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於是他便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光幕消散,而偏偏就在這時,一道冷冷的譏笑之聲再度響起。

「如何?」

摩天抬眼望去,他可以清晰地看到葉玄臉上的嘲諷之色,這讓他內心的憤怒險些爆炸開來。他是雷霆宗第一弟子,何時受過這種氣?若是對方是古道閣弟子亦或是龍雲天弟子,或許他還能夠勉強接受,只是這分明只是一個青雲弟子,來自歷來五宗排比之中都是墊底甚至如今傳聞都要跌出五大宗位置的青雲宗,自己怎麼能被一隻這樣的螻蟻譏諷!

因而摩天狠狠咬著牙齒,盯著葉玄,那目光似乎要滴出血來。

「你這是找死!」

「陰陽天鎮!」

只聽摩天大喝如雷,那濃郁的神魂之力從其本體以及陰陽之身之上爆發而出,再度在其頭頂交織。不過這一次的交織並未再形成任何的光幕,而是緩緩凝聚成一座巨大的七層寶塔。

寶塔通體漆黑,在陽光的照耀下依舊沒有絲毫的明亮之感,似是就連陽光都能被吞噬。而這樣一座寶塔,其上卻還有一道道慘白的痕迹環繞,塔有九層那痕迹便也有九層,與其匹配!

「鎮!」

隨著摩天的再次大喝,這七層寶塔轟然一震,緊接著巨塔的下部濃郁的黑光爆發開來,似是籠罩了這一方石台,讓人無處可逃。

「咚!」

寶塔鎮壓,摩天嘴角扯出一道殘忍笑容。這陰陽天鎮之術比起先前更為強大,而且由其本尊與陰陽之身一同催動,莫說是天魂境前期強者,恐怕就是後期都不敢輕易撼其鋒芒,憑藉著這樣的攻勢,他已是有著足夠的信心將葉玄鎮殺!

只是在那最後關頭,異變再次爆發。只見葉玄腳底突然有著無盡的光芒綻放而出,旋即那光芒迅速連接,頃刻之間居然是連接成了一座滔天大陣?!

「吼…!」

大陣成形,嘹亮的獸吼之聲重重響起,震撼著每一個人的心靈。那是…九煌妖獸!

九頭煌獸從大陣之中衝天而起,如同化作九道靈光,任憑那寶塔如何強勢,仍是被強行頂起,硬生生升起數丈高度。

「這是道陣?!」

「好強的道陣,而且更為重要的是竟能將道陣布置得如此精細,雖只是道之法境,但這般布陣手段,堪稱恐怖啊!」

「沒想到雷霆宗天驕擅長道器,而這青雲天驕便是擅長布陣!」

「真是一場龍爭虎鬥!」

諸多隱世強者在這一刻終於再也忍耐不住,帶著些許震撼之意的言語輕輕響起。尤其是一些也就只是天魂境後期左右的隱世強者,此刻更是震驚不小,因為葉玄與摩天交戰的戰鬥等級已是極為的接近他們,甚至都到了足以讓他們都重視的地步。

而且這還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這分明還只是兩個弟子啊,年齡上比起他們差了不知多少,而如今他們便有這般能力,那日後又會達到什麼地步?

隱世強者心中驚然,那些觀戰的低端修者就更是如此,此刻甚至都已是吃驚的說不出話來,只能如同呆愣般傻呼呼地看著。

但人群之中也有一些特殊的眼光,好比那已是擊敗對手的龍雲天一位龍子,他的眼光之中便是帶著淡淡的玩味之意。雖然葉玄與摩天的戰鬥氣勢已是足以引起他心神的波動,但若是讓其吃驚,恐怕還沒到那個時候。

「呵呵…上次沒收拾了你,居然讓你成長到了這個地步…」

「不過這樣也好,如果你有那個資格撐到能遇到我為止,那麼我會讓你明白,當初我能將你踩在腳下,如今一樣可以!」

另一處方向,一道輕微的只有那聲音的主人自己能聽到的低語緩緩響起。他一身白袍,飄逸出塵,面容同樣也是俊俏,眉心處有著一顆突兀的紅沙,更增添了一絲詭異的美感。

這個人葉玄很熟悉,或者說再熟悉不過了。若是有可能,那葉玄一定會恨不得將其剝皮抽筋挫骨揚灰。因為他便是曾經的青雲宗外門大道盟盟主,姜不凡!

