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本來亨利很有信心,將所有關係動用起來。爭取這次外出演習的機會,卻在三天前的早上得知一個消息。最疼愛的女兒哈莉不見了,在自己軍區的大院裏不見了。這讓他第一次着急起來,別的他都可以不在乎。卻不能不在乎女兒,妻子因爲意外離開了他們。女兒哈莉是亨利唯一的心靈寄託,等於是他的全部。

動用整個軍區的力量搜尋,還是沒有結果。雖然已經證實並沒有離開,卻找不到人。聽他說到這裏,許風忽然想起個人。娜塔莎關他禁閉的時候,那個禁閉室牆角的青年。一身破爛迷彩服,獨自一人喝酒。看上去毫無生機,許風卻能清楚的感受到那人身上散發的強大壓力。

許風站起身,在亨利耳邊說了幾句。轉身走出辦公室,來到娜塔莎的辦公室,亨利的電話已經打了過去。許風和娜塔莎去了那間禁閉室,要找的那個人已經不在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兒,什麼時候離開的。

娜塔莎一直很自責,士兵名單上根本沒有那個人。禁閉室裏出現一個根本不存在的人,這點是她不可推卸的責任。既然有了目標,所有人都朝着這個方向努力。所有軍官全都進入搜尋,整個軍區雞犬不寧。許風獨自一人坐在操場上,他沒有跟別人一樣去找。

因爲他清楚的感覺到,哈莉身上特有的香氣。就在操場附近,來回轉了幾圈。許風一點沒有發現那裏異常,坐在操場邊上點了支菸。猛然看到禁閉室上面的通風管道,許風猛然站起身走了過去。

順着通風口爬進去,一眼便看到了哈莉。渾身綁着繩子,看到許風后嗚嗚嗚一直叫。許風爬過去,解開哈莉身上的繩子。戒備的看着四周,按理說對方應該就在附近。許風卻沒有看到人,慢慢將哈莉從裏面抱下來。

拿出腰裏的對講機,通知亨利他們。五分鐘後,所有人來到操場上。亨利走在最前面,看到哈莉後緊跑幾步。一把將哈莉擁入懷中,輕輕拍着哈莉的後背。

所有人靜悄悄離開,剩下亨利父女和許風三個人。亨利走到許風面前“真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除了謝謝還是謝謝。真心的謝謝你,救了我女兒。”

許風剛想說話,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向前撲去,直接將亨利和哈莉撲到在地。“嘭”的一聲槍響,子彈從許風頭皮飛過。接連開了三槍,周圍的士兵才趕到現場。許風扶着亨利和哈莉站起身,哈莉猛然捂着嘴。指着許風的後背“你,你受傷了。”

“醫生,醫生,快叫醫生過來!”亨利吼道。

四個身穿白大褂的軍官跑來,將許風放在擔架上。朝手術室跑去,一路上哈莉握住許風的手。許風已經進入半昏迷狀態,聽不到別人說的什麼。哈莉眼含淚水的看着許風,一直站在手術室門口。

六個小時的手術,漫長的等待。哈莉和亨利站在門口一刻也沒有離開,殺手已經抓到。亨利卻沒有時間管那些,比爾死在他面前的時候。他就已經對自己發誓,這輩子不會讓悲劇重演。

一直到晚上,手術室的燈緩緩熄滅。門被打開,兩個護士推着擔架走了出來,許風被包裹的很嚴實。手術很成功,許風已經沒什麼大礙。兩發子彈全都打在後背偏左的位置,沒有打到肝臟。

哈莉激動的跳了起來,許風被安排到安靜的特殊病房。二十四小時有人看守,亨利這才走到審訊室。

昏迷三天的許風,伴隨着第四天的日出一起醒來。哈莉趴在牀邊,許風睜開眼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她。小巧的馬尾辮,許風輕輕摸了一下。掙扎着想下牀。試了幾次沒能成功,只好坐在牀上摁響牀頭的按鈕。

走過來兩個護士,扶着許風去了洗手間。回來時哈莉已經醒來,噘着小嘴看着許風“你醒了爲什麼不叫我?”

