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朱帥的心中一喜,化石蛇的強悍實力,令朱帥無比的頭疼,但是不管怎麼說,現在終於找到了化石蛇的弱點了。

只可惜,這裡的環境,十分的惡劣,只是對化石蛇壓制了一小會的時間,朱帥就感覺自己的靈魂力量,耗費極大。

收回自己的靈魂力量,化石蛇馬上又敏捷了起來,趁勢對落雨落央等人,展開了兇狠的攻擊。

「大家施展法術的時候,附上自己的靈魂力量!」

不過,既然找到了它的弱點,就不愁有解決的方法了。

在法術上附上靈魂力量,就是最有效的一種方式。

大陸上的修鍊者,在施展法術的時候,極少會附上自己的靈魂力量,因為靈魂力量,對一名法師來說,十分的重要。

如果擅自在法術上附上靈魂力量,而對手的靈魂力量,要強於自己的話,很有可能會導致靈魂受損,造成不可修復的傷勢。

所以,只有一方在主動想要進行靈魂比拼的話,才會在自己的法術攻擊上,附著上自己的靈魂之力。

而化石蛇的靈魂力量,十分的薄弱,這個時候在法術上附上靈魂力量,相信用不了多久,這化石蛇,就會被眾人擊殺。

在朱帥的提醒下,其他人紛紛開始了動手,一連竄附著著靈魂力量的法術,不斷的朝著化石蛇掠去。

而朱帥也召喚出了數朵爆炎舞,朝著化石蛇襲去。

幽冥鬼火的特效,就是焚燒對手的靈魂,這種情況之下,幽冥鬼火的這種特效,作用將會被無限度的放大。

閃爍著妖異紫色光芒的爆炎舞,很快就擊打在了化石蛇的身上。

在眾人靈魂攻擊之下,化石蛇的嘴中,很快開始發出了一陣陣的嘶鳴聲。

特別是朱帥的爆炎舞攻擊在化石蛇的身上之後,化石蛇的身體,竟然痛楚的蜷曲成了一團!

見朱帥的提議有效,眾人更是加快了攻擊的頻率,而附著著靈魂之力的法術攻擊,對化石蛇的傷害,竟然十分的明顯,在眾人的圍攻之下,那化石蛇只是撐了幾分鐘的時間,就慌忙的逃竄離開。

見化石蛇終於逃竄,眾人齊齊的舒了一口氣。

剛剛的戰鬥,雖然是朱帥等人以五打一,但是過程,卻十分的艱辛。

包括朱帥在內,五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特別是落雨和水雲閣的那名男子,傷勢更是有些駭人。

等化石蛇逃遁之後,眾人這才開始了緊急的療傷。

朱帥的傷勢,到不是特別的眼中,最危險的一次攻擊,被朱帥使用那瞬間移動的身法,逃避了開來,其他的,只是一些擦傷。

從納戒之中取出了一張療傷符之後,朱帥這才朝著靜兒凝夢兩人走去。

現在,化石蛇已經套盾,這第三關的空間大門,已經暢通無阻了。

朱帥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靜兒,不知道靜兒在看了那水晶球上的畫面之後,有沒有想起一些之前的事情來。

「靜兒,這水晶球上的畫面···」

來到靜兒的身邊,朱帥有些惶恐的說道。

「好了,你別說了,水晶球上的畫面,我已經看過了,咱們兩個,之前或許認識,但是對不起,我依舊是想不起之前的事情來。」

「你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好好回憶一下!」

不等朱帥說完,靜兒便打斷了朱帥。

水晶球上的畫面,令靜兒心中十分的震驚,從那些畫面來看,自己與朱帥,之前不僅認識,而且關係,還十分的親密。

但是不知道為何,靜兒就是對之前的事情,沒有絲毫的印象,就好像那些畫面,只是在自己的夢中出現過一般。

靜兒當然也不會僅憑這水晶球上的畫面,就相信朱帥。

「這,好吧,我等你!」

朱帥十分落寂了說了一句,轉身讓開了道路,指著前方的空間門說道:「抓緊時間進入空間門吧,後面還有兩輪的考驗呢!」

指著那漆黑的空間門,朱帥只感覺自己的鼻子,有種酸酸的感覺。

靜兒,還是沒有想起自己來。

就在朱帥等人,攻擊那化石蛇的時候,空間門上的數字,快速的下降著,現在,剩餘的名額,已經不足130人!

這些人的速度,竟然這麼的快!

