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按說到了這個時候,會議也應該結束了,周天浩不存在繼續表態了,但令周天浩吃驚的一幕出現了,戴軍講完之後,竟然要求市委副書記杜明貴表態。

杜明貴點點頭,雙手交叉在肚子前面。開始表態了。

「我代表個人表態,一定支持周天浩同志的工作,與周天浩同志搞好配合。。。」

周天浩感覺到吃驚,按說這種表態,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所有的領導都表態,表示服從省委的決定。支持做好工作,但杜明貴表態之後,會議居然就結束了,其餘人沒有表態。

離開會議室的時候,周天浩注意看了看杜明貴。

戴軍和周天浩是最先站起來,離開會議室的。接下來,所有人都等著杜明貴走在第三位,沒有誰插隊,杜明貴的臉上,一直都帶著笑容。和誰都是親熱的打招呼。

這種情況,有些奇怪了。難道說杜明貴在邵寧市,有著不一般的威信,以至於得到了眾人的尊敬,不過周天浩可不會相信這樣的情況,到了這個年代,人家看的都是你的位置,如果你沒有在這個位置上,誰會尊重你,如果擔任領導,真正達到了讓人發自內心的尊敬,那就真的是了不起了,還有最簡單的一點,邵寧市的班子成員中間,真正出現了這樣的領導,估計邵寧市的情況,也不至於這樣的糟糕。

戴軍進入電梯之後,詢問周天浩,接下來怎麼安排,周天浩說到市政府去看看,先到辦公室,戴軍點點頭,說是下午兩點半準時到市人大去,自己也會去的。

市委會議室在大樓的最頂層,常委會議室在最裡面。

走出電梯,離開市委大院的時候,轎車早就在大樓門口等候了。

等候在轎車前面的,是市政府秘書長黃本厚。

周天浩對著黃本厚笑笑,徑直上車了,黃本厚也跟著上車了。

「周市長,辦公室都收拾好了,有關邵寧市的基本情況的材料,都準備好了,市政府所有領導,都在等候,看您接下來怎麼安排。」

周天浩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十點四十分,上午還有時間。

「這樣吧,我先到辦公室去看看,十一點半,請市政府黨組成員,都在會議室開會,大家碰頭,熟悉一下。」

「好的,我馬上安排。」

黃本厚拿出手機,捂著話筒,打電話布置了。

轎車很快進入了市政府大院。

市政府大院,相對市委大院,略微簡樸一些,至少辦公樓是以前的,市委大院是後來建設的,邵寧市市委市政府辦公大樓,原來是在一個地方,後來市委搬出去了,留下了市政府相關的機關。

市政府大院的面積還是不小的,裡面的機關也不少,當年的八大委,幾乎都在這裡,什麼農委、財委、經委等等,後來經過了一些機構的合併,市政府大院裡面的機構相對少了一些,不過相比市委來說,還算是很多的。

市政府大院裡面,唯有一個籃球場,其餘的都沒有,這也是因為面積限制了,市政府不少機關,都在大院裡面修建了住宿樓,甚至市委的一些機關,也在這裡修建了住宿樓,出出進進的人是很多的。

市政府的辦公地點,是一棟六層的大樓,周天浩的辦公室在三樓,單獨的一個套間,包括有會客室、休息是、辦公室等,衛生間也是一應俱全的。

市政府大院與市委大院有所不同,市委大院的地段稍微偏僻一些,因為是後來建設的,但市政府所處的地段,是邵寧市最為繁華的地段,市政府大院的門口,有武警站崗,市政府大樓的門口,也有武警站崗。

下車之後,身後的黃本厚介紹,因為市政府大院裡面,機關單位和住戶太多了,門衛的管理有些困難,所以說,市政府大樓前面嗎,專門加強了檢查,避免正常的辦公秩序受到影響。聽了黃本厚的介紹,周天浩笑笑,沒有說話。

