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著,誰也沒有辦法肯定賽姜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會動手。而現在的賽姜既然出來了,說明他很有可能就會動手的。如果說不趁著現在出手的話,錯估就是一種遺憾。

「給我鎖定住他的具體位置,現在馬上開車過去!」蘇沐說著就直接撥通了段鵬的電話,「聽著,現在跟著我們,給蕭局說。我找到賽姜了。」

「是!」段鵬道。

兩輛車就這樣開出去。夏冰和夏琴也知道現在形勢的嚴峻性。所以說就算她們是想要開著無關大雅的玩笑,都知道這時候是斷然不行的。不過蘇沐倒是被車內的緊張氣氛弄的有些壓抑,不由微微挑起嘴角來。

「不必這麼緊張,賽姜既然出來。就不會在短時間內動手的。我們距離他的位置沒有多遠。而且瞧著他的意思。竟然是想要這樣步行著。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如此的話,對我們是更有利的。你們幫了我大忙,等到這件事情結束后。我不但明天會給你們準備早餐,只要我在家中,隨時隨地都為你們準備著。

就今天吧,如果說這事情順利解決的話,我請你們吃大餐,然後明天就動身回去,在家裡購置食材,咱們周末我親自下廚,犒勞你們。夏冰,夏琴,你們覺得怎麼樣?順便說下,我的廚藝真的是不錯的,到時候你們只要是品嘗過就知道了,絕對是會讓你們驚艷的。」蘇沐說道。

「真的假的?」夏琴說道。

夏冰自顧自的開著車,雙眼鎖定著電腦上的賽姜,暗暗的計算著自己和對方現在的距離。真的就像是蘇沐所說的那樣,兩方的距離並沒有多遠。只要從前面那條街拐過去,就能夠在第一時間靠到賽姜的身邊。

「當然是真的,我怎麼會騙你們那。」蘇沐說道。

「那就再好不過了。」夏琴笑道。

「全都坐好了,就要看見這個人渣了。」夏冰說道,隨著話音落下,夏冰很為利索的打著方向盤,車子瞬間划入到車河中后,在最短的時間內就出現在了縱貫整個石都市東西的大道之上。

就像是之前鎖定的位置那樣,賽姜第一時間出現在蘇沐眼前。

「要不要現在就動手那?還有其餘幾個人怎麼辦?我這裡倒是沒有他們的行蹤軌跡,這說明他們這時候是絕對沒有在外面的,是肯定藏著的。那個地方是沒有什麼攝像頭的,不然我也是能夠找到他們的。」夏琴說道。

「找不到嗎?既然現在找不到他們,那就沒有必要再找了,只要找到賽姜,其餘人就好說了。你們在這裡等著,我過去就成。」蘇沐說道。

「好!」

別管是夏冰還是夏琴,她們都是見識過蘇沐厲害的人,知道蘇沐只要想,是絕對能夠將賽姜給制服住的。就算是賽姜身上有著所謂的炸藥之類,都是別想能夠有機會啟動的。蘇沐是誰?蘇沐要是做不到這點的話,那就真的是沒有誰能夠做到。而實際上蘇沐從下車的那刻起,就已經有所準備著。

「蕭局,蘇市長過去了。」慕白急聲道。

「我知道!」蕭知恩這邊已經是撥通了龍震天的電話,「龍書記,我們現在已經是找到了賽姜,蘇沐已經是下車,現在正在向著對方走過去,沒錯,我們的位置就是在這裡。好,我不掛電話,隨時給你彙報著。」

「切過去!」龍震天沉聲道。

其實蕭知恩掛不掛電話已經是無關緊要的事情,龍震天第一時間就讓這邊將畫面給切過去。有著具體的位置在,要是這樣都找不到那裡的圖像,就真的是敗筆。再說龍震天對別的事情是不敢說多麼肯定的,但對整個石都市的監控視頻,是有著絕對的信心。

從龍震天上位之後,第一個重點批准建設的項目就是石都市的天眼。毫不誇張的說,在整個石都市的每處,除卻是居民家庭內,不然在其餘的每處都是有著最為嚴格的攝像頭監控著。而且每個攝像頭的質量都是最好的那種,都是能夠保證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監控。

