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明茨怎麼了?”夏紗從空中飛落,來到埃朗身邊。

“去追凱因了,凱因被紗娜的魔法擊傷後被艾紗救走,明茨不願放棄這個機會,帶着修和聖騎士們要衝過前面的敵羣追擊凱因。”

“走吧,我們也去,”夏紗說,“你坐到飛龍上來。”

但是埃朗沒有動。

“怎麼了?你不想去嗎?”

“也不是,”埃朗猶豫地說,“只是,夏紗,我們回去吧。回大營,或是回黃金鎮,依比鎮都行。”

“你怎麼了?”

“我不知道,只是……”

“擊敗了凱因,這裏的戰鬥就結束了,”夏紗說,“我們就能過上平靜的日子。這是,這應該是我們最後的一次戰鬥了,之後,我們就不用踏上戰場了。”

“嗯,我知道。”

“還是不願意去嗎?”夏紗問埃朗。

“好吧,”埃朗終於騎上了飛龍,“只是不是迪艾,我還是覺得有點不舒服。”

“好了,走了。”

飛龍帶着夏紗和埃朗騰空而起,去追趕前面的明茨。

衝破敵羣很容易。並不是因爲敵人太過羸弱,只是由明茨帶領下的聖騎士們太過犀利了。再加上依璉娜在前面拼死爲明茨等人打開道路,明茨等人很快就透過了敵羣,直衝向金礦。

但是代價是依璉娜帶領的飛馬們付出了極大的犧牲,當明茨等人衝出敵羣的時候,跟着依璉娜隨明茨一起飛往金礦的飛馬們,只剩下200不到了。別的,都死在了前面的戰鬥中。

但是依璉娜絲毫不在意這些傷亡,明茨等人也一樣。此時他們心中就只有一個目標,衝進金礦,殺死凱因。

金礦已近在眼前了。

突然,無數支箭失從金礦方向射出,射向了飛在前面的飛馬們。依璉娜和飛馬騎兵隊沒有一點準備,一瞬間,很多飛馬被箭失射中,墜落了下來。

“小心箭失。”依璉娜大叫了一聲,同時立刻降低了飛行高度。沒有被箭失射中的飛馬們也紛紛降落。箭失還是接踵而來,這次瞄準的不是天空,而是地面上的部隊,明茨等人停住了腳步,立刻又後退了一些路,箭失的攻擊才漸漸停止。

“依璉娜,你的情況怎樣,”明茨問了一聲,同時看了看依璉娜的飛馬隊。

已經不用依璉娜的回答了,只是看,就知道了她們的損失有多重。還倖存的飛馬,包括依璉娜,已經不足一百人。再看前面的道路上,佈滿了飛馬騎士們的屍體。

明茨和聖騎士們又小心地前進了一段路,但很快又被箭失趕了回來。金礦已經近在眼前,可以隱隱約約看見金礦城牆上佈滿了弩炮車。

“沒有想到凱因還有這個。”明茨說。

“有弩炮車的存在,我的飛馬部隊難以前進一步。”依璉娜對明茨說。

“不止是你們,”明茨說,“前面小心地衝了一下。但是沒有想到他們的攻擊那麼密集,要衝破這層箭失網到達金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明茨,後面的敵人追上來了。”修對明茨喊到。

“先應付後面的敵人。”說完,明茨轉身又來到了隊伍的後面,這時,追趕的敵人已經到了,不過人數不多。但是可以看出還有很多敵人正在往這裏趕。

“必須要想辦法衝入金礦,不然留在這裏吃虧的只是我們。”戰鬥中,明茨對修說。

“明茨,大部隊衝的話容易受到弩炮的襲擊,”修說,“我和你兩個人去。我有信心衝過去,你呢?”

“試試看吧,不然還能怎樣。”明茨說,說完,他揚起頭對着依璉娜喊道,“依璉娜,你和聖騎士團留在這裏,小心戰鬥。”

也不等依璉娜回答,明茨和修相互看了一眼,便迅速擺脫了身邊的敵軍,往金礦方向跑去。

聖騎士們很自覺地攔住了追趕的敵人,明茨和修兩人衝出了人羣。

沒有跑出多遠,如雨的箭失又再次襲來。

修靈巧地躲避着,並不時用劍擋開躲閃不及的箭失。明茨則揮動銀槍,護着自己。

兩人再箭雨中前進了一段路之後,箭失的攻擊又停止了。

“你沒事吧,明茨。”修趁這個時候問明茨

“被箭失擦到了幾下,”明茨說,他的身上已經有了好幾出傷,馬上也有幾處傷“不過都是擦傷,實在躲不及了。你呢?”

“我還好,沒有被射中,”修說,“趁這會兒,趕快衝吧。”

但是,沒有衝多遠,兩人又不得不停下了腳步。

前面,一支隊伍駐守在了通往金礦的最後的道路上。

明茨和修停了下來,看着那眼前的敵人,那些人,也虎視眈眈地看着修和明茨。不過,他們並沒有衝殺過來,只是在原地嚴陣以待。

“怎麼辦?”修對明茨說。

“我不會回頭的,”明茨說,“一定要衝過去。”

說完,明茨想也沒想,就往敵羣衝去。

“這傢伙……”修搖了搖頭,提起劍,立刻跟了上去。

衝入敵羣后,兩人才發現,要突破這羣人,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們一個個都死守在明茨和修的面前,除非把他們殺死,不然他們就會一直糾纏下去。

很快,修和明茨就被圍在了敵羣中,進退兩難。

“真後悔跟着你跑過來。”修說。

“那麼你就逃吧。”明茨說,“我一定要衝入金礦。”

“就我們兩個人真的太勉強了,”修說,“還是先保住自己的性命,等待後面的部隊快點跟上吧。”

“我怕是等不到了。”明茨冷靜的說。

“爲什麼?”

