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於是,楚凡又打車回到那個地方,這裏還是有一股十分古老的氣息,那個老頭還在那裏,那些黃紙也還在,除了楚凡早上買過三張,還沒有人買過。

楚凡到來後,二話不說就買了五十張,花了五千塊錢。

楚凡買到這些黃紙,心裏很高興,只有他知道,這些黃紙纔是真正的好貨。

本來以他現在靈異功法第一重的功力,就算畫出靈符,也不會太過高級,但是這些黃紙卻挺好,而且還含有一種隱約的靈氣,這就難得了。

因此,楚凡給自己畫了一張幸運靈符,效果纔會這麼好。

楚凡接着打車回到家裏,然後又開始畫符,他想了一想,決定畫鎮邪符。

鎮邪符是比較普通的符籙,既適合他目前的功力,而且也很實用,有了鎮邪符,一般的鬼都能鎮得住。

至於更高級的鬼,比如說鬼王,那就需要法器來鎮壓了,或者他的功力再提升幾個境界,也能與鬼王一戰。

楚凡隨即將黃紙鋪開來,接着拿出畫筆,先醮了一些血紅的墨水,這次他並沒有馬上動筆,而是醞釀了一下情緒。

大約五分鐘過後,楚凡突然動作了起來,他拿起畫筆向鋪好的黃紙一筆帶過,這些黃紙上馬上出現了一個圖案。

楚凡一共鋪了十張黃紙,隨即在十張黃紙上出現了十個相同的圖案,緊接着這十張黃紙就飄了起來,而且上下翻飛。

楚凡見狀,隨即開始念動靈符咒,這幾張黃紙在空中飄忽了一會,隨即掉落在桌子上,還是象剛纔一樣鋪開。

楚凡又拿起畫筆勾勒了一下,黃紙上的圖案馬上變了顏色,起初是大紅的顏色,現在一下子變成了藍色,而且還是一陣不停的閃爍,一直過了十多分鐘後,這些顏色又全部消失不見了。

楚凡當即停止了唸咒,現在這幾張靈符都已經完成,他隨即運起靈力感應了一下,這些鎮邪符的效果還不錯,要是再遇到惡鬼,他只要一張靈符就可以很快搞定了。

楚凡接着又如法炮製,一共畫了四十張鎮邪符,還有十張黃紙沒畫,準備需要其他靈符的時候再隨時畫制。

楚凡畫好這些靈符後,已是晚上十點多鐘了,不過他卻沒有一點睡意,於是又開始修煉起靈異功法來。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楚凡還是覺得精氣神很好的樣子,又感覺了一下靈異功的力量,覺得可以一拳打死一隻大水牛。

楚凡並沒有在家裏停留多久,隨即就出發前往車站,去B城的車票是早就買好了的。

楚凡進站後,隨即檢票上車,他剛一坐下,接着看到兩個美女向他這邊走來,而且這兩個美女也是面熟得很,正是和他一起在彩票點買彩票的兩人。

而這兩個美女也是和他一排座位,這就有些巧了,這兩個美女看到楚凡也有些意外,而且還有些驚喜。

的確,楚凡在彩票點令人驚豔的一幕,確實給兩位美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楚凡隨即聽到那個高個美女興奮地對小巧玲瓏的美女說道:“看到沒,幸運帥哥也在這裏。”

小巧玲瓏的美女也興奮地點了點頭,一臉幸福的樣子,接着這兩個美女又在楚凡的身邊坐了下來。

楚凡還沒有開口說話,那個小巧玲瓏的美女就向他說道:“真巧呀。”

楚凡也隨即說道:“真巧,我們又遇上了。”

高個美女也說道:“我們去B城讀書,你也是去讀書的吧。”

楚凡看她們的樣子也象學生,隨即說道:“我也是,去黃河大學。”

小巧玲瓏的美女隨即驚喜地說道:“你也是黃河大學的,是哪個系的?”

