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教授之前不是還說,要過兩天嗎?

夜暮白如黑曜石般的眸當即看向她,「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莫離詫異連連地怒視著聶甄,他不知道聶甄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一張完整的軒轅神國地圖,哪怕是兩千年前的,照樣價值連城,按照市場價,基本上也要二十五萬初品靈石,這還是沒有人抬價的情況,如果有人競價的話,價格只會更高。

這樣的價格,已經不是尋常年輕人可以支付得起的了,可聶甄居然眼皮都不眨一下,如果不是知道聶甄的來歷,姚月池甚至都會覺得這個人是在消遣自己。

看聶甄一臉誠懇的表情,姚月池還是表示道:「按照市場價倒是不用,這個地圖不過是我偶然所得,也不涉及什麼化元商會的利益,何況地圖被我所得,我想要複製一張地圖也不算難,所以這張地圖我就便宜賣給你了,二十萬初品靈石,或者兩千枚中品靈石都可以,如何?」

姚月池也是想和聶甄結個善緣,反正地圖在他手裡的作用其實相當有限,何況地圖的信息他早就記在腦海里,紙質地圖對他的用處已經很小了。

正常情況下這張地圖價值將達到二十五萬初品靈石,不過姚月池閉著眼睛直接把五分之一個錢給劃掉了。

聶甄向姚月池抱拳謝道:「既然姚當家這麼客氣,那聶某就卻之不恭了。」

說完,聶甄朝一旁鐵青著臉的莫離笑道:「怎麼說莫大少?如果你肯出超過二十萬初品靈石的價錢,我是可以成全你的。」

莫離的臉皮不斷抽搐,他沒有想到聶甄居然真的要花這麼大筆錢去購買一張地圖,別說他壓根就沒那麼多錢,就算有,莫離也不捨得這麼花啊!

「這個瘋子!為了一張地圖,居然動用了足以購買下品元丹的靈石!且慢!這傢伙他也沒把靈石拿出來啊……我明白了!他是故意來激我,想要讓我加價,不僅他可以免去沒有靈石的尷尬,而且還可以坑我一筆!一定是這樣!諒這個鄉巴佬哪兒來那麼多靈石!」

想到這裡,莫離頓時自信心又回到了他的體內,一下子腰板也挺直了,當即蔑視聶甄道:「哼哼……所謂君子不奪人所愛,既然你真的那麼想要地圖,那我就不與你爭了,免得你到時候掏不出錢來,還說是我故意爭去的。」

有你相依 說完,莫離還用挑釁的眼神向聶甄示威,就好像猜透了聶甄的內心似的。

「我的天哪……這世上還能有窮鬼把掏不出錢說的這麼清純不做作的……這個蠢貨的臉皮真的是比城牆還厚啊!」鬼鬼故意誇張地說道。

「放屁!我是這種人么?!你這傢伙拿得出二十萬初品靈石算我……特么的!」莫離剛剛要放狠話,卻見聶甄從納戒中掏出了兩千枚中品靈石,交給到姚月池的手中,成功拿到了軒轅神國的地圖。

也因為聶甄居然真的肯花錢買地圖,莫離最後才會喊出髒話來的,他的行為就像是不斷在給自己打臉一樣,一開始放出來的狠話,沒有一句話能夠兌現不說,還一直被聶甄壓制。

之前還大放厥詞,說要讓聶甄感受到金錢的恐懼,可現在感到恐懼的人卻變成了自己。

尤其是眼前這些人的態度,聶甄自始至終都沒把自己當一回事,聶甄那三個夥伴更是一直用一種戲謔的眼神看著自己,姚月池甚至從來都沒正眼看自己一眼。

這些人的態度,讓莫離感覺自己簡直就是個笑話,就是一個小丑,一直在這些人面前賣丑惹人發笑。

「這……」看著眼前足足兩千枚中品靈石,就連姚月池都有些詫異,雖然中品靈石姚月池也是見過的,但一下子出現兩千枚中品靈石還是十分震撼的。

要知道,哪怕是在軒轅神國,中品靈石也不是那麼簡單就能拿出上千枚的,一般大面額還是要以初品靈石為主。

雖然兩千枚中品靈石的價值等同於二十萬初品靈石,但本質上來說中品靈石的珍貴程度要高於初品靈石的,可聶甄居然首選中品靈石支付,這讓姚月池有些震驚。

在姚月池的記憶中,聶甄應該還沒有去過聶氏總部才對,可除了聶氏總部或者其他大家族宗門之外,他又哪裡來得那麼多靈石呢?