許風笑着說道:“我看你睡的那麼香,沒好意思打攪你。”

哈莉不依不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救了我。照顧你是應該的,你竟然不叫我。讓她們幫你,哼!”

許風一下子愣住了,他最不擅長的就是跟女孩子打交道。更何況哈莉生氣時的樣子更加迷人,許風一時沒回過神來。兩個女護士很自覺的離開病房,許風坐在旁邊的沙發上。

許風看着哈莉“別鬧了好不好,不是說好不哭的。”

哈莉跑到許風跟前,一下撲進懷裏“都怪你,誰讓你那個時候那麼勇敢呢。長這麼大,除了父親沒人會對我那麼好。老實交代,你是不是有什麼企圖?”

許風搖頭“別瞎說,我告訴過你的。我有女朋友,她人很好。我只是那你當妹妹,保護妹妹是哥哥義不容辭的事好不。”

哈莉點頭,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走吧,我帶你去見個人。” 漆黑的小屋裏,一個帶着頭套的人影蹲在趴在地上。許風慢慢走進去,將頭套拉下來。果然沒錯,就是許風在禁閉室裏見到的那個男子。一雙犀利的眼神看着許風“呵呵,你來了”

許風一愣“你知道我要來?”

青年男子看着許風“當然知道,唐傑最後一個徒弟。還是他女婿,我怎麼會不知道。”

許風聽到唐傑的名字,渾身一顫“你認識唐叔。”

屋裏只有許風和他兩個人,青年男子一點沒有隱瞞。把他所知道的全都告訴了許風,唐傑的死不僅僅因爲唐濤。還有伊麗莎白家族的競爭對手,是他們第一個想要唐傑的命。

之後安排人引誘唐濤,私底下幫助他聯繫了不少人。都是唐傑的仇敵,慢慢聯合到一起。許風緊緊捂住拳頭,臉上的青筋崩起。一臉憤怒的看着青年男子,他在賭。賭自己的這些話可以換來一點時間,他不需要許風放了他。只是需要一點時間,給另外一個人爭取時間。

“轟隆隆!”外面響起一陣爆炸聲,許風猛然站起身。青年男子擡起頭看着許風“我曾經也是唐傑的兄弟,雖然離開組織很多年。但一直沒有忘記,本來我已經隱退了。這次就是爲了給他報仇,雖然沒能成功。至少也算對得起他,希望你能堅持下去。”

沒等許風開口,青年男子便咬舌自盡了。許風看着青年男子,心裏面說不出的難受。他沒想到眼前的不是敵人,在唐傑的問題上有着共同的目標。但是他知道的太晚了,或許在禁閉室時。許風不被帶走,結局就不是這樣的。

走出審訊室,許風走到外面。周圍一片狼藉,全是被炸飛的汽車殘片。停在停車場的五輛軍車已經變成碎片,許風馬上朝亨利辦公室跑去。屋裏面一個人都沒有,現場一片混亂。許風卻找不到一個認識的人,從外面開進來一隊士兵。手持武器負責警戒,後面呼啦啦進來一大幫人。

許風一個也不認識,最後被他們趕了出去。所有無關人等都被趕了出來,許風和身邊幾十號人全都站在門口。亨利的話應驗了,他沒能爭取到外出演習的機會。對方開始對他動手了,亨利帶着自己人離開了。最後關頭卻沒有帶許風走,站在門口看着裏面的士兵。許風轉身離開,他的仇還沒報完呢。

走出軍營,許風站在大街上。走到十字路口,腦海裏回想接下來該做什麼。一輛大貨車衝許風呼嘯而來,緊接着“嘭”的一聲。許風的身體自由飛起,一個完美的拋物線落在十幾米外的水果攤上。將攤上的水果全部打飛,重重的落在地上。