“土木工程。”楚凡隨即說道。

“我們是中文系的,大二。”那高個美女也接着說道。

楚凡隨即愣了一下,看這兩個美女的年紀和他差不多,竟然上大二了。

楚凡隨即笑了笑,笑得很真誠,隨即說道:“我是新生,還望兩位學姐多指教。”

“沒事,以後姐們罩着你。”高個美女拍着豐滿的胸說道。

楚凡隨即笑了笑,覺得這兩個美女確實有些意思,而他們接下來的談話也變得投機了許多。

這兩個美女是表姐妹,高個的叫程素麗,小巧玲瓏的美女叫李玲玲。

他們談話的話題很快轉移到楚凡買彩票中獎的事情上來,對於楚凡的幸運,她們兩人都是十分的羨慕,十分的佩服。

不過,楚凡卻是很淡定,他知道這完全是因爲幸運靈符的作用。 楚凡和兩個美女一起來到黃河大學,有了這兩位美女學姐的指點,一切都非常的順利。

入學後,楚凡又接到了楚黛的電話,她也辦好了入學手續,而且還給他傳來一張她寢室裏的照片。

楚凡也給楚黛發了一張照片,他的寢室和楚黛那邊比起來還要寬敞一些。

而且楚凡這個寢室就是兩個人住,其餘的人都在外面租了房子,他這個室友是一個矮子,大概一米五三的樣子,長一對小眼睛。

這個矮子名叫張仰光,和楚凡同一個系,同一個班級,而且還和他同桌。

楚黛看到矮子張仰光的照片,當時就樂了,他的眼睛看起來特別小,不過看人的時候卻很聚光,看天就象藍藍的一條線。

楚凡也看到了楚黛寢室的幾個女生,其中有一個留短髮的女生長得還算漂亮,其餘的都一般般。

大約三天時間左右,楚凡基本上熟悉了學校的環境,感覺還算滿意,學習上也很輕鬆,沒有一點壓力。

他現在的身體狀況和原來的楚凡比起來,已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不僅體格比原來更強壯,就是大腦也比原來好使。

一個星期後,學校裏發生了一件轟動的事情,有一個在校研究生向一位女教授當場求婚,場面看起來很轟動,整個校園都沸騰了。

這個女教授長得還行,也有一些姿色,只是年齡有些大了,三十二歲,而那個研究生卻只有二十七歲,女方整整比男的大了五歲。

那天的場面很轟動,那男的爲了向女教授求婚,也是下了血本,在校園內到處都貼了他即將向女教授求婚的海報,而且還在校網上做了宣傳。

那天楚凡本來要去市裏找門路,因爲他身上的錢又花完了,但是看到那個研究生求婚的盛大場面,他還是留下觀看了整個現場。

那男的買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向女教授示愛,並且當場跪下求婚,楚凡看到,那個女教授當時感動得稀里嘩啦的。

