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明明只有一天一夜的時間,卻是讓【魅族】等人覺得如同一個世紀般長久。

忽然,在眾多道驚訝的視線中,那一股股黑暗力量就如同巨鯨吸水般,朝著某個中心點快速收縮,轉眼間,那些黑色氣霧都消失,那道青衫如玉的身影再次顯現出來。

沒事!

帝少的獨傢俬寵 丁浩飲下了一滴黑暗泉水,竟然沒有半點事情,這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眾人心頭的重石,都在這一刻放了下來。

「喵哈哈,喵就知道你絕對不會有什麼事情,要不然怎麼配當喵的人寵,你說是吧,丁浩……」邪月笑嘻嘻望著丁浩,忽然腹黑的道:「對了要喵說,要不然你直接將這些黑暗泉水給喝了,不管那個丁瞳是什麼計劃,都肯定會失敗……」

丁浩:「……」

……

時間流逝,轉眼間被困在這裡,已經不知不覺的過了十天!

在這段時間裡,對魅族女皇琴夢蘭來說,簡直是度日如年,異常煎熬,幾乎整天愁著臉,心事重重的樣子。

而【魅族】其他人也都是同樣的神情,顯然她們也都很擔心種族的安危。

在這裡被困這麼多天,偌大的【魅族】種族,很有可能早就遭受到滅頂之災,這如何不讓這些【魅族】的人,以及她們的女皇擔心,焦急,但她們根本沒有能力去攻破那個陣法,只能在這裡干著急。

至於丁浩還有邪月,前者還是跟之前一樣,時不時都下黑暗之泉一趟,或者是坐在角落,若有所思的樣子,而後者整天無所事事,也因為本身異常懶惰,沒有出乎任何人意料,果然在這段時間內都是『渾渾噩噩』的樣子,整天睡著大頭覺。

……

又過了一天,到第十一天的時候,丁浩再一次潛入泉眼當中。

這一次潛入,丁浩不再是進去一兩個時辰就出來,而是進去了整整一天才出來。

出來的時候,在他的身邊還出現了一個人,準確來說,是被他扶著出來。

眾人驚訝,急忙都聚集到丁浩身邊,望著這名新出現的怪人。

這個人模樣看似年輕,但眼眸卻帶有一種滄桑之感,更奇特的是,他的身體分成兩種顏色,左半邊是白色,右半邊是黑色,極為怪異。

仔細注意,可以發現他體內有著黑暗和光明兩種力量。

「喵,丁浩你回來……你,你,你不是那個,那個玄天宗么!」剛剛注意到丁浩出現的邪月,也飛了過來,見到那個怪人,頓時愣了下,隨後露出吃驚狀。

… 正當吳良爲自己如何獲得錢糧發愁的時候,幽州涿縣發生了一件大事,那就是無數玩家耳熟能祥的桃園三結義。

黃巾起義爆發後,黃巾大將程遠志率兵五萬攻略幽州,雖然一路上東漢官兵大力抵抗,但是黃巾氣勢如虹,很快就在幽州佔下了不少地盤,黃巾起義革命形勢一片大好。而這時候,桃園三結義劇情也終於觸發。

“叮,幽州區域消息,黃巾大將程遠志統兵五萬進犯前犯幽州,幽州刺史劉焉得知賊兵將至,出榜招募義兵抗擊黃巾!”

這則系統消息一出,整個遊戲頓時一片譁然,只要是看過《三國演義》這書的玩家都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也正因爲桃園三結義這事太深入人心,所以雖然這只是幽州區域系統消息,但是馬上就傳遍了整個遊戲,一時間,整個聊天頻道全是談論這事的,無數仰慕劉關張的玩家也蜂擁進入涿縣,準備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

劉備三兄弟可是遊戲裏數得着的大BOSS,再加上他們三個又是日後西南蜀國的奠基人,無數玩家爲他們瘋狂,其中更有許多是關羽,張飛的忠實粉絲,至於劉備,嗯,頂了個僞君子的名聲傳誦千年,雖然也不乏崇拜者,但是人數絕對沒有關羽張飛的粉絲那麼多。

而現在,他們三個即將正式登場,那意味着玩家們現在就可以和三國三大勢力之一的創立者們搞好關係,以後跟着劉備三兄弟橫掃天下,蜀國建立後封侯拜相不在話下,因此許許多多的玩家一直在涿縣晃悠,等待着這一刻的到來。

