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明明已經這樣下定決心了…

回憶到此,趙三吉才醒過來。

他自己也沒有想到,只是回憶了一下過去。就會在這小舟上面睡了一天。

夜幕降臨,日輪升起。

今天之後,他就會正式繼承老爺子的龍頭之位。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裡並沒有任何的興奮和激動。

看著這個時辰,應該也差不多到了時間。

泛著小舟回去,重新梳洗過,換了一身正裝后,他便領著自己的心腹手下在社團總部這邊等待著其他幾位社團要員的到來。

不多時。所有社團要員全部到齊。

一切進行的非常順利,然而,就在所有舉高了手中的酒杯。準備一齊宣布趙三吉繼承龍頭之位的時候,卻是異變突起。

只見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軟倒在了地上,手中的酒杯更是砸碎了一地,一個兩個都像條鹹魚一樣動彈不得,看樣子就跟中毒了一樣。

可他們都還沒有喝酒,到底是在什麼時候中的毒呢?

「怎麼回事?」

趙三吉悚然一驚,為什麼所有人會無緣無故的中毒呢?

難道說是那幾個老社員乾的?

可是,他分明看到了那幾個對他有意見的老社員也同樣中毒軟倒在地。

「呼,這麼喜慶的日次,怎麼不喝酒呢?連酒都沒喝怎麼可以呢?」

「有酒怎麼可以不配肉呢?這酒和肉在你們黑色社團裡面,不是只有真正的出力者才能享有的么?」

「雖然你所出力的也只是些壞事而已,不過禮尚往來這種事情,就算是你們黑道,也應該曉得的吧。」

「我經常聽一傢伙跟我說,借一還三的,我這才還了一呢?」

緊接著,就看到了一個腰間插著一柄木劍,與趙三吉年紀相仿的少年,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

「喲,我不請自來,你們應該很歡迎的吧。」

「我們又見面了,沒把我給忘了吧,要是忘了的話,那我就來個自我介紹吧。」

「在下施恩,『不幹所』的得力員工,前來要債了!」 「你…嘭!」

趙三吉張開嘴巴,才說出了一個『你』字,瞬間就遭到了對面的施恩一木劍抽擊,整個人在他的一劍之下,竟是被抽打得往後飛出了一丈遠。

更是撞爛了一道門,在空中旋轉了兩圈后才掉落在冰涼涼的地板上。

那原本還算做英俊的相貌,此時也在這一劍之下蕩然無存了。

不得不說,施恩這一劍還真的是夠狠的,可見他是真的恨透了這個差點將他幹掉的黑道小混混。

依舊保持著高舉木劍。將對方抽飛的姿勢不變,包正經低垂著眼看著那邊躺在地板上的趙三吉,冷聲說道:「前些日子在你這裡受到的大禮。這一次我是來三倍奉還的。」

「你就乖乖的,接受我這份回禮吧!」

一步一步地朝著趙三吉那邊走過去,此時的施恩彷彿要壓不住自己內心的濤濤怒火。將要化身為修羅將這黑色社團的總部給徹底大鬧一頓!

「嘿嘿,我也算是在這世道上混過不少刀口舔血日子的人了,見識過不少的勇士和江湖豪傑,但是從未見過像你這種吃過槍彈子的,又中過劇毒的,還被我的長劍捅穿的,居然還有命活著回來。」

翻過身來,雙手支撐在地前仰,就這麼抬頭看著朝著自己走來的施恩,只聽趙三吉這麼說道:「像你這種人,我這輩子還真的是從未見過啊!」

施恩聞言,卻是突然在與他一步之隔的地方停了下來。

見到對方不知道什麼原因停下進攻的腳步,趙三吉抬手摸了摸自己那已經腫起來的臉,搖搖頭說道:「幸好,你不是我們杭州府的地下黑道成員,不然還真的就沒有我的一席之地。」

「你作事風格還真的是激進啊,那些可都是我們黑色社團的重要社員,你得罪了他們還有我,這下子你是徹底跟我們社團結怨了,你再也不回去了,無法活著回去你之前的那個花花世界了。」