【活動】領全額紅包,拿萬元大獎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top20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躲在這裡只能避過一時,等天亮了,依然會被青龍幫的人找到,還不如趁著夜色尋一處更隱蔽的地方。

墨凌薇正在猶豫著要不要去找墨瑾瀾時,只聽不遠處傳來叫喊聲,火把將那一處的山頭圍了一圈,夜風將斷斷續續的說話聲送入耳朵里。

「墨二小姐被那伙人抓住了。」賀文昊聽力好,擰眉看著圍攏在一起的人群,「一同被抓的,貌似還有宮二公子。」

墨凌薇:「……」

忍之問:「墨大小姐,要去救他們嗎?」

他不喜歡墨瑾瀾和宮肅,得知兩人被抓倒沒有幸災樂禍,但對於去救他們,內心卻是拒絕的。

小孩子對外界的一切都似乎無知無覺,修兒作息一向很好,這個時候,已經靠在墨凌薇的肩膀上睡著了,墨凌薇的掌心托著他的後腦勺。

墨凌薇思索了片刻,問賀文昊:「賀二公子,你覺得我應該去救他們嗎?若是修兒有個三長兩短……」

「若是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就這麼死了,你良心會不安嗎?」賀文昊問。

墨凌薇:「……」

墨凌薇沉默了。

賀文昊嘆了一口氣:「儘力而為吧,墨大小姐,等明兒天一亮,若是青龍幫的人再大舉攻過來,我們一個都逃不了。」

宮肅能被抓住,說明他帶過來的人已經沒了反抗之力。

山下的火把越來越多,青龍幫的人呈地毯式搜尋著藏在山裡的人。

墨凌薇將手裡的槍遞給賀文昊,又從腰上抽出另一把槍握在手裡,「走吧。」

……

火把快要抵到墨瑾瀾的臉上,她飄散在風裡的長發被燒著了,發出焦臭的味道。

墨發被人一把揪住,那人用力一扯,迫使得墨瑾瀾仰起頭,露出一張狼狽的精緻小臉。

那人滿臉橫肉,凶神惡煞:「墨家大小姐和那個小畜生到底在哪裡?老子要抓的人不是你,你最好乖乖的給老子說清楚,否則……」

那人的大掌卡在了墨瑾瀾的脖子上,稍微一用力,似乎就能扭斷她的頸脖:「老子只能帶著你們倆的屍體回去交差了。」

宮肅已經被打的頭破血流了,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墨瑾瀾哽著脖子:「有本事你就掐死我,本小姐一開始就告訴你了,你要找的人根本就不在這裡。」

「臭娘們,你以為老子不敢?」那人舉起手裡的槍正要對著墨瑾瀾的腦袋砸下去。

「砰」的一聲,槍聲響起,腦漿迸裂,鮮血從那人的腦袋裡噴出來,紅紅白白的黏液淋了墨瑾瀾滿頭滿臉。

墨瑾瀾噁心的失聲尖叫。

青龍幫的人一回頭,賀家要抓的女人和小孩就出現在他們的面前,更令他們沒想到是,賀家的二少爺竟也在,還擋在墨凌薇的面前,護著那個女人。

墨凌薇一手握著槍,另一隻手托著修兒,木匣子已經交給了一旁的賀文昊。

青龍幫的人圍攻過來的時候,賀文昊拉著墨凌薇,一邊對付靠近的敵人,一邊往上風向的位置靠近。

令那些人聞風喪膽的,並不是幾人手裡子彈有限的槍,而是賀文昊手裡的暗器…… 「轟隆…!」

響震如同雷鳴的轟鳴之聲不斷響起,在眾人震撼的視線中,那浩瀚如同九天的龐大黑塔竟是硬生生被九道細小的靈光支柱狠狠頂起。

即便寶塔下方爆發如何強悍的凜冽之聲,但那靈柱卻始終不曾被磨滅,又或者說是那靈柱的本體九煌始終不屈,狠狠將那黑塔反震而去!