涿縣城北有一座大莊園,主人姓張,無數玩家拼死進入莊園內考證,最終得出結論,這就是張飛的老家。而這幾天,莊園外面一直擠滿了玩家們,大家都在一邊吹牛打屁,一邊眼神熱切地等待着張飛的出現。

“你們說,這裏到底是不是張飛家裏啊,萬一這裏不是,那玩笑可就開大了啊”

“絕對不會錯的,前幾天好多個玩家翻牆進去,就看見一個大鬍子在裏面的呢,雖然一下子就被扔出來了,但是裏面張飛的樣子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大鬍子就張飛啊,這遊戲裏面那麼多NPC都是大鬍子,難道都是張飛?”一玩家不甘心的辯駁道。

另一名玩家以看白癡的眼神看着他:“官網上就有劉關張三人的照片,大家都知道他們什麼樣子,怎麼會看錯?”

………

幽州刺史劉焉的募兵榜文終於到了涿縣,在官府外面的公告欄內立即出現了這則募兵告示,許多平時到處晃盪的NPC紛紛聚集在榜文前指指點點,還有看守榜文的NPC士兵在一旁解說,好不熱鬧。NPC雖然很多,但是和玩家們的數量相比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初步估略,這榜文前面至少有上萬玩家,一衆玩家都在在翹首以盼劉備三兄弟的出現呢。

“來了來了,劉備來了。”有玩家大聲喊道,馬上就被全場的玩家聽見了。

從最外面走來一個穿着粗布衣服的NPC,這人身長七尺五寸,雙耳垂肩,雙手過膝,能有這麼明顯標誌的人那就只有劉備這人了。他想靠近榜文,可惜榜文被圍得水泄不通,他怎麼擠都擠不進去。

無奈之下,他只好四處作揖:“各位讓讓,各位讓讓,借光借光。”

邊上的玩家都盯着他看,這讓劉備感覺很不自在,這時候,不知道哪位玩家大喊了一聲:“不要讓他靠近榜文,這樣他就不可能碰見關二哥和張飛了,我們要改變歷史。”

這人的話得到許多玩家的一致響應,玩家們大喊着:“改變歷史,改變歷史”,一邊緊緊堵住劉備前進的道路。

這時候,又有許多玩家齊聲喊道:“關二爺來了,關二爺來了。”玩家們齊刷刷朝外看去。只見一大漢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面如重棗,脣若塗脂;丹鳳眼,臥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

來的不是旁人,正是關羽關二爺。人羣中女玩家們發出陣陣尖叫,全部朝關羽涌去。關羽這時候正推着一輛小車,見這麼多玩家朝自己涌來,把小車掄起來,朝邊上甩去,頓時玩家們紛紛被甩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劉備一見關羽,頓時眼前一亮,剛纔的滿腔鬱悶煙消雲散,急忙說道:“多謝義士解圍之恩?”

劉備還想再說,其它玩家不幹了,你丫的劉大耳朵,竟然想把關二哥這麼輕鬆勾搭走,這怎麼可以,於是玩家們又再次不要命的圍了上來。

這時候,張飛也在一大羣玩家的尾隨下出現了。剛纔張飛走出莊園的時候也是費了好多的功夫纔出來,這時候過來一看,又是異人,頓時惡向膽邊生,解下插在腰間的兩把殺豬刀,衝入人羣中一陣好殺,頓時將玩家們殺的哭爹喊娘。

劉備,關羽和張飛看着邊上不死心又圍了上來的玩家們,三人頓時有種同病相憐的親近感覺,互相對視了幾眼,幾人自我介紹起來。

劉備說道:“某乃中山靖王劉勝之後,漢景帝閣下玄孫,姓劉名備,字玄德。這次黃巾亂起,我正想從軍報效國家”。

無論在哪裏,劉備都念念不忘自己漢室宗親的身份,沒事總要把這招牌擡出來顯擺顯擺。

關羽接着說道:“吾姓關名羽,字雲長,河東解良人也。因家鄉豪強倚勢凌人,被吾殺了,逃難江湖,五六年矣。今聞此處招軍破賊,特來應募。只望能洗去罪名。”說完,一聲長嘆。

張飛厲聲言道:“大丈夫不與國家出力,何故長嘆?”

