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把聽筒往話機上一放,啪的一聲,「李正剛啊李正剛,你這腦筋破案好使,生活就這麼不一竅嗎?我的意思是,你打算嫁妹呢,還是嫁女?」

「哦?」李正剛更是一臉懵逼,「啥嫁妹嫁女?會蘭,你明說!」

孟會蘭氣的給他心口來了一拳,「哎呀,我怎麼當年就看上你個榆木腦袋了啊?我的意思是,喜子不是離了婚嗎?咱家不是還有倆大齡未婚女青年嗎,你妹,你女兒!你不參謀參謀?」

「啊這」李正剛這才回過神來,大驚失色,直瞪着妻子,半天說不出話來。

他是真沒往這方面去想。

哪知道老婆這心思,是真的很活泛。

唉,女人!

他苦笑了,「會蘭,你這都什麼心思?用得着這麼急?」

「你不急嗎?你妹,正玫,這也三十齣頭了吧,就打算在家當一輩子老姑娘?你女兒,這死丫頭,一天到晚就是破案破案,也不尋思一下自己的個人問題。一晃,二十七了!唉,你說,你急不急?」

李正剛頭有點疼。

在家裏,老婆跟他說的最多的,也就是妹妹和女兒的婚事。哦,還有兒子李瑞鋒的婚事。

但是,他也沒深層次的說這些。

畢竟這是新時代了,李正剛是從事法律工作的,講個法·理的。

婚姻是公民的權利和自由,他人無權過多干涉的。

現在,他只能說:「就算是我也希望妹妹嫁出去,希望女兒有個如意郎君,但也不至於都往喜子身上考慮吧?這小子剛離婚,你就打這種主意,是不是欠考慮?」

「欠考慮?」孟會蘭一瞪眼,叉著腰,「你懂個屁!喜子在中海,你覺得想打他主意的人家,少了嗎?咱們要是不早點下手,怕是就晚了。」

「前兩天,我可聽人說了,王家那丫頭,跟喜子可親近的緊。」

「王家丫頭誰啊?」李正剛不解。

「還能有誰?王霞唄!那時候,她不是喜子和蕊陽的音樂老師嗎?」

「哦,呵呵」李正剛笑了笑,點點頭。

他想起王霞被綁架,宋三喜神槍狙擊的事情來了。

「你笑什麼?這時候,你還笑,認真一點行不行?」

「會蘭,別這麼着急嘛!緣分這東西,強求不來的。回頭,我和喜子好好談談。這小子心裏什麼想法,咱得把握住,不能這麼急着就說婚姻之事。」

「屁!你還是沒緊迫感是不是?李正剛,對於家裏兩個大齡女青年,你還是長點心吧!早作打算早安排,晚作打算,就看別人安排了。」

李正剛有些頭疼,心思動了一下,「會蘭,你的意思呢?」

「我」孟會蘭語結了一下,倒是很坦誠,「其實,我覺得還是讓蕊陽和喜子在一起吧?畢竟是同學,他們關係也還行,年齡也匹配。正玫的話,確實比喜子大了好幾歲的好幾歲,不合適。」

李正剛點點頭,「嗯,我知道了。就這樣吧,我回局裏了。」

「回局裏,給那死丫頭下命令,叫她趕緊和喜子聯繫聯繫。」

「哦,知道了。」 蕭何現在很痛苦,因為他在兩個女人之間糾纏不清!

換做別的男人,早就腳踏兩隻船了!

他不是那種男人,他非常專一,他只會選擇一個,而他無論選擇哪一個,都會傷害另外一個……這才是他痛苦的原因!

不過他最終還是做出了抉擇,那就是選擇庄嵐,而不是沈溫婉。

原因很簡單,庄嵐為了他,遭受了非人酷刑折磨!

他跟庄嵐還發生了關係,還有庄嵐乖巧懂事,不管什麼都站在他這一邊……

所以,蕭何才會在心裡決定,等解除沈溫婉體內蠱毒之後,就跟沈溫婉分手,然後跟庄嵐在一起!

「我支持你!」顧筠在旁邊道:「無論你選擇誰,我都會支持你!」

顧筠這話,還有後面一句沒有說出來,那就是……如果她們兩個你都不要,那就選我吧!

她不是開玩笑,她是認真的,然而她為何會沒說出口?原因很簡單,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機會了!既然如此,何必還要說出來讓人討厭?

她笑了笑,又對蕭何道:「公司還有事,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蕭何喊住了她!

顧筠立刻停下腳步,身體都在顫抖。

蕭何難道是回心轉意了?還是……

「這段時間,真的很感謝你!如果不是你對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不可能挺過來!」蕭何對顧筠感激道!

「只是感謝嗎?」顧筠心裡在想,她的眼睛,微微有些濕潤,她沒有回頭,只是淡淡說了一聲:「不用了!」

然後就大步離開了這裡,她知道,她真的已經徹底沒希望了!

這個男人,對她如此客氣,那就說明,他們永遠都只能是朋友關係,永遠都不可能在一起!