周天浩進入辦公室之後,徑直來到了最裡面的辦公室。

辦公桌上面擺著一疊文件,辦公桌的背後,是一個碩大的書櫃,裡面擺放著不少的書,這些書餓裝幀都很是豪華,可以看見都是一些法律類型和行政機關的工具書。

簡單的看了看辦公室,周天浩再次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十一點二十分了。

從市委大院到市政府大院,轎車走了接近半個小時,看來距離不近。

再次進入會議室。

市政府的會議室,看上去簡潔一些,室內的裝飾,沒有那麼豪華,座椅也是普通的皮椅子,會議桌是方形的,裡外兩圈。

市政府的班子成員已經坐在會議室裡面了。

周天浩認識的就是常務副市長張斌,張斌是市委常委,參加了市委常委會,至於說其餘的副市長,也參加了幹部大會,但沒有參加市委常委會。

張斌為周天浩一一介紹了市政府的班子成員,邵寧市政府有八個副市長,一個市長助理,加上周天浩,剛好十人,至於說市政府黨組成員,加上市政府秘書長黃本厚,一共是十一人。

和市政府班子成員的見面會,一共持續了十分鐘,周天浩實在沒有什麼需要強調的,他不習慣到處講話,什麼工作都還沒有開始做,就說上一大通,沒有意思。

會議解釋之後,黃本厚小聲詢問,中午吃飯是不是安排在政府食堂裡面,周天浩點頭答應了,但很快告訴了黃本厚,不要做什麼特殊的安排,大家是怎麼吃飯的,他就怎麼吃飯,必須要開什麼小灶,黃本厚聽見周天浩這樣說,站在原地,有些為難,周天浩笑著開口了,說自己在生活上沒有那麼多的講究,中午吃飯之後,需要休息一下的,再說了,下午在招待所吃飯,那麼多的班子成員,肯定是要喝酒的,中午隨便一些好。

周天浩進入食堂的時候,大廳裡面的不少人都沒有在意,這些人大都不認識周天浩,在這裡吃飯的,大都是普通幹部,級別高一些的,不過是正科級。

周天浩排隊打飯,邵寧市還沒有實施自助餐,大家都是需要排隊打飯的,機關幹部中午一般都是在食堂吃飯的,回家做飯來不及,精力上面也吃不消。好幾個細心的幹部,發現黃本厚一直都跟著周天浩,顯得很是小心,有人馬上猜到了,周天浩很有可能就是剛上任的市長了。不過黃本厚沒有說,大家也不好詢問。

農業局的副局長進入大廳吃飯的時候,發現了正在排隊的周天浩,連忙跑到了周天浩的旁邊,臉上帶著笑容,恭恭敬敬的叫周市長,周天浩聽身邊的黃本厚介紹之後,笑著和這個副局長握手了。

這一下,大廳裡面的人被驚動了,他們想不到,新上任的市長也會到大廳來排隊吃飯,周天浩前面排著的幹部,馬上都讓出位置了,周天浩有些猝不及防,他距離窗口還有十來米,前面一個人都沒有了。

黃本厚沒有說話,拿著兩套不鏽鋼的餐具,上去打飯了,打飯的師傅,伸長了腦袋,看著周天浩,他在食堂好多年了,第一次看見市長排隊打飯,這可是新聞了。

很快,不斷有人和周天浩打招呼了,周天浩笑著和大家打招呼,沒有表現出來高高在上的姿態,他到邵寧市來,就不想遵守那些官場上的哲學,這樣自己只能夠距離幹部群眾越來越遠,最終不得不向邵寧市的固有勢力妥協。 陳陽和傅塵瑤走進xíngjǐng大隊,從始至終,陳陽的臉sè都yīn沉著,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此刻的陳陽心情很糟糕!

陳陽的心情糟糕,傅塵瑤的心情更糟糕!

