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手掌一揮,一團閃爍著紫色妖異光芒的幽冥鬼火,便出現在了朱帥的掌心之中。

朱帥從身前拿起一副療傷符的材料,一股腦的丟進了火焰之中。

以朱帥現在的水平,煉製一星療傷符,可以說十分的輕鬆。

只是幾分鐘的時間,這些材料便全部化為了精華,被朱帥裝進了玉瓶之中。

接下來,提煉獸核精華、融合、成符、蘊符,朱帥一氣呵成,沒有出現絲毫的差錯。

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五張療傷符,便出現在了朱帥的手掌之中。

煉製了五張療傷符之後,那種熟悉的感覺,也瀰漫在朱帥的全身。

現在,就是煉製馭獸符的時候了!

朱帥的雙眼微眯,將煉製馭獸符的材料,全部擺放在了身前。

馭獸符,和五行克符一樣,沒有固定的等級。

隨著符咒師星級的提升,馭獸符的星級,也會跟著提升。

所以,相對來說,馭獸符煉製起來,並不是特別的困難。

朱帥在腦海之中,回顧了一次以往煉製馭獸符的過程,調節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之後,開始了動作。

現在,自己只有一副馭獸符的材料,而且,四星土系獸核,自己手中也只有一顆,所以,自己必須一次性成功!

手掌一揮,幽冥鬼火,再度出現在了掌心之中。

在幽冥鬼火的照耀之下,朱帥的臉色,無比的沉著與冷靜,完全與他的年紀不相吻合。

也是,朱帥雖然只有十九歲的年紀,可是這些年,朱帥經歷的事情,可能別人一輩子也經歷不了。

坎坷使人成長,變故促人成熟,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之後,朱帥的心智,已經遠超同齡人,甚至比一些中年人,都更加的穩重。

這樣的朱帥,註定成就不凡! 光明大陸,南大陸。

南聖城附近,厲家。

厲家寬敞的議事廳,此時人滿為患,一些坐不下的人,甚至搬著木椅,坐在了議事廳之外的院內。

仔細看去,這裡聚集了幾乎南大陸所有勢力的首領。

他們一個個坐在那裡,神色嚴肅,不怒自威。

厲家的族長厲權,滿臉的歉意,坐在了議事廳的守衛,在他的一旁,是蓮花閣的閣主蓮花,不過,今日蓮花的身邊,多了一個女子,竟然是之前身受重傷的青蓮。

青蓮十分乖巧的站在了蓮花的身後,身上的傷勢,已然痊癒,一副楚楚動人的樣子,不過觀察仔細的話,會發現,她的體內,竟然沒有任何元素之力的波動,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厲權蓮花下來,便是古月門的月檬姐姐,孫家的孫全,君隱門的飛塵等人。

不過,莫家今日,卻是沒有代表前來,就連莫雷,也不見蹤跡。

大家臉色都十分的難看,只有君隱門的飛塵,似乎並不在意今日的事情,一雙眼睛,不斷的在月檬的身上遊走。

除去這些南大陸頂尖勢力的首領,還有一些二流三流勢力,也都坐在了這裡,一個個互相對望著,等待著會議的開始。

厲程厲啟等厲家管理,則是安靜的站在厲權的身後,一言不發。

「咳!今日將大家召集到鄙舍,目的,想必大家都清楚了,我們厲家發生這樣的事情,作為族長,我厲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不過,事情既然發生了,那就必須有個解決的辦法,召集大家來這裡,也是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只要有助於大家團結,而且在我厲家的承受範圍內,我們厲家,一定會竭盡全力完成!」

議事廳中的氣勢,壓抑的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厲權輕咳一聲,率先打開了話匣子。

「那是當然了,我們好意派出代表,前來參加貴公子的婚宴,沒想到有來無回,把命都搭在了這裡,這件事情,你必須給我們解釋清楚!」

與厲家向來不和的孫全,率先表明了態度。

「如何賠償我們的損失,倒是後事,現在我們只想弄清楚,當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些人,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身亡,而你們厲家,卻毫髮無傷!」

煉金門的門主,也接過了話茬,不過他在意的,還是事情的真相。

「經過這些天的調查,我們也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這件事情,應該是黑暗大陸的勢力乾的!」

