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既然他們敢挑釁那個大陸的人們,就應該做好接受最嚴重後果的準備。

在城池被雲權屠掠大半以後,一道身影終於向雲權激射而來。

雲權並沒有直接與其相對,畢竟自己不過八品洞天境而已。

對戰八品齊天境根本毫無勝算,不過單憑戰力雖然不及但是雲權的手段卻足以將其碾壓。

雲權利用空間屬性迅速與其拉開距離,而後身體之中便有四道光束射出。

下一秒,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便來到雲權的面前,迅速合體與其對戰。

不過就剛才一瞬間雲權感受到了他恐怖的威壓,好在以後利用空間屬性險象環生。

那道身影,停滯在虛空之上,負手而立,身加綾羅綢緞,一身上位這氣勢。

不用猜也知道,想必這位就是御火門的門主,而他正是擁有八品齊天境的實力。

「你是破壞我計劃的那個小子!」

他之所以知道雲權的身份乃是剛才他看到了朱雀的身影,他們在神都大路醞釀十年的結果卻被他獲得,這位他獲得並且因此他還損失了御火門的核心戰力,就連高人贈與自己的最強底牌也失去了。

這讓他怎麼能淡定,正所謂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便想要掠過那道身影抹殺雲權,可是四聖體又豈會如他所願。

當然這位英勇的掌門也從女兒那裡得知它的強大,所以並不沒有打算與與四聖體硬碰硬。

而是不斷的找機會向雲權發起進攻,因為他知道自己不是那龐然大物的對手,不過他看著以及的心血毀於一旦,這種仇恨有怎能咽下去。

所以他此刻想要做的就是如何才能殺掉那個竟然無比憎恨的男子。

雲權雖然有四聖體保護,不過也不敢稍有大意,因為這樣的戰鬥太過於恐怖,已經不是自己所能插手的地步。

(本章完) 來了幾日,蘇雲初自然是知道軍營之中的地形,也發現了這個地方,說來也是得天獨厚吧,慕容淵選擇把軍營駐紮在這個地方,倒也是兵家必選之地,而且,此時恰是傍晚的時候,今日出了太陽,如今站在河邊相對開闊的地方,看著遠山落日,當真不錯。

二人極有默契地停於此處,蘇雲初看著遠山的落日,輕嘆了一聲,「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慕容淵輕笑一聲,「阿初已經有這樣的感嘆了么?」

蘇雲初輕笑,「不過是前人的感嘆罷了,我永遠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即便是夕陽之期,也無憾走過的白日。」

慕容淵轉頭看著她自信的面容,卻是道,「阿初口中的前人,我從未聽過,孫武是誰?白起是誰?」這些人的名字,是這幾日從蘇雲初口中流出來的。

蘇雲初低笑一聲,慕容淵自然是不會知道這些人是誰的,即便這裡的很多東西,與她所熟知的歷史朝代有相似之處,但到底不是任何一個有史可載的朝代,「他們啊,都是已經作古了的人。」

慕容淵卻是悶聲道,「為何我就沒有聽說過。」

「因為你不是神仙唄,不能知曉天下事啊。」蘇雲初覺得自己有一種哄騙小孩感覺。可是那些事情,叫她怎麼說呢,便是剛才她所講的,藍鷹的人都覺得天方夜譚,那她自己豈非更加天方夜談。

可是慕容淵卻是從背後摟住了身前的蘇雲初,下巴輕輕蹭在她頭頂,「阿初先前所說的那些,是不是都經歷過了。」

蘇雲初想不到,慕容淵竟然會如此覺得,在所有人都不相信的時候。只微微頓了一下,「若我說,我見過,懷清相信么?」

慕容淵摟住蘇雲初的手卻是緊了一分,生怕蘇雲初會突然不見了一般,沒有說他信與不信,「阿初所說的那個強大的軍隊,就是阿初自己的是不是?」

蘇雲初沉默不語,她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慕容淵已經猜到了這個份上,她來這個世界七年了,除了最初的時候,宋言有因為蘇雲初學識而產生的一絲微微的懷疑,而後卻讓對外孫女的疼愛扼殺了一切懷疑,便是所有跟她相處了七年的人,都沒有任何一個人跟她這般談論過這個問題,也沒有人發現她流露出來的那些根本不屬於這個時代的東西,只有慕容淵,這個與她相識了半年,卻處處明白她的人懂得。

