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是她上次受傷的那隻腳,本來就有舊傷,現在還沒完全康復,所以病情極其容易反覆。稍稍不注意,也許就會又傷一次。

男人的眉頭擰得愈發的緊了,茉兒見了卻有些想笑。

剛剛不知道是誰一副要把她吃了的模樣,現在又心疼成這樣。

笑倒是沒敢笑出來,茉兒拉了拉男人的手讓他站起來,小鳥依人的半倚靠在他身上:「還站在這裡幹什麼,進去啊。」

她用他剛剛的話回敬他。

吻擎軒一怔,隨及眼角劃過一絲輕笑。

這小女人的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

茉兒含笑的目光隱隱帶著一絲挑釁,定格在男人英俊的臉上。

見他沒有動作,茉兒的一對藕臂向上伸出,環繞上男人的徑自。瞬間,屬於小女人身上特有的馨香充斥男人的鼻腔,鑽進心尖。

她的眉目含笑,冰清玉潔的肌膚,單純中又帶著那麼一絲絲引誘。溫軟含香的嬌軀此刻掛在他高大健壯的身上,半倚靠著,無聲的誘惑著…………

吻擎軒無奈的搖搖頭,倏地伸出那雙鐵鑄般的手臂,從她的腰肢穿過,一把將茉兒攔腰緊緊抱在懷裡。

她淺笑著,更加主動攬緊了他的脖子。

小臉埋進他的肩胛處,孩子似的貪婪他溫暖的懷抱,和強有力的臂彎。他周身都是蓮花的香氣,清雅怡人,聞著便讓她著迷。

心口對著心口,彼此的心跳幾乎清晰的傳達給了對方。

他邁步向屋內走去,即便身上掛著個小人兒,也絲毫沒有紊亂他的步伐。

茉兒的下巴就墊在他的肩上,兩人從大堂穿過,青青見了目瞪口呆,立刻紅著臉別過頭去,裝作沒看到。

男人似是沒發覺傭人的目光,姿態一如既往的閑適優雅。

上樓前,茉兒揚起小小的下巴,在男人耳邊忽而輕聲道:「軒,腳好疼啊。」

之前還不覺得,這會兒沒了支撐,不再用力著地,反倒疼得有些難忍。

抱著她前行的步子一頓,男人咬了咬牙,臉上的表情好似比她還要疼上幾倍。

「再忍忍,我馬上叫醫生過來。」

…………………………………………………………………………………………………………………………………………….

【稍後還有一更。】 「裡面的能源是什麼?竟然會把整個鋼鐵星球給融化了?」有老頭老太太臉色凝重的看著憶秦娥和東方朔,他們實在是被這兩個人的大手筆給震驚了。

「幸好我們還算是一直比較聽話,如果不聽話,他們晚一點通知我們甚至是直接把他們仍在那裡不管了,恐怕我們就算是身穿黃金武裝,也會隕落了。」

「哈哈,小公主,你們該不會是把太陽弄了出來吧!唔!為何是太陽呢?難道就不能是一個特殊的人造物嗎?真的沒有讓人大吃一驚的感覺。」一旁的通天卻搖頭晃腦,一臉的不痛快:「教主我剛遇到龍傲天那個傻x,準備把他抓起來爆了菊花。可惜把我牽引回來了,真的是浪費啊!」