厲權沉吟一番,還是說出了實情。

「黑暗大陸?」

厲權的話一出口,場中的眾人,臉色馬上開始的變化,而更多的,則是一臉茫然。

黑暗大陸這個名詞,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南大陸上了,那些歷史悠久的家族,或許還可以在各自的族典之中,獲得一些黑暗大陸的消息。

可那些新成立的家族,根本不知道,還有黑暗大陸的存在。

大家都一臉的茫然,互相的看著對方,想從對方的身上,獲取一些信息。

https://tw.95zongcai.com/zc/49928/ 「黑暗大陸?哈哈,厲權族長,你居然那黑暗大陸出來說事!」

「你這樣說,是想洗脫你們厲家的罪名吧!黑暗大陸,已經多久沒有出現在南大陸了,怎麼可能會突然冒出來!」

「或者說,你這樣說,還有其他的目的,是想引起大家的恐慌么?」

孫全恥笑一聲,厲聲反駁道。

「厲權族長所言不假,那些死者的狀態,我當日也親眼見過了,確實與史書中記載的,黑暗大陸的手法相似。」

「很有可能,黑暗大陸的勢力,在咱們南大陸,死灰復燃了!」

一旁的月檬眉頭輕蹙,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月門主,我知道,你們古月門,與厲家向來關係不錯,據說,厲家的乾坤台,都隨時向你開放吧,你現在說這話,誰會相信呢?」

孫全還是不肯放過打擊厲家的這個機會。

「我相信啊!月門主怎麼會說假話呢,既然月門主說有其事,那就一定是真的,孫全族長,你可不要藉助這件事情,公報私仇啊!」

不等孫全話畢,一旁的飛塵就接過了話茬。

飛塵與孫全,之前就有一些芥蒂,況且飛塵對月檬十分的愛慕,自然不會坐視不理。

「呵呵,飛塵,你可別忘了,你們君隱門在這件事情之中,也有損失!」

孫全的臉色,微微的一變。

「好了,你們不要再說了!」

「這件事情,除了厲家之外,我第一個知曉,也是第一個趕到現場,從現場的情況來看,的確是黑暗大陸插手。」

「不過,僅憑黑暗大陸暗中做事,根本不可能取得這樣的效果,所以,厲家內部,一定有黑暗大陸的卧底!」

「不知道厲權族長,這些天,你們將這個卧底,找出來了沒有!」

就在這時,坐於上方的蓮花,突然開口。

蓮花一開口,在座的其餘人,紛紛閉上了嘴巴。

當初在極地沼澤爭奪不死靈木之時,這些勢力幾乎全部在場,那件事情,他們也徹底的得罪了蓮花閣。

只不過蓮花閣還沒有騰出手來,一一的找他們算賬,現在,蓮花開口,大家自然也不敢有任何的反駁。

若是引起蓮花的不悅,恐怕自己所在的家族,會成為蓮花閣的首要目標。

「蓮花閣主,我對我們厲家族人,十分的相信!我們厲家族人,是不會做出這種傷天害理,違背祖德的事情的。」

厲權臉色十分的凝重。

厲家內部的環境,向來和諧團結,厲權怎麼會相信,自己的家族中,出現了這樣的人呢。

「呵呵,看來厲權族長,對自己的族人,十分的信任啊!那既然不是厲家之人,那就是其他人了?」

「據我所知,當初與厲家走的較近,而且接觸過厲家宴會所用酒水的,就只有那個名叫朱帥的少年了吧!」

「難道,真正的內應,是這個朱帥不成?」

蓮花語氣一邊,直視著厲權。

朱帥奪取了不死靈木的消息,蓮花已經知曉。

當初,蓮花閣的蓮花大陣,仿若天羅地網,南大陸的那些頂尖勢力,都不能輕易的進入其中。

可是朱帥竟然可以出現在大陣之內,這讓蓮花十分的不解。

再加上厲廣的宴會上,朱帥是唯一一個接觸過宴會酒水的外人,這更加的讓蓮花感到懷疑。

現在,蓮花最懷疑的人,就是這個名為朱帥的少年。

聽蓮花竟然將目標指向了朱帥,背後的青蓮腳步輕輕的向前移動一步,嘴角微微的蠕動,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沒有說出來。

