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於非感受到這種變化之後,逐漸明白,他現在就是這個合併的世界的主宰,而成就這一界的主宰,他幾乎掌握了這一界中所有的力量。

想到這一點,他的神力再次突破,並且以凶狂的姿態睥睨天下。

原本落在於非肩頭的龍息在一剎那被全部衝掉,化為烏有!

於非微微一怔,但轉眼之後,心裡卻是明白了,所謂的龍息不過是真龍一點氣息,又如何能夠跟他的強大意念相提並論,一界之主的意念包羅萬象,強勢無比,龍息也要甘拜下風!

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於非對真龍忌憚感覺一掃而空,相反,他心裡還產生要一舉將真龍擒拿的念頭。

這個念頭在他腦海之中略微一經醞釀,於非醞釀片刻,開始搜尋起真龍的蹤跡來。

真龍似乎察覺到了他強大的實力,因而驟然間,他的氣息立刻消失不見,居然從他眼皮底下逃走了。

於非可不會就這麼輕易放過那條銀龍,畢竟他已經察覺到銀龍處於嚴重虛弱期,如果將之收於雷霆之中,他的實力會再次高升。

不過,這時候,世界還在飛升之中,忽然間,於非感知到周圍漂浮了大大小小,幾百個的世界,如星辰一般掛在虛空中,並且都相距不是太遠。

「這些世界跟我的世界等級一模一樣!」

於非發現世界終於停止了下來,便知道現下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等級了。

「葫蘆界第二等第三級!」

忽然間,一道清幽的女聲像是穿過重重星海進入於非腦海之中,出現了這麼一句話之後,就立刻消失了。

「這個新界叫做葫蘆界,第二等第三級?」

於非第一次聽到這麼一個說法,耳目一新,不過,他能感受到下方還有不少世界,看來自己的這個界不是最低等級的。

就在這時候,他忽然發現其他世界有高手向他這邊飛來,大部分都是男子,也有少部分是女子,他們的實力都十分強橫,將葫蘆界打量了一遍之後,有人笑著道:「這已經是多少年沒有飛升世界了,哎,不知道這位界主是誰?」

於非聽他們這麼一說,頓時明白,這些高手應該都是周邊世界的主人了,他見大家都出來了,不好意思不去打一個招呼,當下他出現在葫蘆界的上方,向大家笑呵呵道:「我就是葫蘆界的界主!」

剛剛說話的那位男子頓時頷首道:「我是白鳳界的現任主宰,呵呵,白鳳界的界主十萬年前就消失不見了,這麼多平行世界中,好像就只有你一位界主,不知道閣下叫什麼名字?」

於非聽對方介紹之後,心裡更是疑惑,但也不好意拒絕對方的提問,便客氣地說道:「我的名字叫做於非,初來乍到,還請諸位多幫助!」 「呵呵,不用客氣,我叫做白楠,在諸多的平行世界中,我被他們推出來暫時作為隊長,以後於非你也是隊中一員,我們要同心協力,共抗強敵!」

那位跟於非對話的男子有些神秘客氣的道。

於非瞧他臉上的神色頗有幾分怪異,便問道:「怎麼?我們還要面對強敵么?」

白楠知道他剛剛成為一界之主,難免沒有見識過諸多世界中的規則,便耐心的說道:「我們的強敵就是比我等級更上的那些世界,離我們最近的第二等第四級的世界可是一直都在觀察我們下界的動靜,他們會不惜手段搶走我們天賦極高的修鍊者,會搶走我們世界孕育出來的寶物,只有有什麼能夠對他們有利的,都是他們追逐的對象!」

於非還從未想到晉陞世界等級之後,還有這樣的事情,他不禁疑惑不解道:「我有些不明白,為何我在第三世界中就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

撩愛成婚 白楠以一副本來就是這樣的神態道:「第三世界,在我們這些世界的高手中貧瘠不堪,根本沒什麼值得去搶的,因此他們一般不會去注意第三世界發生了什麼,只有第三世界的強大力量波動到他們之後,他們才會關心的。」

於非聽白楠這麼一說,想了想,也的確是這麼一回事,不過他並沒有注意到自己遞升世界之時,風老等人的行動。

不過給他的感覺好像就是白楠說的的確是這麼個理!

