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所有人都靜靜看著慕雲霆,看著那胸膛上的時間紋印,各個都目不轉睛,生怕錯過任何一刻。

這一刻

慕雲霆感受不到紫色電雷入體的痛苦,眼神空明,氣質空靈,彷佛是看遍了億萬年的滄海桑田。

一指頭探出

時之力隨之而來

滴答滴答

回蕩寰宇中的時間聲音,一指頭輕輕點向黑暗天凶,超越一切力量的秘術手段。

「噗呲!」

光華一來

縱然是黑暗天凶,也是在毫無徵兆中深受重創,身軀一軟不禁癱倒在地。

「好強悍的力量!」七彩天罪翎不禁感嘆道,目光不禁望向蒼穹。

域外

不知道多少光年外,一顆荒涼大星上,一襲白衣隨風而動,那攝人心魄的明眸眉目,靜觀萬千變化。凌霄女帝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不言半語,如同謎一樣的存在。

話說兩頭

就在七彩天罪翎與赤金獄天鷹連番大戰中,罪城內一道妙曼身姿,在罪城內極速而行,不是他人正是落塵洞天宗女符靈瑕。

「看來應該就是在這裡了。」符靈瑕停下腳步,一副興奮神情看著前端。

眼前此地原本是敬天祭台所在,如今敬天祭台不在,此地僅僅只是一處平地。

符靈瑕扯了扯鬢髮笑道「這裡想必應該就有,那傳說中的神泉吧!那個暗處的朋友出來吧!如果想要神泉,我們也可以合作嘛!」

「能夠與落塵洞天的宗女合作,這可真是在下的榮幸。」

狼十九自暗處走了出來,只是兩人全力出手,僅僅只從地底抽出數滴神泉。

……

罪城戰場上

黑暗生物不敢妄動半分,慕雲霆一指點傷黑暗天凶的一幕,如同夢魘縈繞在眾人心頭上。

盛鼎抓住時機立即指揮南晉部隊撤退,看著越發強大的絕世凶獸,盛鼎心中無比惱怒,虎目充血看著對方。

「殺我子嗣,老夫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恭候大駕!」

南晉部隊撤退中盛宏很是平靜,並沒有看向慕雲霆,不過此刻原本古井不波的心,開始有了些許變化,模模糊糊中有了追求的方向。

南晉大軍就此撤走,這次征伐戰爭可謂是損失慘重,相信在短期間不會再來罪城。

夏海看著狼狽退走的南晉部隊,緊張的心情也是鬆懈下來「這次罪城是保下了! 重生嫡妃:農女有點田 真是不容易啊!」

「是啊!」商少華也是一臉感慨「希望從此以後一切都太平,我和婉渃還是新婚燕爾了。」

燕孤凌道「不可放鬆,黑暗生物還未退走。」

慕雲霆看著胸膛漸漸散去光華的時間紋印,心中自然有所明白,這力量不是屬於自己的,但那紫色電雷入體瞬間的感覺,似乎在死亡凶星上有所感受。

咻……

一聲破空響

黑暗女王百里末郁迎面而來,神情平靜可眼神中,卻散發著從來都沒有過的嚴肅。華懷池及石靈王等一眾,見狀無不跪地朝拜,畢竟這一位可是上星貴女。

「她怎麼來了?」

慕雲霆深知這黑暗女王的手段,對方絕非等閑之輩,自出現一刻有所提防。

「撤退!」

一聲令下

黑暗生物大軍沒有二話就此退去,華懷池縱然心中再有不甘心,也不敢忤逆這一位黑暗女王。

而百里末郁向前又輕輕扶起黑暗天凶,這位鳥獸人身的赤金獄天鷹,看起來是身受重創,就連站立都頗費力氣。

「抱歉!」

黑暗天凶剛要言語,百里末郁就搖頭示意,讓其不必內疚,反觀慕雲霆始終在,密切關注百里末郁一舉一動、

「你的成長速度實在超乎想象!更沒有想到你與域外有關聯,看來之前是本女王小看你了。」百里末郁娓娓道來,語氣中不帶半點情緒。

那紫色電雷入體,百里末郁自然知道是域外修鍊者出手,若是繼續攻擊罪城,想必域外修鍊者又會隔空出手,為了幾斤神泉如此的行事,也是實屬不智。

「本女王在你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不過如果這股危險氣息,轉變成對本女王乃至我族的威脅時候,本女王會親手出手抹殺你!」