而厲權以及月檬等人,聽到蓮花的話后,眉頭也是微皺。

他們自然明白,朱帥並不是那樣的人。

「蓮花閣主,我相信朱帥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厲權出聲維護著朱帥。

「呵呵,我知道厲權族長也會這樣說!」

「當日,你就維護著朱帥,說朱帥並不是奪取不死靈木之人,可事實呢?朱帥早已經將不死靈木收服為已有!」

「現在,你又說朱帥不是黑暗大陸的內應,這樣說,你不怕再次打臉么?」

蓮花根本不顧忌什麼,自顧自的說道。

而蓮花的話一出口,在座的所有人,臉色皆是大驚。

這個消息,讓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當初蓮花閣在極地沼澤,尋找不死靈木的事情,可以說整個南大陸上,人盡皆知。

可是當日,不死靈木到底花落誰家,無人知曉,南大陸上的西門家,甚至因為這件事情,慘遭滅門。

可是現在,蓮花竟然親口說出,不死靈木是被一個年齡不到二十歲的少年奪走,這樣的消息,可以說猶如晴天霹靂一般。

「蓮花閣主!這是兩碼事!」

厲權也沒有想到,蓮花竟然會將這個消息說出來,臉色一變,出口說道。

「我只知道,事情發生之後,朱帥就著急忙慌的離開了你們厲家,而且,臨走之時,他還帶走了你們厲家什麼東西!」

「之後,朱帥便消失了蹤跡,知道現在,也沒有他的消息。」

「難道,朱帥這一系列的行為,還不值得懷疑么?」

蓮花對厲家發生的這些事情,竟然了如指掌。

在蓮花咄咄逼人的一系列話語攻勢之下,厲權也一時語塞,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厲權族長,你怎麼不說話了?難道心裡有鬼不成?」

孫全見厲權沉默下來,馬上抓住了機會。

「事情沒有完全搞清楚之前,我是不會輕易的懷疑朱帥的,我對他十分的了解,他對黑暗大陸,也十分的痛恨,怎麼會和黑暗大陸沆瀣一氣呢!」

被逼無奈,厲權只好開口。

「人不可貌相!」

「若是看他的外表,誰會想到,他能將不死靈木奪走?」

「厲權族長,你做事向來光明磊落,精明強幹,在這件事情上,千萬不能被蒙蔽了雙眼!」

蓮花似乎在善意的提醒著。

「我知道,蓮花閣主,你再給我一些時間吧,這件事情,我總會調查清楚的!」

厲權還是不想承認朱帥就是幕後黑手。

「還要時間,你已經拖了多長時間了?」

「今天把我們喊來,就是讓我們再給你一些時間?」

「厲權族長,莫要以為你們厲家駐地有那密林陣法的保護,我們就對你們厲家無計可施了,若是我們聯手,就算有十個厲家,也不夠我們屠殺的!」

聽了厲權的話,孫全頓時暴跳如雷。 距離厲家宴會上發生的恐怖襲擊事件,已經過去十幾日了。

可是,厲家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使得其他的勢力,十分的不滿。

特別是孫家,孫全本就打算藉助這件事情,打壓一下厲家,現在聽厲權還要推脫,馬上站起身來,指著厲權的鼻子罵道。

「孫全!你這是幹什麼!」

「如果這件事情,真的和黑暗大陸有關,那你現在的行為,無疑是助黑暗大陸一臂之力,莫非,你才是和黑暗大陸有聯繫的那個人?」

孫全的行為,使月檬十分的不悅,很快站起身來回擊。

而月檬的一番話,也使得孫連臉色一陣變幻。

這件事情,和黑暗大陸到底有沒有關係,其實孫全的心中,十分的清楚。

被月檬這樣一說,孫全也不敢繼續追責了,生怕自己做的一些勾當,被人發現。

「行了,這件事情,容不得大家有半點的馬虎!」

「現在,事情的關鍵,就是那個朱帥了,只要他出現,這件事情,或許就會真相大白!」

「大家也不要在這裡胡亂猜測了,現在,各自回去,尋找朱帥的下落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