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整個神宮的後山已經被九幽徹底的佔領了。這些惡獸剛從神相的法陣中放出來,一個個就像是剛得到自由一樣,歡快的在後山上瘋。

全都變成了本體的惡獸體型龐大,原本很寬闊的後山在這些惡獸住下來之後一下子就變得小了。

「這是我們的領地,闖進來是很危險的!」蘇昭剛到後山,就有兩個巨大的惡獸飛撲了下來,小山一樣的龐大,若不是早就知道蘇昭的本事,這倆惡獸早就直接對蘇昭動手了。

顯然他們還是顧忌蘇昭的實力,所以暫時沒敢動手,不過惡獸貪婪的本質讓他們圍在蘇昭的身邊不想離開,似乎是想著從蘇昭這裡得到什麼好處,即便不能也算是調戲一下蘇昭了。

可是看到蘇昭不理會他們的直接往裡闖,這倆惡獸就忍不住的出手了,巨大的嘴巴張開,腥風血雨一般的噴洒出漫天的毒液,這種毒液的腐蝕性極強,即便是魔法師撐起來結界也擋不住這樣的毒液。

兩個惡獸心裡很興奮,就等著看蘇昭撐起來結界之後,一塊被腐蝕掉呢,可是結果卻讓他們失望了,因為蘇昭根本就沒撐起來結界,而是直接瞬移走了。

蘇昭的魔法修為不高,還是用玄氣撐著自己的實力。況且對於蘇昭來說,用玄氣顯然是比魔法更加方便的。

另外一個百足蜈蚣立刻就捕捉到了蘇昭瞬移逃走的蹤跡,甩開百足的追了上去,惡獸即便知道自己未必是這個人類的對手,可惡獸天生的惡性還是讓他追了上去。

這就是惡獸的特點,而且被逼急的惡獸還會爆發出強悍的凶性和戰鬥力,這也是很多人都不願意跟惡獸交手的原因。

蘇昭則不同,雖然是選擇瞬移逃走,但是這個惡獸追上來的時候,蘇昭立刻來反殺了。對付惡獸的龍吟劍,還有空間中的果凍都放出來了。

之前一直都故意的隱藏了自己神龍戰寵的事情,可是蘇昭這次卻毫不掩飾。

對付這些惡獸,神龍擁有天生的壓制,即便只是神龍骨架狀態下的神龍,果凍仍然可以給這些惡獸足夠的壓制。

「神龍!竟然真的是神龍啊!」附近的幾個惡獸也圍了上來,看到果凍之後這些惡獸都十分的好奇。更十分的貪婪,可惜果凍只是一個骨架,要是有血肉就更好了。

神龍的血肉對於惡獸來說是很重要的,因為這血肉可以讓他們的實力進階。

但對方是骨架的時候,這個作用就小了。

「阿昭,你快把神龍給收起來!」九幽原本是躲在暗處不出現,準備看熱鬧的,但是看到蘇昭放出了神龍,用龍吟劍砍斷了百足蜈蚣的兩根腳之後,九幽就不得不出現了。

真是拿這個女人沒有辦法,她帶著龍吟劍和神龍闖進了後山,後山上這麼多的惡獸短時間內竟然是沒有辦法的,即便是有辦法現在也不能動了。

神龍的氣息只要出現在了這裡,就會引來惡靈的,惡靈對神龍氣息相當敏感,似乎神龍氣息對他們來說是多麼美味的佳肴一樣,所以這個神龍的氣息出現在後山上,已經引來惡靈的垂涎了。

相信不用多久,惡靈就會不顧一切的衝上後山來的。

本來後山還算是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可以讓九幽安心的帶著惡獸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呢。

現在看,要是不把蘇昭阻止,就別想在後山待下去了,九幽還是很喜歡後山這個地方的。

「行了,都別動手了,你來找我什麼事?」九幽相當不耐煩的沖著那些蠢蠢欲動的惡獸揮揮手,那些躁動的惡獸們就都安靜下來了。

可見九幽在這些惡獸中是很有威懾力的。

一些惡獸已經離開了,卻還有不少的惡獸都留了下來,準備看這裡會發生什麼新奇的事情,他們的首領從來都不會對人類這麼好的,可是這個人類卻好像是得到了主人的偏愛呢。

幾個雌性惡獸已經表現出了對蘇昭的嚴重敵意,蘇昭的血脈可以幫助九幽繁衍子嗣,這讓她們嫉妒啊。

「跟我走吧。」蘇昭酷酷的樣子。

九幽不耐煩:

