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既然無法交流,那當然就只好直接動手,直接想辦法將那三角怪獸的力量轉移過來,讓那三角怪獸的力量直接和這感神層級別的氣相接觸了。

那一部分被他轉移到他體內的小天地不是其他,而是包含了一絲小小的,幾乎和那進入他體內的感神層級別的氣相當數量的火焰

便在這點火焰進入他的身體是一瞬間,伏翔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瞬間便被凍僵了。

那火焰雖然是火焰,但卻瘋狂的吸收周圍的一切熱量。

伏翔因為對那小天地的完全控制,能夠將那轉移進自己身體,自己氣脈之中的火焰收縮到最小,將其數量壓縮到最強,讓這火焰並沒有一絲接觸到他的氣脈。

正是因為這樣,這火焰內部那只是接觸到就足以讓魔氣沸騰起來的熱量根本無法被伏翔享受到,被他享受到的反而是火焰對周圍熱量瘋狂吸收所產生的寒氣。

這火焰入體雖然痛苦,但卻出奇的有效

便在火焰和那一點感神層級別的氣接觸的是的瞬間,那火焰就直接轉化為一張巨口,猛然張開一裹,一吞,就將那感神層級別的氣吞入其中。

再一個旋轉,一個壓縮,就將那強大無比,將伏翔搞得差點殘廢,甚至身死的一小股氣完全消化一空

而將這一小股氣消化之後,那火焰居然只是稍稍壯大了一點點,連這原本只是那一股氣同樣體積的火焰的一半都不到

在這之後,伏翔心中雖然大喜,但也再忍不住這一股火焰在氣脈之內所產生的寒冷了,連忙將那一部分火焰轉回那小天地之中。

到那時,他才有空注意外界。

而那時,也正是朱甄潔在和朱索說話的時候……R ?再之後的事情,自然就很簡單了。

聽到朱甄潔居然願意為自己做到這一步,伏翔心中既是感到無比感動,又是感到無比屈辱,更有無比的憤怒。

這種種,便化為一股對於朱索的殺意。

由此才有了之前教訓朱索的那一幕。

至於應對那一股比起進入他體內更強的那一股感神層級別的氣,他也是用同樣的方法,將一部分包含火焰的小天地空間轉移到體內,勾引這火焰將這感神層級別的氣完全吞噬。

只是最後還是出了點意外,這火焰在吃到甜頭之後,居然順著伏翔的拳頭進入朱索的體內,將朱索體內的所有力量吞噬一空。

就連朱索本身頗為精純,但數量極少,遠遠比不上入微層級別的氣也是被吞噬一空。

這在那時著實是嚇了伏翔一大跳,連忙將這些回縮的火焰送回那小天地之內,以免這火焰吞得順口,將他體內的魔氣也順便吞了,那就有些麻煩了。

至於這朱索為何會寒冷到這一地步,這就很容易理解了。

伏翔的氣脈承受了那點火焰都感到無比冰冷,差點就要身體僵掉了,那朱索被一股比起之前進入他身體的火焰還要強上百倍的火焰搜刮,所承受的寒氣自然是更強,能夠不因此而被凍死,已經算是其身體基礎極好了。

在看著那朱索被他的兩名打手抬走之後,伏翔一時間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對於朱甄潔,他自然是有些好感的。

但這種好感也只是一個男人對於一個美麗女人所產生的一種好感而已,或許因為朱甄潔這麼對他而讓他產生一種超乎普通朋友的情感,但那也是有限的,卻並不能讓他對朱甄潔產生愛情。

至少,他從沒有想過要和朱甄潔過上一生一世。

更沒有想過離開這裡要帶上朱甄潔……

在當初確立自己的目標之時,伏翔的第一個目標就是追求力量,不斷的強大下去,最好就獲得長生不死的生命。而第二個目標,就是走遍這個世界,尋找這個世界任何異常地點,最好就找到能夠回歸地球的方法