這場別具一格的求婚儀式,也引起了好多人的議論,不過大多數人都給了祝福,只有一小攝人並不看好他們的婚姻,而楚凡就是這一小攝人中的一個。

楚凡現在靈異功法煉到第一重後,已經能夠運用一些法術,其中之一就是看相,而且看得特別準。

他那天看了那個研究生和女教授在一起時的一瞬間,隨即就感覺到了他們的相貌天生犯克,只要他們在一起,一定會出問題,而且問題還很嚴重。

當然了,楚凡雖然看出了他們的問題,但也沒有說出來,一是這事情有些玄乎,說出來一般不會有人相信,搞不好還要被人認爲他別有用心。

而那天過後,研究生和女教授就以火箭一樣的速度墜入愛河,並以最快的速度步入婚姻的殿堂。

這件事情一直成爲學校裏的師生談論的一個話題,給平靜的校園生園添加了一道潤滑劑。

不過,對於楚凡來說,這事並沒有什麼,在他的心中也沒有起多大的波瀾。

雖然他的班上也有一個女老師很年輕,很漂亮,班裏的同學都奉爲女神,特別是他的同桌和室友張仰光,每次做夢都要夢到這個年輕的女教授,但是楚凡的心裏一直都很平靜。

而且楚凡現在又遇到了新的問題,他現在又沒錢了,口袋裏的錢最多還能在食堂吃上兩天。

不過,楚凡倒也不着急,畢竟他身上的幸運符還有幾天的時間纔到期。

於是,楚凡又走出學校,經過一座立交橋的時候,看到有些上了年紀的老者在那裏擺攤,看相的,算命的,測字的都有。

楚凡站在那裏看了一會,又聽了一會,發現其中一個白髮白鬚的老頭還有些真本事,算命也算得比較準。

當然了,楚凡作爲一個靈異大師,對於這些算命的門道本就相當的清楚。

雖然他要修煉靈異功法第八重後,才能啓動天機術,但是就以他現在靈異功法第一重的功力也要比這些看相算命的胡說亂講要強得多了。

不過,楚凡並沒有打算給人看相,也不會給人算命,除非是有一定機緣的人。

楚凡看了一會,也就沒有再停留,而是繼續朝前走去,經過一個街口的時候,又看到一個彩票點。

但是楚凡也就看了一眼,並沒有進去,他也不打算買彩票,雖然他身上還有幸運靈符,但畢竟他已經買過一次彩票了,現在就算想要賺錢,也要找其他的門路。

畢竟幸運靈符也有它的規則,不是可以隨意而爲的,而且他現在的功力還比較低,畫出的靈符也有一定的限制。

於是,楚凡又繼續朝前走,沒有多久,就來到一個醫院門口,看到一個年輕的女人從醫院門口走出來。

楚凡一見到這個女人,當即就是一愣,因爲他看出這個女人有鬼煞運,而且眉心都隱隱有黑氣存在,如果不能及時排除,就會被惡鬼纏身,最多還能活一個月不到。

楚凡當即走向這個女子,然後說道:“小姐,你有病。”

那女人乍一聽到楚凡的說話,立馬有些怒意,不過她看到楚凡的眼神很真誠,而且很乾淨,看樣子又不象一個神經病,於是也沒有發作。

而且這個女人的確有病,她的肚子這段時間一直不好,既沒有懷孕,但卻不來大姨母。

楚凡話一說出口,當即就有些尷尬,畢竟他剛纔說話太直接,但是現在看到這個女人並沒有發作,而且還用一種疑問的眼神注視着他,看來這個女人命不該絕。

的確,要是這個女人突然罵他一句,並且揚長而去的話,那肯定會被惡鬼纏身,那就死定了。

而現在,楚凡隨即說道:“小姐,你是不是覺得肚子疼,感覺很不正常?”

那個女人當即露出一絲驚訝,然後問道:“你是怎麼知道的?你是什麼人?”

楚凡隨即說道:“如果你信得過我,你的病我可以幫你治好。” 這個女人是一個作家,一個小有名氣的言情小說作家,她一直在觀察着楚凡,她看到楚凡有一種特殊的氣質,而且有一種東西很吸引她。

特別是楚凡的眼神很清澈,很透明,看不到一點雜質,這有點象她筆下的人物,這讓她感覺很好。

不過,她還是沒有直接回答楚凡的問話,而是繼續問道:“你是什麼人?你怎麼知道的?”

“小姐,你有病。”楚凡又說。

這個女人又是一愣,而且眉毛還向上挑了挑,但她並沒有發作,畢竟她本來就有病,而且她也看了出來,楚凡並不是有意罵人,只不過是說話直接了一些。

因此,這個女人不但沒有發火,而是接着說道:“好吧,我相信你,那麼我們去哪裏治療呢?”

“小姐,我們去開個房間吧。”楚凡平靜地說道。

“你不是想泡我吧?”