「於非,你是新人,這是我專門寫下的一些禁忌和常識,對你管理葫蘆界應該會有幫助的。」

白楠見於非臉上露出似懂非懂,一時間又是一頭霧水的神色,掏出一塊精緻的白玉遞到對方面前說道。

於非見狀,就毫不客氣地收了過來,白楠說的不錯,他畢竟是一個新晉的界主,還有很多事情都不太明白,有這件東西,能讓他快速懂得大千世界中的規矩。

「多謝閣下了。」

於非收下東西之後,感激地一笑。

「好了,於非,我們大家都見了面,以後要和平相處,前往不要鬧矛盾,知道么!」

白楠滿意地點了點頭,眼前的這位年輕人雖然是一界之主,實力很強,但沒有狂妄之色,平易近人,對他這位隊長也相當客氣,以後相處應該會不錯。

於非點頭笑著,對於這些站在一界頂端的高手,他一時半會摸不清虛實,最好還是不要招惹的為妙。

「我們先回各自的世界,有時間聚一聚!」

白楠說完,率先離開,回到距離葫蘆界有些遠的葫蘆界了。

隨後,一個個高手紛紛離開,不多久就只剩下於非一個處於兩個世界相互遙望的虛空中。

他看了看手中的白玉,將之收入天武戒之後,便回到了葫蘆界中。

這時候,他可以說是葫蘆界的一切主宰,神魂能夠掌握整個世界每一個角落,像以前的那個第二世界留下的門派,陰陽聖門等,正在伺機向九霄門的地界侵襲。

「這些貪婪的傢伙還真是不令人省心,不過兩界合併之時留下了一道天塹,就算是神符修鍊者也難以越過!」

於非看明白他們的意圖,卻絲毫不擔心他們能夠做出什麼事情來,但他卻很想知道那條真龍的蹤影。

在這片刻時間,他幾乎查遍了葫蘆界中的每一個角落,但都沒有發現銀龍的蹤影,但他隱隱覺得,對方就隱藏在葫蘆界中,還未離開。

「這頭龍應該是不會讓我白白撿了這麼個便宜,一定會跟我爭奪界主,不過以後,他的幾率會很少!」

於非並沒有放棄尋找真龍,不停地以放自己的優勢搜查著真龍痕迹,就在這時候,忽然間一道雲霧向他這邊飛了過來。

見到這團雲霧,於非揮手一抓,就直接將這團雲霧抓到了面前,神色冷酷的道:「你們處在本界主的世界中,想要攻擊我,那是自尋死路!」

雲端中立刻出現了幾位高手,他們擒拿了一位白袍中年,出現在於非眼前,看到他神色上強勢冷酷之意,其中一人道:「界主,我們哪敢攻擊您,這次來見您,是特意為你抓來一名叛徒!」

於非朝被他們所抓的那位中年人看了看,淡淡道:「他是誰,想要對我不利?」

剛剛那說話的人點點頭道:「當然,他就是在風老面前,一直想引導風老對界主不利的人!」

於非聽得是一頭霧水,但這群第二世界的高手來效忠那是肯定了的,這一點他很是明白。

「風老是誰?」

那人尷尬地笑了笑,便將發生的事情大致講了一遍,直到於非明白之後,才一臉正氣的道:「界主,此人如此喪心病狂,是不是要把他了斬殺,以儆效尤?」

於非瞧著被幾位已經打得奄奄一息的白袍中年人,身上血跡斑斑,看起來很可憐的樣子,何況那位風老還為他重傷了真龍,他搖了搖頭道:「你們把他帶回去,好好醫治,等他身體復原了,告訴他,讓他來找我,看他有沒有這個實力!」

現在他連真龍都不懼怕,更不會害怕葫蘆界中的其他高手。

那位高手愣了愣,似乎有些不明白他的意圖,試探性的再問道:「界主,就這麼輕易放過他了?」

「你妹聽到我說的話么?」

於非皺了皺眉頭,這幾位如果不聽話,留著也是禍害啊。

那幾位聞言立刻神情一緊,然後立刻遵命道:「界主,我們一定照您的意思好好做!」

於非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道:「回去讓那些練道者安分點,別想到這邊來打主意,小心被雷電轟死,到時候別怪我沒有提醒他們!」

聽到於非說這樣的話,他們都不由自主的腦門一寒,小聲嘀咕道:「原來界主這麼偏袒他們!」

於非冷冷一哼,冷笑道:「到時候我懶得插手,我向來不偏袒誰,只是有時候有些看不慣而已!」

那幾人哪還敢說些什麼,急匆匆帶著那位奄奄一息的白袍修者快速離開了。

於非望見他們走了,回過頭來繼續尋找真龍的氣息,他就不相信那條真龍會一直能夠躲下去。

他將自己所有神魂力量都散布出去,將整個葫蘆界都搜查了一個遍,就在他有些無語,準備放棄的時候,忽然間感應到了稍弱的龍息。

「龍息,我太熟悉了,銀龍,你在葫蘆界中,我看你怎麼逃!」

於非身影一挪,就出現在了龍息顯現之地,而後他很快就發現了銀龍的蹤影,揮手一抓,直接向對方抓了去。

銀龍本來隱藏得十分深,忽然看到於非出現,意外道:「你居然能夠發現我?」

「有什麼不能發現的?」

於非冷笑地看著虛弱的銀龍,手上的神力更加澎湃洶湧起來。

以於非現如今的神力,就算是銀龍在全盛時期,也感到棘手,何況這時候他處於虛弱期,眼看到到對方眼神之中的殺意,他怒哼一聲,揮動龍爪迅速擊破虛空,令得於非不禁向後一退。