她的臉一直都yīn沉著,走進xíngjǐng大隊的時候,有人和傅塵瑤打招呼,傅塵瑤只是看了一眼,卻沒有回話,這就表示傅塵瑤此刻的心情很糟糕,xíngjǐng大隊的人誰不知道傅塵瑤的脾氣,要是得zuì傅塵瑤的話,那你可是絕對沒有好!

誰都躲著傅塵瑤,不想和傅塵瑤有什麼正面的頂撞!

就連xíngjǐng大隊的大隊長,在面對傅塵瑤的時候,都會小心翼翼的,誰讓人家傅塵瑤的老囘子厲害,那可是公囘安jújú囘長!

傅塵瑤和陳陽快步走了進去,有xíngjǐng叫住和傅塵瑤一起去的那名xíngjǐ王,問道:「小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看咱們的傅隊心情很糟糕啊!」

傅塵瑤以前是特jǐng大隊的副隊長,這個稱呼直到現在,還有人稱呼,在xíngjǐng大隊裡面也是,那些xíngjǐng都稱呼傅塵瑤為傅隊,傅塵瑤也不解釋,誰願意稱呼誰稱呼去,她是不理會的!

「我也不知道,總之今天傅隊心情很不好,誰也別招惹傅隊,要不然的話,有苦頭吃了!」小王提醒著!

傅塵瑤帶著陳陽到了審訊室,就她們倆人,「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把報jǐng人叫過來!」傅塵瑤說道,「只有一個女孩子在這裡,剩下的幾名報jǐng人都要聯囘系!」

「就讓那個女孩子過來好了,我不幹虧心事不怕鬼叫門,要是這次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的話,傅塵瑤,這次的事情咱們倆人沒完!」

「隨便你,我怕你啊!」傅塵瑤此刻沖著陳陽不甘心地喝道,「我是jǐng囘察,抓你是應當的,在那種情況之下,我只能抓你,要不然的話,你要我怎麼樣!」

傅塵瑤的心情很不好,她站在審訊室的門口,沖著走廊裡面喊道:「小王,把報jǐng人叫過來,讓她過來認人!」

「傅隊,那女的不在接待室,我正在找她呢!」小王的聲音傳了過來,小王這一句話一說出來,就聽到傅塵瑤怒喝道:「這裡是xíngjǐng大隊,她不在接待室還能去哪裡,你立刻給我找出來,sǐ活不論!」

傅塵瑤這句話一說出來,聽到傅塵瑤這句話的jǐng囘察都是一驚,在他們看來,似乎這句話在這種場合下說出來並不符合,但他們看見是傅塵瑤說出來之後,誰也沒有灑到那份上要去招惹傅塵瑤,都裝作沒有聽見傅塵瑤說這句話,趕忙離開!

「砰!」

傅塵瑤把審訊室的門狠狠關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傅塵瑤轉過身來,走到陳陽對面的座位,坐了下來,氣呼呼地看著陳陽,「你也不用這樣看我,我馬上把那個女人找出來,你不要以為我是害怕你的,我可沒有這樣的心思跟你玩!」

「我也沒有心思和你玩,我可是剛剛下飛機,就連澡都沒有洗呢,累得要sǐ,就被你給帶到jǐng囘察jú來了,傅塵瑤,你要是找不到那女人的話,就讓我先回去,等你什麼時候找到了,再叫我過來!」

「誰說找不到那女人的,陳陽,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傅塵瑤話音剛落,陳陽的電囘話響了起來,陳陽看了看傅塵瑤,說道:「我接個電囘話你不反囘對吧?」

「按照規定……我還沒有說完呢!」傅塵瑤本想和陳陽說說這規定,卻哪裡想到陳陽早已經不理傅塵瑤接了電囘話,傅塵瑤看這陳陽接了電囘話,只能無奈地把頭搖了搖!