附近的人都圍了上去,對眼前這個黃色皮膚的小夥指指點點。貨車沒有絲毫猶豫,一腳油門絕塵而去。沒有人關心這個少年的死活,天空下起了瓢潑大雨,雨水打在許風臉上。

一個瘦弱的身影出現在大街上,撐着一把破舊的雨傘。手裏拿着一個塑料袋子,裏面是易拉罐和飲料瓶。緩緩走到許風旁邊,看了一眼地上的許風。用盡全力扶了起來,試了幾次沒能扛起來。最後將許風放在袋子上,一點點拖着許風往衚衕裏走去。

衚衕裏最裏面的一戶人家,殘缺的大門被推開。裏面跑出兩個十五六歲的女孩,臉上髒兮兮的。看到老人急忙上前來。眼巴巴看着老人,老人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個袋子。包裹的嚴嚴實實的,打開之後是幾片面包。分給兩個女孩,老人臉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容。

屋裏只有一處乾淨不漏雨的地方,老人將許風拖到那裏。少了開水給許風洗把臉,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兩個女孩依偎在老人懷裏,慢慢睡去。

雨過天晴,老人一大早就出門去了,剩下兩個女孩子看着許風。一直到中午老人回來,許風才慢慢掙開眼。眼前的一切如此陌生,許風掙扎着坐起身。看到身邊的三個人,頓時明白了一大半。被車撞飛之前的情形,許風一點都沒忘。甚至老人拖着許風的時候,他還能感覺到。但是卻處於昏迷狀態,沒有基本的意識。

老人看到醒來的許風,遞上一碗熱水。裏面放了一下生薑,許風接過來一飲而盡。肚子卻不爭氣的叫了起來,老人將一個小袋子交給許風。那裏面有許風最重要的東西,許風接過來裝進口袋裏。看着旁邊兩個髒兮兮的人影,如果不是從頭髮來判斷。許風根本不敢確認眼前的是男孩還是女孩。

老人叫湯姆,兩個女孩都是他收養的孤兒。露絲和布里亞,許風站起身。走到水盆前,洗了把臉。朝外面走去,湯姆和兩個女孩搖搖頭。任憑許風消失在視線裏,他們本來就沒奢望有什麼回報。

出去半個小時,許風再次出現在荒宅門前。露絲第一個看到許風,欣喜若狂的朝許風跑去。金絲長髮在空中飄蕩,許風將手裏的東西遞給露絲。湯姆和布里亞從屋裏走出來。驚訝的看着許風,湯姆圍着許風轉了一圈“呵呵,恢復的不錯。”

許風笑了笑“剛纔走的急,沒有跟您打聲招呼。真是不好意思,謝謝您救了我。我都知道了,不管怎麼說還是要謝謝您。”說完將手裏剩下的兩個袋子遞給湯姆。裏面全是好吃的,麪包番茄醬之類的。許風按照自己心裏所想的給他們買了一些,再多了也拿不住。

湯姆接過許風手裏的食物,走進客廳四個人圍在一起。這是許風吃的最有意義的一頓飯,三個人吃的都很慢。不是他們不餓,是他們從沒有享受過這麼豐盛的食物。湯姆本來可以過的好一點,卻因爲兩個女孩把房子賣了。給她們兩個看病,病看好了。他們卻成了無家可歸的人。

回街上買東西的時候,路上很多人對許風指指點點。不明緣由的許風詢問小商販,才知道事情的整個過程。卻沒人知道湯姆是怎樣救的他,許風嘴角上揚的看着所有人。此時一個個對許風熱情似火,卻在前一晚眼睜睜看着許風躺在地上。

許風去銀行取錢,預約之後回到湯姆的住所。

兩個女孩吃完飯去一邊睡覺,湯姆看着許風“真沒想到你還會回來。”

許風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兩個女孩,衝着湯姆笑了笑“我怎麼會走呢,您是我的救命恩人。” 湯姆搖搖頭,雖然沒說話,許風卻知道老人要表達什麼意思。安靜了十幾分鍾,許風起身坐在一邊靠着牆,看着熟睡中的兩個女孩。或許這是她們最後一次睡着這裏了,許風並沒有告訴她們。