在地球上,伏翔生活了二十幾年時間。

雖然過得並不是很好,甚至那裡也並沒有太多的東西讓他懷念,但很顯然,那是他的家鄉

不管家鄉怎麼樣,不管家鄉帶給自己的回憶到底是好還是壞,不管家鄉之中有多少自己懷念的東西,家鄉,就是家鄉

回家這個字眼,即便是對伏翔來說,也是有著極其巨大的意義。這讓他絕不會放棄尋找回歸地球的希望

正是因為這兩個目標,伏翔自然不可能在這朱氏家族裡面呆上太長時間。

而離開朱氏家族,他最大的可能便是單身離開。

呆上朱甄潔或者其他人?這種可能性他卻從沒有想過。那不單單太不方便,而且也會影響他最終目標的完成。

但此時卻不同了。

既然朱甄潔既然已經做到這一步了——在他陷入生死危機的時候有犧牲自己的一切都要救他的意願,這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夠做到的,這已經是將其內心想法完全展示出來了。

他即便是對朱甄潔的好感沒有達到愛情的地步,卻也不可能就這麼拍拍屁股走人。那種沒良心的做法,伏翔還是做不出來的……

正是因為這種種情況,伏翔此時居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朱甄潔。

朱甄潔看著遠去的朱索,心緒也是十分的雜亂。

「阿翔應該是聽到了吧,應該聽到了吧……只是他到底會怎麼表態?是不是會接受我?……」朱甄潔心中轉著一個個念頭。

之前因為擔心伏翔,她那些話自然是順口而出。

但此時伏翔沒事了,她越是回想,便越感到羞澀,那些話語真的是出自她的口嗎?她在那時候怎麼敢這麼說?……

這些念頭紛亂如亂麻一般不斷的湧上朱甄潔的腦海,讓她的臉漸漸的紅起來,靜靜的站在那裡,低著頭,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伏翔。

便在這一對男女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對方的時候,一個救命的聲音忽然傳來,打破了這尷尬的僵局。

「阿翔,潔表姐,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動靜?」一聲清脆的聲音如同天籟一般傳來。

伏翔和朱甄潔兩人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

這聲音,赫然是朱雀的聲音。

扭頭向著聲音傳來的位置望過去,只見到朱雀正快速的向著這邊跑過來,那動作顯得十分優美,透出青春活力的氣息,蘊含了十分迷人的氣息。

若是在以前,伏翔定然會靜心欣賞這一副美人跑動圖的美景的。

但此時他卻沒有什麼心思,眼睛雖看著朱雀跑過來,但眼神卻沒有絲毫注意她所透出的美景,只是迫切的期待著朱雀快點到來的,打破他和朱甄潔之間的僵局而已。

朱雀跑動的速度頗為快速,過了一會已經來到了幾米之外,也看清了現場的場面。

之前伏翔和朱索之間的爭鬥造成的動靜雖然極大——慘叫聲連綿不絕,但對周圍所造成的破壞卻基本沒有。

至少,此時現場根本看不出之前是經過了怎麼嚴重的一場戰鬥,更看不出伏翔在之前是受到了差點身死的傷勢

朱雀四處觀看,自然是看不出什麼東西了。

因此也只能疑惑的將自己的眼神轉向伏翔和朱甄潔兩人。

不過很快的,她就注意到了伏翔的異常,發現了伏翔那滿是血跡的右手

「怎麼回事?阿翔你受傷了?」朱雀不由得大驚失色,連忙問道。

朱雀可是清楚的記得在之前伏翔和朱琳的戰鬥啊。當時朱琳和伏翔的戰鬥是那麼的激烈,造成的震撼是如何的驚天動地,甚至讓在她眼中是絕對入微層無敵的琳姨也受傷了,但伏翔卻根本沒有收到任何傷勢甚至連狼狽也不會

但此時,伏翔居然是滿手臂的鮮血。

而且從這些鮮血的狀態來看,那鮮血還不是其他人的,而是從手臂之中噴出來的

這怎能讓朱雀不感到驚訝?不感到不可思議?

