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是嗎?難道當初你那麼寵愛她,都僅僅只是為了讓我吃醋嗎?如果當初我沒有那麼倔強,那你我現在是否也不會這般痛苦。

「是筱筱的錯,筱筱又怎麼會怪伏冥呢。」含著淚,不忍心掉落,生怕那一滴淚,會阻了伏冥去見花姚瑞的腳步。

「筱筱,給本王生個孩子吧,好嗎?」伏冥卻並沒有絲毫要離開的樣子,仍舊緊緊的抱著柳筱筱。

柳筱筱嬌小的身軀靠近伏冥溫暖的胸膛,身體微微動了動,跌起腳,深深一個吻,印刻在伏冥的臉頰之上。

「好了,伏冥是明君,筱筱亦是賢妃,淑冥妃姐姐有孕,有功於社稷,伏冥應當去看她的。」

此刻,柳筱筱的懂事溫婉,非但沒有給伏冥以安慰,卻讓伏冥深覺心疼,他的柳筱筱,應當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伏冥心裡也知道,柳筱筱表面上看起來溫婉大度,但心裡,卻是難過的。

淑冥妃有孕,自當是件開心的事情,但他心裡更希望,此刻有孕的人,是柳筱筱。

「本王答應你,不會再有第二個淑冥妃,本王只要你,為本王生孩子!」伏冥定定的看著柳筱筱,眸中含著一絲抱歉,輕輕還了一個吻。身形隨即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長樂殿長空。

柳筱筱獨自站在原地,伏冥的話仍舊在耳邊回蕩。她摸了摸平坦的小腹,滿面愁容。

「娘娘,娘娘如此得寵,子嗣也只是早晚的事情,娘娘不必如此憂愁的。」

翠芝的聲音傳入耳中,柳筱筱嘆了一口氣,揮散心頭陰霾,苦笑道:「許久沒有回玉堂宮,我們今天回去住吧!」

翠芝卻是笑道:「娘娘,如今已經是玉堂殿了。」

「好吧,玉堂殿,回去吧!」

「是!」

玉堂宮變成了玉堂殿,在外人看來,是無盡的榮耀,但在柳筱筱看來,卻沒有絲毫的區別。

淑冥妃有孕在身,並且胎像不穩。眼下的形式便極為清楚不過了,看來短時間之內,伏冥都不會有時間陪伴在自己身邊了。

既然是這樣的,留在長樂殿也只能讓伏冥心中更為愧疚,還不如先回玉堂殿。即使再相愛的兩個人,也該給彼此更多的空間,更何況她柳筱筱愛的,還是一位君王。

玉堂宮正式更名為玉堂殿之後,柳筱筱身邊的宮娥奴才幾乎多出了一倍,人多了,自然是非也就多了。不過柳筱筱卻是一位極容易伺候的主子,幾乎從不為難奴才們,以至於很長一段時間裡,眾位宮娥奴才都將能夠進入玉堂殿伺候奉為人生巔峰。

柳筱筱回到玉堂殿之後,沒了伏冥的指點監督,整個人變得愈發慵懶起來,除了吃,就是睡,活活把一位盛寵嬪妃的日子過程了圈養肉豬的日子。

廣陽殿這一邊,一個多月未曾得見伏冥的妃嬪們,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淑冥妃有孕,對於她們而言,自然不是什麼好消息,但能夠因此得見伏冥,卻也算是還沒有壞到家。