「轟…!」

終於,在一聲更為巨大的轟鳴之後,那黑塔竟真是被強行頂回,即便被那摩天掌控未曾崩毀,但其本身已是黑光黯淡,氣勢削減了比之先前削減了大半。

而反觀葉玄,則是腳下踏著巨大的陣圖,霸道強勢之意從其陣圖之中不斷噴涌而出。九頭煌獸則依舊生龍活虎,在那陣圖之內穿梭,不時將巨大的猙獰腦袋高高揚起,睥睨八方。

這般情況,摩天的臉色當然變得極為陰沉,並且似乎是體內接二連三的火氣實在積累得太多,他居然忍不住臉色一紅,旋即竟是吐出了一口灼熱的鮮血!

雖只是一小口,但這一幕的出現已然是石破天驚,讓得那些觀戰的低端修者議論紛紛。

「怎麼回事,摩天大人怎麼吐血了?」

「難不成先前的較量是葉大人更勝一籌,二摩天大人已經受了暗傷?!」

「這可如何是好,摩天大人要敗了,那我的賭注豈不是全部賠完了?」

如此多的議論,也虧得那石台的靈光屏障使得摩天無法聽到,否則就算他根本沒什麼傷勢,聽到這麼多的議論也得被逼的生出暗傷來。

葉玄見到摩天吐血也是微微一愣,但這並不妨礙他出言譏諷對方,畢竟若是一個不小心真的激怒了對方讓其失控,那對自己的好處可實在不小。

「呵呵…雷霆宗的摩天大人這是怎麼了,難不成是被我的反擊給震傷了?那可真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只是用了這麼點力氣就能把你傷成這樣…」

聞言摩天險些又吐出一口鮮血來,不過現在他很清楚,對方就是在激怒自己,所以無論如何他都沒有出言辱罵葉玄,只是努力穩住自己的情緒,等到紅潤的臉色漸漸恢復時方才咬著牙,不屑道,「青雲弟子果然如此廢物,只會逞口舌之力!」

聞言葉玄淡淡搖了搖頭,目中缺露出輕蔑。嘲諷道,「先前你佔據上風,那言語譏諷可謂是多不勝數,而如今我說了一句,那就成了徒逞口舌之力了?」

此話一出,那摩天頓時臉色一僵,說不出話來。因為他發覺葉玄說得就是事實,自己拿什麼去還擊,怎麼還擊?而且葉玄即便聽不到外界的聲音,但摩天似乎感受到了外界指指點點的目光,這讓他渾身難受,如芒在背。

「青雲廢物,給我死!」

於是摩天只能發動攻擊,本尊與陰陽之身一起行動。這一次那陰陽之身似是融入了摩天的身軀,那雙劍也是齊齊舞動,在天地之間劃出一個巨大的園輪,旋即那雙刃方才陡然分開,一刃一點落在那園輪兩側,隨後那園輪就多出了兩個空洞的痕迹,一黑一白,如同一雙眼睛。

只是這雙眼睛卻不像平常的眼睛一般跳動,而是越轉越快最後更是轉而化作一道巨大的風暴,捲動整座石台,將那空間也是齊齊撕裂而去!

但這還不算完,只見摩天臉色又是一狠,旋即竟是抽出了一塊金色玉牌,懸浮於身前。緊接著他猛然吐出一口精血落在那玉牌之上,那玉牌頃刻間爆發出似是無窮無盡般的雷光,與那風暴匯聚在一起,散發出驚人的氣勢!

「葉玄,這一次你必死無疑!!」

風暴唔雷光交織剎那,摩天冰冷的怒喝聲也從其中傳出,緊接著那風暴便是席捲而來,後者召喚那九頭煌獸抵擋,但即便以九煌之力卻也無法與其硬抗,竟是被強行撕裂,連帶著葉玄腳下的陣圖也一併崩毀!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能耐!」

風暴之中,摩天更為凜冽的冷笑隨之傳來。顯然葉玄陣圖的崩毀又給他帶來了極大的信心,甚至在其看來葉玄已是黔驢技窮,現如今只不過在死撐而起。

一念至此,摩天心中殺意更盛。而且此時他對葉玄的殺意早已不是為了為雷霆宗證明而已,而是為了他自己。很顯然直至如今摩天還認為葉玄只是個廢物,與其交戰如此之久是奇恥大辱,只有用對方的鮮血才能洗刷!