慕雲霆靜立風中靜靜看,百里末郁離去的背影,他心中知道在未來的道路,自己又如了一位敵人。

「丫的!這麼快就跑了,有本事和本神尊過招啊!」

慕雲霆轉頭一看不禁搖頭嘆息「七彩天罪翎終究還是成了落湯雞,還是不改的狗脾氣啊!」

……

「我們贏了!我們贏了!」

歡呼聲響徹罪城每一個角落,守城部隊無不是激動神情,先是南晉大軍的攻擊,再來是黑暗凶潮,在如此大災面前他們活了下來。

燕定天走向慕雲霆,拍了拍肩膀,僅僅只是一個動作就代表了千言萬語,這樣的結果來得太不容易了。

商君華燕孤凌兩人從高牆上沖了下來,一把直接抱起這次的大功臣,商君華更是感激涕零「多虧!多虧了老慕,不然婉渃就要當寡婦了!」

燕孤凌罵道「有你這麼說話的嗎?那可是我族妹!」

「是是是!大舅哥說得對!我太激動了!」

夏海在三人中顯得更為含蓄,對著慕雲霆莊重的行禮,深深一鞠躬「在下不能代表罪城,僅僅代表夏家謝過慕兄!」

劫後餘生的罪城,卻在感受著久違的感動,而在龍田平原的某處山峰上,秋離塵靜靜的看著這一切。

「那破空而來的紫色電雷,到底有什麼的來歷?」秋離塵眉頭深鎖,暗暗自語起來。

就在秋離塵思考時候,一縷清風拂面而來,孟心遠緩步而來。

秋離塵笑道「難道你一點都不好意,那紫色電雷的來歷?」

「應該是來自域外,不過這些與我何干?」

「看來你一點都關係,你的對手情報哦!」

「對手?那是八年之後的事情了,現在他還不是威脅。」孟心遠嗎,每一個神情中,都流露著無可比擬的高傲,如同整個北辰都不在自己眼中。

秋離塵握起落葉黑刀,目光甚是火熱,刀意籠罩整個山峰「你的高傲真是讓我很不爽啊!不和你過過招我會渾身不舒服的!」

回望秋離塵一眼,孟心遠冷峻的面龐居然露出一絲笑容,不過秋離塵卻道「沒人告訴你,你笑得樣子比哭還難看嗎?」

孟心遠道「你說我們能過招幾個回合?」

「三百回合不分勝負,三百回合外就不知道了!」

「是嗎?」

龍田平原小小山峰上,兩道人影來開始交錯,刀劍齊鳴湊出一曲千秋樂章,刀來劍往中見證了兩位翹楚崛起的畫面。

落葉黑刀越發鋒利,勁化作狂龍席捲八荒,而孟心遠手中古劍總是遊刃有餘,儘管過招數次可秋離塵還是探不出對方的深淺來。 罪城

硝煙已經漸漸散盡,時間也悄然的流逝,這是戰火的第三天,而在這短短時日中。

慕雲霆絕世凶獸之名,已經傳遍整個北辰星球,一位狂野而又霸道的男子,在連番大戰中,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大梁國度

一座庭院內,易浩宇在靜靜的擦拭著,手中那一把鋒利無比的戰戟,一邊擦拭一遍自言自語「真是沒想到,你居然闖出這麼大的名堂,真是讓我羨慕啊!」

易浩宇的目光凝視著戰戟,寒光照臉,彷佛在傾訴著心中的想法。

雁雲山脈

黑風山上,衛然聞雞起舞,在紫霞初陽下,身形矯健劍鋒飄逸,稚嫩的臉龐,堅毅的目光,映照在晨曦中。

「慕小哥,我也會好好努力,將你成為絕世凶獸最可靠的後盾。」

而類似王家百秀劍門等,一眾與慕雲霆有過恩怨的勢力,完全已經是炸開鍋了,誰都沒有想到一個自黑風山走出的男兒,會掀動如此之大的波浪。

雲岳王朝

步弦面向亭湖,卻不似湖水一樣平靜,心中反而起了無盡怒火,之前派去的罪城的暗殺小隊,也全數鎩羽而歸。

「絕世凶獸慕雲霆,你當真以為你能夠無敵天下?」回想起當初戰場上的慘敗羞辱,步弦雙手緊握,青筋暴起,心中更是殺意不斷。

一個人的崛起,註定要伴隨無數人的隕落。

……

經歷戰火摧殘后的罪城,卻在這個時候有著一絲難得的安逸,面對四周狼藉廢墟,罪城子民都在努力收拾殘局。

而燕夏商三方世家,也達成聯盟共識,決議以罪城為源點,開始漫漫復國之路。

而剩下的徐吳白三家,也明白時局已定,只好灰溜溜離開罪城,為自己留一條生路,更留下反撲的可能。

這個時候慕雲霆倒是無所事事,百無聊賴的四處閑逛,不知不覺中就走到敬天祭台的舊址上。

慕雲霆道「這底下就有神泉?」

「這神泉就算在神族中,也是難得的寶貝。」落湯雞很沒氣質的流下口水來,看著祭台舊址「要是喝一口,那人生就完美了。」

慕雲霆一聽也是激動,雙眼放光「那我們就嘗一嘗吧!對了那神族是什麼種族。」

「神族啊?就是很臭臉愛擺譜的種族啦!」落湯雞一臉無所謂。

三首雲蛟卻道「咱老雲卻聽說,那神族可是雄霸星空,有無數年傳承的絕對強族!族內的大手段者無數啊!」

落湯雞擺擺手道「大兄弟啊!你想多了啦!」

慕雲霆試探性問道「我怎麼感覺,你對什麼神族意見很大啊!」

落湯雞馬上轉移話題「看來這神泉已經有一小部分,被人取走了!剩下一點就給我補補身子好了。」

「想得美!」

為了神泉慕雲霆與落湯雞,再一次扭打在一起,其狀況可謂是慘烈無比。一番大戰下來,慕雲霆可是一嘴的鳥毛。

「一滴!就一滴,各取一滴療傷養身子。剩下的神泉就打通地脈,讓整個龍田平原產生神氣,讓小部分的天地脫離末法大牢。」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