所以龍震天第一時間就得到了那裡的最清楚視頻資料。

這裡是一處商場的前面,是一處比較繁華的街道。哪怕是這個時間點,來往的車流還是相當的密集。賽姜這時候就是站在人行橫道之上,一個拐彎后出現在一個公交站牌的前面。這時候的公交站牌前面,是站立著很多人,他們都是在等著公交車回家的。

蘇沐就在這時候從後面慢條斯理的走上前來。

龍震天頓時捏了一把汗。

不但是龍震天,這時候其餘人瞧著畫面中的情景,也都是分外著急著。眼瞅著賽姜就要上車,如果說真的要是上車的話,真的要是有所動作的話,那後果就嚴重了。這段時間以來公交車發生災難的事情,不是說沒有過的,而且還是屢見不鮮的。真的要是在石都市出現,還是在事前已經開始布置下天羅地網的時候發生了,那後果不是說誰想要承擔就能承擔的。

絕對要成功。

當所有人都在盯著這裡的時候,蘇沐已經是出現在賽姜的身後,瞧著其餘人都開始上車,瞧著這個公交站牌的人已經是變的越來越少的時候,蘇沐是準備動手了。

「賽姜。」蘇沐就那樣突然喊道。

被喊到名字的賽姜本能的應答著,但在應答之後,整個人就感覺到不對勁,沒道理那。自己在這個城市是沒有誰會跟隨著的。再說這個時間點,那些人也都應該是各干各的事情。是誰會這樣喊著自己的名字?賽姜一下就開始準備動手,他的右手蹭的就摸向自己的腰部。

但卻已經是遲了。

蘇沐早就鎖定著賽姜,就在對方想要動手的時候,官榜的第十一威能悄然施展開來。沒錯,就是第十一威能,從成功的激活之後,蘇沐除卻試驗的幾次外,第一次真正的開始動手。但試驗帶來的自信,讓蘇沐知道,現在自己這樣做,是絕對最為明智的舉動。

官榜的第十一威能:符篆。

隨著一張符篆就那樣出現在賽姜的手臂上,他整個人頓時癱瘓在地,這是一張被命名為虛脫的符篆。顧名思義,虛脫符篆就是說,只要被命中后,整個人會在瞬間軟弱無力著,而且是那種絕對沒有任何力量的軟弱著。

就像是現在的賽姜。

賽姜震驚的發現,自己就連手指頭抬起下的力氣都沒有,更別說是做其餘的事情。他只能夠是勉強調動著身體內的力量,維持著眼珠的運轉,除卻這個外,他是真的沒有辦法做任何舉動。

蘇沐那?

蘇沐在賽姜倒地的剎那間,就果斷的攙扶住他,在確定賽姜只是想要拿腰間的手槍,而在他的身上是沒有綁著任何炸藥之類的威脅東西后,才放鬆下來。蘇沐就那樣攙扶著賽姜,兩個人很快就從這裡離開。

一切發生的是那樣的迅速,以至於有人看到后,也是會認為蘇沐和賽姜是認識的,賽姜突然沒有了力氣,蘇沐這才攙扶著他離開。沒有誰能夠意識到,就在剛才的剎那間,他們是從鬼門關上走過了一圈。

真的要是被賽姜拿出手槍動手的話,在場的人至少得有六七個死掉的,至於說到受傷的,就會更加不勝其數。 第三百六十六章:獸人第一勇士「你能提供多少礦石,我就能提供多少糧食!」蕭寒很自信的說道。

「好,這筆交易我做了。」紫陌心神蕩漾,當即拍板道。

做生意其實是靠實力的,蕭寒如果沒有這個實力,紫陌連看不會看他一眼,更別說他會相信他能搞到他需要的糧食了。

「但是,我們如何操作呢?」紫陌問道。

「我運多少糧食來,你就給我等價值量的礦石,互不拖欠。」蕭寒道。

「好,我這就回去準備礦石去!」紫陌急匆匆的走了。

蕭寒已經想好了,用空間戒指運糧,走空中路線,盡量減少來回的此數,加大每一次交易量。

他盤算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空間戒指全部騰空的話,一次可以運送糧食一千萬噸左右,看交易的礦石兩,相比這一次交易可能要超過一億噸,礦石也在千萬噸級以上,一次性儲備這麼多礦石,風城將會擁有足夠的資源進行擴張和發展。