「思穎?我啊,在中海市,剛剛回來,正被jǐng囘察帶進xíngjǐng大隊請我喝囘茶,沒有什麼事情,就是朋友之間的聊聊天,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倒是可以過來看看我,我現在正無聊得要命,有一個美囘女陪著說話總比看見一個假小子要舒服得多!」

陳陽說話的時候,眼睛看了一眼坐在他對面的傅塵瑤,那傅塵瑤聽到陳陽這句話之後,氣得又是對陳陽瞪起了眼睛,但陳陽卻當做沒有看見傅塵瑤,尤其陳陽所說的那句假小子的話,讓傅塵瑤那絕美的臉上的肌肉抽囘動了一下,就算是傅塵瑤這樣的女人,也希望自己被別人讚美,沒有人希望被別人喊做假小子的!

陳陽說這話的時候,還把眼睛望向傅塵瑤,就是要傅塵瑤清楚這句話是對她說的,傅塵瑤把臉轉向一邊,當做沒有聽到陳陽這句話!

「好,思穎,那我等著你就是了,咱們到時候見!」陳陽掛上了電囘話,嘴裡笑呵呵地說道:「就是跟朋友聊聊天,沒有別的事情!」

「電囘話拿過來!」傅塵瑤一伸手,示意陳陽把電囘話拿給她,陳陽手裡握著電囘話,並沒有想要拿過去的意思,眼睛看著傅塵瑤,帶著一絲挑釁的意味,說道:「我為什麼要把電囘話給你,這可是我的電囘話,你要是想要電囘話的話,去商店mǎi啊,那裡面什麼電囘話都有!」

「你少跟我貧嘴,我這是在按照規定來做,把你的電囘話快拿過來!」傅塵瑤一伸手,主動把陳陽的電囘話拿了過去,陳陽搖了搖頭,顯然對於傅塵瑤這個動作表現得很不屑!

傅塵瑤剛剛奪過來陳陽的電囘話,就聽到門口傳來敲門聲,傅塵瑤望過去,就看見小王站在門口,傅塵瑤起身到了門口,小王就在傅塵瑤的耳邊說了幾句話,傅塵瑤一聽到這句話,立刻就火了起來,「什麼,她竟然回去了,不是被人騙財騙sè嗎,就這樣一句話不說就走了,真是腦袋跟租一樣,活該被人騙你立刻把她給我叫回來,就說人給她抓到了,要她立刻過來認人!」

傅塵瑤這句話說出來,小王連個話都不敢說話,趕忙打電囘話去了,傅塵瑤又把審訊室的門關上,把手囘機往前面的桌子一扔,她沒有坐下來,而是走到陳陽的面前,看見陳陽的右腳疊放在左腳上面,傅塵瑤的右腳抬起來,對著陳陽的腳踹了一腳,「你注意點,這裡可不是讓你享受來的,你現在是嫌疑犯,你給我老老實實的!」

陳陽被傅塵瑤踹了這一腳之後,他的眼睛抬起來,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傅塵瑤,嘴裡問道:「傅塵瑤,這裡沒有攝像頭嗎?」

「有!」傅塵瑤嘴裡說道,「但是沒開,怎麼了,你擔心我會對你動手?這個我倒沒有想過,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陳陽卻站了起來,他的左右兩手握在一起,眼睛看著傅塵瑤,嘴裡說道:「這句話也是我想要說的,傅塵瑤,我剛剛已經夠給你面子了,但你也不能總這樣,我現在就來試試看,看看我還能不能做成男人了!」

陳陽說話的時候,他的右手已經伸了出去,抓向傅塵瑤的肩膀,緊跟著身囘體向前一傾,推向了傅塵瑤,傅塵瑤之前沒有什麼防備,當她聽到陳陽說這句話的時候,感覺到陳陽要有什麼企圖,這邊剛要動彈,準備應對的時候,陳陽已經動手了,這可是很出乎傅塵瑤的意料的,這裡可是xíngjǐng大隊的審訊室,一般嫌疑人到了這裡都是老老實實的,也正因為如此,傅塵瑤才沒有什麼準備,但她卻忘記了那陳陽可不是普通人,就沒有陳陽不敢做的事情!