所以,是不是因為這份無言的懂得,讓他們在不知不覺之中靠近彼此。

蘇雲初的沉默,已經讓慕容淵明白了一些東西,也許他根本不能理解,甚至覺得匪夷所思,可是,原本磨蹭在蘇雲初頭頂的下巴,卻是挪向了蘇雲初的肩窩,環住她的手臂也緊了幾分,「阿初會不會突然離開我?」

蘇雲初以為,慕容淵首先的反應應該是詫異或者驚奇,或者是詢問……可是,這略帶了慌亂不安與害怕的聲音,蘇雲初沒有聽錯。

微微握了握慕容淵的手,「懷清不害怕么?」

「怕,我怕阿初會突然離我而去。」

蘇雲初輕笑一聲,眼角微微濕潤,「我不會!」是啊,她不會突然消失,這兒的一切,以及如今原本頂天立地的此時卻屈身摟住她害怕他離去的男人,才是她生存這此處的意義。

若是有朝一日,慕容淵向她拔刀,蘇雲初覺得,她會相信,那時候的人不是真正的慕容淵。

感覺到慕容淵環住她的手臂已經微微鬆開一些,蘇雲初才道,「懷清你可知道,若是有朝一日,流落在世間不可知的地域,即便忘懷了一切,相信,我的記憶之中一定不會將你磨滅。」

因為我靈魂缺失的那一角,只有你能補全啊……

這是慕容淵首次從蘇雲初的口中聽到對他表達情愛之意的話語,雖然說得隱晦,可是他明白。

只沉默了一頓,他眼中已經聚集了所有無名情緒,摟住蘇雲初的手轉了一個方向,蘇雲初便已經變成面對面站在他的面前,看見女子眼中還未化去的氤氳,慕容淵已經不容分說,低頭含住了那兩片唇瓣,極盡溫柔,輾轉纏綿。

蘇雲初閉眼,眼角的一顆不知帶著更多喜還是更多愛的淚悄然滑落,落在男子玄色的衣袍之上。

落日的餘暉,映照著河邊的一對男女,溫柔與激烈,輾轉與纏綿,一切都水到渠成。 稍有不慎自己就有可能被她們的餘威重創,雖然雲權的實力強悍但也不是這樣隨隨便便就能越級打人的。

如果他只能憑藉著自己的手段加上智慧對抗二品齊天境的強者,不過就算是這樣,在別人的眼中也是逆天的存在好吧!

足足逆戰三品,層次越高越級挑戰也就越難。

而要不是雲權掌握著很多的手段,盡情單純的修為戰力,能勉強戰勝一品齊天境都十分不易,更何況二品齊天境的強者。

好在,四聖體想要鎮壓御火門的掌門。

後者在四聖體的攻勢之下踉蹌後退,很少有機會能夠抽出收來對雲權發動攻擊,偶爾的一兩次也都被四聖體擋了下來。

雖然四聖體的實力萬勝於他,路過在這種層次,想要瞬間打敗對方是很難辦到的。

在御火門掌門沒有抱著魚死網破的決心,不停的躲避,一時間想要將其拿下還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雲權也並沒有打算在一旁觀看,而是打算給這場戰鬥加點料。

雲權轉身將劍鋒染向下方,三分之二的御火門已經被毀滅,而他此刻正準備著手將剩下的三分之一也一同毀滅,九劍訣前三劍不停的聰虛空落下。

一劍平川,一劍碎星辰,劍鋒十里!

一連串的語氣釋放威能不小,很快剩下的三分之一也變成了廢墟。

一片殘骸,這令御火門的這位門主暴跳如雷,有種想要立馬撕碎雲權的衝動。

當然,他越憤怒越中雲權下懷,雲權只不過給他一個拼個魚死網上決心。

這樣才能加入這場毫無懸念的戰鬥儘早結束。

雲權這個舉動無意做了一個催化劑的作用。

他越憤怒越能加速他的滅亡!