一大早站在門口,許風看着醒來的兩個女孩。老者照例很早就出門了,許風要出去辦事。走之前給兩個女孩買了早餐,走出門去了銀行。需要工作人員送一趟,許風提前回來了。

剛走到衚衕口,許風看到一羣人圍在門口。急忙跑過去,湯姆躺在地上。兩個女孩臉上掛滿淚珠。

“唉,這家人本來就那麼窮,偏偏又攤上這麼個事。”

“誰說不是呢,老頭也真不容易的,爲了這倆孩子啥都不要了。”

兩個女孩跪在地上,湯姆掙扎着想起身。努力半天也沒成功,躺在地上看着旁邊指指點點的人羣。很多人看着他們可憐,紛紛掏出錢來放在一邊的擔架上。救護車停在不遠處,老人卻死活不肯上車。

得病已經很久了,湯姆卻一直硬扛着。之前他就去醫院檢查過,需要做大手術。手術費就要八十萬美金,再加上前後期的調理總數不低於一百萬。這對於一貧如洗的湯姆來說,是一筆天文數字。

兩個女孩哀求旁邊的人,只要他們肯幫忙。做什麼都行,雖然很多人想幫。卻無奈沒那個實力,只能盡一點微薄之力。許風緩緩走過去,沒等說話。三個青年擠了進去,蹲下身用手託着露絲的下巴。仔細看了半天,扭頭對身邊的人說了幾句。

隨後爲首的那個人說道:“跟我們走吧,儘量多給你們點錢。”

三個人身上刺龍畫虎,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周圍的人都認識他們三個,這片混混老大的手下。爲首的人胳膊上一條青龍,雖然紋身技術不怎麼樣。還像那麼回事,拿出來挺唬人的。

周圍的人自覺的往後退,給他們三個讓出地方。三個人拉着兩個女孩準備離開,許風一把抓住青年的手“放開她們。”

胳膊上紋着青龍的混子看着許風“你誰呀?少在這兒多管閒事。”說完扭頭準備走出去,許風一腳踹在青年肚子上“我跟你說讓你放手,你沒聽見啊。”

周圍的人倒吸一口涼氣,全都爲許風感到擔心。這幫人是這裏的地頭蛇,沒人敢去招惹他們。沒想到許風不僅和他們對上了,而且還先動了手。幾個幸災樂禍的人看得起勁,不顧自己的生意等着看許風怎麼收場。

青年看着許風,招呼身後的兩個小弟。鬆開兩個女孩朝許風走去,三個人輪番出手。許風絲毫沒有猶豫,對着三個人一拳一腳。直接幹倒在地,捂着肚子嗚嗚直叫。許風扭頭看着兩個女孩“怎麼回事?”

聽完女孩的敘述,許風一把扶起擔架上的湯姆“您放心吧,錢的事我幫您解決。先把病治好再說,我送您上車。”說完將湯姆背上救護車,湯姆掙扎着要下車,被許風攔住“好了,您就安心去醫院吧,我們隨後就到。”

許風沒有理會地上的幾個人,帶着兩個女孩打車去了醫院。湯姆被安排到特護病房,觀察兩天就要安排手術了。許風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兩個女孩一左一右站在牀邊。湯姆似乎有很多話要說,卻發不出聲音。

兩個女孩替湯姆翻譯,主要就是一些謝謝許風的話。還有就是擔心兩個女孩,許風站在牀邊看着湯姆。一字一句的做出承諾。當地最好的醫院,最優秀的醫生。所有一切藥物都用最好的,這是許風對醫院唯一的要求。半小時後,銀行的運鈔車趕到醫院。許風一共提取了五百萬現金,一百萬交給醫院。剩下的存在湯姆和兩個女孩名下,湯姆兩百萬,兩個女孩一人一百萬。

站在手術室門口,兩個女孩焦急的來回走動着。許風坐在門口的長椅上,手術室上面的燈一直亮着。外面一陣吵雜的聲音,兩個護士跑進來。通知許風趕緊離開,從後門走。

許風不以爲然,在醫院三天。許風對湯姆的一切醫院的護士都看到了,當他們知道湯姆和許風沒有任何關係時。對許風的評價就更高了,一時間很多人都認識許風。不知不覺許風成了醫院裏的名人,走到哪兒都有人跟他打招呼。

許風沒有逃跑,這不是他的本色。他也不能離開,湯姆的手術已經到了最後關頭。如果許風這個時候離開,那些人肯定不會放過湯姆。許風整理一下衣服朝外面走去,大門口站在黑壓壓一片。

許風走出去,看到站在最前面的兩個人。正是他三天前打了三個人裏的兩個,許風伸手指了指他們“怎麼回事?上次沒挨夠是吧?”