「不錯,雖說有些可惜,但是相對於這個太陽來說,其實一點也不可惜。」

「光翼商會的人把這個太陽改造了一下,束縛了它的熱量來充當能源爐,這樣的手段比較逆天。」

「眼下的星際游輪還是有點弱小,根本無力去抓捕那些太陽,現在只好投機取巧,直接抓捕其他人束縛好的太陽了。」

「有了這個太陽,星際游輪在短時間裡根本不會缺少能量了。如此一來,只要我們有足夠的物資,游輪就可以不間斷的演化下去,最後成為一個強大無比的星際霸主。」

憶秦娥擦拭了懷中長劍低聲笑道:「龍傲天那個傢伙十分記仇,只要他知道你在哪裡,以後絕對不會放過你。所以,跟他交手的機會還有很多,爆他菊花的機會也有很多。」

「不過教主,你就不能說話斯文一些?不要張嘴閉嘴說要爆人菊花行嗎?」

「哈哈,少女你不懂,你若是懂了,我就死了。」通天神經兮兮的嘟囔著。

「我勒個去!」

就在眾人談話間,巨大的鋼鐵星球不斷的發生劇烈的爆炸,無盡的火焰衝天而起,一道道火焰撕裂了星空,重重的撞擊在了星際游輪上。

「全力開啟牽引光束,把鑄造好的摺疊空間完全打開,所有的能量全力灌輸到摺疊空間中,為太陽的降臨預熱。」

小公主憶秦娥不急不緩的下達著命令,但是有心人卻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手中有些顫抖,只不過是她現在強行鎮定著而已。

「砰!」

一道能量光束從艦首的少女雕像中釋放出來,然後狠狠地貫穿在那個正在融化整個鋼鐵星球的太陽之中。

同時,數十萬個早已經預備好的儀器也都釋放了出來,這些儀器在機器人的操控下保衛了那個太陽,然後依次開啟,生成一道道空間波紋出來。

這些空間波紋相互匯聚在一起,把整個空間都完全切割了下來。

「轟!」

星空顫抖,一些幸運的武裝操控了小型艦隻快要逃離了一定範圍時,突然間被切割的空間給阻攔了。

「不!你們不能這樣做,這裡面是太陽,你們難道要引爆太陽嗎?放我出去?」有水晶武裝從小型艦隻中跳了出來,然後站在星空之中,全力催動武裝技能朝前面的空間打了過去。

「星辰爆破!」

生死威脅下,這水晶武裝催動了自己所有的能量盡數演化了技能想要撕裂空間屏障。

砰!砰!砰!

因為施展了自己的最強技能,武裝的承受能力達到了極限,這水晶武裝的胳膊甚至是身體頓時炸裂開來,爆發出一團團的雷電光芒。

有星辰一樣的技能轟在空間屏障上,本以為可以打爆空間屏障,但是,強悍的技能也只是在這屏障上打出一道道的漣漪而已。

「吼!這不科學,一點也不科學。」強大的水晶武裝看到自己的極限技能被輕易的阻攔下來,然後又意外的發現一個武裝捏碎了一枚水晶,然後直接撕裂空間消失后,頓時瘋狂的咆哮起來。

「憑什麼你們可以離開,我不能離開?」這水晶武裝整個人徹底的崩潰了,看到身後的火焰越來越是逼近,他瘋狂的怒吼起來。

「蝶戀花!你個賤人,你也想要走嗎?給我留下來。」身體殘破的武裝低吼一聲,身後出現了一個虛幻的小世界投影。

大量的超純金屬和各種能量甚至是奇珍異草從其中飛出來,然後不斷的落在他的武裝上,快速的修復著武裝的一切傷勢。

「我走不掉,你也別想走。」

「你個**,每天兩腿一張就是享受,讓勞之享受一次能死嗎?」水晶武裝怒吼著,朝一個女性水晶武裝撲殺了過去。

「啊!你瘋了?咱們聯手逃出去才是正道,你在這裡糾纏什麼?」這個女性武裝尖叫起來,一道道水晶屏障從她手中釋放出來,纏繞在她四周圍形成了一個異常堅固的雞蛋殼。

同時,一尊巨大的火炮出現在這女性武裝腳下:「馬上給我讓路,要不然姐就把你打爛。」

「吼!星辰爆破!」這水晶武裝根本不在乎這些,他怒吼一聲,再一次催動武裝極限技能,轟然朝對方鎮殺了過去。

「啊!你這是自己找死的!九幽炮!」女性武裝尖叫著,腳下數十米長的火炮猛地怒吼起來,一團炙熱的光芒炸裂,比重型戰列艦主炮都要強悍數分的能量噴了出來。

光芒瞬間吞沒了那個瘋狂的水晶武裝,然後撞擊在空間屏障上。

「砰!」

空間屏障蕩漾,連一個細小的裂紋都沒有出現。而那尊水晶武裝也沒有死去,身上的防具破碎,很多地方都裸露出了骨架出來。

但是即便是如此,這水晶武裝仍然沒有放棄。

「吼!賤人,今天不讓勞之上你一次,你就永遠別想逃走。」

「滾開!你個瘋子。」女性武裝看著身後噴發越來越是密集的火舌,整個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只要你幫我逃出去,讓你睡多少次都可以。」