連琳姨都無法讓阿翔受傷,難道阿翔剛剛碰到了什麼恐怖的敵人?不然阿翔怎麼會忽然受了這麼重的傷勢?

「哦,這裡啊,沒事,只是力量衝擊讓血管破裂而已,噴出點血之後已經沒事了。」伏翔看看自己的右手,微微笑道。

說著,他抬起自己的右手手臂,屈伸幾下,表示自己完全沒有問題。

事實上也確實是沒有問題。

伏翔所受的傷害也只是氣脈被那感神層級別的氣衝擊得有些裂縫而已,這些裂縫傳播出去,便是讓他的血管有些破裂。

由此才有鮮血噴涌而出。

但在他將那感神層級別的氣驅除之後,因為他的身體實在是太強大,那自愈能力也實在是太強大了,故而在這方才教訓朱索的過程之中,在剛剛與朱甄潔僵持的過程之中,他的血管已經完全恢復過來了。

雖說氣脈並沒有這麼快恢復過來,但很顯然,那只是影響他魔氣的運轉而已,對於他的動作,甚至對於他使用拳法來說並沒有多少影響。

甚至,對他的魔氣影響也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大。

畢竟,在晉入入微層之後,伏翔的全身上下每一個氣口都已經能夠**出魔氣出來,甚至他的刀氣,他的刀網也能夠從全身上下任何一個氣口之中噴出。

在這種情況下,這右手手臂的氣脈受損,也並不影響他魔氣的發出,對他的實力影響自然也是相當的有限了。

雖然事實確實是如同伏翔所說的。

但朱雀怎麼可能就這麼相信伏翔?

那整個手臂布滿的鮮血明顯是從他的手臂之中每一寸部位**出來的,這種傷勢又怎麼可能就這麼輕鬆的就恢復過來?

伏翔這麼說在她看來,那絕對就是為了安她的心而故意說的

她怎麼可能就這麼相信伏翔?

在這種情況下,朱雀直接便拉起伏翔的左手,道:「都傷得這麼重了,還逞強,快點隨我來,好在我還沒有讓那護理隊離開,快點陪我去檢查一下。」

「潔表姐,你也跟著來啊」走了幾步,朱雀忽然發現朱甄潔居然一動不動,而且也一直沒有開口,不由得疑惑的叫了一句。

「哦?哦好」朱甄潔過了一會方才反應過來,哦了一句,雖然本不想要繼續面對伏翔,但畢竟是關心伏翔的傷勢。

要知道,她可不同於朱雀,她可是親眼看著伏翔受到感神層級別的氣進入身體,更看到他的手臂如同軟泥一樣被什麼力量從裡面撐得不斷變形的,之前因為和伏翔的感情糾結而沒有注意到,現在被朱雀這麼一提醒,她心中怎麼可能不擔心伏翔?

雖說伏翔之前還用那隻手臂輕鬆搞定朱索,但那也並不能抹她的擔憂,讓她毫不懷疑……

朱雀看著朱甄潔深思不屬的模樣,雖然有些疑惑,但畢竟還是對伏翔的擔憂佔了上風,馬上便將朱甄潔的異常泡在腦後,拉著伏翔就向著她來時的方向快速跑去。

伏翔臉上現出無奈的神色,他此時的身體確實是沒有什麼大的問題,這點氣脈的細小裂縫,他有著戈甲送給他的葯,卻是能夠輕鬆的解決。不過朱雀畢竟是一片好意,如果就這麼拒絕,那也不太說得過去。

因此,也只能無奈的跟著朱雀一起向著那所謂的護理隊走去。

「之前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在護理隊那裡就聽到那麼凄慘的慘叫聲?到底是誰在慘叫?」朱雀一邊走著,一邊問道。