銀龍更是趁這個機會,迅速逃離,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於非看到對方消失地方向,比之更快的速度出現在葫蘆界之外,手上蘊藏了更為強橫的神力,果然瞬息之後,他就看到銀龍倉皇從葫蘆界中飛了出來。

於非揮手一拳轟擊下去,銀龍避無可避,只得動用龍爪跟於非強硬回擊。

「砰!」

銀龍被狠狠地砸了出去,不過銀龍卻是趁這時候,身影迅速往下方降落,居然借勢逃之夭夭。

於非身影一挪,快速地追逐了而去,這時候這頭真龍已經傷得不輕,是絕佳除去他的好時機,因而他目光顯得極為陰森,手上的力量更是增強了數倍!

銀龍似乎知道他會立刻追來,冷冷一笑,身影再次一閃,進入了一個第二等第二級的世界,於非冷冷一笑,正欲進入這個世界之時,忽然發現來自這個世界諸多高手的衝擊。

「嗯?」

於非微微頓下腳步,強橫的力量直接碾壓了下去,不過整個世界的高手一齊出手,還是令得他手稍稍退後了一些。

「尊上既然是高等世界的界主,為何要強行進入我們低等世界?這與您的身份不符!」

這之後,一道神魂力量向於非傳遞了過來。

他頓時明白這是整個世界的主宰或者界主害怕他侵略這個世界,而產生的自保行為,這一耽擱,他很明白,要想再找到真龍,幾乎不太肯能了!

這條真龍居然從他手裡逃脫了!

想到這裡他不禁大為惱怒,冷冷怒喝道:「你放任一條真龍進入你的世界,難道就不他反噬么!」

「尊上說笑了,真龍怎麼可能看得上我們的位置,更何況他實力衰落。」

對方再次說道。

「看來你是要包庇真龍了,也罷,我的世界還初次晉陞,不想給人有十分強烈侵略的意圖,這一次,你好自為之!」

於非說完,嘆了嘆氣,轉身向上飛去,眨眼之後,他就出現在了葫蘆界上空,遙望了一眼下方,再次感嘆道,失去這次絕佳的機會,要想再有這般好機會對付真龍,那是很難了。

微微搖了搖頭,他立刻進入了葫蘆界中,如今成為了一界之主,他先出現在九霄門中。 第376章典故

金不換正在教女弟子修鍊,忽然看到自己的師叔出現,立刻收起一副和藹的笑容,板著臉孔喝道:「九霄門的弟子一定要勤勤懇懇,兢兢業業,才能保證門派立於不敗之地!」

「咦?以前掌門可不是這樣子的啊?」

有女弟子不小心地嘀咕了一句。

「是啊,平素掌門對我們從來都是和顏悅色,上次藍師姐不小心練功走岔,還被他親自接近自己的練功室中手把手教呢!」

又有女弟子有些不悅,掌門怎麼這麼言行不一。

金不換原本嚴肅的臉色立刻變得死灰一般,張了張嘴,硬是沒有話說。

於非走到這群女弟子面前,詢問道:「你們說金不換以前是對你們極好的,忽然間臉色變得比天還快是不是?」

這些女弟子不一定任得於非,只是覺得他氣息悠長,長得也帥,對他兵沒有什麼戒備之意,頓時有人答道:「是啊,掌門以前看我們有不如意的地方,還會手把手教呢,怎麼忽然間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金不換額頭上冷汗直流,終於大怒喝道:「住口,都給我閉嘴,誰也不許亂說!」「咦,掌門你額頭上怎麼這麼多汗,以你的修為怎麼還會流汗?」

有細心的弟子發現額頭上的汗水,更是直言不諱的道。

金不換感受到他正在經歷從死亡到埋進土裡然後被氣活過來的大事,立刻向於非擠眉弄眼道:「師叔,你聽我解釋,事情是這樣的,她們的修為十分弱,若是交給其他弟子去教,我怕影響了九霄門的名聲,你看我也不容易啊!」

於非打量他幾眼,這老小子說謊話眼睛還一眨不眨的,看來很擅長此道,他冷笑著道:「這些都是十七八歲的美貌少女,任誰都可以看懂你的意思,不要跟我狡辯,我還是那句話,九霄門正在強大,到時候如果被誰欺負了,我可管不著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