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抽了十幾鞭之後,龍天風似乎尚不能泄氣,以十隻精鋼針猛的刺入了東方簡的手指甲中,所謂十指連心,那種劇痛之感瞬間通徹全身,猶比刮骨割肉尚要厲害三分。龍天風未免他暈過去,不時以功力催引,讓東方簡生不如死。

縱然東方簡曾經受過特種部隊的死亡訓練,但與此比起來,卻是一種雲泥的差距。在血液的濺射下,不斷變弱的慘叫聲中,龍天風逐漸停止抽動手中的長鞭,微微定神,沉聲道:“你不說也罷,我感覺的到你體內的魔神功法,不過我將你拉入審問監獄,想知道的並不是這些。”

東方簡已癱瘓在了那個“老虎凳”上,面色慘白,全身更是血肉模糊,不過釋放出“天魔解體大法”,還是能夠重新塑造肉體,但前提卻是,要活着走出這個審問監獄。

“你想知道什麼?”東方簡沉重的擡起頭來,顫聲道。

龍天風似乎並不急於訴說,而是坐在了身旁的木桌上,眉頭緊鎖,沉聲道:“無間死獄的建立,是由十幾個國家的修真界連同**共同創建,裏面禁制無數,更融合世界最尖端的設備加以防備,形成一個名爲‘天網’的防禦系統。因爲裏面囚禁的是各大國家的修真惡徒,所以**索性就退避三舍,甚至連上校都不願踏入這塊污穢之地,以至於由我們這些獄警稍加看管,但更多的是讓他們自生自滅。”

“你究竟想說什麼?”東方簡瞳孔倏張,顯出無比的憤怒。

龍天風神色一沉,陰惻惻的笑道:“我只是想讓你瞭解一下整個無間死獄的防禦程度,順便證實一下你那想越獄而出的愚昧想法。”

“越獄?!”聽到這兒,東方簡似乎受了極大的震撼一般,整個人都差點從祭臺上跳了起來,涔涔冷汗從額頭、鬢角冒了出來,滴滴劃落,那驚詫萬分的神情上,更是顯的無比的恐懼。越獄計劃的保密程度,連同東方簡在內,就只有楚千知、楊香靜與楊問鼎知道,而龍天風又是從何得知?

想到這兒,東方簡倏然顫抖了起來,此刻的他萬萬想不到是那個人,心底處澀聲喊道:“公孫無爲?” 豪寵嬌妻,鐵血總統深深愛 千算萬算,東方簡本以爲在監獄那套威懾之法對這個僞君子會有一定成效,卻沒想到在“無間市”中,公孫無爲的一切都只是演戲給東方簡與楚千知看,那種期待高級毒品的神情和怯弱的言辭,竟然騙過了老辣的東方簡。

龍天風冷然一笑,道:“看來劫天老道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你們所舉辦的‘四界論戰’,不過是分割修羅界的商談之戰而已,而對於你們九幽門來說,能夠做的,恐怕只有逃獄吧?”東方簡聽到劫天老道四個字,心境變的越發沉重起來,由此來看,那麼公孫無爲一定把越獄之事說給了劫天真人,劫天真人又爲了對付自己,義正詞嚴的報告給了龍天風。

東方簡啊東方簡,你該怎麼辦?

“逃獄?”東方簡沉住了氣,悶哼了兩聲,道:“你就不認爲這是劫天老王八蛋的計謀麼,如今蜀山界與教廷早有聯合之勢,血族隱沒已久,而崑崙又獨樹難枝,他自然會先定住我這個九幽掌門,然後潛入修羅界佈置陣法,做好防備。你要清楚,這畢竟只是劫天老道的片面之詞。”

當初劫天真人並不知教廷與蜀山界欲要聯合,而且修羅界中還有楚千知這麼一個高手,加上其它門派的牽制,自然那不敢輕舉妄動。如今兩界聯合,也是把這王八蛋逼上了絕境,修羅地界乃是所有獄界之中最爲廣大的,這麼一塊肥肉被誰得到都足可幫他擴展一倍的軍力,如果真讓三絕道人與紅衣教主得手,崑崙被滅也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畢竟在無間死獄之中,實力纔是王道。

劫天真人已在槍口之上,不免要做些舉動,自己被抓,無疑是給了他一個機會,滅了楚千知,提前搶佔修羅界,這樣或許纔有一線生機。東方簡思索着,如果所料無錯,劫天真人很可能就要在今夜動手,那麼楊香靜與楚千知不就有性命之危,不妙!