“小姐,你有病。”楚凡又說。

“你……”這個女人差點忍不住開口說髒話了。

“小姐,你真的有病,不治將恐深。”楚凡還是平靜地說道。

這個女人突然感覺到肚子又開始疼痛了起來,雖然她剛從醫院出來,吃了藥,也打了針,但總是不見好,而且還時好時不好的。

這個女人的肚子痛了一下,又痛了一下,而楚凡還是那麼平靜,這個女人隨即說道:“好吧,我們去開房好了。”

楚凡隨即點了點頭,又說:“這就對了,有病就得治,早治早好。”

這個女人也沒有再說什麼,她也看了出來,楚凡雖然說話直接,看起來有點古怪,而且語出驚人,但她還是相信了。

楚凡向周圍看了一下,發現馬路對面就有一間賓館,於是說道:“我們就去對面開房吧。”

“這個女人也沒有說話,而是帶頭穿過斑馬線,直向對面的賓館,楚凡隨即跟了上來。

這個賓館一共有四層樓,不算很大,但也不小,楚凡和那個女作家到來的時候,前臺並沒有人在,他們兩人等了大約兩分鐘的時候,一個二十來歲的姑娘從洗手間走了出來,剛纔她是去上廁所了。

這個姑娘長得挺胖,身上看起來都是肉,走起路來一晃一晃的,她看到楚凡和女作家不由得愣了一下,她也是沒有想到這才上午10點多鐘,就有人來開房。

胖姑娘雖然有點意外,但也見怪不怪,隨即開口說道:“住宿先登記,把證件拿出來。”

女作家看到胖姑娘的眼神,不由得臉上有點發熱的感覺,於是趕緊說道:“我們不住宿,就開過房間休息一下。”

只是她不解釋還好,這一解釋她反而越覺得有種越描越黑的意思,那胖姑娘還是那樣的表情說道:“鐘點房一個小時一百塊。”

女作家看了楚凡一眼,隨即說道:“就開三個小時吧。”

胖姑娘:“兩百塊押金,一共五百塊,證件拿來。”

女作家隨即拿出五百塊,又說:“證件沒帶。”

胖姑娘又看向楚凡,楚凡拿出學生證給她登記了。

女作家看到楚凡的學生證不由得愣了一下,她也沒有想到楚凡竟然還是一個學生,不由得狐疑地看了楚凡一眼,心說莫不是這小子剛纔只是編瞎說騙她,真的想上她?

不過,現在既然房間已經開了,且上去再說,不過,女作家還是摸了一下包裏的防狼器,心裏又安心了不少。

楚凡和女作家進了房間後,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女作家的心裏既忐忑,又有一種莫名的感覺,還有點刺激。

“你先去洗個澡吧。”楚凡平靜地說道。

“你不是會治病嗎?怎麼還讓我去洗澡,你是不是有什麼壞主意?”女作家隨即看了楚凡一眼,眼神中還有一絲慌亂。

“小姐,你有病。”楚凡又說。

“你是不是有不良企圖?”女作家抱着胸前說道。

“小姐,你真的有病。” 余路以生 楚凡還是平靜地說道。

女作家突然又感到肚子疼痛了一下,不過她還是沒有馬上去洗澡,而是看了楚凡一眼,發現他的眼神還是那麼清澈,看不到一點猥瑣的神情,心裏不由得放鬆了許多。

“去吧,洗乾淨了,我好給你治病,包好。”楚凡又說。

楚凡的話好象突然有一種魔力一樣,女作家當即順從地走進了衛生間,不過她還是將包包也一起帶進了衛生間。

楚凡當即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下來,隨即聽到裏面傳來一陣嘩嘩的水聲。

沒想到這個女人一個澡竟然洗了將近半個小時,女作家披着浴巾走了出來,雖然她的身上包得緊緊的,但還是有一種香豔的氣息,而且身上的曲線盡顯玲瓏。

楚凡早就等得不耐煩了,他也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會洗這麼長的時間。

楚凡隨即說道:“去牀上躺好。”

女作家洗過澡後,整個人都變得容光煥發了起來,她隨即依言躺到牀上,不過身體卻崩得有些緊。

楚凡看到女作家緊張的樣子,不由得笑了笑,他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走到牀邊坐了下來。