所以她傷心難過,但她又不想讓自己的眼淚被蕭何看到,所以才沒有回頭!

顧筠走後,蕭何回到房間,又為庄嵐檢查了一遍身體,然後把護士叫了進來,他親自給庄嵐開了幾副葯,然後又讓護士去抓藥,煎藥給庄嵐送來。

「蕭大哥,我好睏!」庄嵐眼睛迷迷糊糊的,她害怕她自己睡著后,蕭何就會在她面前消失不見!

「放心,我不會走!」蕭何淡淡笑道,她才放心閉上眼睛睡覺!

嘀嘀嘀……

沒多久,蕭何手機鈴聲響了,他拿出來一看,竟然是沈溫婉打過來的!

蕭何立刻詢問:「溫婉,有事嗎?」

沈溫婉在電話那頭著急道:「老公,你去哪裡了?一個晚上都沒回來,我擔心死你了!」

蕭何道:「我有點事情要處理,所以才沒有回來!」

沈溫婉好奇道:「老公,什麼事啊?你現在身體不好,不要亂跑!」

「今天我特意休假,準備在家裡陪你,你身體不好,我在菜市場買了一隻老母雞,你趕緊回來,我燉雞湯給你喝!」

「還有晚上我們去看電影……」

沈溫婉在電話那邊說個沒完,聲音里充滿了甜蜜蜜的幸福。

若是往常,蕭何立刻就會回家!但是現在,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睡著了庄嵐,她是因為蕭何才變成這,這個時候蕭何怎麼能夠離她而去?

猶豫再三之後,蕭何在電話里告訴沈溫婉:「我的事情還沒處理完,我等幾天在回來!」

「老公,你到底在幹嘛?還有你在哪裡?你能不能全部告訴我?」沈溫婉在電話那頭著急的詢問。

蕭何沒有說,直接掛斷了電話!

此時庄嵐已經被他吵醒了!

「蕭大哥,你趕緊回家吧!不然嫂子要著急了!」庄嵐乖巧懂事的對蕭何道。

「我現在不能走,你身邊需要有人照顧!」蕭何溫柔對庄嵐道!

「我一個人沒事的!」庄嵐笑道:「你跟嫂子好不容易重新在一起,不要因為我破壞了你們兩人之間的感情!」

「蕭大哥,你不要因為我對你做了這些事情,你就對我愧疚!你完全沒那必要,因為我不管對你做什麼,我都是自願的!」

「還有我也不會插足你和嫂子之間的生活,等我傷好之後,我決定去外國留學!」

「蕭大哥,你那個時候,一定要來機場送我!」

蕭何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道:「你都說些什麼亂七八糟的話,我跟你說了我不會走就不會走!」

「我跟沈溫婉早就離婚了,她因為我中了蠱毒,所以我現在還不能離開她!」

「等我體內修鍊出來更多的元氣,解除她身體里的蠱毒之後,我會跟她分開的!」

「到時候,我們要在一起!」

庄嵐聽到我們要在一起幾個字,臉上露出了月牙一般甜甜的笑容!

……

沈家別墅,沈溫婉坐在客廳里生氣。

蕭何居然掛斷她電話,蕭何肯定有事瞞著她!

蕭何會不會是去了顧筠那裡?她想到這個,立刻撥通了顧筠的號碼。

顧筠在回公司的路上,看到是沈溫婉打來的電話,她立刻接通詢問:「溫婉,有事嗎?」

沈溫婉道:「蕭何是不是在你那裡?」

顧筠道:「沒有!」

沈溫婉憤怒了:「顧筠,你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蕭何肯定在你那裡!昨天晚上,你們背著我做了什麼?為何他今天還不肯回來?你趕緊仔仔細細跟我說清楚!」

聽到沈溫婉的責問,顧筠沒有憤怒,只是平靜的說了一句:「溫婉,你還是一點都不了解蕭何!」

「你想知道他在哪裡?你想知道他昨晚幹了什麼?你去戰區醫院吧!」

說完這些,顧筠就掛了電話!

以前蕭何待在沈家是為了示弱,迷惑皇主王!

昨天晚上已經跟皇主王幹了一仗……蕭何沒必要在裝了。所以顧筠才會讓沈溫婉去戰區醫院親自詢問蕭何。

沈溫婉疑惑,蕭何在戰區醫院幹嘛?她還是立刻趕了過去。

病房內!

蕭何正在給庄嵐削蘋果,突然傳來敲門的聲音,蕭何道:「進來吧!」

一個滿臉冷漠的男人走了進來,蕭何看到他,微微有些吃驚。

「孤魂,你來醫院找我有事嗎?」

滿臉冷漠的男人,正是帝主貼身護衛孤魂!

他來找蕭何,顯然有事,不過看了庄嵐,他又欲言又止!

蕭何淡淡道:「放心,她是自己人!」

……

著筆中文網 哪怕在場的觀眾都陸陸續續的走了,雷布斯依舊是非常激動的。

他知道,國內的手機廠商的歷史,一定會被自己改寫。

1999這個價格和配置,甚至會成為整個行業的神話。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