擡頭看了看龍天風,卻見他神色冰冷,完全沒有絲毫動容,沉聲道:“你認爲我會對你們的紛爭有興趣麼,但只要在我龍天風的眼皮底下越獄,毫無疑問,只有死!”龍天風最後一個字說的異常肯定。

自創建以來,在無間死獄中越獄者共有一百三十七人,其中八十六人有分一人、二人乃至五人越獄,最終都殞命在“滅神法印”和一些極強的結界之下。直到三十二年前的一場暴亂,三界惡徒聯合,卻足有五十一人同時越獄,齊闖鬼門關。雖然這些都是菜鳥級的人物,但凝聚起來的實力,卻如一把巨錘,直闖三界,轟入鬼門關之中。

那場戰鬥龍天風直到現在還記憶猶新,因爲手刃這五十一名越獄的人,就是龍天風。

這件越獄之事此後便成了所有人心中的祕密,誰都知道,但卻沒有一個人敢說出來,縱然是掌門級別的人物也是如此。因爲……這是無間死獄,一個徹徹底底的修真監獄,一個讓所有修真之人都爲之動容的修真監獄。

“你放了我吧,我沒有想越獄,我東方簡身爲九幽門主,‘四界論戰’自然有應對之法,至於這‘天魔解體大法’,也只是楊門主的皮毛之功,在陸罡天抓我之時不小心吞下而已。”東方簡暗沉了一口氣,還是決定先行示弱,總之,先保證楊香靜與楚千知的安全爲上。

但讓東方簡意想不到的卻是,龍天風竟似乎不理會自己所言。其實陸罡天交易楊問鼎的法訣龍天風還是知道的,不過這陸罡天似乎與上校有着非同一般的關係,一種恨不能親手殺死他的關係,所以到了至今,龍天風一直退避三尺,不理不問。但對於東方簡所言,龍天風更是絲毫不信,一張卷軸能幫他提升到化神的境界,不是鬼言就是神說。

房間內剛剛陷入了一時的沉默,幾聲瘋狂的嘶吼又傳了出來。東方簡大聲咆哮,胸口前的幾條鞭痕血流如柱,隱見白森胸骨。

“你說劫天老道的是片面之詞,我又爲何不認爲你的不是片面之詞?看來我似乎對楚千知那個王八蛋說的不清楚麼,無間死獄有無間死獄的規矩,而我就是規矩,沒有人能在我的面前耍心計,動智謀,你不過區區一個菜鳥,還想越獄,分明找死!”

經過了一輪番的抽打,那把長鞭的禁制也被層層剝開,九截純鋼的鞭身上,現出了一根根倒勾的小刺,上面附帶着一根根肉絲,分明是從東方簡的身上掠下來的。東方簡如一灘爛泥也似坐在石凳上,就像是這座祭臺的祭品一般,口鼻之間氣若游絲,如此重傷,只怕東方簡熬不過半個時辰。

龍天風眉頭微蹙,算了算時間,隨即雙目注視着垂死的東方簡,陰聲道:“我龍天風的手段你還沒真正見識到,這次抓你進來不過只是個小小的警告,越獄之事以後最好把它徹底忘卻,否則下一次抓你進來,你便會和他們一樣成一堆白骨,永遠都無法出去。”龍天風說着,將手指向牆邊的一堆白骨上。那堆白骨有的已有七八年之久,而新的卻連腐肉都沒有化去,散發着陣陣惡臭。 南江武大,聚英館。

蘇鄰,從葉小涼、樑思沐二人身上收回目光,又看到了另外幾個熟人。

另一邊,賀遠橋、陳涵偉、黃若琳等人也聚坐在一起。

幾人還是之前見到時的樣子,賀遠橋對蘇鄰既恨又怕,黃若琳垂頭低眉不語。

而且楊秋水也坐在賀遠橋身邊,她雖不是新生,但高年級學生也被允許到場觀席。她看到蘇鄰後,目光裏滿是鄙夷與恨意。

蘇鄰此時根本懶得看他們,他已經打算今晚解決所有問題,一切恩怨過後再見分曉。

值得一提的是,齊一鶴此時也在現場,他一臉冷意,也不看蘇鄰,只是淡漠地盯着臺上。

之前蘇鄰與他的賭約沒有被學校公正,而他到現在也沒有找蘇鄰提及賭約的事,不知道他現在心裏在打什麼算盤。

他身邊還坐着另外一個男生,那男生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似乎眼前所有人與物,都不被他放在心上。

唯有蘇鄰到場時,他才饒有興趣地看了蘇鄰一眼,但也只是看了一眼,之後便不再理會。

蘇鄰收回目光後,淡淡地看着臺上的光景。

上一世他也經歷過這場大會,可惜當時他在新生大比上成績一般,雖然最後成功進入穹鬥學院,但卻沒有拜入導師門下,最後只得跟着普通大班進修。

在這大會中,選擇學院與選擇導師是同時進行的。

南江武大共五大學院,分別是:

