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才終於大手一伸,含笑把她從懷裡放了下來。

下一刻,雅室的門就被打開,露出花花一行人的笑臉。

小嬈鬆了一口氣:「呼。」

花花笑容滿面:「小嬈兒……咦,你怎麼了?」

後知後覺的發現了小嬈的不對勁。

小嬈松出的後半口氣一滯。

嘴角僵硬的打了個哈哈:「沒、沒怎麼。」

「呵。」

身後的炎淵,不給面子的低笑出聲。

小嬈埋怨的瞪了他一眼。

在場的其他人,則一個個像見鬼似的,睜大了眼睛看著炎淵。

這這這,素來冷酷無雙的魔君大人,竟然在笑?

他們不是眼花了吧?

看著眼前這個幾千年不遇的笑容。

花花等人只覺得腦袋一懵。

暗地裡偷偷朝小嬈,豎了個大拇指。

……

在經歷過魔君大人的打擊震撼之後。

雅室里的氣氛,瞬間輕鬆了不少。

小嬈當先瞪圓了眼睛,看向大長老。

「您老給我說說,這間醉仙樓,又是怎麼回事?」

不會是真的把魔都的那間,整個兒般過來了吧?

想著平日里,半點都不按常理出牌的大長老。

小嬈真心覺得,非常有可能。

大長老無辜的摸著鬍子:「這裡?是咱們醉仙樓的分號啊。」

一張皺菊臉上,滿是理所當然。

小嬈睜大了眼睛重複:「分號?」

看著眾人齊齊點頭。

小嬈伸出一根手指頭,結結巴巴:「你們、你們都知道?」

不可置信的眨著眼睛:「連阿朵都知道?」

阿朵笑眯眯的晃了晃腦袋。

「對啊,花花在路上都告訴我了。而且,桃花姐姐,就是這間分號的代掌柜。」

所以她才會離開萬妖山,來魔都生活。

小嬈扶額。

那為什麼,沒有人告、訴、她?

等等,桃花姐姐?

小嬈轉頭,看向對面的桃花美人。

美人的嘴角一抿,溫溫柔柔的開口。

「我叫桃千千,掌柜的叫我千千就好。」

「千千姐。」小嬈吞著口水點頭。

「我叫小嬈。」

看著溫柔如水的美人,滿腹火氣瞬間消失殆盡。

花花默默的伸出個大拇指:「家姐,還是你最厲害。」

桃千千嘴角一抿。

炎淵冷哼一聲。

看著對著花千千發花痴的小嬈,眼鋒颼颼。

閑聊的工夫,小白已經端著新沏的茶上來。

桃千千親自伸手接過:「來,嬈兒,嘗嘗我特意準備的桃花茶。」

說著,素手輕抬。

嬌艷粉色的茶湯,就緩緩從壺口流出,斟入白玉製成的茶杯中。

小嬈的注意力,瞬間就被那粉嫩的顏色吸引。

剛伸手拿起一杯。

炎淵突然大手一伸,以掩耳不及之勢,搶過小嬈手裡的茶盞。

「唔?」

小嬈看了看空空的右手,迷糊的眨了眨眼。

再次伸手,炎淵長袖一揮。

滿桌的茶盞茶壺通通消失不見,只留下自己手裡的那一碗。

這下子,小嬈終於反應過來不對勁。

氣鼓鼓的掐著腰,轉頭看向炎淵。

「大魔王,你把我的桃花茶,變到那裡去了?」

其他人噤若寒蟬。

炎淵挑眉:「桃花茶?」

悠悠晃了晃手裡唯一的那杯,唇角一揚:「沒了。」

「沒了?」

小嬈吞了吞口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炎淵的手指。

炎淵含笑瞥了她一眼:「想不想喝?」

小嬈下意識的點頭。

炎淵眼底暗光一閃。

突然仰頭,把手裡的桃花茶一飲而盡。

眸光深邃道:「想喝,就自己拿。」

… 粉色的茶湯,殘留在炎淵的唇上,漾起一陣幽香。

小嬈饞兮兮的舔了舔上唇。

糾結的工夫,滿屋裡的人早就鳥獸散光。

「哼,算他們識相。」

炎淵冷冷的抬了抬眼皮。

看著眼巴巴的小嬈,突然揚起唇角,朝她勾了勾手指。

「過來。」

炎淵目光冷魅的挑眉。

小嬈獃獃的朝前走了兩步。

看著眼前刀刻般好看的雙唇。

一咬牙,閉起眼睛朝炎淵臉上啃去。

「吧唧。」

清脆的響聲中,伴隨著濕潤溫熱的觸感。

炎淵眸中笑意濃濃。

靈活的撬開小嬈的牙關。

滿口的桃花香茶,立刻順著舌尖,朝小嬈口中涌去。

小嬈見目的得逞。

伸出小手一把推開炎淵的胸膛,飛快的倒退到門邊上。

得意洋洋的看了看炎淵,一臉滿足的眯起眼睛。

「好香。」

小嬈臉上笑容賊賊。

炎淵深邃的眸子募然大亮。

看著快要退到門口的小嬈。

嗓音低沉的開口:「哦,是嗎?」

突然大手一揮,桌子上消失的茶盞,重新出現。

炎淵壞笑著勾唇:「那不如,再來一杯?」

……

六杯桃花茶,兩人足足喝了兩個小時,才算喝完。

炎淵神清氣爽的推開雅室的門。

小嬈則滿臉鬱悶的蹲在原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