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有身著將甲的將領,喝聲道:「列兵!合戰!迎戰!」

「禁制大陣,全部打開!不必吝惜靈石,定要打壓住這幫魔人囂張的氣焰,給他們點顏色看看,讓他們知道這凇凌城中,誰說了算!」又有陳家高層高呼。

喊殺聲震天。

陳家方向,戰鼓聲如雷,喝聲整齊劃一,鼓聲每響一聲,士氣便振一分。

「喝!」

「咚!」

「喝!!」

「咚!」

「喝!!!」

……

九通鼓響,喊殺聲通天徹地,這些陳族戰兵的氣勢,已然是攀升到了一個頂峰!

此時讓他們出去,那真是人擋殺人,佛擋殺擋。無敵鐵軍,不過如此!

無數個縱隊並列在一起的陳族戰兵,甲胄鮮明,連綿成海。

當戰鼓最後一音落下,上空禁制打開,無數陳族戰兵衝出,遁上高天,如一柄利劍,破盡諸邪,不可阻擋!

「嗤!」

兩邊人馬,終於碰撞在一起。無數血光飆飛,方一交擊,便是一片血色煉獄。

論人數,陳家這邊的確是處於絕對的下風。魔修的數量太多了,從上方看,可以看到黑色衣服的數量,足足是青色衣服的三倍以上!

然而魔人太多,也太亂。無指揮,無組織。這也是魔道一貫的風格。論戰力,魔修不弱於誰。

甚至是魔道散修,有時候也能力斬同階的宗門弟子。

但,這是戰場!

戰場之上,軍團為王!

個人力量,除非是像巫童,像陳天心那樣的蓋世強者,否則個人力量在戰場之上,就是個笑話。

不會團隊作戰的一方,其下場註定是死。

與陳家這邊秩序嚴明的家族戰軍比起來,宮墨月統率的這些魔修,簡直就像是一群烏合之眾,一衝就散,根本不堪一擊。

然而到底魔道陣營這邊的人數,是陳家軍這邊的三倍有餘。而且魔道手段,詭異難測,陳家軍團的所向披靡持續沒有多久,馬上便被打散,因為宮墨月這邊,又有人出手了! 「叮!」

琴音,如同精靈跳動,在兵殺之聲震天的戰場之中響起。

第一個音符響起,便宛如平湖之中,落下的第一塊石頭一樣,湖面盪起漣漪。引得人心潮跌宕。

緊接著,第二個音符響起!

「咚!」

「吼!是少主!少主在以琴音,為我等助威!我等何其榮幸,能得少主垂憐!兄弟們,給我殺光這幫姓陳的,以報少主!」

「吼!殺光這幫姓陳的!」

「殺!」

魔道陣營方面,原本被鎮壓下去的士氣,頓時大振!

一個個暴吼連天,興奮得滿臉潮紅,情緒亢奮,彷彿隨時可以為了宮墨月而死一般!

同時還可以看到,不僅被陳家軍團第一輪殺戮鎮壓下去的士氣大振,這些魔修的氣息,竟然在一瞬之間,實打實地暴漲了三成,直接化身為狂戰士,玩了命一樣撲殺向自己近前的陳族戰士!

「殺光這幫雜碎,以報少主!」

「殺!」

「咻!」「咻!」「咻!」

無數道靈劍的光芒,橫穿虛空,照亮了星夜。與魔人的血光,魔氣,交織、碰撞在一起,而後便是滿目的血色崩飛,無數的殘肢斷首,以及無頭屍首出現,有的從天空墜落,砸向地面,砸出一個個坑洞,炸成一灘灘血醬。

