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李七夜只是看了他一眼,閑定地說道:「怎麼?小的打不贏,老的親自出場呀。」

「小輩,休狂!」許護法目光可以殺死人,森冷地說道:「放了他,否則今天本座親手斬了你!」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緩緩拿目光看著許護法,十分平靜,慢條斯理,說道:「如果剛才,我還可以饒他一命,現在竟然威脅我,那我就殺了他!」話一落下,瞬間手握短刃。

「啊——」徐輝慘叫一聲,釘在他雙肩上的短刀瞬間交錯,瞬間把他的身體切開,石火電光之間,被分屍五塊,鮮血染紅了大地!

「輝兒——」許護法厲叫一聲,他做夢都沒有想到,李七夜說殺人就殺人,根本就是無所忌憚,他在場都一樣殺了他徒弟。

「小畜生,受死!」許護法厲吼一聲,瞬間血氣衝天,在這殺那之間,一把萬丈神劍斬下,直斬李七夜的頭顱!

此時,莫護法被嚇得魂飛魄散,以他的實力想救李七夜都遲了。

「轟——」就在這一劍破天瞬間,一隻巨足踏下,巨足之下,無人能抵抗,任你是豪雄也好,王侯也罷,就算是真人聖皇,在這一足之下,那也只是如蟻螻一般。

「不——」許護法慘叫一聲,當場被踩死,巨足一下子把他碾成了一灘肉醬。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呆住了,因為一足踩下的不是李七夜,而是屹立在決鬥場上四尊巨大無比石像中的一尊,這石像一足踩下,許護法這種擁有豪雄王侯實力的人,竟然一下子被踩死。

「不可——」突然變異,首席護法的郁河大驚,他血氣席捲九天,向石像斬去,欲救許護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足踩死許護法的石像,抬腳就踹了出去,「砰」的一聲,就算是郁河這樣強大的王侯,依然被一腳踹落,整個人撞入了主峰!鮮血狂噴不止。

「休狂!」一聲雷音,瞬間,如天瀑一樣的法則席捲天地,神光瀰漫整個天宇,一個人瞬間出現在天穹之上,腦後神光無盡!他舉止之間可以煮海翻江。

「大長老——」此人突然出手,整個九聖妖門的人都駭然,大長老手扣一印,鎮壓八荒,以無上神姿向石像鎮壓下去!

「砰——」然而,這尊石像舉手,一掌狠狠劈下,一掌之下,寶印粉碎,九聖妖門強大得嚇人的大長老血染蒼天,當場被劈飛,就算是大長老,都擋不住石雕的這一掌!

這一幕,震撼住了所有人,大長老都一下子被劈飛!在這剎那之間,九聖妖門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不論是護法還是長老!

九聖妖門決鬥場的石像,竟然會突然出手,一足踩死許護法,一腳踹飛郁河,一掌劈飛大長老,這太嚇人了。

而石像一掌劈飛大長老之後,又站在原位之上,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我說過,如果你們九聖妖門不按理出牌,我不介意把你們九聖妖門推倒從來。」站在決鬥場中的李七夜十分閑定,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莫護法、南懷仁都嚇呆了,這樣的事情,他們做夢都沒有想過,一尊石雕,突然這麼可怕,更可怕的是,九聖妖門的石雕,竟然把九聖妖門的長老劈飛了,這完全突破了他們的常識!

「轟——」大長老受傷,血氣衝天,瞬間又站在了天宇之上,他一步一天宇,欲再戰這尊石雕。事實上,身為大長老的他,都被嚇得不輕,他們九聖妖門的一尊石雕竟然會對他們出手!

「長老,莫衝動,這是我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在這個時候,一個皇霸的聲音在九聖妖門最深處響起。

「掌門——」聽到這聲音,九聖妖門的所有人都知道是誰,九聖妖門的掌門人——輪日妖皇,一代天資縱橫之輩!

大長老是生生地剎住了步伐,他盯著那尊石雕,那是驚疑不定。

事實上,聽到掌門的話,九聖妖門的所有弟子都驚疑不定,就連高層的長老都是不敢相信。因為,他們從來沒聽說過九聖妖門有守護神,更可怕的是,他們的守護神竟然對他們出手。

「長老、郁護法,請李公子上天殿一敘,不知道李公子意下如何?」輪日妖皇那威嚴而皇霸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聽輪日妖皇的話,李七夜依然閑定自在,翹了一下嘴角,笑著說道:「既然有識貨的人,那敘一敘又如何妨。」

好不容易,首席大護法郁河上前來請李七夜,這個時候,他看李七夜都不由打了一個寒顫,他覺得,眼前十三歲的少年太邪門了!

