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朱帥的眉頭,不由的鎖了起來。

看來,自己還需要想一個更好的辦法!

就在朱帥站在原地,想著如何可以讓自己的效率,更高一些的時候,天上那紅色的雲彩,突然逐漸,開始快速移動起來。

天雷!火鳳族長所說的天雷攻擊,要出現了!

朱帥的臉色,瞬間一變。

醫流武神 鳳凰煉獄的第三層,不僅時時刻刻遭受著天火煉魂以及火蟲蝕骨的折磨,更恐怖的,還要應對不定時出現的天雷襲擊。

而在火鳳族長的描述來看,這裡的天雷襲擊,遠比那天火煉魂,以及火蟲蝕骨,要恐怖的多!

看現在的樣子,天雷很快就要出現了,自己如何才能躲避呢?

朱帥的臉色,快速的變換著,目光凝重的朝著四周看去,但是,這裡一片開闊,並沒有什麼能夠讓自己藏身的地方。

朱帥趕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的渺小一些。

既然無處躲藏,朱帥也只能試試這種最笨的方法了。

天上的紅色雲彩,快速的翻滾著,移動著,一些零散的雲彩,此時也全部聚集到了一起,相互靠近著。

終於,在將近一分鐘之後,在朱帥的頭頂上,出現了兩塊遮天蔽日的巨大的紅色雲彩。

這兩塊雲彩,將附近的天空,全部的遮擋了起來,然後以雷霆之勢,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轟隆!

伴隨著一聲足以炸裂耳膜的碰撞聲,一道足有胳膊粗壯的雷電,瞬間出現在了碰撞的地方,朝著下方的朱帥劈了過來。 在周圍肆虐天火的映襯之下,就連那天雷,都呈現出一片火紅之色,宛如一條張牙舞爪的火龍,瞬間從那雲彩中鑽了出來,轟的一聲,劈在了朱帥的身上。

朱帥的目光,一直都注視著天空上方的變化,等那紅色雷電出現的時候,朱帥腳下一動,想要施展瞬步,將這天雷的襲擊,躲避過去。

可誰知,那雷電的速度,不等朱帥有所動作,就感覺眼前一黑,一下子失去了知覺,癱倒在了地上。

天上的火紅色雲彩,在劈出一道驚雷之後,也逐漸了朝著四周散了去,很快,就恢復到了原先的狀態。

不過,天地間的天火,還在熊熊燃燒著,朱帥一人獨自倒在了天火之中,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疼!好疼!

不知過了多久,朱帥突然被身上劇烈的疼痛所驚醒。

猛然間從地上爬了起來,朱帥足足的倒吸了十幾口冷氣,這才顫顫巍巍的盤腿坐定。

剛剛的天雷,實在是太恐怖了,胳膊般粗壯的雷電打在自己的身上,朱帥瞬間就失去了知覺,若不是被天火焚燒的疼痛驚醒,朱帥不知道還要昏迷到什麼時候。

從納戒之中摸出一張療傷符以及一張歸元符使用之後,朱帥這才朝著自己的身體看去,這麼一看,朱帥更是被驚嚇的睜大了眼睛。

自己的身體,現在簡直是一塌糊塗。

在那天雷的猛擊之下,自己的額頭處,出現了一道足有手掌般大小的傷口,傷口極深,甚至已經可以看到裡面的森森白骨。

殷紅的鮮血,不斷的從這傷口中冒了出來,順著自己的臉頰流下,使自己看上去,就好像來自於地獄的惡魔一般。

由於自己不知道昏迷了多長的時間,冰霜符以及冰靈符等效果,現在也已經完全的消失。

這些符咒的效果消失之後,自己的身體,馬上被那翻騰的天火,焚燒的千瘡百孔,不成樣子。

自己的身上,到處都是被烈火焚燒起來的水泡,那滲出來的鮮血,夾雜著身上的汗水,在自己的身邊表面,形成了一層恐怖的血水。

一些眼中的地方,自己的皮膚,甚至已經被燒焦,連體內的經脈,都被焚燒的蜷曲了起來,十分的凄慘。

不僅如此,由於冰靈符以及骨冷符的效果也已經消失,自己的靈魂之海內,天火已經十分的泛濫,雖然熬勝本能的在熄滅著那些天火,但是自己的靈魂之海中,依舊是在不斷的翻騰著。

自己到底昏迷了多長的時間,為什麼自己現在的身體,損傷到了這種程度?

這樣的傷勢,若是放在其他人的身上,恐怕已經是不可挽回的重傷了,輕則修為全失,嚴重的話,甚至會因此而失去性命!

好在朱帥自己是一名符咒師,而且體內還有不死靈木這種神奇的木系之靈,所以,這樣的傷勢,還可以挽救一下。

將自己全身上下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次之後,朱帥的臉色,也變的十分的凝重起來,還好自己醒的及時,不然的話,後果可就慘了!