故而,眾妃嬪爭先恐後的準備了各種補品珍寶,只為在伏冥面前露一個臉。

自然,這些人的小心思蒙不了正妃織雪,在伏冥還未到來之前,織雪便下了逐客令,此刻的廣陽殿,也僅剩下幾位與織雪要好的妃嬪罷了。

花姚瑞躺在織雪明黃色的大床上,面色極為蒼白,神色倦怠,唯有那雙眼眸,還算明亮。

伏冥趕來之時,已是半時辰之後,織雪一臉憤憤,甚至開始懷疑,伏冥會為了柳筱筱那個賤人,竟是會不顧懷有身孕的花姚瑞。

好在半個時辰之後,伏冥終於還是趕了來。

「臣妾參見王上!」織雪這一身行頭,一看便是精心打扮過的,一個多月未見伏冥,初初相見,她幾乎淚濕衣襟。

伏冥面無表情的看了織雪一眼,不知怎的,看見她,伏冥便會自然而然的想到渾身是血的柳筱筱,每每念及此,他便不願見到織雪那張絕世卻讓他無比厭惡的容顏。

他轉而走向明黃色的大床,花姚瑞見狀,便要起身行禮,卻被伏冥輕輕按了下去。

「姚瑞感覺如何?」伏冥邪魅一笑,聲音中攜裹著獨有的冰冷。

「嬪妾還好,倒是王妃娘娘,事事為嬪妾著想,委實辛苦,嬪妾實在受寵若驚。」花姚瑞的聲音極為柔弱,似乎說上兩句話,都耗盡了全身的力氣。

織雪聞言,溫婉一笑道:「妹妹為王上孕育王嗣,勞苦功高,本宮做的這點事情,本是微不足道。」

伏冥見狀,心頭劃過一絲不忍。織雪原本為神界公主,養尊處優,更是三界中有名的才女奇女,嫁入冥王後宮六百多年,兢兢業業,孔填不寧。向來沒有什麼大的過錯,毆打嬪妃一事,也算是得到了教訓。

中宮有喜 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況她與伏冥六百年的夫妻。伏冥看著織雪,欣慰笑道:「王妃辛苦了。」 織雪聞言,婀娜的身姿竟是微微一顫,滿面含羞,隨即溫婉笑道:「能為王上分憂,便不辛苦。」

伏冥點點頭,轉而看向花姚瑞,神色凝重道:「有孕之後,仙法暫失,大小事情,姚瑞不必放在心上,安心養胎,有什麼需要,本王讓冥司府衙給你送去。」

花姚瑞嬌羞道:「謝王上。」

那日,伏冥留在了花姚瑞的淑和宮。但心裡記掛的,卻仍舊只有柳筱筱一人。也不知道她一個人睡在偌大的長樂殿,心頭可會害怕。

花姚瑞有孕在身,自然不能侍寢,伏冥也只是和衣坐在花姚瑞的床前,靜靜的陪著花姚瑞。終於,月上中天之時,花姚瑞淺笑著沉沉睡去。

伏冥卻並未留宿淑和宮,他心中十分擔憂柳筱筱,花姚瑞睡后,他便化作一縷黑色華光,離開了淑和宮。

原本以為,獨寢於長樂殿的柳筱筱,今夜應該是個無眠的夢,但回到長樂殿的伏冥卻並未見到柳筱筱,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心裡暗想,這個柳筱筱,心裡怕也是不開心的吧。

筱筱啊筱筱,你是否真的這般在意本王呢,本王還真像看看,本王的筱筱吃起醋來的樣子。

本著小別勝新婚的心態,伏冥並未前往玉堂殿看望柳筱筱,而是獨寢於長樂殿中。

伏冥前腳離開,花姚瑞後腳便醒了。眼眸迷離的看著窗外一輪皎潔的月,臉上劃過一絲苦笑。

一個月了,你寵了她一個月,一分一秒,天天年年,就是再愛,再喜歡,你也該看夠了吧。這一個月,你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嗎,我承受了常人無法忍受的痛苦,而你呢,卻在我萬般痛苦的時候,抱著另一個女人,纏纏綿綿。

你知不知,那蓮心藕蝕骨的疼,是多麼令人絕望,你又知不知道,在那樣的痛苦之下,是什麼支撐我,活到了現在。

有時候,我真覺得自己做的這一切,都沒有想得那麼值得。

在你的眼裡,她一定很完美吧,心地善良,國色天香,弱柳扶風,如果你知道,她其實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她其實心狠手辣,甚至心如蛇蠍,你,還會那般愛她嗎?

一滴淚,從花姚瑞憔悴至極的臉頰上緩緩滑落,是的,她沒有一個如同織雪那般強大的身世,沒有如同慧冥妃武靈芸那般絕美的身姿,更沒有柳筱筱如同先冥王妃柳兮若一模一樣的臉龐。

但是,她對伏冥的愛,卻是誰也比不了的。放著神界的仙俄不做,放著華都學府的空缺不去,放棄一切,毅然決然的來到冥司這樣冰冷的地界,在織雪那樣強勢的正妃手下,唯唯諾諾的做一個伏冥身後的女人。

她也曾經想過,只要能夠嫁給伏冥,只要能夠留在伏冥的身邊,看著他,想著他,念著他,只要他過得開心,她便什麼也不在乎了。

但現實卻狠狠的給了一巴掌,她不得不去爭,不得不去算計,只為能夠留在他的身邊,活著留在他的身邊,但是,如今的她,懷了伏冥的孩子,本以為能夠重新得到伏冥的寵愛,但結果呢,卻還是輸給了柳筱筱,輸給了柳筱筱那張神似先冥王妃的臉。

太多的不甘,不情願,渾濁的眸中閃過一絲絲凌冽的肅殺,開弓沒有回頭箭,她現在能做的,只有硬著頭皮走下去。成,則富貴榮華,敗,則魂飛魄散!

