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文志宇雖然沒有給空造成傷害,到是破解了他的術,幽也完全可以動彈了.

憤怒的巴魯扎特把目光轉向文志宇,道”不知死活的小鬼.”

堅硬的土地上突然長出一根樹藤來,完全將文志宇纏住.

“怎麼能允許”白小七雙拳緊握,指著巴魯扎特喝道:”快放開他不然我讓你好看.”

巴魯扎特哪裡理會他,可自己的脖子上突然多了一個毛茸茸的爪子,正是幽的手.

“無論巴魯扎特怎麼掙扎都逃脫不了這隻手,幽的手臂一下子伸出十幾米長,這的確是讓人難以想像的.

巴魯扎特也沒想到眼前的這隻猴子會有這種能力.

“芬花葬!”

一聲大喊從遠處傳來,地上猛的長出一朵大花來將巴魯扎特完全包在花朵中,幽看出了不秒,早已收回了手.

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大家眼前,正是如花.

如花回頭看了大家一眼,道:”這幾個人可不是你們就能對付了的,大家快點離開這裡.”

御傑當然不清楚眼前這個人是誰了,不過她說的話一點也沒有錯,眼前這兩個人的力量的確和自己不是一個等級的,自己這樣勉強的戰鬥下去只能是死.

文偉最了解這個胖女人了,如果都不走的話,那這個胖女的就真的威了.

“既然是如花老師,我們就放心的離開吧.”文偉對大家喊道.

如花看著文偉暗道:”還是這小子了解我啊,比起萬藤那小子可強多了.”

文志宇也終於被放開,大口的喘著氣,剛才那根樹藤差點要了他的命,還是幽救了他.但文志宇仍不想離開,大家更不會讓他胡來,畢竟稍有不甚就會被對方殺死.

無奈之下大家只好離開.

一個個人影漸漸的遠去,文偉自然會帶大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而這裡並非都走了,幽仍留在這裡,說道:”那個花朵里的傢伙就交給我吧,這也是傑的一個心愿,至於那個另人討厭的傢伙就由你來負責吧.”幽一邊說一邊把眼光瞟向空.

對於這個突然說話的猴子如花還有點驚訝,不過現在也顧不了這麼多了,畢竟對方可不是一般的能力戰士,自己不認真點的話當然會有危險.

十幾條樹藤從花瓣中伸了出來,巴魯扎特由這些樹藤保護著自然不會受到一點傷害.

“看來今天真是有的玩了啊.”巴魯扎特那眼光看著如花,對於這個沒有給自己造成傷害的對手他還是有點興趣的。

幽的身影突然擋住了他的視線,道:”你的對手應該是我吧.”

巴魯扎特大聲的嘆了一口氣道:”好吧,那就一起解決了吧.”

樹藤瘋狂的向他二人這裡伸來.

樹藤,這對於一個猴子來說,那就是平常的玩物,更何況幽可不是一隻猴子,只是體型有一點象而已.

十幾條樹藤就如十幾條手臂一樣,穿梭在他的身體周圍,並不斷的增長,距離性的範圍幾乎已經在巴魯扎特的控制之內.

幽可不會怕這些東西,並開始了進攻.

幽就真的象一隻猴子一樣在樹藤上跳躍著,慢慢的接近敵人.

巴魯扎特絲毫不擔心眼前的對手,反而更加興奮起來,轉過頭對著空道:”那幾個人就由你來負責吧,這裡交給我吧.”

空點點頭就消失了.

他們從來不會為彼此擔心,也完全沒有必要,他們的眼中獨立戰鬥才是最能證明自己.

如花看著眼前撩亂的樹藤,嘆道:”這世上還真有還萬藤那小子一樣的,讓人討厭啊.

在巴魯扎特還沒有留意的情況下,幽已經到他眼前了,一隻利爪完全伸進了巴魯扎特的心臟處.

“孩子,你太不小心了.”幽笑著說道.

“我討厭猴子!”巴魯扎特用冒著火焰的眼光瞪著幽.

幽此刻現自己的右手怎麼也無法拿出來,隨後在那心臟的口處瘋長出幾條小藤將幽的右臂完全包裹住.

之後是那整個手臂被那些小樹藤完全吞噬了.

“火行-燎原!”

如花一聲暴喝嘴裡馬上噴出一條長龍似的火焰,所有的樹藤一碰到這火焰就無法控制的燃起.

等火焰燃到巴魯扎特的身旁時突然一聲巨響,象炸彈一樣暴開.

眼前儘是樹藤燃后的灰燼,只有在巴魯扎特的身旁有一個兩米高的花瓣.

這自然是如花幫幽弄的花之護盾,花瓣慢慢的開放,幽慢慢了走了出來,已然失去了一個手臂,但是從他的臉上完全看不出痛苦的表情,而只有憤怒.

地上的灰燼就象是一個個脫掉的硬殼,慢慢退落,廢墟站出了一個怪物,就象是一個妖怪,整個身子都是樹藤.

如花道:”連火都燒不死的植物嗎?”

巴魯扎特完全化身成了『半吞噬『狀態,道:火是永遠無法根除草的,你們中國古語里不是一句話嗎,叫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點你都不懂嗎?”巴魯扎特雖然這樣說可他心裡明白完全不是這個樣子的,剛才的火的確差一點就要了他的性命,還好他用勁全力保護好了『心之種『這也是剛才幽所擊中的要害,只是目標偏了而已.”