女作家一直觀察着楚凡的動作,看到楚凡坐到牀邊,心裏竟然撲嗵撲嗵地跳了幾下。

楚凡隨即說道:“現在我開始治療了,放鬆,不要繃得那麼緊。”

女作家又感到肚子疼痛了一下,不過還是漸漸放鬆了下來,楚凡突然舉起右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圈,然後嘴裏也念念有詞,看起來象一個神棍。

女作家起先看到楚凡的動作,還覺得有些荒誕,但是過了一會之後,她的神情也越來越放鬆,而楚凡還是不停地念咒,不停地舉手在空中畫着一個個圈圈。

這些圈圈都是一個連着一個,而且還隱隱出現“卍”字符號,女作家越看覺得離奇,最後竟興奮了起來,看着楚凡的動作,兩眼都放光了。

楚凡唸了一會咒語,突然伸出左手左掌按在女作家的眉心上,隨即有一絲黑氣被吸了出來。

接着,楚凡又輕喝一聲:“疾。”突然拿開左手,一個小鬼就從女作家的眉心跳了出來。” https://ptt9.com/106594/ 這個小鬼看起來很小,而且還若隱若現的,楚凡仔細看了看,只看到一個虛幻的人影。

楚凡隨即一把抓住這個小鬼,然後用力一捏,登時就化作虛無,象這樣的小鬼還沒有開始成形,以楚凡現在的功力輕而易舉就解決掉了。

而這時候,女作家當即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輕鬆,他一直都在看着楚凡的動作,看他的樣子既象一個神棍,又象一個鄰家大男孩。

女作家隨即從牀上坐了起來,因爲動作快了一些,竟抖落了身上的浴巾,登時露出大半邊酥胸。

女作家本能地護住胸前裸露的風光,隨即看了楚凡一眼,發現楚凡根本就沒有看她,只是低頭沉思,也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女作家趕緊穿好衣服,接着下了牀,發現楚凡還在作沉思狀,看起來很認真的樣子。

其實楚凡並沒有想什麼,他只是在練功而已,剛纔那個小鬼化作虛無的一瞬間,就有一股特別陰森的陰氣散發出來,而這正是靈異功法所需要的。

女作家靜靜地看着楚凡,並沒有說話,她雖然並不知道楚凡在幹什麼,但也知道不能打攪。

的確,女作家現在對楚凡的看法已經發生了根本的改變,她覺得楚凡就象一個大師,而大師的行爲總是有些異於常人的,就象她筆下的人物。

大約十多分鐘過後,楚凡已經運轉了幾個周天,完全吸收了那股陰氣,也算小有收穫,覺得十分的滿意。

女作家看到楚凡從沉思的狀態中醒來,當即說道:“謝謝你,我感覺好多了,姐請你吃飯吧。”

楚凡的眼裏精光一閃,由於剛剛修煉了一遍靈異功法,全身都處在一種亢奮的狀態中,他隨即感覺了一下,覺得一拳可以打死一隻蒼蠅。

楚凡隨即笑了笑,對於剛纔的感覺很滿意,這感覺比原來一拳打死一頭大水牛要強得多了。

打死一頭大水牛雖然也很強大,但還是比不上打死一隻蒼蠅,畢竟蒼蠅長了翅膀,會飛的目標總是不容易打中。

當然了,這只是一種感覺而已,靈異功法就是這樣,修的煉的都是一種感覺,一種意境,一種靈識,重在術法,輕於蠻力。

女作家看到楚凡突然笑了,笑得那麼陽光,那麼燦爛,不由得一怔,接着說道:“你想吃什麼,姐都請你。”

楚凡並沒有說什麼,只是上下打量着女作家,從頭到腳都看了一遍,直看得女作家身上癢癢的,麻麻的感覺。

“小姐,我剛剛救了你一命,一頓飯就打發了呀。”楚凡還是那麼平靜地說道。

“那你要什麼,要錢還是要……”女作家說到這裏突然感覺臉上一陣發燒,再也說不下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