淑冥妃花姚瑞有孕,一時之間,整個冥王府後宮進入到另一種緊張的氣氛之中,眾妃情緒不一,各懷鬼胎。

在這樣詭異的氛圍之中,冥王府終於迎來了另一個盛夏,今年的夏天,來得尤為早,也尤為酷熱,青石板上反襯著灼灼光華,整個大地一片炙烤,似乎一滴水落在地上,瞬間就會被蒸發似的。

每年的六月六,是整個冥司後宮眾妃大聚會的日子,名曰萬華盛會,由敦肅淳太后親自舉辦,屆時,後宮眾妃務必出席,上到正妃織雪,下至末位更衣。柳筱筱雖說不喜歡這樣熱鬧的氛圍,但礙於皇太后的面子,卻也只能盛裝出席。

這位敦肅淳太后,原本是身歸混沌的先冥王的正妃娘娘,她本來自天宮,雖說膝下僅有一位公主,但卻是正妃之位,尊貴無比,是伏冥的嫡母,伏冥生母琬厚冥太后再世時,對這位敦肅淳太后評價極高,故而,伏冥對其,極為敬重。

是日,風和日麗,萬里無雲!

傳言中,敦肅淳太后極為愛花惜木,自從先冥王身歸混沌后,漸漸不再理會後宮之事,反而管理起了一大片花圃,面積極廣,佔地百畝。

花圃名曰萬華園,華取花之諧音,敦肅淳太后是個極易感傷之人,卻希望花開不敗,可見其年少時亦是才情滿懷,能夠做到正宮之位,絕非偶然。

萬華園的建築採用主次相輔,左右對稱的格局,布局緊湊,古典富麗,院中有一方偌大的涼亭,可供近百人小憩,名曰百花亭,以其為中心,向前方極兩側鋪展亭台樓閣。

園內青松翠柏,竹間點綴著零星山石,形成四季常青之像,百花亭左右有四處小亭台,北邊的永信亭和永寧亭,都是一式方亭,跨於水池之上,只在朝南的一面延伸亭廊。南邊是萬和亭和清涼亭,為四處抱夏組成十字的多角亭,屋頂是天圓地方的重屋檐建造,造型纖巧,十分精美。

園中奇石羅布,佳木蔥鬱,蒼松翠柏,皆為數百年之物,將萬華園點綴得情趣盎然,園內現存古樹三百餘株,散布園內各處,又放置各色山石盆景,千奇百怪。

初入園中,柳筱筱只覺得清風撲面,綠意盎然,花紅柳綠,煞是壯觀。敦肅淳太后一襲暗紫色的羅衣,髮髻端肅,三千餘歲的臉頰上,歲月似乎格外青睞,儼然如同四十歲出頭的婦人一般,體態豐腴,高貴典雅。

各品級的妃嬪,數不甚數,穿著各色各樣的唐裝,今日乃是家宴,敦肅淳太后更是個極為和藹之人,眾人也不拘於小節,三三兩兩的攀談著些什麼。 須臾,日上中天,盛夏的陽光攜裹著獨有的炙烤,萬物陷入一片金茫茫的華光覆蓋之下。萬華園因著蒼松柏翠,萬花盛開,釋放出陣陣涼意,蝶舞紛飛,倒也愜意得緊。

陽光灑在山石林木,奇花異草之上,陣陣微風拂面而來,攜裹著各色各樣沁人心脾的芬芳。

聽身邊的宮人說,每年的萬華盛會,伏冥都會親自出席。今年卻是個例外了,因著神魔兩界矛盾的愈加激化,他整日疲於奔命,竟是連敦肅淳太后的面子也拂了去。

自從淑冥妃花姚瑞有孕之後,伏冥便再也沒有踏足玉堂殿,自然了,其餘宮殿,他也極少去,只是偶爾行至廣陽殿看望織雪。也不過匆匆聊上幾句,便匆匆離去了。柳筱筱本以為今日能夠見上伏冥一面,如今看來,卻也只能失望而歸了。

