鵬臉色漲紅,眼中的神采陰沉得能滴出水來,操控著鎮妖塔便是撞擊而去。

他算是明白了,聶雲的實力在他之上太多,鎮妖塔難以吸納那般可怕的攻擊,如今只有依仗這般法器本身的強大,不斷去撞擊對方,這才是明智的選擇。

砰!

虛空被撞的粉碎。

這一幕看得眾人頭皮發麻,這要是撞在自己身上,恐怕就是粉身碎骨了,難以想象這件法器的強大!

閃身躲開的聶雲,冷冷一笑,繼續嘲諷:「都說玩具而已,能不能拿出點想要的東西出來?」

刷!

劍芒再次劃破虛空,撞向鎮妖塔。

可怕的威力,將一陣僵持之後,又一次將鎮妖塔掀飛。

李君鵬臉色愈發難看,因為他發現,鎮妖塔上竟然有一道道細小的划痕,這太不可思議了,要知道給他們這等天才用來祭煉鎮妖塔的材料,無不是珍貴無比,聶雲竟然能在上面留下劍痕,可見聶雲劍道的可怕。

這讓他愈發意識到,現在的聶雲出手,顯然比之前更加可怕了,而就是之前他都抵擋不住,更不要說現在了。

強大的法器,才是他真正的依仗,若是連這點依仗都拋棄,他根本不是聶雲的對手。

轟!

再次操控鎮妖塔,撞向聶雲。

一路的虛空不斷崩碎,戰場不斷擴大。

而聶雲一次又一次的出劍,將鎮妖塔掀飛,眼中的神采讓李君鵬感到了羞辱,聶雲那看玩具一樣的眼神,像刀子扎在他的心頭上一樣。

「我就不信了,看你能撐多久?」

咬牙切齒地,李君鵬死死地盯著聶雲。

人們駭然,無論是哪一方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都太可怕了,他們終於明白,為何天界的天才在神族面前,那麼弱小了,因為對方真的很強大。

「不愧是神族,雖然不願承認,但他們的實力的確很強!」

「話是如此,但聶雲更強,從始至終,都不見他絲毫慌亂,面對這個神族天才中的天才,他依舊遊刃有餘,他的實力,早已經到了另一個層次了。」

「不錯,可惜那傢伙仗著鎮妖塔,聶雲也難以拿下他!」

人們心中震驚,李君鵬的強大,在意料之中,但聶雲的強大,卻是他們始料未及的,可怕的劍道,完全能壓制李君鵬,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之前那些神族的對手,根本無法展現聶雲的真正實力。

「撐多久?哈哈哈……你也太高看自己了!」

早已摸准了鎮妖塔的聶雲,忽然身影爆射,速度之快太過駭人了,只見他腳下電光一閃,整個人化作一道閃電一般,眨眼間消失了。

人們看到,一道殘影射向李君鵬,揚起手中的寶劍揮了下去。

刷!

劍芒劃破虛空,直奔李君鵬,大駭之下,他已經來不及召回鎮妖塔了,匆忙之間他祭出一套劍陣,才在身前完成,卻便是被聶雲一劍破滅。

李君鵬大驚失色,旋即感到神識一陣疼痛。

如此近距離,聶雲這一劍之威,他完全能感覺到,終於,他明白為何之前的同輩,那般敗在聶雲手中了,原來剛才的感覺沒有錯,聶雲的劍,的確有對神識有直接的攻擊。

這太可怕了! 「呃啊……」

心神劇痛,李君鵬忽然感覺心中一陣空落落的,毫無疑問,眼前那個他眼中的下等人類,真的比他強,對方的劍道不但道韻渾然天成,威力強絕,竟然還悟出了神識的攻擊。

尤其是後者,太可怕了。

神識的攻擊,異於一切物理攻擊,再強悍的體魄,也沒有足夠有效的抵擋手段。

實際上,此類攻擊不是沒有,有一些特殊手段,能讓人在實力弱小的時候,便能做到對神識的攻擊,雖然作用很小,但對手本身未完全覺醒神識,只有簡單的意志守護情況下,根本難以抵擋。