果然不出雲權的意料此刻他就如同發瘋一般向這四聖體撲了過去,雲權就是要他捨棄一切奮不顧身的向四聖體發起攻擊。

雲權就算如此四聖體也決不可能敗,他們之間雖然戰力差不多只有一品的差距,不過這一點差距在他們那裡就是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鴻溝。

御火門的門主發瘋的攻擊,根本就不能對四聖體帶來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經過短時間的爆炸傷害以後,四聖體依舊穩站上風。

而此刻御火門的門主就有些心有力而氣不足啦!

此刻樣式頹然,似乎受了不輕的傷勢。

進是他已經意識到了自己恐怕很難逃脫,於是他做出了一個決定,從腰間的取出一瓶精緻的瓶子。

從中取出一把黑色的藥丸,雲權見勢眉頭一皺,這貨這是要嗑藥啊!

在下一秒,他的修為暴漲,整個人的事都擁有一

種不可抵擋之勢。

很顯然那一把黑色的藥丸無疑是禁藥。

雲權迅速從儲物戒中抽出一加弓弩,一支銀白子羽已然上弦。

御火門門主如今的狀態太過於怪異,一次性吞噬那麼多禁藥,如果是一般的禁藥一定會爆體而亡,而再觀他此刻的氣息,那種王霸之氣不得不讓雲權謹慎起來。

在這種氣勢下四聖體的氣勢竟然隱隱處於弱勢。

不出雲權所料,四聖體見勢直接迎了上去,不過卻意外的被擊退數米。

雲權手中的弩箭正準備離弦,只要在一定的距離扣下扳機他定然會死在這支子羽之下。

不過御火門門主彷彿意識到了什麼,而後竟然轉身想要離開這裡。

雲權也只能放棄對他的狙殺,畢竟這麼遠的距離之下,如果自己不能一擊命中,那麼也太浪費了些。

就那些禁藥而言,雲權可不信沒有一點副作用,所以就算雲權不動手,到時候就算性命能保住,也一定會丟掉半條命。

雲權收起了帝王一怒穿雲箭,而後一道身影出現在雲權的身後,「公子,您剛才真是酷比了,不過您起初下手也太重了些,要不是我反應的快些,說不定已經死在了您的劍下。」

雲權搖了搖頭,我出手的時候已經將地面的情況觀察了一遍,除非你站在原地不動,不然你是不可能被波及的。

雲權在下面的城池中並沒有發現她的身影,想必應該不在這裡。

如果有她在的話,也許自己並不會對他們趕盡殺絕吧!

但是,自作孽不可活,你們門主所犯下的罪孽,在過於深重。

怪就怪你們是御火門的人,跟錯了人!

「我要的東西,你麻煩了嗎?」

「公子拿到,全在這個儲物袋中。」夢山的手中拿著一個儲物袋,而後交給了雲權。

雲權打開看了看,「沒找到族御火門的底蘊還真不少!」

雲權很快便找到了他需要尋找的黑曜石。

同時他漏出了意外的欣喜之色,他竟然在裡面發現了一支奇特的羽毛,那正是雲權所要尋找的另一件寶物白貞羽。

也就是說,雲權只要在找到落下紅就可以就足夠了。

隨手將那個袋子交給的夢山,這裡的東西,你想要什麼儘管拿。

夢山結果儲物袋漏出感激的神色,在夢山將搜刮來的所有寶物都交給雲權的時候,他還不忘記自己。

足以證明雲權是一個體貼下屬的好上司。

當雲權正準備著手尋找它的時候,無涯伯伯突然聯繫到了雲權,他告訴雲權找到了那株名為落霞紅的仙草。

這下三件寶物

便已經全部找齊,剩下的就是回去布陣了。

雲權通過母牌通知了所有人,「東西已經找到,無需在找!」

而後利用子母定位很快就找到了在王者矢地遊走的北顧。

不過北顧似乎遇到了點麻煩,雲權找到他的時候,他真在被一群人圍攻。

身上不少地方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兵器擦傷。

雲權見到北顧如今被一群人逼迫到這種地步,墜星矛都已經量出來了。

不過也根本無濟於事,因為他們之中的最強的子個乃是五品洞天境,以北顧二品洞天境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對手。