「我為什麼要跟你走,我在這裡好好的。」

騰蛇自然知道蘇昭要自己走是幹什麼了,可是現在他一點都不想跟她去找玄君,剛來後山這裡,九幽還沒好好轉轉,沒有帶惡獸們給自己建造一個輝煌的宮殿呢。

既然九幽來了後山,那麼這個地方以後就是自己的了。

九幽打算把這裡霸佔下來,現在就要鞏固自己的老窩。

「想讓我跟你走也可以,但是有條件!」九幽見蘇昭要動手的樣子,騰蛇的眼睛就眯了起來,在這裡動手的話,對自己沒有好處。

自己是所有惡獸中的王,是不可褻瀆的,讓自己的手下看到自己還對付不了一個女人,騰蛇覺得自己的威壓會收到折損的。

騰蛇更不希望自己被蘇昭追的到處跑。

「什麼條件?你說吧。」蘇昭還是很給騰蛇面子的。

騰蛇想了一下,才說:

「先欠著吧,等以後想到了,我會找你的!」

騰蛇擺出一副很牛氣的樣子,贏得了周圍惡獸們的尊重。自己的首領可以向著人類提出來隨意的條件,而人類只有答應,所以首領是多麼的霸氣啊。

只有蘇昭知道,這種條件自己未必會答應的,現在是隨便騰蛇怎麼說了。

騰蛇變成了巨大的本體,直接朝著北方飛了過去。根本就不等蘇昭。

蘇昭並非是追不上他的,所以對於騰蛇沒有載著自己飛行沒有什麼意見,讓果凍回了隨身空間之後,蘇昭騎著九尾狐去追了。這是九尾狐主動要求的。

九尾一向都是個很騷包的,無數次的在蘇昭面前幻化成妖嬈的人形,而像是這樣子讓蘇昭騎乘還是頭一次呢。

九尾狐的本體也不小,十幾米高的九尾狐同樣可以御空飛行。而且還專門飛的很高,避免被地面上的惡靈傀儡發覺和圍攻,雖然天空中也是有惡靈傀儡魔獸的,但是這些飛行惡靈傀儡控制的區域都屬於低空區,所以這樣的九尾帶著蘇昭是可以避開傀儡的。

前面帶路的九幽就是選擇了超高空飛行,帶著他們一路去了冰山峽谷。

這一路上都很順利,只是看到的景象讓人崩潰,整個天地已經失去了原本的色彩,灰濛濛的天幕下一片破敗,代表了生命力和生機的綠色幾乎已經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大片的惡靈傀儡,從地下爬出來的枯骨、腐爛潰肉,剛死的鮮血淋漓的生物,一切都跟蘇昭經歷的末世那麼相似,甚至還像是末世的變異一樣,出現了變異的死靈生物。

那是一個擁有兩雙骨翅的猛虎,渾身的血肉早已經潰爛掉了,可是還算完整的骨架上新生長出來了一對灰白色的骨翅,甚至心臟位置出現了類似的動力泵部位,一雙綠色的眼睛中帶著靈智生物才有的光。

九幽和蘇昭一塊看到這個變異虎的,九幽顯然比蘇昭更加震驚。這個大陸上的變異魔獸都在自己的麾下,受到自己控制的,可是這個變異虎卻不算,它是在這場災難中出現的,而出現這樣一個變異虎,對九幽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這會威脅到九轉騰蛇的地位,甚至以後是不是還會出現更多這樣的變異呢?

