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拭目以待吧!

“喳喳,喳喳!”

杜風很快下山,一走到杜大爺的家門口,就看見喜鵲在枝頭叫着。

“這喜鵲一早就叫着,我還以爲是什麼喜事呢!看來是你這個小子來了。”杜大爺起來的早,抱着柺杖,倚着門檻正在曬太陽。

喜鵲在枝頭叫着可不是必定是有喜事的!

比如此時懂了動物語言的杜風知道,這幾隻喜鵲只不過是在爲了昨日誰多吃了村民家曬着的玉米而吵架!

它們可是有原則的喜鵲,不能貪嘴多吃了食物,不然人類將玉米搬回家中,它們豈不是要餓了肚子!

“大爺吃了早飯沒有?以後我就住在山中了,你要是有事找我,可以告訴枝頭的鳥兒尋我!”杜風笑着說道。

“吃了吃了,你給買的那個麥片粥吃着不錯啊!不過你這風娃子,跑去山中幹什麼?”杜大爺只以爲杜風讓鳥兒傳話是在開玩笑的,並沒有在意。

“看見那個無人機沒?我就是在直播創業呢!大家都喜歡看咱們這十萬大山裏面的景色,所以我就在山中建了竹屋了。”

“也好也好,年輕人有自己的想法,我老咯,跟不上你們的思想了。”

杜大爺看了一眼空中的無人機,老花眼並不能看清楚什麼,只以爲那是一隻路過的鳥兒。

對於杜風說的什麼直播也是一知半解的,不過他也聰明的沒有多問。

因爲,就算是問了,他也是不懂的…….

“看見大爺就想起了我的爺爺,我們沒有回去的時候,我爺爺是不是也這樣坐在門前盼着呢?”

“我爺爺早就去世了,我那時候忙着工作,竟然沒有見他最後一面!他一定是一直盼着我回去的。我爲何這麼忙?”

直播間裏看着杜風拉着杜大爺話家常這一幕,立刻想起了自己家中的老人。

有的甚至立刻拿起了手機,打給了還健在的親人。

杜風看着笑着的杜大爺,知道他其實沒有聽懂自己的話。

老人就是如此,他怕問的多了,會惹了小輩的煩。

所以即便是非常孤單,但是也忍着不願意多打擾!

“我給你買的東西你儘管吃,不要省着!這些燕麥什麼的好消化,吃完我再給你買。我會時常下山來看你的!”杜風囑咐道。

“好好,我好着呢!你去忙你的去。”杜大爺眯着眼睛趕人。

“好咧,我回去老宅拿東西。”

“有需要的就和大爺說,你們年輕人現在工作也不容易……..”

“我知道了。”

杜風一邊走,一邊應着。

“喜鵲,你們幫我看着我大爺,我管夠你們吃玉米可好?”走到了樹下,杜風揚起腦袋和枝頭的喜鵲說着。

喜鵲聽見了杜風的話嚇得立刻都閉上了嘴巴,心中也在犯嘀咕,這個人類是在和它們說話嗎?

奇了怪了!

“就是和你們說話的,你們沒事的時候就守在這裏,我就在那後山中,有事情一定第一時間告訴我,我會給報酬的哦!”

“好的好的。”

喜鵲聽說有管夠的玉米,立刻滿口答應了起來。

杜風點頭,回去扛了許多的用得到的工具,還有鍋碗瓢盆瓦罐之類的,又回去了山中。

他扛得東西多,走得也就慢了許多了。

“你們看見沒有?主播一旁的林中有動靜。”

“我也發現了!那林中一直在動,絕對是有東西的。”

“這幽深的林中太可怕了!主播可千萬不要遇到什麼危險的情況啊!”

“大家不用擔心,我猜是那隻灰狼正在悄悄地跟着我了。”杜風和網友們說道。

“你猜我猜不猜?主播太過自信了!”

“哈哈,其實我還是希望杜爺打賭贏得!想一想如果養一頭狼,簡直威風極了!”

“不急不急!”

杜風笑着說道,一路回去了斷崖竹屋。 “肚子餓了吧?路上有事情耽擱了一會。”杜風臨走的時候給林書湘留的有從城市裏面帶的餅乾之類的零食。

“你這麼快就回來了?”林書湘坐在石頭上面,正拿着一根竹枝和毛毛在玩遊戲。

“怕你一個女同志在山中害怕!”杜風將東西收拾出來,就打算生火,先燉個魚湯給林書湘補補。

“我可不是那些嬌氣的女人。我是極限運動愛好者,我有一次徒步被困在山中三天,也熬了過來了。”

“你果然和我之前看見的那個女孩子不同!現在的那些女孩子,除了逛街走路不累,其他多走一步也都受不了了!”