張飛長的豹頭環眼,燕頷虎鬚,聲若巨雷,勢如奔馬,這一聲吼把劉關二人說的滿臉羞愧,張飛接着說道:“我姓張名飛,字翼德,世居涿郡,頗有莊田,賣酒屠豬,專好結交天下豪傑。今日和兩位一見如故,不如先回我家莊園閒談。”

劉備和關羽看着邊上瘋狂的玩家們,都說道:“此事甚善!”

見關羽和張飛馬上就要和劉備去桃園結義了,玩家們都不甘的騷動起來。

“關二哥,您老人家千萬別被劉備這小人騙走啊,劉備就是一垃圾,還是個噁心的僞君子,你不能被他矇騙啊。我說的都是真的,關二哥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就是就是,兩位大俠,你們乾脆和我結拜吧,千萬不要和劉備混在一起,到時候憑藉你們的武力還有我的智慧,縱橫天下再無敵手啊”

……….

玩家們亂紛紛說的興起,張飛見玩家們堵住了他的去路,心裏大爲不爽,隨手提起前面的幾個玩家,像丟鉛球一樣遠遠地扔了出去,那幾個玩家慘叫着落到地上,抽搐了幾下就直接嗝屁了。

劉關張三人正要前行,又有幾個不要死的玩家衝了出來,手中拿着刀劍長槍等武器朝劉備不要命地殺過去,嘴裏還大聲喊道:“兄弟們加油啊,只要殺死了劉備這傢伙,那關羽和張飛絕對不可能和他結拜的。”

話音未落,不等劉備動手,關羽和張飛出手如電,一頓拳打腳踢,這些玩家全部倒在地上,口吐鮮血,估計也馬上要嗝屁了。

那幾個玩家躺在地上大口吐血還不死心的大喊道:“不要管我們,大家快上啊,殺死劉備這小人。”

可惜周邊的玩家都被凶神一樣的關張二人嚇破了膽,再也無人敢輕易上前挑釁。既然硬的不行,那麼來軟的,人羣中一些腦子活絡的玩家頓時有了新主意。

有個人撲通一聲跪下,哭的稀里嘩啦的說道:“三位大哥,黃巾爆發,我的家人都被黃巾殺死了,現在三位要從軍殺賊,就請帶上我吧。”

劉備看着這玩家一臉傷心欲絕,滿臉的不忍,正要說話。邊上幾個玩家一看有戲,全部齊刷刷跪下:“我比他還慘啊,家人全死,身上還帶八級肺癆,半賣半送,三位大哥就收下我吧。劉皇叔,久聞您寬宏仁愛,千萬不要丟下我們啊。”

邊上圍着的其他玩家心裏暗罵一句不要臉,連《唐伯虎點秋香》的臺詞都出來了,沒一點創意,不過剛纔我自己這麼沒想到這藉口啊。

玩家們的死皮賴臉和插科打諢終於惹毛了關羽和張飛,兩人護着劉備,一路拳打腳踢,將前面擋路的玩家一段胖揍,費勁千辛萬苦,終於進了張飛家的大園子裏。

門口的玩家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有些還不死心的乾脆爬圍牆準備進去,誰知道他們剛進去就就扔了出來,外面的玩家急忙問怎麼回事。

“系統太狠了,裏面圍牆下面站滿了張飛的家丁,都在那等着人進去呢,進去一個扔出一個,看來劉關張結義不可阻擋了,大家還是認命吧。”說完,這人掙扎了幾下,想起來,卻再次吐出一口血,嗝屁了。

“叮,劉備,關羽,張飛三人桃園結爲異性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情深意重,天下感動。劉關張勢力正式登場,廣納天下豪傑共舉滅黃大事。結義系統正式開放。”

系統公告一出,還在張飛莊園外徘徊的玩家們一陣激動,終於等到了這一刻啊,當莊園大門再次打開時,紛紛進去報名加入劉關張軍團。

又有NPC商人張世平和蘇雙送來良馬五十匹,金銀五百兩,鑌鐵一千斤,以資器用。劉備三兄弟各自打造了自己的武器,劉備打造雙股劍,關羽打造青龍偃月刀,張飛打造的是丈八點鋼矛。

三人的武器出世之時,天降祥瑞,三把武器飄到半空,流光溢彩,一看就不是凡品。據玩家估計,這三人的武器起碼都是九階的,威力無雙。

當劉關張轟轟烈烈大結義的時候,樊縣的吳良費盡無數腦細胞,終於想到辦法來獲得錢糧和金銀了…… 玄天宗!?