「它發現我們啦?!」九幽和蘇昭在看到這個變異虎的時候,它也正好抬頭看向他們,那擁有靈智的眼睛中閃爍著邪惡的光。讓蘇昭和九幽明白,下一刻這個傀儡就會呼朋引伴的找惡靈傀儡來絞殺他們的。

「跑!」九幽還在狠狠的盯著那變異虎,想著自己是不是下去,先把這個東西弄死的時候,蘇昭已經率先跑了。

九幽不得不跟了上去,幾乎是隨後就聽到了那變異虎震天的吼聲,沉沉如同破碎的戰鼓響徹四方。那聲調跟一般猛獸的喊聲有些不同,似乎更加沉重卻破碎。

緊接著,天空中也響起了尖銳的嘶鳴,一頭變異的青鳥直接朝著蘇昭和九幽沖了過來。

這次九幽徹底傻眼了。看到了變異的猛虎還不算,竟然還有青鳥!這種聖獸級別的一旦變異,那戰鬥力……

「走!」一個白色的身影卻忽然衝到了蘇昭身邊,下一刻就帶著蘇昭瞬移了。

留下九幽一個人呆在半空中,身子差點被青鳥給刺穿……

青鳥明顯是剛死沒有多久的,身上的皮肉羽毛都在,就是脖子上被撕扯的不成樣子,應該是被惡靈傀儡給啃了脖子死掉的,可剛死亡沒有多久的青鳥卻發生了變異,一雙爪子變得黝黑而且龐大。

青鳥俯衝下來利爪就抓向了九幽的身體,要不是九幽躲開的快,自己的身子就被這個青鳥給刺穿了。

而且青鳥那閃爍著暗光的爪子上,一看就是帶著劇毒的。

「玄君,你還沒死啊!」九幽躲開了青鳥之後,機會追著玄君去了。雖然剛才只是一撇,玄君也是動作很快的來到了蘇昭的身邊之後,帶著蘇昭走了。

可九幽看的清楚啊,剛才那人不是玄君是誰。

也就是玄君這麼噁心和卑鄙了,來救也是只就走蘇昭一個人,甚至都不提醒自己一下。害的自己差點被那個青鳥給得手。

九幽是不會懼怕任何魔獸的,即便是這個變異的青鳥也是如此,不過九幽還是從這個青鳥的身上感覺到了讓自己不舒服的氣息,那是一種強大的威懾力。想來青鳥生前就肯定是一個很厲害的聖獸,所以在死後發生了變異之後,更加強大了。

甚至強大到可以威脅現在傷勢未愈的九幽! 九幽很奇怪玄君竟然可以在這種惡劣的野外環境中生存下來。

而且看玄君帶著蘇昭跑掉的樣子,玄君應該是在這裡有藏身地點的。所以九幽急忙追了上去,九幽可不想自己留在這裡獨自面對變異的青鳥。

況且之前看到的那個變異虎也朝著這邊衝來了。

這些變異的傀儡之間聯繫明顯很深啊,九幽相信自己在這裡多停留一會,就會惹得更多變異傀儡來攻擊自己的,所以九幽就追著玄君去了。

「玄君,你真是很讓人吃驚啊!」九幽直接追著來了幻井不遠處的一處陡峭崖壁的洞穴內。

洞穴十分的隱蔽,甚至在洞穴下面還有一處冰湖,冰湖中散發出凜冽的寒氣,在這個冰雪大峽谷中這裡的溫度是最低的,所以惡靈傀儡最討厭的就是這裡,周圍的傀儡也是最少的。

玄君很聰明的選擇了這裡,避免了被那些傀儡騷擾,而且外面還有迷惑的法陣。

能夠在這裡找到這麼一處藏身之處,也是沒誰了。

九幽還覺得玄君既然來了這裡,應該會藏在幻井中呢,畢竟那裡是這些傀儡們絕對不會去的地方。

可惜九幽跟玄君說話,玄君根本就沒有聽到,因為玄君正在跟蘇昭對眼呢!這倆人幾天沒見而已,現在見面就像是一見鍾情一樣。騰蛇都能夠嗅到發情的味道了。

「嘖嘖~你們不會打算在這裡交配吧。」騰蛇巨大的身子就卷了過去,尾巴很不厚道的蹭了蘇昭的後背一下。

這明顯帶有挑逗意思的動作把玄君給激怒了。騰蛇的尾巴還沒有縮回去,一道玄冰就憑空出現一般斬擊而下,差點削掉騰蛇的尾巴,騰蛇一下子就憤怒了。

可在看到蘇昭也轉頭用幽幽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騰蛇只能忍耐自己的怒氣,慢慢的變回了人形。

