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普通人望其一生也未必能夠達到的事情,孫凡卻僅用了彈指一揮的時間便做到了。

這是天才嗎?

不,這根本就是妖孽!

此時的姜老太公,甚至都不敢眨眼睛。因為其害怕自己眼睛一閉一睜,孫凡的修為便再次暴增,蛻變成了一個揮手間便可以置他於死地的通天人物。

……

「老太公,快醒醒啊。想什麼呢?」

「啊……你進來了啊。比我預料中的,還要早上那麼幾個小時,前途不可限量啊。

別傻站著了,快坐吧。」

姜老太公一臉的喜笑顏開,態度親切無比,甚至令人感到窒息。

不過這也難怪,試問世間哪個岳父、岳祖父、岳太祖父……岳太……太祖父,見到孫凡這麼妖孽的女婿,不會一臉諂媚的哈喇子流一地。

所以說,姜老太公這都已經算是有修養,懂得掩飾的了。

孫凡對姜老太公驟然變化的態度,雖然並不十分適應,但卻表示理解。於是其在大馬金刀的落座之後,立馬便迫不及待的催促道,「老太公,咱就別客套了。剛才那不是第一道考驗嗎?那第二道、第三道呢?我都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聽聞孫凡之言,姜老太公的臉上立馬就浮現出了一縷尷尬之色,並在那裡一邊搓著手,一邊欲言又止的道,「那個……這第二關需要等姜武來了之後才能開啟,老朽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能通過第一關,所以和姜武約定的時間就稍微晚了一些,還得麻煩你在這兒等他一會兒。

時間不長,就兩個小時。

喝茶。」

說著姜老太公便拿出了棋盤棋子,看樣子是想要和孫凡下一盤。

但孫凡見此,卻急忙轉移了話題道,「老太公,我看你印堂發黑、顴骨微縮,體內一定沉積了不少的火毒。長此以往,恐怕會有血光之災啊!」

聽孫凡這麼一說,姜老太公也顧不上什麼棋盤棋子的了。直接便瞪著他那雙老眼,略感激動的道,「聽你小子話里話外的意思,是有破解之法?」

「也談不上什麼破解之法,小子手裡只不過正好有幾瓶可以清除火毒的丹藥而已。」

「丹藥?沒什麼大用吧,老夫已經試過了所有八品以下清熱解毒的丹藥,但最終的結果卻全都不怎麼樣,難不成你小子手裡還有九品帝丹?」

「那個……我這丹藥雖然只有區區六品,但卻對症。不信您老可以試試嘛,又吃不死人。」

孫凡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待其說到最後那「吃不死人」四個字的時候,聲音都已經細若遊絲了。

但姜老太公聽聞之後,卻覺得孫凡說得不無道理。就一粒丹藥嘛,又吃不死人。不過待其真的將乾坤玉露丸吞下之後,他才深切的認識到,原來有些時候「吃不死人」比「吃死人」還要恐怖得多。

噗——

砰!

撲哧——

咘……

還沒有飛奔到廁所的姜老太公,便已經演奏起了個人交響樂,若不是其修為通天,以大法力強行封堵了自己的後門。其恐怕都已經要成為了人類史上第一拉褲子的武宗強者了。

撲通!

開閘放水,如江河決堤。

此情此景,壯哉,壯哉。

……

姜老太公也許是體內沉積的火毒實在是太多了。

兩個小時的時間,其一瀉就過去了。

若不是著急回來主持三昧真火的第二道考核,其肯定還會在茅房裡再蹲上個個把鐘頭,把體內沉積多年的火毒傾泄乾淨。

回到三昧書屋之後,姜老太公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向孫凡索要單方。這乾坤雨露丸雖然勁兒大了一些,但確實對症。

在姜家,凡是進過三昧書屋的人,體內都有沉積的火毒。所以這乾坤雨露丸的丹方,可以說是解救姜家的至寶。

孫凡作為姜家未來女婿,獻出丹方那是理所應當的。

只可惜不見兔子不撒鷹,是其這輩子一直奉守的行為準則。姜嵐一日不嫁,這丹方他就一日不給。姜老太公把嘴皮子都磨破了,最終也只討要到了一張用藥不全,還儘是古稱的無用殘方。

最後把姜老太公逼的沒招兒了,其只能拿出自己的儲物戒指,讓孫凡在裡面隨意挑選,這才算是把正經八百的丹方搞到了手。

姜老太公能夠從孫凡手裡把丹方搞出來,其為此付出的代價自然不小,他給了孫凡一塊極品風雷石。

這塊風雷石不僅成色絕佳,而且個頭頗大,足以讓孫凡將風雷兩大空間一齊開啟。

孫凡將一張六品丹方,賣出了八品丹方的價格,心情是一片大好。只可惜物極必反、樂極生悲,還未等其心裡的這股樂呵勁過去,他那素未謀面的情敵便到了。

……

「姜武,你總算來了。老夫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孫凡……」

還未等姜老太公把話說完,姜武便極其不禮貌的抬手打斷道,「我聽說了,他就是姜嵐在外面養的小白臉,兩個人不僅在望仙樓開了房,還被武家之人捉Jian在床。

說起來你們的關係也真夠亂的啊,不過我不介意。

我娶姜嵐,也只不過是為了提早進入三昧書屋。既然老太公都已經答應了我,那你與姜嵐到底想怎麼樣都與我無關。只要生出來的孽種,不管我叫爹就行。」

姜武的一番侃侃而談,瞬間就將孫凡和姜老太公全都擊敗了。

這是什麼邏輯?