其實蕭寒之所有有這底氣,.那是因為他早就在年初就開始了糧食儲備工作,以積少成多,並且不干擾糧食價格的前提下,風城已經儲備了超過兩億噸的糧食,這一次與獸人的交易可能要動用一億到一點五頓的儲備糧,不過蕭寒並不後悔,糧食可以再儲備,但是這些礦石,一旦人類跟獸人的戰爭開打之後,那要大量的獲得可就有難度了,而且礦石的價格會成倍的往上漲,戰爭財就是這麼發的。

獸人勇士大賽其實舉行了不止.一次了,只是這個大賽是在獸人中舉行,不為人類所知罷了,其實比起人類各種格鬥比賽,獸人勇士大賽更加血腥,也更大熱血。

每十年一次的獸人大賽吸引.了無數獸人的強者報名,只要在大賽中嶄露頭角,那就可能被獸人高層看中,獲得榮譽和地位,以及進入軍隊,成為獸人一名戰士。

今年的獸人勇士大賽比往年更加熱鬧,差不多有.五萬多名獸人參加了比賽,最差的也是人類大劍師的等級,雖然人類的大劍師以上的高手肯定不止這個數字,但是能夠一次性看到超過五萬以上的大劍師,那是何等的壯觀。

這一次獸人勇士大賽,一改以前的規矩,將比賽設.定為三個等級,聖階之上,聖階和聖階以下,之所以分等級,那也是出與境界考慮的,聖階是個風水嶺,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聖階跟聖階以下,那是大人跟小孩子,聖階跟神階那是螞蟻跟大象,所以為了公平起見,決出三個等級的獸人冠軍,亞軍和季軍,只不過聖階和聖階以下兩個等級都有一定的年齡限制,聖階以上則沒有,目的也是為了讓更多年輕獸人在大賽中獲得榮譽。

也是因為年齡的先知,許多獸人再這一次大賽.中將無緣比賽,不然參加的人可能會更多。

獸人勇士大賽.的舉行也是許多人類國家的使者和各大勢力代表滯留獸人帝都的原因,他們都想知道獸人究竟強大到什麼程度,同時更希望到了最後關頭,人類高手們登台挑戰,一一將獸人擊倒的盛況。

「蕭大人,光明聖教藍澤聖光大騎士派人送來一份帖子,請您去參加關於獸人勇士大賽人類高手挑戰獸人勇士的事宜!」老貓兒手持一份大紅色的請帖道。

「問沒問送請帖的人,都請了那些人?」蕭寒接過請帖,隨意的瀏覽起來。

「好像說是四大帝國,四大世家,還有什麼武士公會,魔法師公會的……」老貓兒一五一十的數了起來。

「好了,老貓兒,去準備馬車吧,我要出去!」蕭寒合上請帖道。

蕭寒什麼人都沒帶,就一個乘了馬車出了舒府。

藍澤邀請各大勢力代表商議的地方名字叫鳳陽樓,曾經是這北天門最有名氣的酒館,如今是昨日黃花了,好在這獸人進城之後,只是搶掠,沒有毀城,這鳳陽樓就保留了下來。

鳳陽樓歷經風雨三百年,如今它的主人已經不知道逃到哪裡避難了,於是就被獸人接手了,只不過沒什麼用處,於是就閑置了,於是藍澤就找了獸人,把他租了下來,眼下就成了他召集眾人商議獸人勇士大賽后關於人類挑戰賽的事宜。

當蕭寒感到的時候,鳳陽樓前已經停了數十輛馬車,蕭寒下了車,囑咐老貓兒將車停好,自己一個人就蹬上了走。

鳳陽樓是個開放式的酒館,因為地勢較高,加上位置優越,成為許多遊人登高遠望的最佳場所,藍澤將開會的地點選擇在這裡,倒是頗為了一番心思。

開會的地點在三層,二層都是坐這的都是隨從護衛啥的,其中還有些熟人,這些人一看蕭寒走上樓,待看到他身後居然沒有一個隨從僕役,皆露出驚奇的神色。

「這人是誰,咋沒講過呢?」

「噓,你小聲點,這尊神你都不知道,那可是……」

「這就是那個……」

「叫你小聲點,別朝那邊看,人家一根毫毛都被你金貴三分!」

……

竊竊私語的聲音如潮水般的湧向蕭寒的耳中,些許庸人俗語他豈會放在心上,就當是狗吠幾聲罷了,施施然的朝三樓走了過去。

三層上居然比二層還要安靜,豈非咄咄怪事?不是來商議這個人類挑戰獸人勇士的嘛,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