轉念,姚月池想到聶甄丹道的實力,瞬間也就瞭然了。

他想起來了,聶甄是一名丹聖強者,他哪裡會缺少靈石啊,如果他真的缺錢,完全可以為別人煉製一枚下品元丹,甚至都未必一定要煉製元丹。

要知道,因為丹道強者的稀缺,一般人家求煉丹師煉丹的,都是自備藥材,另外還要支付給煉丹師一大筆煉丹費用,這還要看人家心情,萬一人家心情不好,你還得上趕著求人家。

看左天恩,堂堂左氏一族族長的小兒子,想要為自己的大哥,左氏一族的少族長煉製丹藥,不僅要自己千方百計找丹方找藥材,還得求著自己的堂妹,被人刁難一番之後人家才答應為他煉丹,毫無地位可言。

煉丹師這個職業,要麼只是入門,一旦成長到一定程度,身份地位絕對大不一樣,大把人要來供著他,就算左氏一族的族長,也要對左瑤客客氣氣,就是這個道理。

而且,煉丹師絕對是個馬蜂窩,一般沒有人願意得罪煉丹師,因為煉丹師交遊廣闊,天下多少人想要和煉丹師交朋友,你一旦得罪了煉丹師,說不定會遭到無數修鍊者地追殺。

「嗯?這位朋友你還在這兒啊?」鬼鬼來到莫離的身邊,看著渾身發抖的莫離揶揄地說道。

「你你你……」莫離氣得渾身發抖,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之前他氣勢洶洶,揚言聶甄什麼東西都買不到,而現在,聶甄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拍得軒轅神國的地圖,而莫離在龐大的資金壓力下,連個屁都不敢放,實在是有生以來最大的恥辱。

就在這個時候,聶甄的話再度吸引了莫離的注意力,只見聶甄詢問姚月池道:「請問三當家,這裡有什麼棍類的靈器么?」 蘇歌對上他的目光,愣了一下,很快唇角就溢開一抹笑意,笑意很快漫上眼角眉梢。

夜暮白看著她臉上的笑,好似恍惚了下,深處隱隱有光芒閃動。

蘇歌卻一步越過他,開心的往外走去。

夜色降臨。

巴菲國的天,和M國的天一樣的黑。

M國,矜貴冷酷的男人靜靜站在落地窗邊,遙遙的眺望著一個方向。

無盡的黑夜下,遠處只有一兩顆星辰在閃爍。

他始終冷沉著臉,面無表情。

酒店的房門突然被人推開。

凌風拿著一份文件進來。

「四爺。」他直接走到男人身後,「夜氏家族消息封鎖得很嚴謹,不過我們的人,還是查到了一些東西。」

「說。」男人依舊面無表情,眉宇間的冷,如同萬年不化的冰山。

「如四爺所料,夜氏家族野心勃勃,倚仗著龐大的財力和名動天下的醫學技術,已經暗中控制了許多周邊國家,現如今,巴菲國第一公爵,也是聽命於夜暮白。」

凌風說這話的時候,臉上仍有驚詫。

原本以為夜氏家族只是一個貪財的醫藥世家。

不查不知道,背地裡竟然搞了那麼多小動作。

暗搓搓收編了那麼多周邊小國家。

雖說那些國家加起來也不如Z國一半大,可這一張網鋪在Z國之上,若是收網,Z國只怕也會成為他們的獵物。

「還有嗎?」

既然是所料中的事,楚亦寒臉上並無多少波動。

「我們的人還查到,夜氏家族一些內部爭鬥。」說到這個,凌風明顯有些激動,「夜暮白雖名義上是夜氏家族這一代少主人,也是唯一的繼承人,可由於他母親的身份一直不被家族接納,所以從他出生開始,家族便內鬥不斷,族裡不少人因為他母親,反對他做夜氏家族繼承人。

如果僅僅是反對倒也算不上什麼大事,畢竟夜氏家族現任繼承人就生了他這麼一個兒子,可反對的聲音里,有人竟想推夜幽夙上位,對了,夜幽夙是他的堂哥,也是夜氏家族這一輩中的佼佼者,才貌像是與夜暮白不相上下。」

楚亦寒聽到這裡,似乎終於有了一點興趣,眉眼微微動了下。

凌風繼續道,「不過再怎麼說,夜幽夙的身份也比不上夜暮白身份尊貴,支持夜幽夙的人也不過三三兩兩,但由於夜暮白母親身份一直以來飽受家族爭議,所以夜氏家族長老便在夜暮白身上定下一個規矩,他若想要繼承家族,要麼娶一個夜氏家族位分尊貴的女子為妻,若想學他父親娶一個外族女子,則該女子必須才貌了得,尤其是醫術,必是醫學界的佼佼者。」