只是問題是,葉玄真的黔驢技窮了嗎?那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所以這也註定摩天今日的美夢是要落空了…

只見葉玄此時依舊盤坐而下,微微閉上雙眸。但這一次與先前不同,葉玄身邊的力量似乎都真的散去了,只剩下若有若無的神魂之力在波動。不過在那般輕微的波動之下暗藏的並不是虛弱,而是一頭蟄伏的巨龍,一頭將要耀武揚威的龐然大物。

「死!」但摩天依舊不知道這一切,不過就算知道了也可能根本不會在意。他現在想做的就只是將葉玄撕碎,管他再做著如何的反抗手段,在自己眼前都只是土雞瓦狗!

因而隨著風暴的不斷接近,摩天臉上的狂笑也越發濃郁,待得接近葉玄五丈時,那狂笑甚至化作了癲狂。

不過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只見葉玄緊閉的雙眸豁然睜開,而後也不過是有任何動作,只是輕輕吐露一字,「真靈經,凝!」

一字而出,嗎大地陡然塌陷,即便是這石台材質不俗,更為特殊之力守護,但在葉玄一字之下依舊層層碎裂而去。旋即只見那塌陷的大地中不斷有如同觸手般的藤蔓凝聚而成,瘋狂鎖縛那巨大的風暴!

「該死,怎麼回事?!」

見此一幕摩天臉色頓時大變,而且隨後更是變得極度難以置信,因為他發覺自己的風暴似乎真的被那藤蔓鎖縛困在原地,即便他如何的催動神魂之力試圖掙脫,但卻都動彈不得。

而就在他這般驚慌大亂之時,葉玄再度輕輕吐露一字,字音一出,頓時天地大變!

「碎!」

「轟隆…!」

聊齋之問道長生 龐大的風暴頃刻間碎裂而去,造成的巨大轟鳴久久不息,與那摩天在此刻極度恐慌的神色交相輝映,成了一副恐怕許多人終身都難以忘記的畫面。

兩字破敵,真靈經強悍如此!

【活動】領全額紅包,拿萬元大獎

【專題】最新熱銷小說top20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火把的光朦朦朧朧,在夜色的掩映下,這些人只看到賀文昊將那彈出圓環口的木匣子對準了他們這些人,被對準的人便無聲無息的倒在地上,死了!

這究竟是什麼可怕的東西,能殺人於無形?

死者身上沒有任何傷口,甚至連疼痛都沒來得及感覺到,就沒命了。

那些人呈半包圍圈的攏在一起,不敢上前了。

賀文昊壓低了聲音,湊在墨凌薇的耳邊:「裡面混了賀家的護衛,最好一個不留。」

墨凌薇聞言,手指高高揚起,借著寒意凌冽的夜風,粉末朝著那些人飛過去。

鼻息里傳來異樣的味道,還沒等他們明白什麼事,吸入毒粉的這些人猶如被人卸了骨頭一般,全身立即變得軟綿綿的,沒了絲毫力氣,橫七豎八的躺倒在地上。

忍之上前,一個個的往他們身上補刀,確保不留活口。

墨凌薇掏出帕子,擦掉墨瑾瀾臉上身上的黏狀物,拉著她站起來,割斷了她手腕上的繩索,語氣嚴厲而暴躁:」若是沒自保的本事,就乖乖的躲起來,不要到處亂跑,省的被人當成活靶子。「

墨瑾瀾:「……」

忍之看著地上有進氣沒出氣的宮肅,問:「少爺,墨大小姐,這個人該怎麼辦?」

墨瑾瀾正要回答,賀文昊看了墨凌薇一眼,開口道:「背到山洞裡去吧。」

忍之沒辦法,只能背著宮肅往山洞裡走。

墨瑾瀾聞著身上的血味和腥味,忍著胃裡一陣接一陣的翻湧,沒好氣的開口:「你灑的是什麼?毒粉?你自己配製的?」

「難不成你以為我這些天在別院里朗誦詩詞歌賦?」

「既然你帶了毒粉,為什麼一開始沒拿出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