天殿,乃是九聖妖門的重地,在九聖妖門之中,有重大的決策,都是在天殿之中舉行,只有長老才有資格在天殿之中出席!

莫護法、南懷仁都沒資格進入天殿,而且,天殿就是浮在九聖妖門的宗土最深處上空,李七夜當然不會飛,不過,今天郁河這樣的強大王侯親自蹲下身體去馱李七夜。

在天殿之中,九聖妖門的所有長老都出席了,大長老也在其中。在場的每一個長老都神光吞吐,輪壽沉浮,他們周身流轉的法則宛如衍化一方世界一樣。這不是王侯,這是真人!

一尊王侯,只怕足可滅洗顏古派,至於一尊真人,那就可怕得不得了了!九聖妖門的底蘊嚇人無比,難怪在當世他們能掌執古牛疆國。這樣的實力,洗顏古派根本就不可能與之爭鋒,九聖妖門的一尊真人,就輕而易舉地鎮壓洗顏古派。

就算是一尊尊真人在此,李七夜依然氣閑神定,自在悠然地坐在天殿之中。

「萬古悠悠,從來沒有人能與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溝通!」輪日妖皇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但是,卻不見其人。

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我不與藏頭縮尾的人談話!」

這樣的話讓在場的九聖妖門長老臉色一沉,如果莫護法在這裡,肯定會被嚇得膽破。輪日妖皇,這是何等可怕的存在,就算他們洗顏古派的所有長老在輪日妖皇面前,那都必須是戰戰兢兢,然而,李七夜根本就不當作一回事。

「並非是我不願意見李公子,只是我現在還在關內,不方便相見。」輪日妖皇這種高高在上、主宰著整個古牛疆國的人竟然沒有發怒,解釋地說道。

「也罷,那我也不為難你,至少我還是講道理的。」李七夜笑了一下,點頭說道。

李七夜這樣囂張的態度,讓在場九聖妖門的所有長老都憋了一肚子氣,他們妖皇,乃是高高在上,古牛疆國的多少王侯甚至是真人,見到他們妖皇都不敢放肆,然而,一個十三歲的少年,卻敢在他們妖皇面前如此囂張。

「我想聽一聽李公子是如何與我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溝通的。」輪日妖皇說道。

此時,九聖妖門的所有長老都驚疑不定,因為他們都從來沒有聽說過守護神這一件事情,他們身為長老,也都從來不知道他們九聖妖門有守護神。

輪日妖皇此時解釋說道:「我們九聖妖門有四尊守護神,就是決鬥場中的四尊石雕,他是祖師親自請來守護我們九聖妖門的,而且,決鬥場之下,正是我們九聖妖門的天地精氣的地脈,由守護神親自鎮守!不過,從自九聖妖門建立以來,四尊守護神,從來沒有顯過神通,除了今天之外!」說到這裡,連輪日妖皇的聲音都凝重。

這個時候,所有長老都看著李七夜,他們不敢相信,萬古以來,從來沒有顯過神通的守護神,竟然會李七夜出手,這太不可思議了! 第十九章跋扈不需要看地方(上)

此時九聖妖門的諸位長老看著李七夜,心裏面都不由悶氣,李七夜,一個凡體、凡輪、凡命的凡人,竟然能與他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溝通,這簡直是沒有天理。

如果說李七夜是他們九聖妖門的弟子,那也就罷了,但是,李七夜偏偏不要他們九妖聖門的弟子!自己的守護神,竟然守護外人,先是踏死了許護法,后是重傷郁河與大長老,這怎麼不讓九聖妖門的諸位長老一肚子里悶氣呢。

「李公子與我門守護神溝通的竅門,可否說來聽聽。」輪日妖皇的聲音響起。

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搖頭說道:「溝通竅門?我也沒有什麼溝通竅門,既然是你們的守護神,你們應該更清楚才對。」

其實真正的秘密,李七夜當然不能告訴輪日妖皇他們了。荒莽時代,他化作陰鴉,最終花費了無數心血布下驚天計謀,才擺脫仙魔洞,但是,在這千百萬年之間,他受過了無數的苦難,經歷了無數歲月,他明白一個道理,他想掌握自己的命運,必須足夠強大!