這個身體黑白兩色,看起來極為怪異的人,就是玄天宗!

「玄天宗?!這個人不就是丁浩大人一直找的人!」

「丁浩大人找的其中一人確實叫做玄天宗,只是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會被丁浩大人從黑暗之泉中扶出來?」

【魅族】人都不知道這個人,聽到邪月的話,她們才知道此人就是丁浩一直尋找的玄天宗,當然,她們最關心的是,玄天宗怎麼會在黑暗之泉中被丁浩攙扶出來。

扶著玄天宗,來到眾人的面前,隨後他們就找了個地方,坐了下去。

玄天宗看起來神情很疲倦,兩眼沒有多少神采,彷彿一個重病在床的病人,無精打采!

顯然這段時間內,遭受到一些非人的痛苦……

看到眾人都有疑惑,丁浩緩緩解釋道:「我在第一次進入黑暗之泉的時候,進入到一個洞窟中,看到裡面也有陣法護著,本來是想要先測試看看,是否可以從裡面破開陣法出去外面,卻沒想到,裡面比外面還要強大,不過,在那個時候,也讓我察覺到裡面存有怪異之處。」

「黑暗之泉似乎並非完全是丁瞳掌握,我以【七星造化之瞳】觀察數日,隱約覺得裡面有一層】※長】※風】※文】※學,w↖○⌒t禁制,並且困住了什麼生靈在其中。」

「也就是說,玄天宗真的是在黑暗之泉中?!」邪月驚訝道。

【魅族】人也都是極為震驚。

她們包括邪月在內,從丁浩之前飲下那滴黑暗泉水后,也都了解到黑暗之泉的恐怖威力,這個玄天宗竟然能夠待在裡面,如何不讓他們震驚。

丁浩點頭,接著道:「也是在那個時候,為了徹底了解黑暗之泉,我才服用下了一滴黑暗泉水,通過那滴黑暗泉水,我掌握黑暗力量的某些信息,也在這個前提下,在剛才我終於破開了禁制,救出了他。」

聽完丁浩的話,眾人都了解事情的經過,只不過,他們想要知道的是,為何玄天宗會困在黑暗之泉中,還有就是他怎麼會變成這個模樣。

不過,玄天宗這個樣子,他們只能先按下疑惑,不去打擾。

「你先休息下,有話過會再說……」丁浩對玄天宗說了一句后,轉頭向其他人說道:「你們先退開,不要接近這裡十丈。」

【魅族】等人聞言,紛紛點頭起身,退開十丈外。

「邪月,你也過去吧!」

「這個,那好吧……」邪月雖好奇,但聽到丁浩的話后,也只能煽著翅膀,飛離開來。

待到所有人退開,丁浩準備說什麼的時候,身體黑白兩色的玄天宗忽然抬起頭,望向他,語氣帶有一絲感概道:「【刀劍神皇】,丁至尊,昔日的【刀狂劍痴】,沒想到今日會是你我再次相逢之日,也沒有想到,最終會是你救出我……」

「你我本是天道世界之人,更何況也相熟這麼多年,救出你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丁浩搖頭微笑,隨即問道:「我想要知道的是,你還有穆天養來到這裡,到底是……」

丁浩未說完,玄天宗卻先打斷道:「你來到【原始之界】,想必也是知道了【天地之心】的事情了……」

見到丁浩點頭,玄天宗接著道:「在告訴你那些事情前,我先給你說一下,我在這段時間內,得知的一個驚天大秘密。」

「驚天大秘密!?」

丁浩愣然,能夠讓玄天宗稱之為大秘密,看起來這個秘密確實會很驚人。

丁浩若有所思,隨即想到什麼有所察覺道:「莫非是跟【原始之界】還有【天地之心】有關?」

玄天宗頷首,語出驚人道:「這個秘密確實是關乎【原始之界】,【六道世界】乃至於整個位面的由來。」

「整個位面的由來!」

丁浩吃驚,隨後就聽到玄天宗說出的驚天大秘密:「其實,【原始之界】和【六道世界】甚至是這個位面的一切,其實都是由一位【創世生靈】所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