騰蛇又不傻,這種時候騰蛇對玄君出手就是找死,蘇昭肯定會幫忙的,自己面對他們兩個人是肯定賺不到便宜的,只有被揍的份,尤其是騰蛇知道蘇昭一直都想把自己給殺掉的。

蘇昭現在還沒有對騰蛇出手,也就是因為騰蛇可以分辨出紫河和玄君的。

「惡靈進神宮城的時候,你是不是也在?」蘇昭拉了玄君一下,玄君才從九幽的身上收回了目光,暫時的放九幽一把。

要殺掉九幽很不容易,玄君沒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九幽只要收斂了,玄君也就不會追著非要弄死九幽了。

「你看到我了,他也看到我了!」玄君沖著蘇昭笑的溫柔而且燦爛,不過目光在轉到九幽身上的時候,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九幽看到了玄君,並且還擔心蘇昭看出來,所以跑到蘇昭面前擋住了蘇昭的視線,這個卑鄙的行為自然也被玄君給看到了,玄君給他眼刀也就好理解了。

這個九幽一直都是這麼討厭的,所以才想讓人殺掉他。

「我那是為了你們好,既然阿昭和我都可以看出你來,那麼其他人也可以的,你就不怕暴露了?!」騰蛇很坦然的樣子。

其實騰蛇知道,別人要想認出來並非那麼容易的,蘇昭是因為跟玄君有心靈犀般的感覺,騰蛇則是作為惡獸的特殊能力,其他人要想找到玄君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你是不是找到了在惡靈中隱藏的辦法?」九幽緊接著追問。

眼前的這個玄君還是很讓九幽驚奇的,這個人類比其他人類厲害太多了,騰蛇覺得也只有玄君這樣的人才配做自己的對手,現在騰蛇最想做的就是找出玄君的弱點,然後殺掉這個男人。

騰蛇的心從來都跟人類有太大的不同,從惡獸的本質出發,既然有人類的實力接近了自己,那麼就是自己的威脅,自己要做的就是殺掉他了。

騰蛇的感情表現就是這麼的變態,這跟他喜歡蘇昭的時候,第一次見到蘇昭就咬掉她一塊肉吃下去一樣。現在騰蛇還能夠回味起來當初自己咬下的那塊肉的味道,那迷人的味道彷彿一直都在自己的味蕾中沒有消散,這種迷人的肉香讓騰蛇對蘇昭更加的貪婪。

每次在蘇昭的身邊,騰蛇都很壓抑的好不好,因為騰蛇就想一口口的把蘇昭給吃掉。否則就是獸慾的大肆發泄。

玄君沒有回答九幽問話,只是看騰蛇的眼神中更加充滿了威脅。他更加不喜歡騰蛇叫「阿昭」這個名字。雖然這倆人暫時沒有動手,看起來還算是和諧的樣子,但是倆人都知道只是目前的情況不允許他們動手而已,否則早就會迫不及待的弄死對方了。

「蘇曼青的身體是不是很差?」當著騰蛇的面,玄君也不能跟蘇昭情意綿綿,反而是說起了眼下的困境,只有快速處理好了眼下的情況,他們才能安定下來。

蘇昭和玄君才能真正的過上他們想要的生活。

玄君曾經給蘇昭建造了一個世外桃源一般的結界。甚至可以不管如今的大陸會變成什麼樣子,他們躲在結界中就可以,任由世界毀卻並非是他們所願看到的。

所以,儘快的解決眼下的情況,他們才能更好的在一起。

現在玄君出來了,也可以更好的探查外面的情況,在外面的這幾天,玄君的確是發現了更多的情報,之前所不曾了解的。這個身體就擁有神聖魔法,在遇到危險的時候也有一搏的實力。

可要把這些惡靈全部驅逐封印,還是需要蘇曼青的陣法。可問題就是蘇曼青的身體一直不好,這讓人很為難,畢竟建立大陣的話,需要更多的精力,蘇曼青未必撐得住。

「還要修養一段時間,要修補北方的遠古柵欄,是不是需要很多天?」蘇昭關心蘇曼青的身體,但是在玄君面前也不能表現的太明顯了,畢竟現在玄君就冒著危險的在這裡呢。

「遠古柵欄已經毀掉了,不是修復,而是重新建造。蘇曼青一個人的實力是不夠的!而且要建造好的話,蘇曼青也要死在遠古柵欄旁邊!」九幽接著說了起來。

騰蛇的話還是那麼陰陽怪氣的,讓蘇昭很不喜歡聽。可她卻發現玄君在聽到他的話之後,目光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玄君的這個眼神是在認同騰蛇的話,他們倆人知道自己所不知的秘密。