最簡單也最普遍的例子,便是幻術。

幻術攻擊,也可以稱得上神識的直接攻擊,只有在神識覺醒之後,神識本身的自我防禦,可以抵擋大部分幻術,已經很少有足夠強大的幻術能迷惑聖王這等可怕的存在了。

就連幻術這般普遍的神識攻擊,都顯得捉襟見肘,更不要說直接的神識攻擊了,至今都沒有完整的修鍊手段,就連神族都沒有留下過類似的修鍊手法,完全依靠個人去領悟。

的確,足夠強大的聖王,可以對相差足夠大的下位者直接進行神識壓迫。

但對於同等級的對手,只有真正的神識攻擊,才足以對敵。

而聶雲,竟然自己悟出了神識的攻擊。

如此近距離,這一劍的威力並未散去,尤其是神識攻擊,讓他苦不堪言,即使強大如他的神識自我防禦,都難以抵擋這般可怕的進攻。

「如何?被我這個下等人類踩在腳下的感覺怎麼樣?」

聶雲眼中,冒著冷光,看著身上一道道血痕的李君鵬,他知道對方傷的最種的是不是身體,而是神識,那般距離,雖然他的神識攻擊還有缺陷,但也足夠了。

「再來一劍如何?」

不等李君鵬反應,聶雲又是一劍而去。

他的眼神很是冰冷,充滿了殺意,不是簡單地因為對方的無恥,而是那般無恥觸了他的逆鱗。

「不,不……」

終於,李君鵬感覺到了來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他一直不願承認的恐懼,像是卸下了最後的外衣,暴露在外。

他不得不承認,聶雲太強了,不但比他強,甚至強太多了。

艱難地祭出一件強大的法器抵擋,但還是無濟於事,法器被掀飛的同時,這一劍幾乎將他上半身半個身體斬下來,斷口汩汩地冒出鮮血。

若不是他剛才竭盡全力迴避,怕是這一劍直接斬滅了他的神識。

但即使如此,這一劍上的神識攻擊,還是讓他的神識像是被一劍切斷了一般。

雙眼迷離,他終於承受不住,即使感覺到那股可怕的殺意,但心中除了恐懼,他什麼也做不了了。

嗖嗖……

幾道身影忽然進場,擋在聶雲的身前,他們神色激動。

「還請閣下手下留情!」

令人意外無比的是,這幾人竟然是來求情的。

他們確定,聶雲真的敢下殺手,作為局外人,他們幾人都看得很清楚,李君鵬觸了聶雲的逆鱗,此時此刻的聶雲,面對李君鵬,絕對有膽揮起屠刀。

若是一般時候,他們或許要一番恐嚇,到時候怕是聶雲直接被嚇退。

但聶雲不一樣,被觸逆鱗的他,讓人感覺什麼神族都不畏懼,誰都敢殺。尤其是李君鵬先前的態度,若是只當那是個玩笑,引出聶雲的計策,那就算了,但李君鵬面對絲毫不給面子的聶雲,卻是真的打算那麼做。

這般想法被聶雲發現,氣勢能善罷甘休的?

這讓幾人意識到,再不出手阻攔,帶回去的就是李君鵬的屍體了。

抬頭望了一眼聶雲,一時間,那目光他們竟是不敢直視。

眼前的人太可怕了,若不是親眼所見,他們也絕對不相信,或者誤以為是其他神族的天才,一個天界的下等人類,沒有他們那樣強大的血統,沒有他們那樣無與倫比的條件,竟然也能走到這一步。

終於,他們鬆了口氣,聶雲收起了手中的長劍。

「你們沖我來,我不介意,可若是下次還以我親近的作要挾……這是第一次!」聶雲伸手指向李君鵬,旋即冷冷一笑:「下一次,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沒這麼簡單?」