敦肅淳太後來自天宮,一年一度的萬華盛會,神界都會派遣仙使,前來道賀。

神界是三界之中,靈氣最為濃郁之地,傳說開天地之時,清氣上升,乃為天,濁氣下降,乃為地,神界高層生活於九重天之上,自然是備沐靈氣之地,栽種出來的鮮果自然成了仙果,例如神話傳說中的仙人果,蟠桃一類。

神界仙使既然來了,自然不能空著手來,神界又向來自命清高,不喜送金銀珠寶一類,便會在每年的萬華盛會,送來為數不多的仙果。

傳說中,吃了神界的仙果,凡人可延長三百年壽命,非凡之身可大大增進修為,突破瓶頸。

眾人依次落座於萬華園正中心的百花亭,敦肅淳太后那張本就慈善的臉頰上,帶著慣有的祥和微笑,雍容華貴,一舉一動皆帶動無盡美感。

「今日家宴,哀家的萬華園許久沒有這般熱鬧了,大家隨意些,哀家就是喜歡你們這些青春靚麗的孩子們。」

眾人聞言,紛紛起身,欠身道:「太后萬福!」

敦肅淳太后微微一笑,擺擺手示意眾人落座,又將目光定格於淑冥妃花姚瑞身上。

她如今已有三個月的身孕,小腹微微隆起,神色也愈發好了起來,原本蒼白的面色漸漸有了血色,輕輕用右手拖著腰身,形成天然的保護胎兒的姿態,母性果然是世間最美妙的東西。

敦肅淳太后微微笑道:「姚瑞如今懷有身孕,哀家這裡有神界送來的蟠桃兩枚,便贈予你安胎吧!」

花姚瑞緩緩起身,神色看不出多大的驚喜,微微欠身道:「嬪妾謝太后賞賜。」

「哀家說過了,只是家宴,你身懷有孕,已是辛苦,不必動則謝恩。」

柳筱筱兀自坐在下排首座的楠木靠椅上,敦肅淳太后給她的感覺極為和藹,但又總覺得差些什麼,今日這般盛世,她心頭卻總是悶悶的,像是壓了一座山嶽。

不一會,便有青春靚麗的宮娥捧著兩顆碗那麼大的桃子送到了花姚瑞跟前,那便是傳說中的蟠桃了,長得極為精緻光華,通體透亮,桃尖殷紅如同少女粉嫩的面頰,陽光下,散發著灼灼光焰。

微風拂動,竟攜裹著陣陣桃香,果然是神界的仙果,當得起這一個仙字。

眾人看向花姚瑞的目光便多了幾分羨慕。

卻在這個時候,敦肅淳太后將目光放在了柳筱筱身上,臉上依舊是那和藹的笑:「貴冥妃,哀家聽聞你乃一界凡身,哀家猶記得,我那琬妹妹,也就是伏冥的生母琬厚冥太后,也是一界凡身。哀家見到你,便如同見到了她。蟠桃哀家這裡是沒有了,但這仙人果還有兩枚,雖不及蟠桃,但卻也是難得之物了,哀家便將它送給你,希望你能夠延長壽命,多些時間陪陪哀家。」

柳筱筱當真是受寵若驚,急忙站了起來,她雖不知這仙人果有何等功效,但神界的東西,又是太后拿來送人的東西,自然不會差,緊忙欠身道:「嬪妾謝太后賞賜!」

這仙人果長得極為可愛,如同一尊小小的佛像,通體呈青色,散發著淡淡的蔬果清香,柳筱筱只是聞了一下,便覺神清氣爽,不用吃,便知並非凡物了。

就這樣,神界送來的兩件寶貝都賞了出去,隨後,便有宮娥端著各式各樣的蔬果點心款款而來,一時之間,整個百花亭充滿了膳食的芬芳。

須臾,一陣悠揚悅耳的歌聲冉冉而起,兩排身著粉衣的宮娥裊裊婷婷,步步生蓮,百花亭中,一時間鶯歌燕舞,歌舞昇平。

歡樂的氛圍似乎感染了每一個人,眾人臉上皆帶著歡愉的笑意,半晌之後,歌舞漸歇,敦肅淳太后輕輕揉了揉有些酸疼的太陽穴,眸中閃過一絲疲憊。

「歲月不饒人啊,哀家終究是老了,許久未曾這般熱鬧,高興之餘倍感力不從心啊。」她的聲音中帶著淡淡的無奈,將目光轉向坐在身邊的織雪道:「雪兒,你扶哀家去歇一會吧。」

織雪在人前,總是一副恭順謙和的樣子,再加上太后與她,同樣來自天宮,骨子裡便多有幾分親昵,聞言緩緩起身,扶著太后風韻猶存的身姿,在眾人的跪送中緩緩朝著萬華園盡頭走去。