面對趙三吉這般的威脅話語,施恩卻是一點也不為所動,開口說:「是那樣嗎?我還真的是不知道也。」

見到施恩是一臉無懼,趙三吉忍不住問道:「是因為老爺子嗎?」

「僅僅為了一個見過一面的黑道人物。就打算與我們整個黑色社團為敵嗎?」

趙三吉認為,不管什麼人,做什麼事,都一定有他的目的。

這一次,這位逃過一劫的少年,竟然還敢回來報復如今身為新龍頭的自己,絕對不只是為了報仇那麼簡單,這其中一定還有其他原因。

然而,施恩卻是低垂著眼,淡淡地說道:「不管是那位老先生,還是我的個人恩怨,都跟現在我要做的事情沒有半個銅錢關係。」

「像你和我這種類型的人。一旦喪失了心中的仁義,那就真的是完蛋了。」

也不知道施恩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就在他說這話的時候。那邊的趙三吉已然起身,且還退到了牆壁那邊,用手輕輕一按機關。竟是出來了一個暗櫃,從裡面拿出了一柄長劍出來。

握緊長劍的趙三吉,重新回到了戰場這邊。邊走邊說道:「正如你所說的那樣,不管怎麼腐敗,我還是那個黑道。當要是失去了內心的仁義,那麼就真的無法在這世間立足了。」

只見趙三吉緩緩的抽出了劍柄,然後當著施恩的面。轉身就是一劍。

緊接著,便是看到那一面牆竟是在這一劍下被劈成了兩截,隨即轟然倒塌。激起了一陣灰塵。

灰塵散盡之後,便是看到了外面的光景。

只見此時外面站滿了人,所有人都是帶著武器和槍支。且每個人身上都有刺青,很明顯是黑道的地痞流氓。

施恩愣住了,他沒有想到這趙三吉居然有后招。早就防著他來報仇,所以從開始就埋伏起了這麼多人。

但是,再多的人,也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

就算他現在身體才剛剛好起來,能發揮的實力不到三成。

但是對付這麼一群人,足夠了!

發怒起來的自己。可是連自己都打的存在,如此恐怖的人,怎麼可能會打不過這麼一群地痞流氓。

然而。下一刻,他卻是聽到了趙三吉這麼對他說:「這群人,可不是我的同伴。」

施恩一驚。皺眉問道:「什麼意思?」

「是來對付我的,我就知道這一場所謂的正式繼任儀式,不過是想引我入局。然後來一計瓮中殺鱉的圈套而已。」

「我的所作所為,早已經被傳遍了整個杭州府的地下黑道勢力之間,所以想要打著這個名號來剷除掉我,順便吞併掉我們黑色社團地盤的人,一定不會放過這麼一次大好機會的。」

「他們不會給我活命的機會,一個個的都盯上了我趙三吉這條賤命。」

趙三吉看著人群中那個熟悉的身影,他早就知道這個人一定會出現,這個同樣也是改變了他命運的男人,梁坤。

既然如此。那一切仇恨就都在今天結束吧。

隨之,他放下了手中的長劍,然後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去。

這種做法著實驚到了他身後的施恩。還有其面前的那一大群恨不得衝上來幹掉他的地痞流氓。

但是,那群地痞流氓唯恐這其中有詐,誰也不敢輕易行動。

「喂,你這是幹什麼?」

施恩也是百思不得其解,這傢伙幹嘛把武器給扔了,而且還毫無防備的背對著自己。

對方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是想設下圈套引自己上鉤么?

那麼,他還真的就不能讓對方得逞了。

然而,卻是聽到了趙三吉無奈地對他說:「砍吧。」

「什麼?」

施恩撓了撓腦袋,現在他是千思不得其解啊!

趙三吉轉過臉來,輕笑了一下,然後說:「砍我,或者是捅我,就當做是那天晚上在西湖那邊,我在你腹部捅穿的那一劍所欠下的,我把我的命交給你。」

瞧著這趙三吉的口氣,似乎不像是在說假話的樣子。

「我能問一下為什麼?」

「比起被那些傢伙們殺死,還不如死在你這種男人的劍下,能讓我在九泉之下還能感覺到一絲自豪。」 聽到了趙三吉讓自己殺掉他的理由,施恩真的覺得這個人是不是腦子壞掉了。

雖然自己還是挺高興對方能夠這麼看得起自己,但是這一碼歸一碼啊。

自己雖然很想報仇沒錯,可為何如今有這種唾手可得的機會,他卻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呢。

等會兒,這傢伙該不會是…

「你該不會是明知會有今天這樣的結果才來的這裡吧?」

「你是為了送死才來的這裡吧?」

一連問了兩句,施恩一時間感覺自己真的看不透這個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少年。

為什麼呢?從剛剛對方說的那些話,不難推斷出這個傢伙是知道有人會在今天對他不利。

那麼,他為什麼不安排多一點的人手來應對呢?

