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整個頂峯一片寧靜!

其他人看着,都沒有說話,這時候,周圍圍觀的人羣,紛紛對此,感嘆不已,誰能想到之前針鋒相對,要殺而後快的情況,竟然發展成了感情的糾葛!

而且,真相很難分辨的感情糾葛!

很多人,甚至在想,那個要殺蕭無雙的是不是個男人,面對這麼美麗的女子都敢下手!

“無雙,你想到什麼了嗎?你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就算你真的認定那個人就是我,我也認了,你若殺我,我也無怨無悔!”

良久,秦天絕當先打破了沉寂的氣氛,因爲蕭無雙的沉默讓他實在慌亂,他寧願蕭無雙,對他又打又罵!

而聽到秦無雙的話,很多人都驚愕不已,之前面對紫薇和忘情,那麼囂張狂妄的人,這時候,也會如此癡情,這並不是僞裝的來的!

所以,很多人,對秦天絕的感覺,都發生了變化,其中就包括無機,秦天絕很多表現。都說明他是一個至情至性的人!

當初因爲母親被逼迫。才反抗報復無極家族和蕭家,現在對母親,依然癡心的表現!

無機對此人的好感不由大增!

“我不知道,當初,那人至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蕭無雙,語氣複雜的說道!

看着秦天絕的眼神,躲躲閃閃,不知道,如何面對他!

“哈哈,無雙,那肯定不是我,你知道,面對你,我有無數的話說不完,如果我不說話,恐怕必死都難受!

那人,肯定是怕暴漏身份,纔不敢開口,而且,我敢肯定,那個人,肯定是咱們,熟悉的!”

秦天絕,看着無雙的模樣,心中一陣柔軟,他最喜歡蕭無雙的善良純真,她從來都是把心情擺在臉上!

“可是,還有誰會對付我呢,我沒有得罪過別人了啊!”蕭無雙喃喃自語一般小聲說道!

“有!”

一個聲音突然出現,秦天絕呆了一下,無雙卻是心中卻是升起,無法言喻的激動!

這是一個不屬於,在場任何人的聲音 ,驟然成虛空中傳來!

而後,聲音的來處,虛空之中盪漾起無盡的漣漪,七道身影閃現出來,爲首的是一個面容堅毅俊美的少年,懷中摟着絕美傾城女子,身側一箇中年男子跟隨,身後,四個形狀怪異的靈獸跟隨!

正是無極一行!

在看到這裏,初步認知了秦天絕後,無極就知道,自己應該出去了,或許,秦天絕也是個受害者!

無極更不希望,這個鍾情母親的男人,連最起碼的清白都得不到!

“無極天!”

“聖子!”

“傾城!”

無極和傾城的出現,引起很多人的驚呼,叫無極天 的是巫魔天,叫聖子的是逆天教的弟子,而叫傾城的自然是無雙!

雖然再叫傾城,但是無雙的眼睛卻是看在無極的身上,臉上洋溢着激動興奮的表情,嘴巴張合間竟然說不出話來!

“無極天?”秦天絕看着無極驚疑一聲,而後沒心一皺,有道:“不對,你不是無極天!”

“不錯,我不是無極天,我是當年那個被你放逐的無極!”

無極看着秦天絕淡淡的說道,隨後譏諷的說:“不過看你剛纔的表現,好像很奇怪啊,我剛出罪域的時候,不就是你,下令邪魂堡的來殺我嗎?”

無極雖然讚賞秦天絕的性情,但是對他的派人追殺自己的事情,還是耿耿於懷!

“你胡說,我什麼時候,派人追殺你了。我根本不知道你已經出了罪域!”秦天絕頓時驚怒不已!

不過,無極根本不理會他,自顧自的走向無雙,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看着喜極而泣的母親,無極心中被濃濃的甜蜜填滿!

“母親!”“師尊!”

無極摟着傾城來到秦無雙的面前,鬆開她以後,在秦無雙的身前跪下,傾城也是如此!

“我的孩子,你是我的孩子,孩子,想死娘了,快起來,孩子快起來,給娘看看!”

直到無極在她的面前跪下,叫了一聲母親,無雙才從激動的情緒中反映過來,趕緊將無極攙扶起來,同時讓傾城起身,而後打量着無極,雙手顫抖的撫摸着無極的臉頰!

感受着,母親手上傳來的溫暖,無極這一刻,被無盡的溫暖保護,他感受到了母親的關切是那麼幸福!

“母親……”

無極嘴巴吶吶不斷重複着這兩個字,因爲激動,聲音有着顫抖,而就是這麼兩個字,包含了無數的思念還有幸福,同時,無極的臉上,不知什麼時候,也掛滿了淚水!

“好孩子,快別哭了,我的孩子,長得就是俊俏!”無雙給無極擦拭着淚水,就將無極抱在懷中,這一刻,隊無極的思念,還有這麼多年的擔心,在見到無極完好的情況下,一直擔心的心情終於輕鬆下來!

“孩子,這些年 ,在罪域,你肯定受了很多苦,快給母親說說!”

無極感受着母親的關愛,心中哪還記得罪域手的苦,就算受再多的苦,無極依然忘記了,完全沉浸在母親懷抱的溫暖中!

一側,忘情道尊,看着這一切,至古不化的表情,也柔和了許多!

此生唯你 至於,其他人看着這一幕,更覺得有趣,戲碼變的也太快了,剛纔還是感情糾葛,現在又到了母子重逢!

尼瑪啊,這變化,也太快了吧。

秦天絕看着這一幕,也露出了一個會心的笑容,當年他放逐無極之後就後悔過,畢竟,孩子是無辜的,他甚至後悔做了那麼多傷害這個孩子的事情……

所以,對於無極剛纔對他的態度,並沒有怪意!