「之前,只是碰到了一個很討打的公子哥,為了滿足他討打的慾望,我成全他了而已。」伏翔輕描淡寫的道。

「討打的公子哥?這種人在我們家族雖然不多,但也不少,到底是誰啊?」朱雀皺著迷人的眉毛,道。

「哦,你們家族原來還有許多這種公子哥啊。」伏翔一挑眉。

他只是隨口找了個借口而已,沒想到居然還真的歪打正著了。

「當然有了,我們家族這麼大,年輕人有這麼多,各種各樣的人當然就都有了。英明神武的公子有,美貌迷人的小姐有,討打的公子哥自然也有了。」朱雀說道。

伏翔一聽,呵呵一笑,這也是事實。一樣米養百樣人,朱氏家族這麼大,又是有著巨大的勢力,自然肯定有著許多藉助家族勢力作威作福之人了……

這種討打的公子哥怎麼可能會少。

朱雀聽到伏翔這麼一笑,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道:「你這人怎麼沒心沒肺的,這些公子哥雖然討厭,討打,但每一個都有著不小的背景,如果你教訓了他,說不定就會惹出什麼不得了的麻煩出來。怎麼現在還笑得出來?」

「呵呵……那又有什麼關係,難道憑我現在的實力還不能應對這些麻煩嗎?」伏翔呵呵一笑,似乎並不在意的模樣。

事實上,他自然不可能並不在意。

之前朱索背後就有著一個感神層的強者在那裡。

其他公子哥當然也就極有可能是感神層級別的強者了但他自然不可能直接對朱雀說起他剛剛惹上了一個感神層級別的強者……

因此也就只能這麼說了。

朱雀一聽,點點頭,道:「你這麼說也沒錯,只要不惹到那個人的話,其他人的麻煩應該沒有問題的。畢竟,除了那個人之外,其他人的靠山也只是入微層而已。」

伏翔一聽,心頭一動。

朱雀所說的那個人他一聽就知道是誰,那恐怕極有可能是朱索

但,事實恐怕要讓朱雀失望了,他惹到的便是朱索。

「這樣就好,好,已經到了。快點進來檢查一下吧。」 王爺站住,重生嫡女要強嫁 朱雀說著,一抬頭,發現已經到了,連忙說道。

「就是這裡啊……」伏翔抬頭,看到的是一輛房車。

或者,也可以稱為一輛救護車。

這輛車就像伏翔在地球上所見過的超級大卡車一樣,顯得十分巨大,有著八個輪子,呈長方體形狀。

在後面看著一個大門,從大門之中望進去可以看到許多醫護人員在其中忙碌。還有著許多複雜而科幻的醫療設備在其中。

伏翔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除了戈甲那裡之外,就沒有看到過這個世界其他的醫護之所。

但戈甲那裡,更多的卻還是簡單的,簡陋的,只是中藥師一樣的地方,那設備之簡陋,可以說是原始到極點。

但眼前這個醫護之所,卻如同科幻電影裡面的醫院一樣。

那設備之複雜,之精巧,讓人簡直不忍觸摸。

一看就知道其中包含了極多的技術含量,讓人覺得很是專業。

但伏翔不知怎的,卻還是覺得這些東西,根本比不上戈甲的一雙手……那醫護人員雖然眼神眼熟,動作專業,但看起來他卻有著強烈的直覺,這些人怕是一個都沒有資格給戈甲提鞋。

不過算了。

戈甲畢竟只有一個。這個世界上的醫護人員如果每一個都和戈甲一樣,他倒是要懷疑這個世界是不是真實的世界了。

「你們好好檢查一下他的手臂,看看有什麼傷勢,要用最好的設備,最好的葯,最好的手段來醫治,知道嗎」朱雀在那裡吩咐道。

一名帶著口罩的,醫生模樣的女子點點頭,道:「雀小姐放心,我們一定盡最大努力幫助這位先生。」

這時,朱甄潔也已經到了這房車之前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