傅塵瑤的肩膀被抓囘住,她下意識地用手去擋,但她伸出來的手卻被陳陽的另一隻手握住,緊跟著傅塵瑤的整個身囘體向後倒了過去!

「撲通!」

傅塵瑤的身囘子倒在地上,雖然是向後倒過去的,但陳陽卻有囘意識地控囘制住傅塵瑤的身囘體倒下去的速度,更像是陳陽有囘意識地放倒的傅塵瑤,緊跟著陳陽的身囘體壓了上去,牢牢地把傅塵瑤給壓在了地上!

「你放開我!」傅塵瑤喝道!

「我不會放開的,我說過,我要試試看我還有沒有男人的反應!」陳陽說道。

「你敢!」傅塵瑤喝道。

「我就沒有不敢的事情!」陳陽說著嘴chún俯了下去,就在陳陽的嘴chún碰囘觸到傅塵瑤的嘴chún上的時候,就看見傅塵瑤的嘴chún忽然張囘開,陳陽心裏面叫一聲糟糕,但他的反應還是慢了一點,只是把嘴chún挪開,但傅塵瑤的牙齒卻咬在了陳陽的下巴上!

很痛!

陳陽甚至於懷疑自己的下巴一定被傅塵瑤咬掉了一塊肉,這女人下口那可是真夠狠的了!

「你瘋了啊,你屬苟的嗎?就會咬人!」陳陽喝道。

「你讓不讓開,再不讓開的話,我把你的嘴給咬掉了!」傅塵瑤的臉頰如xuè一般的緋紅,她哪裡受過這樣的對待,這心裏面羞愧難當,剛剛那一口已經是嘴下留情的,要不然的話,傅塵瑤真的會把陳陽的下巴咬掉一塊肉!

「我不放開!」陳陽說道。

「你不放的話,我還咬!」傅塵瑤說道。

「你敢!」

「我怎麼不敢!」

「你……你屬苟的!」

「你屬禽囘獸的……!」

就在倆人在這裡打著嘴仗時,審訊室門一開,一名jǐng囘察站在門口,看見這一幕後,他稍微頓了頓,隨即說道:「你們忙,傅jǐng囘guān,等你忙完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 周天浩一直都沒有忘記開發區的事情,王強和劉吉斌雖然停職了,但處理結果才是最後的結論,在這個過程中,什麼事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重生的周天浩,有過這樣的經歷,只要你能夠找到足夠的關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不是多大的事情,這並不是說,周天浩和王強、劉吉斌等人有仇,而是他必須以超常規的態度,在邵寧市打開局面。

市人大的會議召開之後,周天浩在張斌和黃本厚的陪同下,到邵寧市所屬的縣市區都去視察工作了,這也是了解情況的範疇,周天浩特意選擇最後到亁廟開發區,因為他到開發區,還有事情需要落實。

來到了邵寧市,周天浩就算是有著一身的本事,也無法施展,他雙眼一抹黑,什麼情況都不知道,如果按照常規,利用半年左右的時間,了解邵寧市的情況,接著著手進行整治和抓好經濟發展,可能一年時間過去,他與戴軍不會有多大的區別,也作不出來什麼成績,這本來也不能夠算是工作不努力,畢竟不掌握情況,任你有著天大的本事,也是無可奈何的。但周天浩清楚,自己的情況還真的有不同,誰都知道,他是得到了宋功倫的支持的,整個的江南省,能夠有著如此背景的,恐怕也沒有幾個幹部。

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情況,周天浩必須要打破常規,怎麼樣來打破常規,或者說能夠做出來什麼樣的事情。引發什麼樣的鎮定,促使邵寧市快速發展。那就是他個人的能力問題了。