穹鬥學院:重點研究武鬥,專門培養高端戰力人才。

戰術學院,重點研究韜略,專門培養優秀指揮人才。

勤務學院,重點研究後勤、政務,專門培養決策處理人才。

藥品學院,重點研究武道丹藥研發、戰場醫療處理,專門培養專業醫師人才。

武備學院,重點研究煉器,專門培養武器製造、建築防禦工事等技術型人才。

在這大會上,每個學院都會派出導師來挑選新生。

流程先由老師挑選弟子。

每個老師最多從新生中挑選3名滿意的學生作爲備選弟子,第一輪被選擇到的新生中,大概率會出現被多位老師同時選中的情況。

接下來就輪到學生挑選學院。

當學生挑選了學院後,便只能與相應學院的老師互相選擇。

這兩個階段結束後,若是導師所選的學生沒有其他人相爭,那便自然拜入該導師門下。

若是有相爭,那便由學生在幾名導師中選擇一人拜師。

在場的學生近千人,而導師弟子的名額有限,很多人至此可能都沒有被選到。

如果有導師名下三名弟子的名額未滿,未被選擇的學生便可以報名進入該名導師門下,若是導師同意,便可成功拜師。

當最後導師的弟子名額滿後,剩下未拜入任意導師門下的新生,便只能被分配到相應學院的大班進修。

武大新生選擇學院與導師的完整流程就是這樣,也正是因爲這種模式,給了王芷青提前溝通其他導師、阻礙蘇鄰拜入導師門下的可能。

蘇鄰坐在位置上靜靜等着大會開啓。

而一衆新生則交頭接耳的討論着自己所知的關於導師們的情報,猜測着這些導師會選擇哪些新生。

話題最中心的便是蘇鄰。

他們很好奇,蘇鄰作爲大比第一,今天會被多少導師同時選中?

在兩點整的時候,主持人上臺致辭,直接向大家說明了這新生挑選導師大會的規則,隨後便隆重介紹了各學院的每位導師。

這是新生們最感興趣的環節,不管最後他們有沒有拜入導師門下,至少可以通過這個環節瞭解到這些導師的能力、性格,以後見面了也方便打招呼、套近乎。

最終臺上共站出32位導師,其中穹鬥學院12人,其他四大學院各5人,由此可以看出,穹鬥學院在五大學院中,處於絕對的領頭地位。

而這些導師中,大部分導師都是四品武者,五品武者只有那麼寥寥5人。

這五人中有兩人是穹鬥學院導師,另外三人分別是戰術、勤務、藥品學院的導師,而武備學院,竟沒有四品境以上的導師!

一衆學生見此,紛紛面露異色。

之前他們就聽說武備學院相比其他四大學院,一直處於吊車尾的地位,沒想到在這種選擇導師的大會上,武備學院竟出不起一個五品導師,未免有些丟人。

而臺上五名武備學院的導師,雖然面無表情,但仔細觀察,能看出他們眼中閃過的一絲尷尬和無奈。

當主持人將每一位導師介紹完畢後,又在臺上的LED大屏幕上,分別羅列出了本屆新生在大比上的成績排名。

在場的新生頓時譁然,他們沒想到這選擇導師的大會,竟還要要接受這樣的“公開處刑”!

一些大比成績好的新生,紛紛挺胸擡頭,臉上紅光直冒,彷彿吃了大補的人蔘一般。

而一些排名靠後的新生,則面色尷尬,其中一些沒有發揮本來實力的新生,甚至面色晦暗。

最終,所有的新生的目光都停留在排名榜第一的名字上。

“本屆新生大比第一,蘇鄰!”

“三項評比,共計50分!”

在場學生見狀都面露妒色,雖然他們早知道如此,可見到蘇鄰在全校師生面前出了風頭,還是忍不住地羨慕嫉妒,恨不得榜上第一的名字是自己!

可還沒等他們的心情平復,榜上接着又出現了更爲細緻的資料!

“該學生武道境界評分,10分!”

“境界,鍛骨境巔峯!”

“力量,甲上!”

“體質,甲上!”

“敏捷,甲!”

“血氣,甲上!”

……

“該學生意志力評分,10分!”

“在虛擬環境中,與五階荒獸抗爭的時間爲十分鐘四十六秒!”

……

“該學生古荒境逐獵賽評分,30分!”

“期間所獵殺荒獸總積分爲180.5分!”

“其中有三階中段荒獸迅烈冥狼一頭,以及三階高段荒獸焰尾虎一頭!”

至此,在場的所有新生,包括所有來觀禮的老生,眼睛皆是瞪得渾圓,全場一片寂靜。

甚至場間出現了齊齊的倒吸冷氣之聲!

其中有人忍不住喃喃道:

“雖然我早知道蘇鄰獲取了第一……”

“可他這評測數據……”

“未免也太妖孽了吧!” 為什麼他們感覺今日的淼一很不一樣?

雲梓墨勾唇一笑。

她就是要逼她,將她逼到死角上去。

冰鳥的鳴叫聲震徹空寂,淼一身體向後退去,冰鳥護在淼一身前,抵擋住太陽星君接下來想要進行的攻擊。

太陽星君眉頭一緊。

他竟然被一隻神獸給擋住了。

他不想殺死淼一,可是她若不死的話,他喜歡的女人就會死。

太陽星君掌心內運出一顆火珠,看到的人都知道這不是普通的火珠,這是太陽上的火苗,殺傷力百分之百。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