兩個青年一點也不含糊,招呼身後的人朝許風衝了過來。許風淡定的看着眼前的二十幾號人,轉身朝裏面走去。直接把門關上,拿出電話撥了出去。

上次是他衝動了,但這次不一樣。同樣的錯誤他不能犯兩次,這些人很明顯就是破皮無賴。許風不能跟他們動手,畢竟這裏是人家的地盤。湯姆和兩個女孩還要在這裏生活。許風只能求助於伊麗鐵人,通過另一方的勢力將事情平息。

電話撥出去十分鐘,外面的人就全部離開了。醫院恢復了正常,許風緩緩走進大樓。站在手術室門口,已經持續了八個小時。手術還在進行,醫生都已經換了兩個了。許風焦急的站在外面,根本沒在意不遠處的一雙眼睛。

許風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扭頭看了一眼旁邊的樓道。卻什麼都沒有發現,但是他的確感覺到有人盯着他看。扭頭看了兩次,依然沒有什麼發現,許風坐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夜裏十點多,手術終於結束。六個醫生從手術室走出來,深深鬆了口氣。湯姆的手術很成功,住院觀察半月就可以出院回家靜養了。許風跟醫生一一道謝,看着湯姆被推進特護病房。

專門帶兩個女孩出去買了幾件衣服,徹底洗了洗澡。此時許風才明白兩個女孩的用意,把臉上故意弄的髒兮兮的。是因爲她們都很漂亮,瓜子臉高鼻樑藍眼睛。看上去特別漂亮,兩個女孩挽着許風的胳膊。在大街上一走,回頭率百分之九十九。

回到醫院,兩個女孩坐在牀邊。許風走出去抽支菸,扭頭對着安全出口處“出來吧!” 一個黑影從門後面走出來“呵呵,不愧是周通看上的人。”黑影漸漸來到許風跟前,一件黑斗篷擋住全身。蓋在頭上什麼也看不到,只能聽到聲音。

許風眉頭緊皺“你和周通什麼關係?”

黑影笑道:“你管我,跟你又沒什麼關係。憑什麼要告訴你,再者說,你才認識周通幾天。難道你就真的認爲周通是個好人?”

許風搖搖頭“不管是不是好人,至少不是壞人。”

黑影猛然向許風出拳,接連擋住三次。第四次終於還是讓黑衣人打在了身上,許風揉了揉被黑衣人打到的地方。雖然看不到傷口,卻異常疼痛。使得許風回想起在山上住着的時候,周通雖說的那些話。

許風轉變戰略,運用周通交給許風的套路。沒幾招就破解了對方的套路,黑衣人應接不暇。一個轉身從窗戶上跳了出去,許風看了一眼外面。黑衣人已經站在地上,一溜煙消失在視線裏。

許風疑惑的看着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周通的死沒幾個人知道。甚至許風那段時間沒用通訊設備,所以他根本想不通。那個黑衣人是怎麼找到他的,還能一直跟着他這麼長時間。許風竟然一點都沒發現,直到這一刻才發現對方的蹤跡。

許風緩緩走向病房,剛到門口看到大門有幾個熟悉的身影。許風急忙跑了出去,兩個女孩被一羣人堵在醫院外面。就是不讓他們進來,許風走過去後見到幾個熟悉的臉孔。

都是上次來尋仇裏的那夥人,許風走到兩個女孩旁邊。拉着她們兩個走進醫院,身邊的人叫囂的很厲害。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全都害怕許風。