已經有了豐富經驗的周天浩清楚,他必須要有心腹,必須要有人能夠詳細告訴他邵寧市方方面面的情況,不管是正面的情況,還是負面的消息,甚至是社會上的一些傳聞,如果不能夠準確的掌握情況,做任何的事情。都是無從下手的。

陪著周天浩到下面視察的張斌和黃本厚,周天浩經過了認真的觀察,幾天的接觸下來,他感覺到,張斌的城府很深,大概是年齡的原因,張斌五十三歲了。到了這個年紀,看透了很多的事情,從邵寧市的現實情況來說,張斌期望得到提拔的可能性不是太大了,能夠穩穩噹噹的幹下去,退居二線的時候。到人大或者是政協,斧正級別,那就是最大的成功了,這樣的心態,促使張斌輕易不會開口。不會評論邵寧市官場的事情,更不會說到邵寧市相關的領導幹部的情況。

從這個方面來說。想著從張斌這裡了解情況,可能性不是太大了。

黃本厚的情況,引發了周天浩的興趣,黃本厚四十四歲,這個年紀,還想著能夠干一番的事業,希望能夠升遷,市政府秘書長的職位,很是特殊和微妙,市政府黨組成員,一定程度上,能夠代表市政府,但本身的級別,又是正處級,向上提拔的可能性很大,運作得好,能夠提拔為副市長,運氣不好,也許就到人大政協去擔任副職,也算是廳級領導幹部了。

官場上,最高境界是志同道合,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這樣的同盟是牢不可破的,但就算是這樣的同盟,相互之間也是需要照顧的,說得不客氣一些,一個普通幹部,與一個縣處級的領導幹部,不大可能志同道合,雙方的權力完全不一樣,所能夠掌握的信息也是不一樣的,奮鬥的目標更不可能一樣,這可不是戰爭年代,從上到下都是一個目的。

黃本厚的性格,有些謹慎,說話做事都表現出來了,就從走路來看,到縣市去視察工作,都是黃本厚聯繫的,下車之後,黃本厚必定是走在最後面,時不時的還關注一下司機的情況,盡量做到面面俱到,周天浩和張斌到縣市的企業去視察的時候,黃本厚也很是注意,盡量躲避記者的拍攝,對縣市的黨政主要負責人,也表現出來不一般的客氣。

細節的地方能夠看出來一個人的性格,黃本厚這樣的表現,其實透露出來內心強烈的渴望,那就是希望通過自身的表現,得到升遷,堂堂正正的成為市委市政府的領導,在目前的位置上,他清楚自身的分量,一舉一動都注意不要出格,注意和縣市領導處理好關係,注意在領導面前表現出來謙遜。

通過幾天的觀察,周天浩的心裡基本有底了,看來黃本厚是不錯的人選。

還剩下邵陽市與亁廟開發區的時候,周天浩終於開口了,建議這兩個地方暫時放一放,反正距離市政府不是多遠,時刻都能夠去看看情況,加之張斌的事情很多,周天浩剛剛上任,市政府的不少事情,都需要張斌處理的,所以說,在商議之後,周天浩要求張斌忙自己的事情,黃本厚陪著自己到邵寧市和開發區。

張斌沒有多考慮,爽快的答應了,他的事情的確很多,而且還需要做好準備,在周天浩熟悉情況期間,負責市政府大部分的工作,這次陪著周天浩到下面去看了看,已經積壓了不少的工作了。

一大早,周天浩來到了辦公室。

很快,黃本厚跟著進來了。

「周市長,有關配備秘書的事情,您看是不是決定一下,這裡有一份名單,上面有六個候選人,您看看他們的基本情況。」

周天浩的秘書,按照要求是辦公室直接配備的,領導幹部不能夠自行決定秘書的人選,當然,這樣就是決定,如今很多的領導幹部,都是直接使用自己信得過的幹部擔任秘書,周天浩能夠成為宋功倫的秘書,也是宋功倫直接指定的。