“少主和師尊終於重逢了,真是太好了!”傾城看着兩人,露出開心的表情,好像這一切,都是發生在她的身上一般!

四大靈獸看着這一幕,並沒有打擾,它們能感受的到,無極此刻幸福的情緒,它們不忍打擾!

至於,武神天,嘴角掛着笑容,也替無極開心,隨後就感受到,一道目光盯着自己,順着,這道目光看去,就發現了巫魔天!

“巫老,好久不見!”武神天笑嘻嘻的給他打招呼!

“嘿嘿,我就知道你小子不簡單,沒想到隱藏的這麼深,也到至尊之王了吧!”巫魔天看着武神天柔和的一笑!

天地可見,他柔和的笑容,實在顯得有些陰森恐怖!

“運氣而已!”武神天謙虛的一笑!

“武神天,竟然是你,你隱藏的好深,至尊之王啊,好啊,還虧我們一直傻傻的把你當成傀儡!”

秦天絕這才注意到武神天,要不是巫魔天和武神天說話,估計還吧注意力放在無極和蕭無雙的身上!

“沒事,我都習慣了,你們把我當傀儡,我也把你當傀儡,很公平!”武神天灑脫的笑着說道,心態很是平和…… 秦天絕此刻臉色很難看,鐵黑一片,心中更是醞釀着無盡的鬱郁之氣,他突然發現自己就是個傻子!

對的,就是傻子!

“啊!!哈哈!”

“可笑啊,可笑,可笑我秦天絕自詡一世聰明,卻想一直像個傻子一樣,被人耍的團團轉!”

秦天絕突然發狂了一般,揚天狂笑,而後怒吼發泄着心中的鬱郁之氣,而他身上更是多了一股蒼涼的氣息,悲哀的氣息!

剛剛得知了,無雙仇恨他的真相,現在武神天出現,又是當頭一棒,尼瑪啊,**裸測打擊啊,自己一直認爲的傀儡,竟然是個至尊之王,他心裏,恐怕一直都在笑吧!

笑話我這個傻子!

武神天看着秦天絕的樣子,突然感覺到一陣同情,心中暗道,是不是應該安慰下他呢,其實秦天絕也很可憐呢?

對,安慰一下他吧!

“天絕,其實,我一直很甘心做個傀儡,很輕鬆啊,什麼事情,都不用我處理,什麼事情,都有你們安排好,其實,我不介意你們,一直把我當傀儡!”

武神天刻意的讓自己的語氣變得柔和真誠!

可是,秦天絕聽到他的話,剛剛發泄了的鬱悶,再次集聚起來,心中更是鬱悶的想要吐血!

尼瑪啊,這簡直是在打秦天絕的臉啊!

什麼甘心做個傀儡,什麼叫做,什麼不用做,都有什麼做好,有人安排好啊!

尼瑪啊,武神天你是有多混蛋,多壞啊,原來你不單單是把我們當傀儡,當傻子,還把我們當奴隸啊!

“武神天,你個無恥小人,我給你拼了!”

秦天絕怒吼一聲,身體頓時撲向武神天,武神天沒有防備之下,就被秦天絕撲到了,而後,慣性之下,秦天絕正好壓在武神天身上,嘴臉相對!

“你可以起來了嗎,其實我不好這一口!”

武神天聲音有些弱弱的說道,但是嘴巴被堵着,發音有些不清晰,好像**一般……

“滾!”

“碰!”

秦天絕大怒,而後反應過來,趕緊擡頭,然後一聲怒吼,一拳毫不客氣的砸在武神天的鼻樑上!

“啊哦!”

武神天被襲,就感覺鼻樑斷裂一般,異常疼痛,下意識的用手捂住,可是又把嘴巴版捂住了,所以一聲痛苦,就變的有些旖旎了……

秦天絕突然感覺,今天的世界是多麼的黑暗,武神天就是故意折磨他的,這尼瑪,不用這麼玩吧,不用表現的好像我強劍你吧!

“秦天絕,你幹嗎打我,雖然我甘心做個傀儡,但是也不會任由你打,真當哥沒脾氣嗎!”

武神天也是大怒不已,心中的火氣爆發,一邊捂着鼻子,一邊指着秦天絕大怒!

可這話,停在秦天絕的耳中,就成了哪壺不可提哪壺了!

又是傀儡,心中永遠的痛有木有!

秦天絕,只感覺,腦袋上,無數烏鴉飛過,單手捂住了眉頭!

‘好吧,他就是個二貨,智商啊,和他認真我就輸了,對,我就輸了!’

秦天絕,心中暗暗自我安慰!

“咯咯!”此刻,一聲嬌笑,卻又是火上澆油,秦天絕正要發火,循聲望去的時候,就看到傾城傾城的容貌,火氣頓時熄滅了!

而這時候,他才發現,周圍所有人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看着他和武神天!

就是無極和無雙,也被這一幕,搞得苦笑不得,把重逢的喜悅,變得有些喜劇!

不過,秦天絕看到,無雙嘴角若有若無的笑意,卻是歡喜不已,對武神天的憤怒,也少了不少!

“都看什麼呢?什麼表情,啊!什麼表情?”

隨即,秦天絕又爆發了,看着,那些門下弟子,看着他們的表情,好笑又不敢笑的樣子,心中又是一陣氣悶!

“混蛋,是不是很想笑啊,想笑就笑,當心憋出病來!”

秦天絕對着門下弟子怒吼,眼睛卻是撇着紫薇,看着紫薇的模樣,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很典型的指桑罵槐!

“哈哈!”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