因為所剩的名額不多,再加上後面還要面臨兩輪的考驗,靜兒也沒有過多的耽誤,將那顆記憶水晶球還給朱帥之後,便招呼著剩餘的兩名水雲閣成員,一起進入到了那扇漆黑的空間大門之中。

大門上的數值,很快又減少了三名。

「落雨,怎麼樣,還可以繼續么?」

戀戀不捨的目送靜兒進入那空間大門,朱帥這才來到落雨落央的身邊,詢問起情況來,靜兒已經進入下一輪,自己也必須快些了,一定不能讓靜兒遇到任何的危險。

「我還好,沒問題!」落雨活動了活動筋骨,肯定的說道。

在療傷符的作用之下,落雨的傷口,也在快速的癒合著,既然他認為還可以繼續走下去,朱帥也沒有說什麼,與凝夢三人,一起進入到了空間門之中。

隨著朱帥進入空間門,周圍的景象,再次一變,等朱帥適應了眼前的光亮之後,卻發現置身於一片極為秀美的山水之間。

不遠處,是兩座高聳的山峰,從兩座山峰相連的半山腰處,一條洶湧的瀑布,傾斜而下,激起了陣陣的水花。

山峰之下,則是一潭清澈見底的湖水,在瀑布的拍打之下,不斷的激起一道道的漣漪,隨著湖面,蔓延到了遠方。

一群群天鵝鳥獸,在湖水之中,悠閑的遊盪著,隨著那些漣漪,四處的嬉戲打鬧這。

天空上,藍天白雲,地下鳥語花香,一切,竟然是那麼的和諧,那麼的秀美,給人一種極為舒心的感覺。

自己的夢想,不正是尋找這樣的一處地方,和家人開開心心的生活在一起么?沒有想到,在這赤妖峽谷之中,竟然還有這麼一處地方。

朱帥順著湖邊,開始慢慢的散起步來,就在這時,一陣銀玲般的笑聲,突然從不遠處傳來,緊接著,手中握著一朵粉色小花的靜兒,就跑到了朱帥的身邊。

「朱帥哥哥,你終於進來了,看,這麼多美!」

靜兒將小花放在瓊鼻之下輕輕的嗅著,一邊指著周圍的環境,開心的說道。

「靜兒,你,你想起我來了?」

朱帥只感覺自己的內心一陣激動,眼淚都不受控制的涌了出來。

靜兒真的將之前的事情想起來了么?

「朱帥哥哥,我現在什麼都想起來了,對不起,之前讓你傷心了,我也是進來這裡,才慢慢的將過去的事情回憶起來。」

「咱們兩個,從小一起長大,那些幸福的過往,我怎麼會輕易的忘記呢。」

「朱帥哥哥,你不是答應我要給我捕捉一隻雪狐么?現在給我吧!」

靜兒說著,調皮的伸出了自己那白皙的手掌。

「靜兒,太好了,你終於想起我來了,雪狐我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朱帥的心中無比的激動,甚至想跳入下方的湖水之中,好好的遊玩一番,著急忙慌的將雪狐從靈魂之海中召喚出來,遞給了靜兒。

「謝謝朱帥哥哥!」

靜兒輕輕的將雪狐接過,一雙手掌,撫摸著雪狐那柔軟的絨毛,甜甜的和朱帥說道。

「對了朱帥哥哥,我帶你去看個好東西!」

靜兒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拉起朱帥的手,就朝著一旁的密林走去。 山峰兩側,是無盡的密林。

不過,這裡的密林之中,全部是桃李樹木,現在正值桃花開放,一群群彩蝶蜜蜂,在密林之中,蝶舞翩翩。

陪著靜兒,在桃樹林中行了好一陣子之後,密林之中,突然出現了一片空地,空地之上,簡單的蓋著幾間茅草屋。

茅草屋的突然出現,不僅沒有突兀之感,反而在這桃林之中,別有一番韻味。

靜兒拉著朱帥的手,一直走到茅草屋之前,這才推開一扇門,走了進去。

屋內,父親正端坐在一旁,手中端著一個茶杯,緩緩的品嘗著茶水,在父親的身邊,坐著一名端莊賢淑的女子,一身彩袍襲身,看上去無比的尊貴脫俗。

這女子,竟然是之前出現在自己夢中的,自己的母親,彩鳳!

自己的父親和母親,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朱帥的嘴角,突然湧起了一抹苦澀的笑容。

這裡,根本就是另外一個幻境,自己現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自己內心深處,希望看到的東西。

這,應該就是這次佛光普照的第四項考驗內容吧!

可是,朱帥明知這時幻象,但是現在看到的東西,讓朱帥不忍心醒過來。

這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那麼的柔美,朱帥真的想一直沉浸在這幻境之中,不再醒來,就這樣一起和家人呆在一起。

可是,自己能一直這樣下去么?明知這是幻境,自己就必須醒來,否則的話,這幻境之中的畫面,永遠都不會實現了!

朱帥輕輕的揉揉自己的眼睛,將眼眶之中的淚水,輕輕的抹去,腳步不由自主的後腿了幾步。

自己不能在繼續往前了,繼續往前的話,朱帥怕自己控制不住,怕自己會心中一軟,留在這裡。

現在,自己看到的,還只有父親母親靜兒,萬一一會,雪絨玉瑤等人也出現呢?那自己就更不想離開了吧!