周天浩剛剛到邵寧市,不可能自己直接指定秘書,他沒有熟悉的人,不過市長的秘書,是很多人青睞的崗位,畢竟能夠成為市長的秘書,一旦工作做好了,得到提拔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這是誰都清楚的事情。

重生80醫世學霸女神 「老黃,秘書的事情,暫時放一放,我剛剛到邵寧市,還需要熟悉一下情況,這段時間,你跟著我忙碌一下就可以了。」

「好的,周市長,您如果有合適的人選,我來辦理。」

「老黃,坐坐吧,今天就不出去了,你還沒有通知邵陽市吧。」

「好沒有,不知道您今天是怎麼安排的,所以沒有打電話。」

簡單的交談之後,周天浩突然感覺到,其實黃本厚也不簡單,市政府這麼多的班子成員,黃本厚好比是大管家,方方面面都要照顧到的,市長和常務副市長兩人,都是市委常委,權力自然是不一樣的,其餘的副市長,就要看是分管什麼工作了,權力肯定是不同的,有大有小,有些副市長,因為分管工作的關係,甚至不如重點部門的負責人,這樣的情況肯定是存在的,特別是有些要好部門的負責人,與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搞好了關係,多某些副市長也不會很在乎的。但黃本厚不能夠有這樣的認識,他必須要一碗水基本端平,可不要小看副市長的權威,人家說好話不行,誰壞話可是起作用的,你的工作沒有做好,或者不小心得罪某位副市長了,人家跑到主要領導面前,說你幾句壞話,可能你很多的努力,都白費了。

「老黃,我看了你的情況,你一直都是在市裡工作的,在市政府裡面,資歷還是很老的,很熟悉情況,今後的工作中,可要多多支持我啊。」

「周市長,您有什麼要求,儘管安排,我一定做到位的,要是我的工作沒有做好,您儘管批評,我一定改正。」

周天浩笑了笑。

「老黃,我還真的有些想法,你是市政府的黨組成員,秘書長,從工作職責上面來說,你負責協調市政府的很多工作,包括落實市政府做出來的決定,協調市直單位的工作等等,責任是很大的,有些時候,市政府的決定是不是能夠很好的貫徹執行,與你的工作有很大的關係,我個人認為,在工作上面,該要強硬的地方,必須要強硬,需要坐下來協調的事情,那就放低姿態,總體的目的,就是能夠做好工作,不知道你是不是這樣看的。」

黃本厚顯得有些局促了,周天浩的話,他是明白的,其實他表現的如此的小心,也是有些不得已的苦衷。市政府秘書長的特色化是非常濃厚的,意思也就是說,秘書長與市長之間的關係都是很好的,算是市長的心腹,一旦市長調整之後,很大的程度上,秘書長也是要調整的,要麼是得到升遷,要麼是調到其他的地方去工作,新任的市長,一般情況下,都會更換秘書長的,誰都想著有自身的心腹。

周天浩到邵寧市上任,黃本厚顯得非常小心,前任的市長調離,他沒有能夠得到提拔,也不可能提拔,邵寧市的工作,因為進展緩慢,發展速度不行,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不滿,情況他是知道的,這樣的情況下,他根本就不要想著提拔的事情。

周天浩上任了,背景非同一般,來到邵寧市之後,不大可能被邵寧市的幾股勢力左右,恐怕是要做出來一番事情的,這樣的情況下,黃本厚就顯得更加小心了。 窗外下著雨,卓耀軍站在辦公室的窗戶前,他的手裡夾著一根煙,煙霧冉冉升起來。

「市長,開會了!」鄭新站在卓耀軍的身後,輕聲提醒道。

卓耀軍轉過身來,「都通知了嗎?」

「是的!」

卓耀軍輕吐了一口氣,說道:「走吧……!」

市政府的會議室裡面,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都到場了,突然接到開會的要求,這些領導心裏面前忐忑不安著。

最近東海市發生了太多的事情,誰都知道,這叮)時候很容易就會被牽扯進去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躲避!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