萬華園中最有身份地位的兩位離開之後,眾人再度變得興奮了起來。

傳言中,太后的萬華園,栽種的皆為奇花異草,每個人身體之中所含靈氣不一,每種花草的氣味都有促進靈氣增長的作用,故而眾人紛紛起身,聞聞這個,摸摸那個。三五成群,低聲耳語。

柳筱筱作為眼下身份地位最高之人,倒也有幾分自持,獨自坐在百花亭中,看著滿園的鶯鶯燕燕。

她是個做事情從不後悔的人,也深知這世間並沒有後悔葯賣,既然愛上了伏冥,她便不後悔,她只希望,他們之間的這段感情,能有一個完美的結局。

一個人兀自想著,突然間,一個大刺刺的聲音傳入耳中。

柳筱筱抬眸看去,是一位身著淺青色撒花羅裙的妃嬪,伏冥後宮佳麗,三千都不止,柳筱筱卻也只是初來乍到,便不太認得這位妃子。 只是從衣著髮髻上,能夠隱約看出,這位妃嬪的尊位並不很高,也就是在八品至六品之間。

卻在柳筱筱苦苦思忖之時,身後的若畔附在柳筱筱身邊低聲耳語道:「娘娘,這位便是華宇軒的馮常在,她是前年凡間進貢的女子,王上只見過她三兩面,封了個常在,便再也沒有……」

若畔的話還未說完,卻在這個時候,只聽得砰的一聲玻璃破碎的聲響,隨即傳來女子低聲的抽泣之聲,柳筱筱心頭猛然跳動,隨即起身,走到了人頭攢動的百花亭正中心的位置。

眾人見柳筱筱前來,紛紛躬身退後,讓出了一條半米長的人形甬道。

只見一襲青衣的馮常在馮月嬋,原本精緻的半月髻散落開來,黑色的髮絲上殘留著玫瑰花茶的花瓣以及仍舊冒著熱氣的茶水,沁濕了的髮絲蜷縮在她那張秀麗的臉頰上,淚水與茶水混雜在一起,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人看著心疼。

柳筱筱本不願管這些閑事,但一則太后與王妃不在,她便是這裡尊位最高之人,理應要管這些閑。,二則,這馮月嬋與她同樣來自凡間,且有著相似的經歷,心頭閃過一絲不忍,柳筱筱最終還是決定管上一管。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柳筱筱看著跪在地上的馮月嬋,柔聲道。

馮月嬋只顧低著頭嚶嚶低泣,聞言抬眸看了一眼柳筱筱。她那雙清澈的眸子,滿溢悲涼,伸手擦了擦臉頰上的淚珠,嘴唇動了動,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也沒說出口,只是轉眸看了一眼身前的淑冥妃花姚瑞。

見到這一幕,柳筱筱心頭再度狂跳起來。雖說在孩子這件事情上,花姚瑞做得有些小氣,竟是連她也防著,但母愛,是這世間最為無私的,更何況,在這冰冷的後宮中,誰不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如果說,今日真是馮常在衝撞了花姚瑞,她作為眾妃之首,倒也不好偏幫,這馮月嬋,怕是在劫難逃了。

「淑冥妃姐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柳筱筱作為眾妃之首,自然問得,花姚瑞聞言,卻是一臉桀驁道:「太後娘娘心疼嬪妾懷有王上子嗣,仙法暫時,再加上嬪妾向來體弱,便將神界送來的蟠桃賜於嬪妾安胎。誰曾想,馮常在竟是無理至極,竟要奪了太后的賞賜去,嬪妾懷有身孕,脾氣自是暴躁了些,隨手砸了手中茶盞,卻並非有意要傷她的。」