「朱帥哥哥,你要去哪裡,見了伯父伯母,你怎麼不知道問好啊!」

見朱帥不停的後退著,靜兒轉過身來,嬌斥一聲,就要拉著朱帥的手。

朱帥緩緩的將自己的手掌,往後一抽,開口說道:「靜兒,來,把雪狐給我,到了該餵食的時候了!」

不顧靜兒牽著自己的小手,朱帥直接朝著靜兒懷中的雪狐抓去。

聽了朱帥的話,靜兒似乎有些不舍,但是還是很配合的將雪狐遞給了朱帥,朱帥接過那雪狐,抱在懷中,輕輕的撫摸了幾下之後,將之收回自己的靈魂之海中。

幻境雖然迷人,但是,到了自己該離開的時候了。

朱帥輕輕的一笑,朝著自己的父親母親,輕輕的行了一禮,身形瞬間拔高,直接掠上了高空。

站在半空中,看著下方的沒有邊際的桃林,朱帥的手掌微曲,一座乳白色的元素小塔,便瞬間出現在了掌心之中。

在這幻境之中,施展法術,都不會消耗朱帥原本的元素之力。

戀戀不捨的朝著下方的茅草屋看了一眼,朱帥輕輕的將元素小塔,丟了下去。

這幻境,令朱帥無比的嚮往,可是現在,自己卻要親手將之擊碎。

元素小塔,很快便掠至那桃林深處的茅草屋之上,隨著轟隆一聲巨響,整片桃林,帶著周圍的絕美景象,一起消失在了朱帥的眼前。

這幻境,終究還是被自己親手給打碎了。

朱帥的心中,無比的落寂,多希望自己能夠和父親母親靜兒等人,多待一會時間。

隨著那桃林的消失,周圍的景象,開始變幻了起來,很快,之前那熟悉的,漆黑的赤妖峽谷,又出現在了朱帥的眼前。

這第四關,自己算是有驚無險的通過了吧!

朱帥心中凄慘的一笑,卻感覺面前,突然有一道巨大的黑影出現。

抬頭望去,自己的面前,竟然是一條足有數十丈之大的青色巨龍!

巨龍那巨大的體型,已經將這個峽谷,徹底的籠罩了起來,那一雙如同巨石一般的瞳孔,直勾勾的直視著朱帥。

一股無與倫比的威壓,從那巨龍的身上湧出,朱帥只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困難了許多,甚至連靈魂,都似乎會在這等威壓之下,瞬間炸裂。

青龍族族人?這赤妖峽谷之中,為什麼會出現青龍族的族人,而且,看樣子,他是來找自己麻煩的,可是他為什麼會找上自己?

還有,這赤妖峽谷之中,不是法皇級別的強者才可以進來么,可是自己面前的這條巨龍,那強悍的氣息,絕對不止法皇級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等朱帥有所反應,那青色巨龍,便將他那巨大的頭顱,朝著朱帥伸來,兩隻巨大的龍角,甚至快要頂在了朱帥的身上。

「小子,為何在你的身上,本尊感受到了青龍族的血脈,你身上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快點從實招來!」

那青色巨龍的聲音,如同炸雷般在朱帥的耳邊響起。

果然,這隻青色巨龍,還是因為熬勝而來的!

自己之前在通過考驗第二關的時候,為了使四聖府的那些法皇強者們少受損失,不得已將熬勝召喚了出來,快速的通過了第二關。

沒有想到,自己的舉動,還是引起了青龍族的注意,它們這麼快就派出了族人,來找自己算賬了。

而且,這隻青色巨龍,竟然以本尊自稱,也就是說,它的實力,已經達到了法聖級別。

自己一個小小的五段法皇,面對法聖,根本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一定是青龍族,這次也派出了族人,參加這次的佛光普照,所以,在自己召喚熬勝的時候,被他們發現,告知族中其他人,才會來找自己的麻煩。

可是,自己現在,如何才能應對這次的危機呢?

「這位前輩,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的身上,怎麼會出現青龍族的血脈,我只是一名普通的修鍊者,前輩是不是感應錯了!」

危急之下,朱帥也只能胡亂找了一個借口,想要看看能否搪塞過去。

「呵,小子,你這點小把戲,也想在本尊的面前矇混過關,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如實招來,否則的話,就不要怪本尊不顧身份了!」

誰知,那青色巨龍聽了自己的話之後,竟然將身體一陣盤旋,將朱帥完全的困在了其中,惡狠狠的與朱帥說道。

這青色巨龍,可是法聖強者啊,若是他對自己出手,那自己幾乎會在瞬間,就灰飛煙滅。

可是,難道自己真的就將熬勝召喚出來么?

以青龍族的性子,知道自己圈養了一隻龍族後裔,那估計自己的下場,會更加的凄慘,不招,或許還有活路,招了,就真的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這位前輩,晚輩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晚輩的身上,並沒有關於青龍族的任何東西,況且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前輩若真是想為難晚輩,晚輩也沒有辦法!」

朱帥的雙眼猛然間一縮,毫無畏懼的說道。

「哈哈,還不承認是吧!那本尊就將你擊殺,然後再看看你的身上,到底有沒有本尊所說的東西!」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