當年他魂魄被困在陰鴉之內,無法修練,所以,他只能通過其他的手段來保護自己,幸好,他進出過許多別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方,知道無數驚天的秘密,所以,他步步為營,算計萬古,以保護自己。

九聖妖門的四尊守護神,也曾經是他的手段之一。四象石人,當年他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血多舊土之中弄出來,四象石人,曾經為他保駕護行好長的一段歲月。

後來九聖妖門的始祖九聖大賢為明仁仙帝護道,曾為明仁仙帝承載天命立下了無數功勞。當年九聖大賢一直垂涎李七夜的四象石人,不知道纏著李七夜多少次,討要四象石人,後來,明仁仙帝承載天命,君臨八荒之後,李七夜念九聖大賢忠心耿耿,功勞赫赫,幾次救駕有功,就把四象石人借於九聖大賢鎮守宗門,庇護後代。

當時九聖大賢討到了四象石人之後,把四象石人鎮守在九聖妖門的天地精氣的地脈之上,四象石人也藉此地脈蘊養己身。

不過,當年九聖大賢與李七夜有過約定,除非是九聖妖門面臨滅門之災,否則,四象石人不會出世!四象石人不是九聖妖門的私人打手,不會為九聖妖門的後人保駕護航!

而九聖妖門發展不錯,先是有龐然大物的洗顏古派庇護,後來洗顏古派沒落之後,九聖妖門獨立門戶,並沒有因此而沒落,所以,九聖妖門雖然有起有落,但,未招來過滅門之災,正是因為如此四象石人一直鎮守在九聖妖門的地脈之上,從來沒顯過神通。

四象石人乃是李七夜一手從舊土之中帶出來的,李七夜當然知道如何與四象石人溝通了,所以,上次李七夜爬上石人肩膀,坐著嘮嗑,就是與四象石人溝通。

當然,其中的驚天秘密,外人根本就不知道。

「如果李公子願意告訴我們溝通的決竅,我們九聖妖門,絕對不會虧待李公子,李公子需要什麼,只要說一聲,我九聖妖門絕對不含糊。」輪日妖皇不死心,他知道四尊守護神的價值,如果能與四尊守護神溝通,那就不得了了!

此時,九聖妖門的長老都看著李七夜,一尊石象,輕而易舉地只手劈飛雲長老,如果是四尊,那就不可想象了,九聖妖門真的能與四尊守護神溝通的話,那就真的不得了!

「也沒有什麼決竅,就是嘮嗑嘮嗑,說說家常之事,談談過往,就是這樣而己。」李七夜笑著說道。當然他這話也算是真實的,只不過他沒把背後的真相說出來而己。

九聖妖門的諸位長老、輪日妖皇,當然不可能相信李七夜這樣的話,但是,他們也沒辦法,他們不可能逼李七夜,否則,後果難於想象。

「不過,有一件事,我倒要與你們招呼一聲,我需要跟四尊守護神滴血。」在輪日妖皇沉默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樣一說,不論是輪日妖皇,還是在場的長老,都心裏面為之一震,與守護神滴血,這有著不同的意味!

「這是我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輪日妖皇沉吟地說道。

李七夜擺了擺手,淡聲說道:「它們還會是你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它們依然是會繼續鎮守在你們的九聖妖脈的地脈上。只不過,有時候,我需有借用一下而己。」

「四尊神像,乃是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除了我們九聖妖門的弟子,外人不行!」一位長老忍不住說道。自己的守護神,給別人借用,這簡直就是難於忍受的事情。

李七夜瞥了他一眼,閑定自在,說道:「這個由不得你們,如果你們覺得不爽,可以眼你們的守護神去說。」如果當年不是因為與九聖大賢有過承諾,他現在就帶走四象石人,九聖妖門也攔不住!

「你——」這位長老不由怒氣上涌,心裏面特別不爽。

「既然李公子能與我們守護神溝通,我們守護神能蘇醒出世,這也不是一件壞事。」此時,輪日妖皇沉吟地說道。

事實上,此時輪日妖皇也沒得選擇,很明顯,四尊神像是庇護李七夜,這不是他們所能改變的!雖然說,九聖妖門足夠強大,他們也有足夠的底蘊!

但是,一尊神像,一隻手就輕而易舉地把大長老劈飛,就算輪日妖皇這種天資縱橫之輩,心裏面也沒底。

「這才是聰明人做的事情。」李七作淡笑一下,說道:「別認為我跟你們守護神溝通一下,就對你們九聖妖門不利。我真要對你們九聖妖門不利,你們也沒機會坐在這裡!今天,我真要橫推你們九聖妖門,除非是你們始祖重生,不然,誰能擋得住我的步伐!」

九聖妖門,何等強大,掌執古牛疆土,在古牛疆土之中,多少門派為之拜倒!九聖妖門的長老是何等的強大,他們跺一跺腳,天地都顫三抖!輪日妖皇,更加不用說,自從三萬年的天變之後,成就真人都為之不易,但是,輪日妖皇卻逆境而上!登臨讓人驚駭的境界!