幽低著頭,耷拉著一條手臂,任另一條手臂的鮮血流淌,在它的身體周圍慢慢的泛起黑色的淡光,光很淡,就象在幽的皮毛邊上出一樣.

巴魯扎特笑道:”現在你們應該明白我是不死的,哈哈”

笑聲過後十幾條樹藤拔地而起,這次的樹藤和剛才的已經大不一樣,從地下伸出來的樹藤又一分為二,逐漸,變成更多的樹藤.

幽的那雙眼開始出紅色的光芒.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巴魯扎特被那紅色的眼光所吸引,暗道:”被喚醒了嗎?那麼剛才召喚他的那個孩子就是”

巴魯扎特最終的擔心還是生了,樹藤瘋狂的涌去.

『嗷『幽仰天一聲長叫,身上的毛突然疾變長.

如花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個巨大的球狀物體出現在了眼前,這個毛茸茸的球體露出了幾分可愛,十幾米高,時而伸出幾根樹藤,一人一獸被捲入這個球體內.

“哼!”

一聲奇怪的聲音從幽的口中出,在那一刻,那些毛瞬間就象針刺一樣堅硬刺穿了它身邊的一切物質,包括巴魯扎特的那顆『心之種『幽的這個術完全是自殺式,從遠處看上去,那就是一個仙人球,長滿了刺.

如花明白,這一切都結束了. 御傑突然停下了腳步,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衝擊著他的心頭,是什麼呢他還不太清楚,不過他明白的是這種感覺讓他不安,暗道:幽,出事了嗎?

回頭看去,遠處似乎漂著死亡的氣息.

“怎麼了,阿傑?”封雲回頭看著御傑說著.

御傑搖了搖頭一句話也沒說,還是向身後看著.

“剛才就應該讓我留下,我要親手殺了那個傢伙.”文志宇憤怒的說著.

李正道:”沒那麼簡單.”

文偉看著大家,道:”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先離開這個地方吧.”

“啊”封雲的表情突然變了,是驚諤,身子在也動彈不得.

“那個傢伙”封雲慢慢的回過頭,看見了站在不遠處的空.

所有人都變的緊張起來.

空道:”怎麼能這樣就走了呢?”

文志宇笑道:”來的正好啊,這次一定解決了你.”

空的目光轉向文志宇剛要說話時突然頓住了.

文志宇道:”怎麼?害怕了嗎?”

空暗道:巴魯扎特的能力消失了,難道

空轉過了頭,看了看眼前的眾人,消失了

文志宇怒喝道:”笨蛋不要跑.”

對於空的突然離開大家都非常的迷糊,不過大家絕對不會認為對方是因為害怕才離開的.

空完全被震驚了,出現在眼前的這是什麼?

一個巨大的球體,上面長滿了刺,嘆道:”是這個東西殺了扎特嗎?”隨著空的悲嘆空中竟飄起花瓣來,紅色,粉色,白色,黃色,經風一吹,就如仙女散花一樣美麗至極.

空伸手拿了一片在手,這葉子葉片較窄,披針形;葉被有毛,葉質較薄,脈紋明顯,空的一番仔細觀察也沒有現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這個季節是不應該有花瓣的,更何況這般多.

“血祭-一品紅!”

聲音過後所有的花瓣就象突然長了翅膀一樣象空身邊飛去.

空的身體四周都布滿了花瓣,只是這花瓣如何也靠近不了空的身體,所有的花瓣都停在了半尺外.

如花從大球後面走了出來.

空道:””真是可惜,沒有得手啊.”

如花道:”看看你的手在”

空馬上回過神來,看著自己剛才摸過花瓣的手,整個手都變成了紅色,並瘋狂的腫起來.

這已嚴重的刺激了一名上級戰隊成員的戰鬥細胞,空當然不會在等著毒在自己的身體上蔓延,抽出一把刀就斬斷了自己的右手,臉上沒有露出一絲痛苦的表情,相反是喜悅,這完全不是一個正常人的表現。

空將傷口慢慢的纏起,止血比正確和必須的一步。

空一邊弄著自己的手臂一邊道:「你是上級戰隊的嗎?」

如花道:「你還是節省點體力戰鬥吧。」

幾乎是同時,在如花剛說望話的那一刻,空沒了蹤影,所有的花瓣都飄落到了地上。

「我們布斯德戰隊對你們升龍戰隊的成員能力已經了如指掌,要不我們也不會這麼大膽就出來和你們開戰,你應該就是花之操縱著如花吧,雖然你也被列入目標之內只是不在我的任務中,不過我有興趣代替赫吉解決了你。」

只聽到空的聲音從四周完全看不到半個人影。

如花道:「什麼意思?看來你們的戰隊都比較會廢話啊。」

「你們中國不是有句古話嗎,叫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只有更清楚的了解對手才能更輕易的打敗對手,整個升龍戰隊我們都了解的很清楚,所以消滅你們這支小隊伍那是在容易不過了。」

如花不得不擔心起來,如果真的如對方所說那這將是一個重要的情報,整個升龍戰隊都將面臨著滅隊的危險。

「奠柏之手!」

瞬間堅硬的地面迅生長出一種奇怪的大樹,這種樹木由許多柔軟的枝條構成的,這些枝條任意舒展著。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在如花的身體周圍很快長出了是幾株,將她的四周嚴實的保護著。

「啊。。。」

空慘叫則著。

「抓住了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