凌風說到這兒搖了搖頭,「這群老狐狸,故意提出這種要求分明是為了刻薄夜暮白他母親,據說夜暮白母親除了一張驚世美貌外,一無是處,醫學更是一竅不通,夜暮白若想繼承家族,自然是尊從家族歷年來的規矩娶一個家族女子,又怎麼會走他父親的老路娶個外族女子繼續受人爭議呢。」 見聶甄詢問姚月池,頓時莫離的眼睛開始射出光芒來,他料定,剛剛聶甄裝逼強行購買地圖,一定已經掏空了自己的棺材本了,剩下三瓜兩子兒一定不是自己的對手。

想到這一層,莫離哈哈大笑道:「啊哈哈哈!剛剛那張地圖算老子放你一回,這一次,我用人格擔保,你絕對買不到任何靈器!」

墨麒麟就像看白痴一樣看著莫離,鄙夷地吐槽道:「怎麼……你這貨也配有人格?我配你都不配啊……」

了解墨麒麟的夥伴們自然明白墨麒麟的意思,它是麒麟一族的血脈,自然談不上什麼人格了,不過就算墨麒麟談得上人格,這個莫離都談不上。

鬼鬼則看向聶甄感動道:「老大,你不是用劍的么,你要長棍幹啥?難不成是給我的?我現在的靈器還合用,暫時也不需要……」

「誒,靈器這種東西,無論到了哪裡都順便問問嘛,萬一有好東西呢!」聶甄則笑著回應道。

當初在殺神門的時候,聶甄也想過要為鬼鬼弄一件品級更高的靈器,但是主神飛舟內什麼靈器都有,就是沒有高品質的長棍類靈器,所以聶甄也只能作罷。

在這群兄弟里,自己已經擁有殺神劍了,而其他神獸夥伴都是不用靈器的,唯獨鬼鬼擅長棍法。

姚月池稍微思索了一下,對聶甄問道:「聶公子,請問你要什麼級別的棍類靈器?」

姚月池單獨回答聶甄,因為他知道莫離純粹就是在搗亂,要不是他的身份還是有些特殊的,否則他早就把莫離給踹出去了,現在雖然沒有驅逐莫離,但是也沒有理會他。

可見,在姚月池的心中,莫離絕對屬於白痴一類,理會他那屬於降低自己的格調。

聶甄見姚月池這麼問,也就是說化元商會的確是有棍類靈器的,當即說道:「自然是品級越高越好了。」

聽到聶甄這麼回答,莫離冷笑道:「哼!你還有多少棺材本?有什麼資格說這麼囂張的話?!」

在莫離看來,這種話應該是自己這種身份的人才有資格說的。

姚月池認真地說道:「如果要說我們這邊最頂尖的棍類靈器,那是一根元境一段級別的靈器,它的名字叫做定天神針,也是我們這家化元商會的鎮店之寶,不知道聶公子你考慮么?」

「真的有?!」聶甄聽到定天神針的品級居然高達元境一段,頓時眼神放光,急忙點頭道:「那就這個了,姚當家你開個價吧!」

「噗!」莫離簡直要噴出一口老血來,根據市場的規律,同等級的情況下,一件靈器的價格是丹藥價格的三倍,有點稀有靈器甚至價格還會更高。

聶甄剛剛拍下了一張價格堪比元境丹藥的地圖,居然立馬又要買元境一段的靈器?!他到底有多少錢?!

「定海神針乃元境一段靈器,我們公開的售價是三十五萬初品靈石,如果換算成中品靈石的話就是三千五百枚,不過咱們與聶公子你一見如故,何況之前我化元商會也對聶公子多有抱歉的地方,所以我做主,三千兩百枚中品靈石怎樣?」

「我呸……這個傢伙棺材本上一回都用盡了,姚當家你真以為他還有錢?!」雖然話是這麼說,但莫離此刻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有點虛,因為聶甄的表現實在是太詭異了,在聽到姚月池報價的時候,臉色動都沒動,這種淡定不太像是裝出來的。

然而,現場的人早就已經不去理睬莫離了,就任憑他在一邊自說自話,聶甄更是二話不說,當場就掏出了三千兩百枚中品靈石,對姚月池笑道:「多謝姚當家了,這裡是三千兩百枚中品靈石,還望點算一下……」

「咕嚕……」姚月池咽了一口口水,他已經深深地為聶甄的底蘊所折服了,就算是他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那麼多中品靈石來,由不得他在心中驚嘆,這位年輕丹聖的錢財可真是豐厚啊!