神一般的邏輯。

事到如今,孫凡總算是知道了。姜嵐為什麼每每提到姜武這個身材魁梧、長相英俊,足以上任何花痴女性嗷嗷吶喊的翩翩美少年,都會擺出那麼一副深惡痛絕、牙根痒痒的表情。

原來這人還真是舍武之外,再無所求,是個名副其實的武瘋子。

……

姜老太公似乎早就習慣了姜武這種非人的說話方式,所以其聞言之後一點也不動氣,直接就走到了屋裡坐北朝南的香案前,鄭重其事的道,「你們年輕一輩的事情老夫不管,一切都得按照族內的規矩辦。

為了保證下一代血統的優良,姜氏女子必須嫁給強者。你們兩個誰能率先掌握三昧真火,誰就是嵐兒未來的夫君。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你們手底下見真章吧。」

言罷,姜老太公揮手一拍香案,上面供奉的石台便立馬燃燒起了熊熊火焰。不用別人解釋孫凡也知道,這火焰一定就是那傳說中的九品臣火。

臣火一現,屋裡的溫度頓時飆升了一大截。

姜武看到那火焰,更是猶如看到了魂牽夢繞的情人一般,雙眼裡充斥著無盡的Yu望與溫柔。

與其相比,孫凡的表現就要正常多了。

八品民火就已經將他折騰得死去活來。如今面對這九品臣火,其信心實在是有些欠佳。

若不是老不死如同打了雞血一樣,在天地熔爐里不停的給他打包票。保證其真火、美人雙豐收。孫凡很可能都已經直接甩手不幹了。

姜老太公人老成精,其一眼便看穿了此時姜武和孫凡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姜武情緒雖然十分激動,但其看中的卻只是三昧真火,與姜嵐沒有一點關係。

孫凡表情有點退縮,對姜嵐倒是也有份真感情。但其卻過份油滑、貪婪無度、精於算計。將姜嵐交付於他,也不知是福是禍。

反正現在的姜老太公,是一巴掌拍死,兩個女婿都不滿意。不過若是硬要他從中選一個的話,其還是會選擇孫凡的。

畢竟孫凡是姜嵐自己選擇的男人,人家自己都願意,他這個做長輩的又能說什麼呢?

不過話又要說回來,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最終誰娶姜嵐,姜嵐、姜老太公說的都不算,一切都得按規矩來。

姜老太公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給孫凡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

如今機會已經給了,結果便只能看天意了。

所以姜老太公在搖頭嘆息一聲后,便深吸一口氣公事公辦的道,「你們兩個現在就可以嘗試收服臣火了。

時間不限,彼此不得干預。

老夫會以你們兩個收服火焰的純度來辨別輸贏。

若需幫助,請及時開口。

不過一旦老夫出手,你們便等於自動棄權了。」

言罷,姜老太公便直接退至一旁,自顧自的下棋去了。

姜武不遠萬里,來到窮鄉僻壤的丹武城,想要的就是這樣一個機會。所以姜老太公剛閃到一旁,其便一臉興奮的開始了他的降火大計。

姜武這一次可是有備而來的。

丹藥、寶物、秘法、神兵,甚至其此時運轉的玄功與戰技,都是他為降服臣火而特意準備的。

孫凡看著正進行得有條不紊的姜武,其心裡那股衝勁兒立馬又衰減了幾分。不過為了自己未來的「性」福生活,他如今也算是喝出去了。

「老不死,你說怎麼著吧。是不是還吃丹藥?一百萬顆嗎?小爺今天就算是吃死,也得打敗姜武那個混小子。嵐兒要是嫁給他,其絕對得憋屈一輩子。」

姜武興奮,此時的老不死更興奮。

只不過老不死的興奮點,卻與姜武截然不同。他興奮的是,現在可以名正言順的折騰孫凡了。而且是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怎麼折騰解氣,就怎麼折騰。

不過在折騰孫凡之前,老不死還是先給他吃了一粒定心丸。

「孫凡啊,老夫剛才大致看了一下姜武那小子準備的東西。其最多也就能收服一個純度在90%的臣火鏡像。想要真的降服臣火,他還得等幾年。

所以你不用擔心,只要你按照老夫說的去做,準保可以輕而易舉的勝過他。」

「那我到底該怎麼辦啊?」

聞言,老不死立馬就露出了一臉不懷好意的邪惡笑容,在那裡迫不及待的搓著手道,「啥也別說了,先做一萬個原地不動的後手翻。」

「後手翻?」

「讓你做你就做,廢什麼話?」

「然後是前手翻。」

「托馬斯全旋。」

「空翻轉體360度後手翻,接凌空十字垂懸,180度轉體倒立落地……」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孫凡為了降服三昧真火,抱得美人歸。其只能按照老不死所說的,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在屋裡翻騰。

看得姜老太公眉毛直跳,姜武顯得走火入魔。二人齊在心中大喝,「這小子真他Ma是個傻X!」 老不死溜溜遛了孫凡整整一個小時,才算是法外開恩的喊了句停,「好了,你先歇一會兒吧,咱馬上就可以動手降服臣火了。」

孫凡聽聞此言,當場就渾身鬆軟的癱在了地上。

不過在下一剎那,其便猛然反應過勁兒來,不由得在心中歇斯底里的質問道,「等會兒才開始降服臣火,那咱們剛才是在幹什麼啊?」

「做準備工作啊。」

「準備什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