難道是因為算漏了自己。因為自己的出現,將他裡面的心腹手下和社團人員給全部葯倒,所以面對這麼多的敵人。他趙三吉也覺得是回天無力。

可這也不對啊,打不過難道不會逃么?

如果要逃的話,還是有一絲機會的。

想他們這種黑道人物。應該是會選擇比較有利自己的事情來做的。

見到施恩遲遲不肯動手,趙三吉卻是搖搖頭說:「我果然沒有說錯,你是個好人。」

言罷,便是重新撿起了長劍,然後起身朝著對面的那群敵人們一步步走去。

「我啊,早就已經忘記了什麼叫做仁義,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可以保護的東西了,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回憶過往,趙三吉還非常清楚的記得,在他們十六歲的那一年,也即是老爺子將離家出走,在裁縫店裡面當學徒的成浩南,用強硬的手段給強行從外面帶回來的那一天。

那一天,成浩南與蔣地生來了一場父子間的交談,趙三吉也在現場。

那一天,也是他趙三吉的命運轉折點…

「你說什麼?你再給老夫說一次!」

在聽到了成浩南的話后,老爺子激動得差點就要擼起袖子幹起來。

「別激動,老爺子。」在一邊的趙三吉趕緊安撫激動的老爺子。

「無論說多少次,結果都是一樣,我成浩南不想過跟你們同樣的生活。」

說著,成浩南便是推開門準備離開了,卻是忽的停下腳步。頭也不回地說道:「你需要的是個黑色社團的龍頭繼承人,這樣的人選明明就已經有比我更合適的人了不是么,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我?」

「我,要以自己的方式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

聞言,老爺子一愣,隨即大聲地問道:「等一下,浩南你在胡說些什麼!」

「父親你,不是已經有三吉了么?」成浩南轉過身來,眼中還帶著淚,抬手指了那邊正在安撫老爺子的趙三吉,說:「他既有膽識,又有手腕。頭腦又好,比起我這個不成器的人,他更像是你的親兒子!」

「啪!」一聲響。老爺子的手掌抽打在了成浩南的臉上。

「為什麼,為什麼要說這種話,你這個混蛋!」老爺子氣得一陣咳嗽。

挨了一巴掌的成浩南強忍著淚水不讓流出來。轉身就離開了。

「少主!」

趙三吉朝著成浩南奔跑的背影喊了一聲,卻是沒有追上去。

因為他早就已經吩咐這裡的手下,讓他們絕對不能讓被成浩南逃出去。

他留下了安撫激動得一直咳嗽個不停的老爺子。

「真是荒謬。繼承社團就跟繼承家業一樣,這不是身為父親對孩子一種愛的證明么?」

「還是說,我真的錯了呢。三吉?」

老爺子說這話的時候,嘴角有鮮血流出。

很明顯是剛才咳嗽得太厲害,才咳出了血來的。

「老爺子。快,快去叫醫師過來,快去!」

趙三吉趕緊將老爺子攙扶到了床上去休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老爺子居然會咳血。

「三吉啊,你知道么,老夫這隻手。可以揍人,可以恐嚇人,如今卻是連擁抱自己孩子一下的勇氣都沒有了。我不知道怎麼樣才是對他好,我真的不知道…如果我離開了,我留給他的是過去結下來的那些仇怨,還是其他什麼,我只是想換一種方式來保護他而已…我是不是真的錯了啊…」

知曉老爺子的想法后,趙三吉覺得自己有必要去找成浩南。將老爺子心中所想一一告知對方。

然而,卻是在那天,沒能逃出這間囚禁了他十六年牢籠的成浩南。最終將自己給關進了那所白色倉庫裡面去。

既然出不去,那他也不想再見到任何人了。

那天之後,趙三吉每天都帶著人來這所倉庫門前。不斷的勸說著躲在裡面不出來的成浩南。

然而裡面的人卻是沒有給出一丁點回應來。

「請出來吧,少主。」

「少主,你快點出來吧。老爺子他已經不生氣啦。」

「少主,老爺子他病了,你就出門來看看他吧。「

然而,不管他怎麼勸,門就是沒有動靜。

最後,趙三吉只好強行破開了這道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