盤腿而坐,朱帥從納戒之中,將冰霜符、護魂符、冰靈符、骨冷符這四種符咒,各拿出一張,快速的使用。

使用了這些符咒之後,天火對朱帥造成的影響,總算是勉強抵禦了下來,朱帥開始全力的修復起自己身上的傷勢來。

全力催動著不死靈木,在自己的經脈之中快速的遊走,所到之處,那些因為天火焚燒而扭曲起來的經脈,瞬間在不死靈木的輕撫之下,重新煥發了生機,變的晶瑩剔透起來。

等不死靈木,順著自己的經脈,遊走了一個循環之後,朱帥身上的所有經脈,就已經全部恢復如初。

之後,不死靈木便透過經脈,開始修復起朱帥身體表面的那些傷勢來。

不死靈木不愧是木系之靈中,排名第一的存在,朱帥身體上這麼嚴重的傷勢,在不死靈木的作用之下,只是用了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就全部治癒。

就連朱帥額頭上那恐怖的傷口,都在不死靈木的作用之下,恢復到了和之前一模一樣的狀態。

怪不得人們都說,只要擁有了不死靈木,就相當於擁有了不死之身,除非受一些致命傷勢,不然想死都難。

等身體上的傷勢,已經痊癒之後,朱帥這才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筋骨之後,朱帥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沒有什麼大恙,這才趁著符咒的效果還沒有完全的消失,選擇了一個方向,開始尋找起自己的母親來。

有了符咒的幫助,朱帥現在行動起來,簡單了許多。

在那些符咒的作用下,朱帥基本不需要耗費太多的精力,去抵禦那令人頭疼的天火侵襲。

可是,朱帥的動作,已經夠快了,但是一直都沒有發現母親的身形。

自己的母親,到底在第三層的什麼地方,為什麼尋找起來,這麼的困難?

朱帥不敢有一刻的休息,不停的在尋找著。

很快,那些符咒的效果,逐漸的消失,陣陣的劇痛,再次席捲了朱帥的大腦。

算算時間,這幾種符咒,每一張能夠持續的時間,基本上在半個時辰左右。

而自己的納戒之中,這幾種符咒,基本上只剩下了八張的數量,也就是說,在符咒的支撐下,自己還能在這鳳凰煉獄之中,堅持四個時辰的時間。

四個時辰,對於朱帥來說,實在是太短了!

如此想著,朱帥也不敢大肆的使用符咒了,而是先用自己的元素之力抵擋一陣子,實在是抵擋不住的時候,自己再使用符咒。

這樣一來,朱帥又找到了一個效率極高,而且又節省符咒的方法。

可是,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朱帥雖然抓緊時間尋找著自己的母親,但是足足將近半天的時間,朱帥依舊是毫無所獲。

鳳凰煉獄中的空間,真的是太大了,雖然在第三層中,自己不會迷失方向,但是想要將這裡都尋找一遍,也需要數天的時間。

而剛剛,朱帥之前準備的所有符咒,每張都用了差不多四張了,按照這個速度,等自己的符咒用完,連這裡的五分之一的地方,都尋找不完!

不行,自己必須想想其他的辦法。

但是,在這一片紅色世界之中,怎麼樣,才能快速的找到自己的母親呢?

朱帥不由的有些心急了起來。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天上的紅色雲彩,再次快速的移動了起來。

不是吧!天雷這麼快就又要來了?

在鳳凰煉獄的第三層中,天雷會不定時的出現,剛剛被天雷一下子擊昏之後,朱帥對這天雷,極為的忌憚。

見這天雷再次出現,朱帥的臉色,快速的變幻了起來。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開這天雷的襲擊呢?如果可以的話,能夠給自己節省不少的時間呢。

不然的話,天雷每出現一次,自己就昏迷一次,那要等到什麼時候,自己才能找到自己的母親呢?

特別是自己的符咒如果用光的話,那自己想要在這鳳凰煉獄的第三層中存活下來,將會更加的艱難。

如此想著,朱帥就更加專註的注視著頭頂上方的紅色雲彩,判斷著他們的運行軌跡,以期在那天雷出現的時候,趁機躲閃。

而這麼專心的一看,朱帥欣喜的發現了一個現象。

附近所有的紅色雲彩,此時都朝著自己飄來,逐漸的凝聚成為了兩片龐大的雲彩,而其他的地方,天空上卻空空如也。

難道說,鳳凰煉獄第三層中,哪裡有人,這雲彩,才會在那裡聚集?

如果是這樣的話,自己豈不是找到另外一處雲彩聚集的地方,就可以順利的找到自己的母親?

蘭鳳阿姨可是和自己說過,在鳳凰煉獄第三層中接受懲罰的,只有自己的母親一人,如果自己猜測不假的話,這個方法,完全行得通!

轟隆!

就在朱帥心中暗喜的時候,頭頂上方的兩片雲彩,突然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響聲,又一道胳膊粗壯的天雷,從那兩片雲彩相撞的地方,閃掠了出來,快速的掠向了朱帥。

天雷的速度極快,幾乎只是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掠至了朱帥的身前,但是朱帥一直想要躲避著天雷的襲擊,下意識之間,竟然用出了自己那瞬間移動的身法法術來!

天雷這次擊中的,僅僅是自己的幻影!

朱帥的身體,並沒有受到這天雷的影響!