他真的怒了,他們竟然敢傷北顧,傷害自己的家人,這是他絕對不雲權發生的事情。

一旁的夢山見到雲權的神態,隨即開口道:「公子,他們如何處置!」

「傷我族人者,殺!」

「屬下領命。」

而後夢山手中在次出現一病指刃,利刃划空,如同鬼魅的步伐再次浮現。

雲權這才可認真的觀察了一遍,在夢山的每個東西里,他的腳下都會有一道氣流。

那真是夢山作用極高的戰鬥極強將風屬性與自己的某個武技融合的結果。

那凌厲的步伐,來去如風的身姿讓雲權都不禁有些讚歎,就算自己作用天殺七字的疾字,同時加入風屬性也很難做到他這種地步。

沒有裡面的鑽研修鍊,想到達到這種程度還真有些困難。

北顧發現夢山的加入起初不只是敵是友,而後當其中一名男子死在指刃下在將目光投向他來的那個方向看到的正是自家的少主,於是他確定來著定然是友。

片刻以後,北顧就有些驚訝,看著這個瘦小的身影年紀甚至比自己還小,竟然這麼厲害,那個帶頭的五品洞天境的武者輕輕鬆鬆便死在了他的指刃之下。

北顧不由的倒吸一口涼氣,看著這有是一位天才,這等實力雖然比不上自家的少主,不過比起那些其他的族人要強上太多太多了。

這堅持可以用變態來形容,他的身法很是美妙,沒有殺人的那種冰冷的感覺,而是給人一種十分優雅的感覺。

只見一道寒光劃過,每一次落下都有一人捂著喉嚨到底。

沒有那種血腥的場面,他們的致命淺口都非常非常的小。

這種殺人方式簡直可以稱之為藝術!

(本章完) 後邊的幾日,將先前所講的知識交給鷹一鷹二等人之後,蘇雲初倒是沒事便在藍鷹的校場裡邊晃悠,有一件事兒,她得學——射箭。

說來也覺得不可思議,蘇雲初對古兵器在來這個世界之前,完全沒有任何學習,所以說,射箭,是這幾日來到了軍營之中才開始學習的。

因而,此時的蘇雲初拿著一把弓箭,姿勢稍微有些彆扭而顯得不太正確地朝著二十步開外的靶子射過去的時候,箭未到十步,就噔的一聲落地。

旁邊微觀的人紛紛咋舌,原來無所不能的軍師,竟然不會射箭,可是,還是沒有人敢發出什麼聲音,因此,安靜的校場裡邊,當所有人的視線都再次注目在蘇雲初身上的時候,那一聲箭矢落地的聲音就顯得尤為突兀。

蘇雲初看著自己十步之內的那把掉落在地上的箭,皺著眉頭稍微凝思了一下,再次從一旁的箭筒裡邊拿出一支箭羽,搭在弓箭之上,稍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心中想著,以拿槍的姿態,把手上的這把弓箭當成她尤為喜愛的弓弩,再試試,只是,心中雖是這麼想了,再次發射出去的箭羽還是噔的掉落在了地上。

二十步都不到的箭靶她竟然練了半日也沒有命中過一次,蘇雲初不禁有些懷疑自己的能力了。

前世的時候,根本沒有學過古兵器,一直都是現代特種兵的作戰以及幾乎是人手必備的匕首才是她最擅長的武器,即便用上了弓弩,那也是現代裝備的軍用十字弩,另外,因為家中軍區大院之中有一個哥哥喜歡弩箭近乎痴狂的程度,耳濡目染之下,她對於弩倒是有了七八分的研究,可是,箭與弩畢竟是不一樣的,她運用弩幾乎可以說是得心應手,可是這個弓箭,不管是在發力還是在拉弓上邊,都沒有那麼快就能掌握下來。

可是,不管是弓還是弩,其實都運用了力學的知識。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