有的直接就是被捲入其他戰鬥的波動之中,被絞成肉末、血水。

整片夜空,血腥氣味瀰漫,當真是如修羅地獄,令人驚悚。

「殺!!!」

喊殺聲陣陣,響天徹地。

「咻!」

「轟!」

「鏗!」「鏗鏘!」「鏘!」

無數的兵器交擊之聲連片響起,響徹夜空。方圓三十里內,直接化為血腥戰場,陳家,魔道雙方,明明只交戰了片刻,瞬間便殺得熱火喧天,難捨難分。

每一息,每一秒,都有人在死亡。

靈技的元素波動,劍技斬出的璀璨劍光,魔門邪技,邪術,魔光,魔氣,橫盪星空,殺氣瀰漫,殺機無限。

「嘭!」「嘭!」「嘭!」

「啪!」「啪!」

「轟轟!」

「轟隆~~~!」

……

縱橫三十餘里的血腥戰場,宛若一卷天地畫卷,星夜為布,鮮血,即為色彩。勾點出來的,是一片殘酷的修羅戰場。

城南……不只是城南,凇凌城中,庶族也好,賤民也好,甚至是世族,此刻已經全被嚇傻,嚇呆。

如此規模的大戰,恐怕是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這輩子都沒可能碰到過的。

特別是凇凌城中的貧民,庶族們,他們抬頭仰望,渾身冒汗,整具身體都在顫抖,在恐慌。

對他們而言,靈士級的存在,就已經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可以主掌著他們的生死。然而在遙遠天空的那片戰場,靈士級的強者,大片大片地在死,在墜落!

對於他們而言,是神一樣的存在,此時卻像螻蟻一樣,死得卑微,這如何不令他們感到震撼,感到恐慌?!

也許若干年後,當他們老了,再回想起這一幕,依舊會顫慄,會發抖。

毫無疑問,眼下發生的這一切,將成為他們永生難忘的夢魘。

做夢,都會驚醒的那種!

「真的……打起來了?!」也有的世族在錯愕。

在他們想來,魔人的舉動,更像是一種威懾,一種威脅。因為能作為凇凌城的主宰家族,持續至今,這陳家明顯不是好惹的。

若無切實利益,誰會去吃力不討好地攻打這麼一尊龐然大物?!

然而他們終究是不懂魔道。

他們不知道,「睚眥必報」這四個字對於魔道意味著什麼。

他們也同樣不知道,這次陳家惹到的,是什麼樣的尊貴人物。

至於參戰,去幫助陳家,平滅魔人,伸張正義……算了吧,人已經明確表示這只是對方與陳家的私人恩怨,不牽扯凇凌城其他世族。

能在這種大**之中不受波及已經要謝天謝地,就不要再多事,也不要自己作死了。

黑鐵世族們,是這樣想的。

包括寧雲兩家,也是這樣想的。更何況他們已經得到了宮墨月明確的承諾,也答應,不插手這場戰爭。

至於與陳家數百年,數千年的私人情誼……呵呵,那是什麼玩意兒?!

暖亭中,白袍老者雲家的老祖,葛袍老者寧家的老祖,飛在虛空,極力眺望,那裡,是巫童與陳天心的大戰之所。

他們面目凝重地在看,卻絲毫沒有要出手的意思。

即便他們知道,他們若是出手相幫,不說擊殺巫童,碾滅這幫敢衝進凇凌城的魔道狂徒,至少打退他們,保住陳家,是絕對能做到的。

但他們沒有。

只是在觀望。時不時還出言感嘆一二,十足十的看戲模樣。

戰場。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靈士一人,獲得9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靈士一人,獲得9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靈士一人,獲得95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五星靈士一人,獲得75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六星靈士一人,獲得80點殺戮點!」

……

孟星元此時的名字,叫血棄。響應血神殿少殿主宮墨月宮少主的號召,誓要屠光陳氏一族的魔道散修。

當然,此地的魔修那麼多,除了出身魔天堂的,散修,小宗門外門弟子之類的不計其數,成名的大魔修還有可能聽過名字,像他這種小修士,其他沒人在意他叫什麼,來自哪裡。

小修士好,小修士才能渾水摸魚啊!

孟星元此時別提有多快活了。雙掌一推,便是數十的殺戮點,並指一點,又是近百殺戮點的飆升。

他甚至都不用費心去尋找目標,目標自己就會送上門,他只用管殺,根本不用管埋!