「我跟騰蛇說兩句話!」玄君忽然上前。拉著騰蛇就出去了,說話還要背著蘇昭。

「想求我?」騰蛇被拉著到了冰湖旁邊,看著一臉警惕的盯著自己的玄君,騰蛇冷笑起來,那欠揍的臉上神色得意,似乎是因為他知道更多的秘密而很有優越感。

「你知道的很多啊!那你是否知道除去遠古柵欄陣法之外,還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止或者殺滅惡靈?!」玄君撇了騰蛇一眼,這個活了千年的騰蛇知道更多的秘密也不奇怪。

擁有超長壽命的生物自然知道的更多一些了,這是年歲和時間的饋贈。就像是精靈族的星宿一樣,不一樣是博學的。

「要是有殺滅惡靈的辦法,幾千年來早就讓惡靈消失了,何必等到現在!只有遠古法陣,惡靈繁殖速度驚人,只有把它們壓縮到狹小的空間中,讓它們自己壓制!」

騰蛇的話也是大陸上的現狀,幾千年來大陸上的高手們自然是進行過很多次的獵殺了,甚至幾次都認為已經徹底的消滅了惡靈,可是這個大陸實在太大了,不可能搜遍大陸上的每一個角落,只要有一隻惡靈沒有殺滅,那麼這一隻惡靈就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繁殖出一大批。

似乎這些惡靈的繁殖速度是無限的,只會受到空間的限制。

所以在無數次的殺滅失敗之後,只能把惡靈驅趕到某個地方了,用法陣把他們封印之後,大批惡靈受困會讓散落在角落的惡靈出現去營救,這樣就可以讓人在封印旁把這些落網的惡靈擊殺。

並且在這種限制空間內,惡靈生存空間收到限制,會遏制他們的數量。千年來因為遠古柵欄的壓制,柵欄後面的惡靈一直都不多的。只等到現在柵欄法陣削弱之後,惡靈才爆髮式的增長。

「而且建造法陣之後,蘇曼青是活不下去的,你應該知道吧!」九幽說完之後又沖著玄君笑了起來。那賤兮兮的笑容分明就是在嘚瑟和幸災樂禍。

玄君現在已經擁有了紫河的血脈記憶,所以他知道九幽這話是什麼意思,曾經大陸上那麼多的陣法師是在建造了遠古柵欄之後被殺了。

因為有人擔心這些陣法師活著會損壞了陣法之後,讓被困的那些惡靈們再次出來為禍人間。好不容易的將大陸上的惡靈都封鎖了,就要做到萬無一失的,遠古陣法只有這些人能夠做的出來,那麼殺掉他們之後,就沒有人可以解開陣法了。

就連紫河這種擁有神聖魔法,可以對付傀儡的人都被封印起來了。

還有什麼事情是大陸上的人類做不出來的,當初那麼多的陣法師就是在被利用完之後,死在了他們建造的遠古柵欄旁。萬人枯骨。

現在蘇曼青若是帶著人再次重建陣法之後,這個大陸上的人還是會做出同樣的事情,把蘇曼青給殺掉的。

玄君不想讓蘇曼青死,至少現在是不想讓他死的,因為蘇曼青的死會讓蘇昭傷心,這就是玄君這段時間在外面發現的秘密。

騰蛇看到玄君似乎是在發獃的樣子,騰蛇就瞅了瞅眼前的冰湖,心裡算計直接把玄君扔進冰湖,然後用封印的手段就可以把他徹底的封鎖在冰湖裡了。

即便是不能封印在冰湖中,可是在湖水中自己會佔優勢的,殺掉玄君也更加輕鬆一些。

騰蛇正想著這樣的事情呢,卻看到幾個黑色的人影撕裂了虛空而來,下一刻這幾個人影就沖著玄君出手了。

騰蛇才不會跟玄君一塊被攻擊呢,所以騰蛇第一時間選擇了逃走,然後那攻擊就無情的落在了玄君的身上,激烈的實力碰撞之後,玄君站在了冰湖的湖面上,看著出現的幾人沉思。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