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所有女孩的心,都在顫抖著。

「嗚嗚嗚……」

眼淚,不住地從女孩們的眼眶滑落,她們怎麼也不會想到,逃出了盛御大王的洞穴,安克鎮,卻變成了這個樣子!在那片熒綠的森林中,伴著微弱的獨奏淺淺而行。沉眠的獸啊,偎在一左一右,光暈里字幕如流華,尺波電謝間,無聲字幕陸離斑駁。

「不是因為我有多強大,也不是因為擁有必勝的把握,而是去做,去儘力做,就足夠了。」

「承諾別人的事,誓死也要做到。」

哆哆哆……哆哆哆……復讀的單音是心靈的起點,是間奏的迷戀,是終結的錘顫。

來來去去如初晨朝露,雨林嫩筍,園果葵鮮,婆娑信步止於心口。衣帶輕寬,一衣一帽尚覺微炎,闔目細品輕吞慢吐之嗚咽,透著粼粼的光,似乎遙滋出新色,且安安穩穩窗下眠。

冬去春來你又如何呢?

且安且好。 「不,不要!我秋兒,不要走!」

秋兒忽然大哭起來,哽咽地說道:「我李秋,從小就生活在安克鎮里,我們一起採藥,一起耕田,一起建造新房,這個小鎮,是我們一點一點,親手建造出來的!」

「這裡是我的家,無論如何,我也不要離開這裡!」

李秋大哭著,對於李秋來說,安克鎮,就是她的全部了!

她捨不得這個小鎮,更捨不得這鎮子里的親人們!

「秋兒!」

李農大叫著。

「對,我們也不走,要死大家一起死,我就是為了更好的安克鎮,才努力活著的!」

「姐妹們,你們說呢!」

「對!」所有女孩齊聲回答道。

「你們……」林寶寶震驚地看著周圍的女孩們,他一開始還覺得她們只是一些普通的女孩子,而現在,她們的表現,讓林寶寶對她們多了幾分崇敬。

「大家都這樣拚命,我林寶寶也不能落後才是!」

林寶寶咬著牙,大步走了出來。

「喂,不要,你那九歲,不可能是嶼秋的對手的!」

「這孩子要幹什麼?他瘋了嗎?」

「不要觸怒嶼秋,他會吸干你的血的!」

聽到眾人的勸阻,嶼秋的嘴角,更是微微上揚,露出一個滿意地弧度。

「你叫林寶寶,九歲就能成為大武師,很不錯的天賦!」

「怎麼樣,有沒有興趣跟著我,只要你跟隨我,我就放了祝霜凝,放了這安克鎮的所有人!」

咚!

剎時間,所有人的心頭都是一顫。

安克鎮,陷入一片平靜。

林寶寶立在嶼秋面前,眾人都是不敢說話,緊張地盯著林寶寶。

看林寶寶這個樣子……

難道,他想要跟著嶼秋嗎……?

一念起 嶼秋笑著,那森然的目光落在林寶寶較小的身軀上,他有著足夠的自信,讓林寶寶跟著他。

而此時,林寶寶緩緩抬起頭來。

「魔頭嶼秋是吧!」

「本寶寶……」

「要親手把你的腦袋剁下來!」

林寶寶大吼了一聲。

嶼秋微微一驚,瞳孔縮小,世人都知道他的強大,而林寶寶竟然無懼他,向他發出挑戰!

短暫的驚訝之後,嶼秋眼中再次充滿了冰霜。

「既然這樣的話,我也沒有選擇了。」嶼秋一笑,下一刻,嶼秋的雙手瞬間變成兩隻一丈多長的巨大骨手,鮮血一般顏色的眸子,落在林寶寶身上。

「死吧!」

唰!

嶼秋上前兩步,那巨大的骨手帶著恐怖的威壓,直接向林寶寶的面門排了過去。

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林寶寶!」祝霜凝嘶吼道。

「三星大武師嗎?」林寶寶低喃了一聲,「我還以為,惡人寨的魔頭,會達到武靈的等級呢!」

「看來,我高估你了!」

「叮!」

黑焱劍,充斥著雷電和火焰,擋在林寶寶的面前。

只見二者攻擊撞出的火光,在半空亮起。

眾人的目光,全都落在林寶寶的身上:「老婆,就讓你看看,寶寶如今九幽劍法,真正的威力吧!」

轟!