神族幾人心想,這麼慘,還要怎樣?但想到剛才聶雲那充滿殺意的眼神,他們很是老實地沒有半句廢話,他們很清楚,下一次恐怕不會有半點留手。

他們沒有想到,來到天界,會遇到這樣的情況,連他們神族的人也要低聲下氣了。

掃視了一眼,遠處那已經失去意識,墜落下去的李君鵬,聶雲收回了眼神,若不是對方最後眼中的懼怕,讓他確定他不敢真的那般下手了,今日必殺對方。

「希望你以後老實一點,否則,神族也保不住你!」

冷冷地收回目光,聶雲飄然而去。

相比於李俊鵬的狼狽,他從始至終,都未受傷,甚至對手都沒有對他造成像樣的威脅,這才是最可怕的!

再次相視一眼,神族幾人連忙帶著昏迷的李君鵬離開,今日丟臉無疑是丟大了。

這般時候,他們一刻也不想多留。

直到雙方散去,人們還像是做夢一樣,旋即清醒過來,場面一片沸騰。

「你們看到了嗎?神族那個李君鵬,也不過如此!」

「不是他不行,而是在聶雲面前,相比起來就有差距了。」

「太強了他,之前我以為能擊敗那個李君鵬就足夠了,沒想到在李君鵬面前,聶雲的劍道依舊遊刃有餘。」

「而且你們看到沒有,聶雲連神族都一點都不懼。」

「是啊,要不是那幾個人攔著,說不定那李君鵬已經是刀下亡魂了。」

「活該,目中無人就算了,還拿他人親近之人作要挾,太無恥了,死了也是活該的。」

「算了,這樣已經足夠了,要是真的殺了他,到時候還不知道有什麼麻煩,現在這樣已經很不錯了,你們沒看到,為了救那李君鵬,連神族的人都低聲下氣的求饒嗎?」

「哼,話是這麼說,但那也是臨時之舉,說不定一轉身,就恨不得殺了聶雲了!」

「那是一定的,誰讓聶雲狠狠地扇了他們的耳光呢!」

「哈哈哈……」 「就算……」江野薄唇動了動,似乎有些糾結,最後他嘆了口氣,語氣有些無奈「就算分手了,你東西也可以放在這,比如太晚了宿舍關門的話,你還能過來住一下。」

姜染「……」

她動作一頓,慢慢抬起頭看向他。

四目相對,好一會兒姜染才開口「你也都說了我們都分手了,我還來你這裡住,還把我的東西放在你這,這叫犯賤好嗎。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分手代表什麼?

那就是老死不相往來。

有幾個分手后還能做好朋友的。

怎麼可能啊。

分手后還和前任藕斷絲連的,那不是犯賤那是什麼。

她從小良好的教育就告訴她,如果確定和江野沒有可能了的話,那就放手,無論多麼喜歡也要放手。分開后可以聯繫,但不能做到和之前那麼親密,因為在將來……

在將來會有另一個女孩子出現,她不能讓那個女孩子因為自己的原因去傷心。

那種孤兒行為,她沒臉做。

做三兒那就是要被唾棄的。

她才不要這麼做呢。

夜裡,卧室大床上,姜染躺在角落裡,背對著江野。

房間內很安靜,沒有一點聲音。

江野盯著天花板看了好一會兒,之後他突然開口「就這麼分手了嗎。」

姜染緩緩睜開眼睛。

她沒出聲。

「從一開始,我還以為可以有其他辦法。」

事情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是江野不願意看到的,也是因為這樣,所以他才一開始沒有對姜染說實話,因為他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聞言,姜染忍不住開口「你覺得我們可以互相遷就,之後折中一下,可以異國戀的對嗎?」

說完這話,姜染忍不住掀了被子坐了起來,她看著江野,語氣故意帶刺「江野,你憑什麼以為我會等你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