三樓之上,稀稀疏疏的坐著二十幾個人,大部分都是熟人,一看到蕭寒冒頭,那十幾道目光唰的都轉向了樓梯口。

「蕭公爺,我們可都在等你啦!」一位一身潔白騎士袍,長相俊朗的青年一臉和煦的笑容迎了上來。

「等我?」蕭寒錯愕一聲。

「是呀,蕭公爺如今是大陸西部第一號人物,這個會議如果沒有你的參加,也是不完整的嘛!」白袍騎士藍澤道。

「呵呵,我算什麼第一號人物,一個小小的城主而已。」蕭寒謙虛一聲。

「蕭公爺,你隨意坐,我們今天的會議就開始吧。」藍澤笑呵呵的說道。

蕭寒四下看了一下,空著的位置不少,可大多數是一個勢力一張桌子,自己來的確實晚了點,眼瞅著沒有啥空桌子了,這一四下打量,居然看到蓉馨.艾克沖著他調皮的一笑,還眨了一下眼睛。

呵呵,美人相邀,這樣的場合下,那還是要表現一點風度的,蕭寒徑自走到蓉馨.艾克那張桌子邊,倚著便坐了下來。

大伙兒心頭都升起異樣的感覺,這紫金艾克家與風城蕭家怕是要快成為一家人了,這得到蕭寒的支持,艾克家還是四大世家的老末嗎?

「我是讓人從大街上拉過來的。」蓉馨.艾克小聲說道。

「我本想睡個回籠覺的,誰知道攤上這麼一件事。」蕭寒抱怨道。

「懶蟲!」蓉馨.艾克暗啐了一聲。

蕭寒與蓉馨.艾克親密的舉動落到司徒俊的眼裡,那就如同剜心一般刺痛,無論他怎麼討好她,她的眼中就只有不屑一顧。

「很感謝大家藍某面子,這一次召集大家來是為了後天的獸人勇士大賽,本來獸人打個你死我活的跟我們人類沒有什麼關係,但是這一次獸人勇士大賽後面還有一個人類挑戰賽,雖然說這不在比賽環節之中,但是這個人類挑戰賽,分明是沖著我們人類來的,所以我們必須要有人出面挑戰,而且還必須要贏,不然獸人會越來越囂張!」藍澤身為此次會議的召集人,當然不讓的當上了第一個發言人。

「這個人類挑戰賽,我們明嵐帝國的人當然不讓!」來自明嵐帝國的道賀使臣一臉怒色道。

「不錯,獸人帝國這一次分明是要給我們人類好看,這些獸人太狡猾卑鄙了!」武士公會的副會長雪崩冷不丁一拍桌子,嘩啦一聲,嚇的眾人一跳。

「我們嘯龍帝國這一次來的高手太少,不過如果有需要,我們一定不會推辭的!」嘯龍帝國離獸人太遠了,沒有切膚之痛,隨便也表示為了人類,他們不會袖手旁觀,但決心可就大打折扣了。

這事兒要是群情激湧起來那最好辦了,一旦有人有了自己的小九九,這可就不太好辦了,要知道這些人中不少是敵對關係的,萬一自己的高手上場掛了或者受傷了,難保不會在回去的路上被趁火打劫,這種事這些人絕對乾的出來。

「我們美嘉帝國也絕不會袖手旁觀的。」美嘉帝國的使臣說道。

紫金帝國就更不用說了,那是有切膚之痛的,這次獸人勇士的人類挑戰撒,紫金帝國肯定會派高手參加的,這關係到整個紫金帝國的未來,再退縮就沒有退路了。

「獸人定下的規矩,我們人類不限人數,但是卻限時間,如果我們不能再獸人限制的時間內擊敗他們的高手的話,整個人類的士氣都會大受影響,藍某召集大家的目的是,選出我們參加人類挑戰散的人選,是要具體到各位你們出幾個人,哪幾個人。」藍澤說道,「我們光明聖教藍某和克里斯韋伯都會參加,而且諸位不用擔心受傷,聖女殿下會負責諸位的傷后治療問題。」

「我們紫金帝國出十個人,聖階以上兩人,分別是劍神辛普洛特和土系法神桑迪,聖階三人,分別是劍聖維爾、法卡和雷電大魔導師三德,大劍師頂峰四人,分別是……」紫金帝國的使者與身後的兩個人商議了一下,迅速的拿出了挑戰賽的名單。