卻在花姚瑞話音落下之時,跪在地上的馮月嬋像是突然間想到了什麼可怖的事情,瞳孔瞬間放大,也顧不得雙手沾滿污垢,跪行兩三步,猛然抓住了柳筱筱玫紅色的長裙。

「嬪妾並非有意冒犯淑冥妃娘娘,嬪妾的母親得了重病,嬪妾聽聞,這神界蟠桃,於疑難雜症有著奇效,這才衝撞了淑冥妃娘娘,嬪妾懇請娘娘,可憐可憐嬪妾吧!」

說到這裡,事情的來龍去脈柳筱筱便算是瞭然於胸了。原來這馮月嬋是為了自己重病的母親,倒也是個孝順之人,但蟠桃乃是太后贈予淑冥妃的,即便她柳筱筱想要偏幫,也是不能的。

但心頭卻還是劃過一絲不忍,故而莞爾一笑道:「本宮當是多大的事呢,淑冥妃姐姐,馮妹妹再怎麼說,也是咱們的姐妹,太后賞賜的蟠桃固然貴重,你腹中龍胎更是尊貴無比,但妹妹看來,姐姐的龍嗣,甚是穩妥。倒是馮妹妹感孝之心,天可憐見,淑冥妃姐姐不如看在妹妹的份上,賞馮妹妹一枚吧。」

話音落下,馮月嬋抬眸定定的看著柳筱筱,眸中竟是閃過一絲詭異的不忍。

花姚瑞卻是一副極為不耐煩的樣子,單手撐著肚子,一臉桀驁道:「怎麼?貴冥妃娘娘這是要偏幫馮常在嗎?嬪妾深知娘娘與馮常在皆來自凡間,心心相惜,起初嬪妾還不信,馮氏那副倒霉樣子,怎可與娘娘相比,今日,嬪妾倒是信了。」

她一口一個娘娘,一口一個嬪妾,說出來的話,更是字字帶刺,柳筱筱的身軀微微顫動了一下,定定的看著花姚瑞,似乎不敢相信,這些傷人的話,竟是從這位昔日的好友口中說出來的。

如今的花姚瑞,身懷六甲,她柳筱筱也不能奈她何,心裡縱然不快,面上卻並未表現出絲毫,只是轉眸看向跪在地上的馮月嬋。

柳筱筱的聲音極為輕柔,如同流水一般:「馮常在,雖然你孝心可嘉,但生死有命,非常人可改之。那蟠桃仙果乃是太后贈予淑冥妃安胎之物,你如此冒失,若是衝撞了淑冥妃,該如何是好,本宮就罰你跪於永信亭兩個時辰,靜靜心思。」

話音落下,馮月嬋眸中閃過一絲不難察覺的難以置信的神色,隨即狠狠將頭低了下去,雙目無神,在兩個小太監的控制下,直挺挺的跪在了北邊的永信亭中。

她的背影那樣落寞凄涼,來不及整理的脫落的髮髻在風中肆意的飛舞著,萬念俱灰,大抵便是如此了吧。

柳筱筱不忍的嘆了一口氣,心裡暗自想著,等回到了玉堂殿,便將今日太后賞賜的仙人果送去馮月嬋的華宇軒。雖說這仙人果不及蟠桃仙果,但皆是神界之物,想來也是不會差的。

卻在這個時候,慧冥妃武靈芸冷笑一聲道:「貴冥妃娘娘好大的威風啊,嬪妾愚鈍,這馮常在衝撞了淑冥妃,理應受罰,但淑冥妃無旨毆打妃嬪,不知貴冥妃娘娘準備如何處置淑冥妃?」

雖說花姚瑞與武靈芸同樣來自神界,且都位居四妃之位,但兩人之間卻意見相左,在正妃織雪面前,明爭暗鬥。在眾妃面前,更是劍拔弩張,柳筱筱對二人之間的關係並不清楚,只是隱約知道兩人間頗有意見。

慧冥妃武靈芸話音落下,她身後便有幾位同樣妃嬪裝扮的女子議論開來,站在武靈芸身後妃嬪,尊位都不是很高,柳筱筱並不認得,那聲音並不大,但卻清晰的傳入每個人的耳中。 「無旨毆打妃嬪,乃是重罪,若不嚴懲,怎能服眾?」

「就是,別以為懷有龍嗣,便有了護身符,王上向來都是個獎罰分明之人。」

「傳言,貴冥妃娘娘與淑冥妃娘娘親密無間,情同姐妹,看來傳言非虛啊!這便是要偏袒上了。」

「可惜啊,吾等人微言輕,只能在心裡默默的替馮妹妹憐惜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