“這個可不能一概而論,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林書湘立刻爲她們女同胞打抱不平。

雖然杜風說的也有這樣的現象,但是男人中也是有這樣的,我們不能以自己的見識去概論所有的現象!

“你說的對!你說的對!”杜風笑着點頭,他這個言論是挺讓人誤會的。

“哈哈,感受到了杜爺的求生欲啊!不過現在的人普遍的都比過去的人嬌氣了許多!”

“這個也是時代的變化!其實兩極分化也挺嚴重的!這腦力可是比體力更加的讓人疲憊啊!”

網友各持己見,又因爲杜風和林書湘的閒聊,掀起了各種爭辯意見。

熱鬧的現象堪比辯論會啊!個個說的都是有理有據的。

杜風手中沒有閒,用石頭搭了一個簡易的竈臺,將鐵鍋架了上去,將處理乾淨的魚就放進去了鐵鍋中。

山中的泉水燉着這個野生的鱖魚,不一會清香的味道就出來了。

杜風帶的只有油鹽,不過這些已經夠了。

將火勢給控的小了一點,杜風就打算再去下面的水潭裏面提兩桶水在這裏備用着。

“杜風,杜風!”

林書湘忽然輕聲且焦急的喊着。

“怎麼了?”杜風已經提了兩桶水回來。

“東邊三點鐘的地方,貌似有狼!”林書湘害怕的說着。

杜風回頭看了一下,發現那邊的林子裏面確實是有一頭灰狼,正是他半路救下的那隻受傷的狼。

“沒事,我去看看。”

“別…….”林書湘一着急,拉住了杜風的手腕。

額…….杜風感受到了手腕的柔軟的觸感,忍住嘴角的笑意。

“別怕,我去那邊看看,不行就將其趕走。”杜風拍拍林書湘的手。

可是,林書湘還是緊緊的抓住杜風的手,不肯鬆開。

她的手臂和腿都受傷了,行動不方便,如果杜風不在身邊的話,她真的會害怕的!

“我下山的時候在半路救下了一隻灰狼,應該就是那隻跟過來的!它也受傷了,應該是不會輕易地攻擊我們的。”

“我去和它溝通一下。”

“那……那你小心一點。”林書湘猶豫了一下,鬆開了杜風。

“杜爺求抱抱!哎呀!奴家害怕!”

“噗,要命! 這嬌滴滴的聲音,我整個人的骨頭都蘇了!杜爺居然不趁機保護一下軟妹子嗎?”

林書湘害怕的樣子讓直播間的這羣鋼鐵直男,直接爆發了保護欲。

個個恨不得鑽出來直播間來保護林書湘。

杜風看了一眼直播間,這人氣值又開始“嗖嗖”的上升了!

杜風看了一眼緊張的看着那邊林子的林書湘,這個“林妹妹”名字叫的也軟,可是這舉手投足之間,杜風能夠感覺的到,她絕對不會是那種溫室養的小花朵。

不過,杜風也非常享受這種被依靠信任的感覺。

所以,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杜風走到了那林中,裏面藏着的灰狼警惕的後退了兩步,但是卻沒有離開。

“你跟着我幹什麼?”杜風問道。

灰狼不說話,銳利的雙眼看着杜風。

“是不是聞見魚湯的味道,想要蹭吃的?”

灰狼這才點點頭。

“只有魚骨頭給你,不過藏起來吧,我家妹子看見你害怕呢!”杜風要求道。

既然它現在還沒有跟着自己的意思,杜風也不能表現得太過需要它。

只有一開始樹立好彼此的位置,纔能有利於之後的相處。

灰狼沒有說話,只是伏底身子,慢慢的後退着,直到將自己的身形藏進去了樹葉裏面。

杜風就回去了,魚湯也燉的差不多了。

杜風給林書湘盛了一碗。

“你是從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可以和動物交流的?”林書湘捧着湯碗,依舊是對杜風可以和動物交流這件事非常的好奇。

“忘了。”

“你吃的魚骨頭放在這個碗中,等會給灰狼吃。”杜風交代着。

“還沒走?”林書湘又緊張了起來。

“沒事,有我在呢!”

林書湘悄悄看了一眼杜風,點點頭。

“我剛吃的早餐,現在又餓了!看這簡單的熬煮居然就熬出來了這麼白的湯,鐵定是大補啊!”

“這絕對是純天然無污染!我平時吃的那些都是什麼玩意?”

杜風喝的倒是挺快的,他今天的安排還是挺多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