眾人聽到這份名單,皆張大嘴巴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紫金帝國這一次是下血本了,劍神辛普洛特,那可是一位成名上千年的高手了,是紫金帝國護國供奉高手,土系法神桑迪,也是成名上千年的高手,土系本主防禦,只要他在,紫金帝國皇城就別想被人攻破,上一次獸人打到紫金皇城下,嚇得紫金帝國皇帝差點就把這位老祖宗請出來了,這一次不過獸人對人類的一次挑釁,紫金帝國居然把這兩位都搬出來了,還不是覺得這已經到了最危急的關頭,現在不用他們,難道等到紫金亡國之後,帶著他們逃亡不成?

蕭寒並不熟悉這些人,但是蓉馨.艾克成為艾克家族的繼承者之一,家裡也有一個差不多大的老祖宗,所以對這兩個人自然是耳熟能詳,一一的將他們解釋給蕭寒聽。

蕭寒與蓉馨.艾克的親密關係早就有傳聞了,只不過在如此公開的場合表現的如此親密,那還是頭一回,尤其她們兩個人咬耳朵的時候,蓉馨.艾克臉上始終蕩漾著幸福的笑容正好對著的就是司徒俊,原本還以為這個位置可以全方位的觀看佳人的一顰一笑的,卻沒有想到看到的是佳人在自己面前跟別的男人親密無間的樣子,那甜蜜的笑容為另外一個男人綻放著,自己就好像成為一個白痴和小丑,尤其是周圍不斷投過來的嘲弄甚至憐憫的目光,令他全身的血液都因為憤怒而沸騰了!

紫金帝國開了一個好頭,一下子還拋出一個相當有分量的名單,這令下面的人都不好意思敷衍了事了,紛紛的拿出各自的一份名單了,遠的如嘯龍帝國和明嵐帝國只能提供一兩人,因為是出使,所以最強的也就是聖階,各大勢力來的高手中,最多的也就是聖階,光明聖教除了藍澤和克里斯韋伯之外,最強的也是聖階高手,聖階這個級別上倒是一下子匯聚了不少人類的高手,好幾個都已經是聖階頂峰了,聖階以下的就多了,各大勢力隨便都能找出四五個來,多的十來個都不成問題,湊一湊,也有一兩百人,而聖階也有三四十人之多。

關鍵在聖階以上,這時候蕭寒才有點明白為什麼藍澤一開始說自己是西部大陸第一人了,簡直把他捧上天去了,原來幺蛾子出在這裡,還非得等自己到了之後才開始!

「從藍某目前了解的情況,這一次聖階以上的獸人勇士賽報名者超過了三十人,這三十人中決出前十名,除了獸皇自己不參賽之外,大皇子哈比和二皇子波比以及公主尤麗娜全部都參加,黃金獅人和白虎人也都各有一名代表參加,具體是誰,目前還不清楚,剩下的牛頭人一族,牛魔王的兒子牛大力,狼人族以及娜迦族都會派高手參加,從我們掌握的情報消息來看,這些獸人當中實力最強的可能是獸人八部種的上三族,也就是皇族比蒙、獅人族和虎人族,這三族一直是獸人中高手最多的部族,所以這一次我們面對的可能最多的就是這上三族中人,三十個人,最後決出前十名,所以我們至少需要十名神級高手,但是我們才只有七名,還差三個人!」藍澤一邊說一邊伸出三個手指頭給眾人示意道。

「其實七個就足夠了,只要咱們把獸人都打敗了,就算剩下三個我們都期權算輸,也是有面子的。」蕭寒可不想讓這個藍澤把自己算計進去,所以決定先下手為強。

「蕭公爺與歐陽春一戰名動天下,誰人不知道蕭公爺乃是當世的英雄豪傑,現在不僅僅是為了個人,而是為了整個人類的榮譽,難道不應該挺身而出嗎?」藍澤先拿住大義給蕭寒扣了一頂帽子道。

「對呀,蕭公爺手下高手如雲,這剩下的三個缺額,蕭公爺就能者多勞了嘛!」魔法師公會的副會長風系法聖普利策附和道。

「是呀,蕭公爺,您是西部大陸第一人……

……

頓時周圍響起十幾道恭維加擠壓的聲音,分明是想逼迫自己就範。

蕭寒冷笑一聲,大聲道:「這一次來獸人帝都,就帶了一個人,那就是我四弟,算上我一共八個,現在我們兩個現在都上了,還剩下兩個,你們總不至於把我們兄弟劈成兩半使喚吧?」