殺戮點,蜂擁而至!

「噗!」「噗!」「噗!」

他手上,是一件從其他魔修手中奪來的魔劍。修士的武器叫靈兵,魔修的兵器,便喚做魔兵。他手中這柄魔劍,乃是三品魔兵,折換靈兵等級,便是三品靈兵。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兵刃,然而在他手中,卻綻放出了致命的光芒!

「桀桀,小子,你看著挺強,給你個機會,加入我們,可以讓你活到最後!」幾位魔修,目露邪光來在他旁邊。

孟星元低笑,手上輕轉,一道血色劍光駭然掃出。

「沒興趣!」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靈士一人,獲得95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靈士一人,獲得95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靈士一人,獲得90點殺戮點!」

……

一劍掃出,五名靈士魔修攔腰被斬成兩截,身死當場。

孟星元眼睛眨都沒眨,繼續撲殺。

魔修也好,陳家人也罷,在這片戰場上,人人皆是他的目標,人人皆是他的養料、他的殺戮點!

眼眸流轉,他視線穿過重重人潮,看到了處在戰場後方,盤坐於鳳輦之中,垂首撫琴的宮墨月,「哼,臭婆娘,守衛還真嚴密。」

到底是戰場之上,作為首要人物的宮墨月,自然不可能像之前那樣,毫無守備地暴露出來。

特別是在她傷重的情況下。

此時在她周圍,光是防線便有十幾道。

其中核心區域那幾人身上的氣息,即便是孟星元都感到膽寒。使用【鑒定術】也根本鑒定不出來個屁。

毫無疑問,此時他若是衝上去干宮墨月,那麼等待他唯一的下場,便是被當場打爆。

他甚至都突破不了前三道防線。

「先積累殺戮點。時機成熟,我連她連同陳氏一族一塊端!」

西面,荒野之地的上空,此時大片如墨濃厚的烏雲在凝聚,久久不散。可以看到,狂暴的沙塵漫天,在雲層間,時不時有電蛇遊走,有驚雷炸響,同時狂風肆虐的聲音,隔著很遠,依舊清晰可聞,交雜著令人驚悚的雷聲,儼然一副滅世景象。

那裡,此刻絕對是生命的禁區,誰過去誰死的地帶。

「禁制加持,終究只是外力。況且那裡離著陳家堡有一段距離,那陳天心縱是有禁制之力加持,又能維持多久?反倒是那巫童,可謂是實打實的靈宗級強者。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進入這凇凌城的,如果我襲殺宮墨月那會,他就在怡紅院中,顯然我是沒有機會使用高級【幽影】符篆逃出來的……」

想想,孟星元突然有些后怕。

若是那會這巫童就在怡紅院中,不說他能不能查探到處於另一維度空間的自己,即便不能,他也絕對能在自己逃走,甚至是自己剛剛從【幽影】狀態下退出來,出手襲殺宮墨月那會,便將自己轟殺成渣。

「還好還好……」孟星元心中暗道,「靈宗級的戰力,真是犯規。陳天心也好,巫童也好,這兩人一人於我而言都是大麻煩。只希望那陳天心能有點用,即便殺不了巫童,也要將之重創。倆人如果能同歸於盡,那就最好了……」

也就是想想而已,必要的措施孟星元還是有準備的。

看看身上的殺戮點,此時已經積攢到了25890,絕對是一筆巨款了。

價值兩萬殺戮點一張,可以用來對付靈宗級強者的【中級符道捲軸】,他此時都負擔得起。

這也是他最大的倚仗,要不然他還真不敢貿貿然投身到這場曠世大戰之中。

「嗖!」「嗖!」

劍光披靡。

他此時斬出的劍光,完全是依靠自己接受了劍聖第五君臨的劍道傳承之後,對於劍道的一些自我感悟所斬出來的劍光。

沒有使用【歲寒九劍】,也沒動用其他劍之靈技,純粹是依靠自己內心的感悟在出劍。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