“那羣弩炮車,已經把我們和大部隊隔離開了。”明茨說,“我甚至覺得,他們是故意放我們過來的,只是因爲這裏還準備了這支部隊歡迎我們。”

“可惡……”修奮力抵擋着敵人的攻擊。

“金礦,就在不遠的前面。”明茨說。

“但是這個不遠卻是最遙遠的一段路。”

另一邊,夏紗和埃朗已經追上了聖騎士們,並且立刻投入了戰鬥。但兩人同時也帶來了更多的敵人。

“明茨和修呢?”一邊戰鬥,埃朗一邊問聖騎士們。

“修和團長衝向金礦了。”

“就他們兩個人嗎?”埃朗問。

“嗯,”聖騎士說,“因爲敵人備有密集的弩炮,我們很難突破,所以只有團長和修兩個人衝了過去。”

“埃朗,”空中,傳來了夏紗的聲音:“金礦附近,也有凱因的部隊,而且人數不少。”

“你說什麼!”埃朗和聖騎士們,聽到這個消息都萬分吃驚。

“就團長和修兩個人,必須要去支援他們。”

“敵人很多,步兵隊和騎兵隊不可能那麼快趕到的,”依璉娜說,“就憑我們幾個,不要說去救援他們,就連穿過他們弩炮的防守都難。”

“飛馬是難了點,但是我們一定要試一試,”聖騎士們說,“我們,要和團長戰鬥在一起。”

“你們要去就去吧,”依璉娜飛到了聖騎士們的身邊,“下一波敵人就交給我們了,我們不會讓他們從你們背後發動攻擊的。但是你們能穿過弩炮的防守嗎?”

“不管怎樣,都要拚一拚才知道,”聖騎士說,“依璉娜小姐,這裏交給你們了。”

“我也和你們一起去,”埃朗說,“夏紗就留在這裏弩炮對你的威脅太大了。”

“埃朗,”聖騎士對埃朗說,“你要知道,我們過去,雖說是援救團長和修,但是以團長的性格,他是不會和我們回來的。而且,我們也沒有信心再穿越一次那樣的箭失網。所以,我們只是,要和團長戰鬥在一起,死也要死在一起。”

依璉娜突然飛了過來,她舉起手,一個耳光打在前面那個說話的聖騎士臉上。

“你在說什麼,”依璉娜說,“你們去,就是爲了協助明茨和修擊敗凱因,戰鬥是爲了勝利,而不是什麼要和你們的團長死在一起。”

“是……”那個聖騎士震驚地看着依璉娜。

“你們快點出發吧,”依璉娜說,“埃朗也一起去吧,只是自己小心。敵人又上來了,被纏住的話就又麻煩了。”

“我們走了,依璉娜。”

依璉娜和夏紗率領着飛馬騎兵隊擋在了又一波敵人前面,聖騎士們和埃朗則向金礦方向趕去。

修和明茨還在敵羣中奮戰。

兩人已經向內突破了挺長一段距離了,身後留下的是一排屍體鋪成的道路。但是擋在兩人前面的敵人卻絲毫不見減少,離開金礦,也依舊遙遠。

連續的戰鬥,兩人的體力已經開始不支了。

“沒法再往前走了,明茨。”修對明茨說,“我覺得現在揮劍都累。”

明茨的戰馬也已經戰死了,他此時站在地上,手持佩劍抵擋着敵人。

“可惡,好不容易凱因受了重傷,但……”

“是啊,如果他不受傷的話,我們根本就打不過他,”修說,“但是即使凱因傷了,他的軍隊還在,而且,人數依舊比我們多。”

“是不是不應該這麼冒失的衝過來?”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

這時,敵人包圍圈的南邊突然又混亂了起來,像是又有人衝了進來。

“是援軍來了,修,殺過去接應他們。”說完,明茨提劍先衝了過去,修在後面緊隨,同時應付着身後的敵人。

那邊衝來的是埃朗和聖騎士們,此時,埃朗前面,聖騎士們跟在後面,很快,他們就看見了苦戰到現在明茨和修。

“修,明茨,你們還好嗎?”

“團長,我們來了。”

埃朗和聖騎士們幾乎同時叫到。

修驚喜地看到了埃朗,明茨則心疼地看着他的聖騎士們。

“你們,怎麼也來了?”明茨對聖騎士們說。

“我們不能讓團長一個人戰鬥了,”聖騎士們說,“我們要和你並肩戰鬥……一起,去取得戰鬥的勝利。”

“就剩下,你們幾個了嗎?”明茨看着聖騎士們。出現在明茨面前的,只有四位聖騎士,還有三人在途中被射殺了。

“哪怕,只剩下我們一人,我們也要和團長並肩戰鬥,”聖騎士們說,“哪怕,我們都死了,團長你也要取得最後的勝利。”

“很好,兄弟們。”明茨高興地笑了笑,“凱因就在前面的金礦裏,我和修花了很久都沒有衝進去,現在多了你們,看看我們現在能不能衝入金礦,殺死凱因。”

有了埃朗和聖騎士們的協助,暫時抵擋住敵人的攻擊已經是不成問題了,可是,向前突破,卻依舊是那麼困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