「兩個人,蕭公爺,這恐怕不盡然吧?」藍澤微微一笑道。

「就兩個人,難道我會當著這麼多人撒這麼一個大慌嗎?」蕭寒憤怒的說道。

「蕭公爺身邊可還有兩位神秘的高手,而且還是女子,蕭公爺,這你不會否認吧?」藍澤眼神之中透露出一絲自鳴得意問道。

「我身邊確實有不少女子,不知道藍大騎士說的是哪兩位?」蕭寒哈哈一笑,問道。

「一位形影不離,傳紫色衣服,戴斗笠,蒙著黑紗絲巾的女子,還有一位穿著粗布麻衣,但是今天卻穿著上等月白絲綢,同樣戴斗笠,蒙一條白色絲巾。」藍澤描繪道。

蕭寒自然知道藍澤說的是哪兩個了,一個自然是他剛新收的小妾紫鏡,另外一個就是出來尋找元離的元夢了,紫鏡確實是自己的人,但他完全可以自己女人這個理由推掉,至於元夢,那根本不屬於自己,自然不需要跟誰解釋了。

「藍澤大騎士,據我所知,聖女殿下也是一位神級高手,為何你不讓她代筆人類出戰呢?」蕭寒哈哈一笑,反問道。

藍澤臉色微微一變:「聖女殿下身份何等高貴,而且她根本不善搏殺之法,如何能戰?」

「既然聖女殿下不能戰,那為何你卻要我的女人去拼殺呢?難道我蕭寒的女人就能戰,就應該去搏殺嗎?」蕭寒厲聲喝問道,「何況她也不善搏殺之法!」

「聖女殿下焉能與你的女人相提並論!」藍澤怒斥一聲道。

「在我的眼裡,區區一個聖女還比不上我蕭寒任何一個女人的一分一毫!」蕭寒輕蔑的說道。

「放肆,蕭寒,你敢侮辱聖女殿下?」藍澤嚴重噴出怒火,盛怒道。

「蕭公爺,息怒,藍澤大騎士並非是這個意思,既然是你的夫人,那我們也不好強求她們出戰,這樣啊,我們再想想辦法,龍族的龍五不是在獸人帝都嗎,我們是不是可以向他借兩個高手呀?」武士公會的副會長雪崩出來調解道,他也是這一次挑戰的人選之一,說話也有分量,無論藍澤和蕭寒,都要給他幾分面子!

「這也是個辦法,不妨試一試,就是到時候就怕……」魔法師公會的普利策欲言又止道。 是的,現在就是暫時性的放鬆了警惕。畢竟誰都知道,這時候的事情還沒有完全塵埃落定。真的要是等到塵埃落定之後,再慶祝也不遲。抓住一個賽姜,並不意味著其餘人也落網。如果說賽姜的出來也是執行那個任務的話,那麼他和其餘人之間就不會再有所聯繫。在這樣的情況下,別人真的要是開始動手的話,那後果誰能夠承擔?

而這時的蘇沐,已經是趁著夜色,將賽姜給直接拉扯到旁邊早就等候著的車內。夏冰和夏琴瞧著這個被塞進來的傢伙,臉上露出一種漠然的冷笑。就這樣的人,死掉都是不值得同情的。拿著別人的性命,當作自己揮霍的本錢,這樣的人又有什麼樣的資格站在這裡說話。

「你們到底是誰?」賽姜稍微恢復點力氣問道。

「我們是誰?」蘇沐嘴角揚起一抹嘲諷般的笑容,沒有任何準備隱藏的準備,就那樣盯著賽姜,突然間厲聲喝叫起來,「賽姜,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的主宰,是你所謂的真神。現在我問你一句,那就老實的回答一句,如果說敢有任何的藏私,我會懲罰你的。」

「是!」賽姜獃獃的回答道。

夏冰和夏琴的臉上閃過一抹驚奇的神情,不過卻是沒有誰多說半句話,因為她們知道,這時候的蘇沐是斷然不能夠被打擾的。現在他所在進行著的事情,是絕對至關重要的。是關係到今後發展的。期間有著稍微的一點疏忽,都會帶來整個事情的大崩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