兩個女孩馬上走進醫院,後面出現一雙大手,拉住兩個女孩的胳膊。許風一腳踹去,對方一個踉蹌,穩住身形又衝了過來。許風用力將大門關上,把兩個女孩關在裏面。許風一個人站在外面,對面是十幾個青年。

一個個手裏都拿着傢伙,看着許風絲毫沒有猶豫的衝上去。第一波被許風打倒,後面的人跟着就上去了。四個人一組輪番上陣,不一會兒這幫人就掛了彩。

許風看這對面的十幾號人,手裏拿着搶來的狼牙棒。這玩意上面全是刺,打在身上特別疼。剛開始許風一不留神捱了一下,便從人家手裏搶了過來。效果的確不錯,很多人都體驗到了這東西的威力。

醫院大門被緩緩推開,從裏面走出十幾個穿着制服的大漢。爲首的是醫院的院長,一個年過六十的美籍華人。許風送湯姆來醫院時就見過院長,只是那個時候互相都不熟悉。院長也不知道許風的身份,後來做完手術便知道了許風的身份。

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身在異國他鄉,見到親人更是倍感激動。院長剛從外面回來,從側門回到醫院。聽說前面出了事,馬上集結所有待崗的警衛人員。

許風扭頭看了一眼老院長,老院長扭頭看了許風一眼。隨機怒視眼前這幫混混“你們馬上給我離開這裏,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下面的幾個人看着老院長,雖然他們在這附近沒少幹壞事。但這家醫院卻不敢造次,只能在門口折騰一下。裏面半步也不敢逾越,下面十幾個混混後退幾步。

許風看着老院長,周圍的人慢慢散去。沒有一個人多說一句,老院長轉身走進醫院。一行人跟在後面,一直回到病房。許風看到湯姆站在窗前,急忙走過去扶着他。緩緩坐在牀邊,兩個女孩站在一邊。

湯姆接過許風手裏的水杯“呵呵,不用這麼麻煩了。有她們兩個在就行了。”

許風站起身,走到窗前拉開窗簾“沒事,反正我也沒什麼事。過幾天我就離開了,走之前多陪陪您。”

湯姆沒問,許風自然也沒多說。他的身份很特殊,即使此時的許風。也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的身份,不然麻煩會越來越多。許風緩緩走出病房,朝院長辦公室走去。

輕輕敲門,聽到裏面說出請進之後推門而入。裏面坐着兩個人,一個是老院長。另外一個是五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一身軍裝坐在老院長對面。許風走過去打招呼,軍官看到許風猛然站起身,朝許風伸出手。兩個人的手握在一起,對方很用力的抓着許風的手。

許風自然不會示弱,兩個人較了半天勁。被老院長呵斥幾聲,終於鬆開坐回椅子上。軍官看了許風一眼,扭頭看着老院長“果然不錯,怪不得亨利會看上這小子。底子不錯,如果能參加訓練的話。肯定還有提升的空間,我很滿意。”

許風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軍官,老院長解釋給許風。

亨利雖然離開了,但是卻把許風推薦給了別的人。坐在許風對面的,就是亨利多年的好朋友。海豹突擊隊的指揮官,整個突擊隊下面六隻小隊,負責完成不同的任務。當然,這些只是他們的內部編制。下面還有一些外圍成員,負責保衛和護送任務。訓練內容和他們正式人員一樣,只是能力稍微差了點。

許風嚥了口唾沫,看着眼前一米八九的大漢。怎麼也看不出是頂尖特種突擊隊的指揮官,許風站起身仔細打量着眼前的中年人。 竹馬纏青梅 對方察覺到許風異樣的眼神,看着許風說道:“你不用看了,我馬上就調走了。現在一切事物有新的指揮官接手,你或許就是我最後一個招進去的兵了。”

許風白了他一眼,縣官不如現管。既然眼前的人已經不是指揮官了,許風自然就放鬆不少。東一句西一句的詢問着海豹突擊隊裏面的情況,之前亨利跟許風商量過。許風想在這個自由的國度立足,就必須要有一個正式的身份。

進入海豹突擊隊,就是讓許風擁有一個最合適的身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