「妹妹,跟我們走,讓我們追隨了主人的步伐一起離開這裡吧!」有身上貫穿了鎖鏈的白銀武裝出現在這女性武裝身旁招手示意。

「叼哥,咱們兩個人逃離就已經是極限了,若是再帶上一個人,絕對沒有辦法離開。」

「狗剩,你不懂啊!咱們現在缺少的是炮灰。」

「懂了,叼哥果真是叼哥,心思縝密,計謀無雙!」 家庭醫生來檢查過茉兒的腳傷,並沒有什麼大礙。開了一副專門治療扭傷的藥膏給吻擎軒,並且囑咐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

送走了醫生后,吻擎軒回到卧室。

茉兒正半倚靠在床頭,手裡拿著一份文件,小臉恢復了些微血色,看起來也好了許多。

「說吧,今天是怎麼遇到斯澈的?」他坐在她的床邊,問道。

茉兒輕嘆一聲,合上手中的文件。就知道他一定會問,還以為她賣賣可憐,他就會忘記了呢………..

「如果我說了,你不會對吻斯澈不利吧?」茉兒小心翼翼的問道。

吻擎軒的眉頭挑的很高,臉上明顯出現了不悅的神色,口吻隱約還夾雜著些許的嫉妒:「怎麼,我在你心中就是這樣的男人?如果我為難吻斯澈,你心疼他嗎?」

就知道他會這麼想。

茉兒嘟嘟唇,湊上前雙手攬住男人的脖頸,小臉距離他不過一寸

「傻瓜,我是心疼你。」她說話時張翕著櫻桃小口,吸引著他的目光:「你的兄弟本就不多,而且你又是那麼重情重義的男人,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裡也是喜歡吻斯澈的,對不對?軒,我知道你一直希望和吻斯澈就像和吻翌晨一樣相處,所以才不想你們壞了之間的感情。」

未怕她跌床,吻擎軒騰出一隻手來攬緊她的腰。

聽著她的話,吻擎軒的眸光從她的唇慢慢移向了她的黑瞳。

「別岔開話題,告訴我你和吻斯澈是怎麼碰上的。」似乎,他還是不太習慣剖析心事。

茉兒知道這男人嘴硬心軟,無奈的瞥了他一眼,才緩緩的說:「今天,我去LY集團和他們老闆商定合約,在辦公大樓外面見到他的。吻斯澈,好像是LY集團的副總裁。」

「LY集團?」倏地,吻擎軒像是聽到什麼厭惡的名字,微微蹙起了眉頭。

「怎麼了?」茉兒也察覺到了他眼中劃過的一絲不對勁。

吻擎軒抬眸,問道:「LY集團並不是專門經營電子設備的公司,你和他們公司怎麼會有業務上的往來?」

寵婚,非你不娶 茉兒並不太了解LY集團,和他們公司合作,也不過是因為他們有她所需要的那批電子設備:「還記得宏岳嗎?宏岳似乎在破產之前,就把專利轉讓給LY集團了。上次你見到的那個凌先生,就是LY集團的總裁。在這之前,他要把手地下生產的那批設備無條件轉讓給我,被我否決了。我提出要以市場上的價格收購他手下的那批貨,他也同意了。」

吻擎軒抿唇,沒有說話。只是眉頭似乎皺的更深,好像有什麼困擾著他。

茉兒察覺到他的不對勁,問道:「怎麼,我是不是做錯了?」

吻擎軒對上茉兒的眼睛,片刻后搖了搖頭,只是說:「這份合約如果不是太是關緊要的話,先不要簽,好不好?」

茉兒微怔:「咦,為什麼?」

吻擎軒不知道該如何對茉兒說,LY集團之前和他的諾維亞出現惡意競爭的事情,而此時他也覺得LY的目標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彷彿一張無形的網正在慢慢收緊,而目標正是他們。

現在在聽過茉兒的話后,他也開始思索宏岳之前的破產是不是那麼單純?為什麼宏岳在破產之前,會把手上一個最不盈利的專利轉讓出去,而不是其他?而LY明明不是生產電子設備的公司,卻生產了大批茉兒公司所需要的設備,還要無償轉讓,又意欲何為?