姚月池也不是丹聖,自然不知道丹聖的錢財到底應該有多少,不過整個軒轅神國丹聖就那麼些有這麼豐厚的底蘊也可以理解。

只不過姚月池做夢也沒有想到,聶甄其實來到軒轅神國的時間十分之短暫,這些靈石根本就不是他在軒轅神國煉丹攢下來的。

當下,姚月池將定天神針從化元商會的倉庫中取了出來,然後交給了聶甄,而聶甄反手就轉送給了鬼鬼,對鬼鬼笑道:「鬼鬼,試試看順不順手。」

鬼鬼接過定天神針之後,揮舞了兩下,朝聶甄笑道:「謝啦老大!哈哈……跟著老大果然有肉吃啊!元境一段的靈器,比起之前那根果然順手得多!」

看到鬼鬼得到元境一段靈器,讓莫離心中又是仇視又是嫉妒,他也想要一柄元境靈器啊!

鬼鬼得到了新的兵器,心中正興奮著,這時候看到在一旁被人冷落,幾乎都沒有人再記得住的莫離,頓時走近到他身邊,朝著一臉鐵青的莫離嘲笑道:「喲……這位大神是誰呢?您在這兒不知有何貴幹啊?」

鬼鬼這話看上去似乎沒問題,但結合鬼鬼一臉嘲笑與欠揍的表情,再加上四周一群人嘲弄的眼神,誰都知道它是在嘲笑莫離。

莫離頓時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自己之前放出的豪言就像一個個屁,但除了噁心到自己之外,別人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當一回事。

「你你你……你給我去死!」莫離再也壓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憤怒了,他必須要找一個機會發泄,否則恐怕會走火入魔的。

當即,莫離將自己的靈力凝聚到手掌中,然後朝鬼鬼的身後突然襲擊。

在場所有的人,都十分獃滯地看著莫離,別說四周的人沒有出手了,就是被偷襲的鬼鬼本人都沒有反擊,只是淡淡地看著莫離。

莫離的手掌成功拍在了鬼鬼的後背,然而下一瞬間,莫離感受到一股龐大的力量從鬼鬼的後背反彈到自己的手掌,繼而傳遍自己的全身。

莫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直接被震出了化元商會,只是在空中留下一道慘叫聲,整個人就化為一道流星飛走了…… 他的父親因為娶了一個外族女子掀起夜家這麼大的動蕩,他又如何會不清楚怎麼做對自己有利?

只是夜家長老這般咄咄逼人,他若真的規規矩矩娶了一個家族位分尊貴的女子,他母親在夜家,只怕會更加遭人排擠,受人輕視了。

可夜家千年以來的規矩也並非是說打破就能打破的。

要想讓夜家認可的醫術,當今世上,能有幾人?

夜暮白要想娶個那樣醫術了得才貌雙全的女子,並非容易的事。

不過若真有這樣的外族女子得到了夜家的認可,夜暮白母親作為夜家第一個外族女子,或許將來,也會漸漸被夜家接納。

夜,黑得無邊無際。

站在窗邊的男人鳳眸越加漆黑,薄唇緊緊抿成了一條線。

他一動不動的站著,沒有任何回應,也沒有任何動作,凌風卻感覺後背冷颼颼的,一陣一陣的寒意從腳底冒上來。

凌風琢磨著是天色太晚降溫了的原因,當即又道,「四爺,我們的人打聽到的消息就只有這麼多了,您若是沒有別的指示,我就不打擾您休息了。」

楚亦寒依舊沒有應聲,凌風恭敬的朝他彎了下腰,默默退出去。

蒼涼的夜色下,男人遙遙的眺望著那個被無盡的黑夜籠罩之下的遠方。

許久許久之後,好似低低嘆了一口氣。

巴菲國。

一個黑衣人無聲無息的鑽進了一個酒店房間。

「少主。」

房間的主人靜靜坐在檯燈下,天姿國色的臉一半被燈光籠罩,一半浸在夜色里,一片神秘。

「查到了?」

男人開口格外的平靜。

「是。」來人看了他一眼,又垂眸微微壓低了聲音,「蘇歌背後的人,是S.J財團理事長,楚亦寒。」

呼呼風聲從窗外吹過,窗戶在獵獵作響。

今晚大抵是有一場夜雨。

檯燈下的男人久久沒有說話,平靜的臉上卻也沒有掀起多少波瀾。

只是那麼靜坐著,好似一切,他都早有揣測。

可是臉上,又多少有些意外。

他靜默了許久,突然輕輕扯了下唇角,笑意淺淡而涼薄。

笑容里似乎,還隱約夾雜了一些苦澀。

來人有些不解的看著他。

萌妻帶球跑:醜女時代 「我知道了。」夜暮白很快收斂了笑,整個人一下恢復如常,「夜幽夙那邊,有沒有什麼動靜?」

「夜幽夙好像近日,也去了Z國。」

夜暮白聞言,目光當即看向來人。

「可能此行,與少主您有關。」

夜暮白收回了目光,又默了幾秒才出聲,「我與他,倒有些日子沒見了。」

「你出去吧。」

「是。」

夜色如墨,浩瀚無邊的夜,不見一顆星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