哈哈!朱帥的心中,瞬間狂喜,自己真的是太厲害了,居然連速度如此之快的天雷都可以閃避,那這鳳凰煉獄,還有什麼可怕的?

天雷一閃而逝,而釋放完了天雷之後,天上的紅色雲彩,也慢慢的朝著四周散去。

確定不會再有天雷出現之後,朱帥趕緊朝著四周看去,想要看看這周圍,有沒有同樣雲彩聚集的地方。

這麼一看,朱帥心中,就更加的興奮了!

原來,在朱帥的身後,似乎極遠的地方,此時也正有兩片龐大的紅色雲彩,此時正在緩緩的散去。

毫無疑問,自己的母親,肯定就在那個地方! 趁著遠處的那兩片雲彩,還沒有完全的散去,朱帥快速的朝著那邊掠去,就連身上被天火焚燒的疼痛感都不顧了。

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母親,就在自己的眼前,朱帥的心中,除了激動,已經感受不到其他的情緒了。

就連身上的疼痛,在這一刻,似乎都消失了,只是不顧不切的朝著那紅色雲彩越來越稀疏的地方,狂奔而去。

等到那裡的雲彩,已經全部散開之後,朱帥這才停住了腳步。

那紅色雲彩,涉及的範圍,十分的廣闊,雖然自己知道那個方向,但也只是大概的方向,若是自己現在還繼續前進的話,很有可能會導致自己白做一些無用功,還不如在這裡等著,等下一次天雷的出現。

停住腳步,朱帥這才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上,一陣刺痛。

低頭一看,朱帥無奈的笑出了聲來。

自己的身體,再次變的一片狼藉!

自從進入到這鳳凰煉獄中之後,自己的身體,似乎就沒有什麼時候,能夠完好無損,在天火的焚燒下,一直都處在破敗的狀態。

還好,自己已經習慣了這樣,只要用不死靈木修復一下就好了。

朱帥如此想著,盤腿做了下來,開始了新一輪的療傷。

就連朱帥自己都沒有發現,最近這些日子,身體不斷的燒毀與修復,在這樣的循環往返之下,朱帥的身體,比剛剛進入這鳳凰煉獄的時候,更加的堅韌了許多,身上的許多地方,已經與魔獸無異。

雖然這樣的循環,讓朱帥飽受痛苦,但是得到的好處,也令人眼饞。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朱帥的目標,就更加的明確了。

每次天雷出現的時候,朱帥都會使用自己的瞬移法術,躲避開天雷的襲擊,然後趁著那些雲彩尚未散去的時候,快速的朝著那個方向接近。

為了防止自己的判斷出現錯誤,朱帥每前進一段距離,都會朝著四周觀看一番,其他的地方,都沒有出現這種雲彩,這更加確定了朱帥心中的想法。

終於,在第六道天雷出現的時候,朱帥距離另外兩塊龐大的雲彩,已經十分的接近了,看樣子,在需要一次的時間,朱帥就可以到達那雲彩的正中間。

而此時,朱帥卻發現,那邊的紅色雲彩,也逐漸的朝著這邊靠近!

自己的母親,也發現了自己頭頂上的這片雲彩了,她此時,也正在朝著這邊行來!

這樣的發現,讓朱帥欣喜若狂,兩個人移動,遠比自己一個人,要來的快的多!

天雷,不斷的出現,繼而消失,隨著那一聲聲的轟鳴,頭頂上方的四片紅色雲彩,慢慢的重疊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塊。

在又一次天雷出現的時候,兩道龐大的閃電,相距也不足五里之遠了,若不是這裡全部被紅色所籠罩,說不定自己現在,已經可以看到母親的身影了!

越是到這個時候,朱帥越是感覺激動不已。

將四種符咒,全部使用一張之後,朱帥已經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趁著這次天雷消失的間隙,找到自己的母親!

朱帥不顧一切的狂奔了起來,朝著剛剛天雷消失的方向,快速的掠去。

終於,在前方的紅色霧氣之中,出現了一道彩色的身影。

母親?母親!自己終於看到你了!

看著那若隱若現,似有似無的彩色身影,朱帥的眼淚,已經不爭氣的從眼眶之中涌了出來。

終於,朱帥來到了那彩色身影之前,不顧一切的撲了上去。

「你是什麼人?」

可誰知,感受到朱帥撲來,那彩色的身影,竟然一下子閃到了一邊,朱帥沒有撲到她,一下子跌落在了一旁。

而此時,一道溫潤動聽的聲音,也傳入了朱帥的耳朵。

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的母親會閃到一邊?朱帥快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朝著自己的身後看去。

那身著彩袍的女子,不正是自己在夢中,見過無數次的那個身影么?

在朱帥看向母親的時候,母親同樣緊緊的盯著朱帥,眼神之後,滿是疑惑,似乎不知道朱帥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母親,我是朱帥,我是朱帥啊!」

朱帥瞬間明了,在母親離開的時候,自己才幾歲,而現在,自己已經二十三歲了,從當初的咿呀學語,長到這麼大,母親不認識自己,是很正常的事情。

「朱帥?」

聽了朱帥的話之後,母親先是一愣,然後大聲笑了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