吻擎軒深邃難解的目光落在茉兒懷著疑問的小臉上,定睛片刻,才說:「LY集團和諾維亞似乎有些過節,記得上次我跟你說不要和那位凌先生走得太近嗎?」

茉兒點了點頭。

「LY公司之前曾經和諾維亞惡意競爭,許多標案都以比我們高出許多的價錢標得。那些標案他們幾乎沒有什麼盈利的空間,取得標案的目的,我想了想,應該是只想要打敗諾維亞。而現在,他又開始接近你………..我有些不放心。」

怪不得上次,吻擎軒對於凌先生的態度很不好,原來是這個緣故。

茉兒點點頭:「好吧,這件事我會先讓人放一放。」

聽到茉兒的答案,男人卻奇異的挑起了眉梢:「哦?這次怎麼了,這麼乖?」

茉兒鑽進他懷裡,對著他笑,眉眼都增色不少:「我哪一次不乖了?」

哪一次都不乖。

他在心裡回答,卻不敢說出口,怕這小母老虎惱羞成怒。

低下頭,她唇邊含笑,春意無限的小臉近在眼前,忍不住讓人想要去親一親。

他硬生生忍住了,怕自己會一發不可收拾。

目光深沉的看著她的小臉,讓茉兒躺在自己的腿上,食指則是弓起挑起她的下頜,對上自己的眼睛,突然問道:「你覺得,吻斯澈,長得如何?」

茉兒微微一怔,他的問題讓她有些摸不著頭腦。

想了想,答:「很帥。」

「會讓女孩子著迷的那種?」他又問。

茉兒還是一頭霧水,不過仍舊點了點頭:「當然,否則他那麼多紅顏知己是哪來的?」

她看到男人的眼底閃過一絲複雜,眉宇淺蹙,似乎有些困擾。

茉兒忍不住話,於是開口問:「幹什麼問我這些?」

吻擎軒看著她的眼睛,沉吟了許久,頓了又頓,著急死人。茉兒等不及要開口,他才慢慢的說道:「那我呢?」

茉兒又是一怔。

男人的眸底帶著一絲認真、一絲嚴肅,還有一絲緊張。

這樣的問題………..

茉兒心思轉了轉,忽然明白了這男人究竟是想要說什麼。

她想笑,又不敢,只好忍著,佯作認真的看著他,故意拉長了語調:「你啊………」

「我怎樣?」他微微急切。

茉兒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笑得開懷。

這個向來強勢,神仙般的男人,如今也跟個孩子似的在跟她爭寵呢。

吻擎軒的臉已經黑了一半,茉兒知道自己若是再笑下去,鐵定要被他狠狠懲罰的。

忍住笑意,勾住他的脖頸,烏黑的長發流瀉在男人的腿上,垂瀉成瀑。

「吻斯澈能迷倒女孩子,而你呢,上到八十歲老太,下到三歲小孩,怕是都折倒在你的西裝褲下呢。否則我這樣見慣了帥哥美男的女人,怎會在看到你的時候,第一眼就愛上了?」她含著笑意問道。

吻擎軒眉梢又高了幾分,唇角配合著上揚出一起淺淺的弧度,似笑非笑,眼底亮了幾分,心情似乎瞬間好了不知多少倍。

「真的?」他聲音沙啞。

茉兒鄭重其事的點點頭:「當然。有你在我面前,我哪還有眼睛再去看別的男人。」

這甜言蜜語不僅對女人有效,對男人似乎也很有作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