一股極其恐怖的劍氣,從林寶寶身上瀰漫而出! 蓮子的八十年代生活 黑夜,在89°的躺視中,躥了過去。

獨自堵著這道黑壓壓的門,一道由白渾濁成黑的門。

早沒了心思去料理

直到郵來春的氣息

奄縮的小命啊

空白亦是潦草

褪在時間的旮旯

忘在韶華的犄角

默默且色衰

掙扎著般囈語

萬勿迷途

為此,打起精神,拔了草,種了樹,席地而坐。

為那風過樂鳴的spring。

送給讓人清肝明目的「訊息」。

晨曦,字有點難,還真的很順口,是吧?

白白的,就是這首曲子,送給把冬天挖的粉碎的冬去春來又一春。

快醒醒,快醒醒,起來睡覺了。 「大成了嗎?」 夏多的耐色瑞爾之旅 祝霜凝驚訝地盯著林寶寶。

要知道,她從修鍊九幽劍法,到九幽劍法大成可是用了數年的時間。

而林寶寶接觸九幽劍法,才不過一個月而已!

「呀!九幽蒼龍!」

嗖!

林寶寶化作一道流光,直奔嶼秋沖了過去。

「一星大武師啊!」嶼秋森然一笑:「普通的四星大武師,都不是我的對手,更別說,你一個小小一星大武師了!」

「咔咔咔!」

嶼秋的骨骼手臂瞬間拉長,宛如繩索一般向林寶寶捆來。

「想困住我?」林寶寶眼眸一冷,大手一抬,這強橫的一劍,狠狠斬在那條骨臂之上!

而下一刻,一股極其陰邪的力量衝進林寶寶的體內,宛如附體之蛆一般!

「這是什麼力量!」

林寶寶微微一驚。

爆寵小狂妃:邪帝,要留情 此般靈氣,竟然和紫極渾天炎有差不多的強度!

系統:「特殊靈氣,鬼骨氣。」

「鬼骨氣?」

林寶寶退了回來,通過系統提示,林寶寶漸漸了解了嶼秋的力量!

鬼骨氣!

它與血魂魔氣完全不同,血魂魔氣是由功法凝成,通過煉化武者的血魂提升實力!

而鬼骨氣!

則是連別人的骨骼都一起煉化了!

「這世上,還有如此恐怖的力量?」林寶寶咬著牙,果然,在異世界,什麼危險都可能遇見。

「就算鬼骨氣又如何?」

「我林寶寶,可是要征服月神大陸的男人啊!」林寶寶森然一笑。

「斬!」

林寶寶一躍而起,手裡握著黑焱劍,對準嶼秋的腦袋,猛砍過去。

然而,嶼秋的兩隻骨手,實在太長了!

叮叮叮叮叮!

林寶寶的劍,全部砍在嶼秋的骨手之上!

而林寶寶浪費了不少靈氣,竟是沒有碰到嶼秋的本體一下。

「怎麼了?」嶼秋一笑:「你不是要殺我嗎?」

「你現在在幹什麼?給我撓痒痒嗎?」嶼秋擺動著空中的兩隻巨大骨手,猩紅地眸子鎖定在林寶寶身上。

「你少在那耀武揚威了!」

「本寶寶現在就來拿你的人頭!」

林寶寶大吼,再次拿著黑焱劍,向嶼秋沖了過來。

嶼秋不屑地一笑,冷吭道:「你很有決心,可我沒什麼耐心!」

「就這樣結束吧!」嶼秋吼了出來,那一刻,嶼秋的兩隻骨手化為了猩紅之色,無數血箭從骨手裡噴射而出!

「林寶寶!」

嗤嗤嗤嗤嗤!

血箭刺穿了林寶寶的衣服,插進林寶寶的身體,剎時間,林寶寶血染衣襟。

「哈哈哈哈!」

「就這等實力,也敢來挑戰我嶼秋?」

「真是不自力量啊!」嶼秋猖狂地大笑道。

「小弟弟,你沒事吧!」

「那小娃子……」

「不要,不要!」

居民們低喃著,女孩們大喊著,所有人都在關注著林寶寶。

此時的他,承載了這個鎮子和一同起來的祝家武者,所有人的意志。

「寶寶!」祝霜凝竭力吼了出來。

咕咚!

林寶寶的劍插入地面,腳步直接一頓,看著破碎的衣服,心頭猛地一顫。

別的衣服,林寶寶不在意。

可偏偏這件!

「混蛋!」

「混蛋!」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