然而,就在九聖妖門的諸位長老面前,就在輪日妖皇的面前,李七夜說出如此囂張的話,這太狂霸了。

李七夜這樣的話,當然讓九聖妖門不爽,諸位長老都不由紛紛怒視,而李七夜依然閑坐於此,風輕雲淡一笑,胸有成竹。

「既然如此,李公子可滴血。」輪日妖皇同意李七夜,輪日妖皇乃是天資縱橫之輩,他隱隱覺得,如果他不答應李七夜,只怕他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會隨李七夜離去。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守護神會選擇一個凡體的小輩,但,其中絕對不簡單。

「你們按規紀來辦事,我也會按規紀來辦事。」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四尊守護神,依然還是你們的守護神!」

這樣的結果,讓九聖妖門的諸老心裏面都不由覺得悶氣,但是,他們又改變不了什麼,除非他們與李七夜翻臉了,不過,對於四尊守護神,諸位長老心裏面又完全沒底。他們之中的大長老足夠強大吧?但是,守護神一掌就能把他劈飛,如果四尊守護神同時出手呢?

這後果,他們不敢想象,四尊守護神同時出手,只怕他們九聖妖門無人能擋!

「李公子——」此時,輪日妖皇沉吟了很久,最終開口說道:「我們九聖妖門有一聖地,一直以來,我九聖妖門未能打開,不知道李公子有沒有興趣看一看。」

「陛下,不可。」九聖妖皇突然這樣說,一位長老忙是說道。

「讓李公子看看也無妨。」輪日妖皇打斷這位長老的話,他的聲音充滿了威嚴。

李七夜聽到這話,不由雙目一亮,說道:「是聖洞吧,是你們始祖九聖大賢留下的吧。」這個時候,他又不由想起一件事。

當年老雞頭提過這件事,那已經明仁仙帝承載天命之後的事了,當時他狀態很不穩定,要進入沉睡,老雞頭半開玩笑地說過一件事,不過,當時他連仙帝都能培養出來,對於這件事情是興趣缺缺,所以也沒有明確地答應這件事情!

此時,九聖妖門的長老都全部望著李七夜,因為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很少。

「沒錯——」李七夜這樣的話,讓輪日妖皇精神一振,說道:「如果李公子能打開聖洞,我九聖妖門重謝。」

李七夜側頭想了想,他仔細地回憶了一下當年老雞頭說過的話,最終點頭說道:「打開聖洞嘛,我可以試一試,不過,如果打開了,我有一個條件,裡面的一件東西,必須歸我,其他的東西,就是你們九聖妖門的。」

「這……」李七夜這樣一說,連輪日妖皇都不由沉吟了一下,有長老都忍不住說道:「陛下,或者這件事情需要商量一下。」

千里之行,積於跬步,作者的每一個成績都需要每一位讀者的支持,請各位讀者收藏、投票、打賞本書,為本書添增一磚一瓦^_^ 第二十章跋扈不需要看地方(下)

「不——」輪日妖皇果斷明決,說道:「可以,打開聖洞,聖洞之內的東西,任由李公子取一件!」

「聰明人。」李七夜點頭,說道:「你們準備好了,再找我,我先回去了。」說完,轉身就走,離開了天殿。

輪日妖皇吩咐郁河護送李七夜回去。

當李七夜走了之後,天殿之內,有長老忍不住說道:「陛下,聖洞之事,甚至倉促。」

「未必。」輪日妖皇的話響起,說道:「我們九聖妖門成立到現在,誰人打開過聖洞?一直以來,聖洞都封閉,從來沒有人打開過!或者,這是一個機會,這與師祖留下的一句真言相吻合。」

大長老點頭,支持輪日妖皇,說道:「不妨試一試,既然陛下已決定,那就讓李七夜試一試吧。」

「陛下,守護神之事,我等為何未聽聞過?我們九聖妖門的守護神,是天獸,還是壽精?」另一位長老都忍不住說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輪日妖皇說道:「對於我派的守護神,記載可以說是寥寥無幾。只有祖師的秘冊之中寥寥提到幾句,祖師只言,唯有我們九聖妖門面臨滅門之災之時,守護神才顯神通。此秘冊只有歷代掌門可觀。」

「但是,這一次卻顯神通了。」另一位長老忍不住說道。

「這也是我不明白的地方。」輪日妖皇說道:「守護神選擇他,那是有著守護神的道理。」

「這小子,實在是邪門。」作為大長老的雲長老不由說道:「以郁河所說,他先是輕而易舉地走過了亂心林,兩次都是輕而易舉!這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現在守護神又選擇了他,這實在是沒道理!」

這樣的話,讓其他長老都不由為之沉默,亂心林,他們作為長老,再清楚不過了,完過十四層的亂心林,他們知道這是意味著什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