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所有人都站好之後由祕書出來說話,無非是對公司發展建設的一些話罷了,說完之後她的上司又出來發了一些話,終於會快要開完的時候安夜開口了,漆黑的眸睥睨着所有人,帶着桀驁不馴。

“爲了讓所有員工更加積極上班,從今天起,在職者不準戀愛。”冰冷的語調慵懶如,卻讓人心頭一驚。

開始有員工露出苦惱的表情還有鬱悶,祕書與她上司也在一邊附和着,蘇子整個過程什麼都沒有聽進去,她心亂如麻的站在最邊角的角落,身體僵硬,表情僵硬,如被人施法成了木偶一樣,黑眸失神,不知在想着什麼。

安夜眼角的餘光看到她微紅的眼眶後眸光閃爍了下,你很痛麼?可是你又知不知道你的那些痛不及我痛的萬分之一?斂去那些雜亂的心緒,他朝着她看來,然後開口道:“你,開會遲到,呆會兒將公司廁所打掃一遍。”

蘇子心裂開無數碎片,聲音極輕的應了:“是。”

他深深看着她不說話,過了很久才轉身離開,削瘦的黑色身影帶着孤獨與寂寞離開。其它員工也紛紛散開,她上司走到她面前又是將她訓了一頓罵得狗血淋頭才離開,等他走了之後蘇子才恍惚着回過了神,走進廁所開始打掃,一打掃就是一個早上,累得她混身痠痛,有事做就好,有事做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喂!蘇子,你過來。”

她才做好衛生從廁所走出來的時候她的同事小梅就開始嚷着叫她,蘇子揉了揉痠痛的腰然後走了過去。



———————————————————————————————— “你怎搞的呀!叫你買咖啡居然都冷了!”小梅只是比她來早了幾個月可是卻對她頤指氣使,似乎因爲與她上司有染所以對任何人都不屑一顧。大文學

蘇子忙解釋:“不是的,因爲早上開會耽誤了所以……”

“耽誤?哼!我纔不管!總之你把我給你買咖啡的錢還給我!”小梅伸手就要,態度囂張。

蘇子的臉色蒼白了些,不在說什麼然後默默拉開包包的拉鍊然後給了她五十塊錢,小梅拿了錢就離開,蘇子蹙眉喊她:“小梅。”

“怎麼了?”小梅不耐的瞪她。

“咖啡是二十塊,我剛剛給了你五十塊。”蘇子小聲說道。

“呸!你害我餓了一大早不給精神損失費的呀!有毛病!我還不嫌棄你剛剛從廁所裏走出來薰到我了還問我要錢!”小梅盛氣凌人道,說完立刻走開留下臉色蒼白的她一個人站在那兒。

蘇子緊緊握住錢包,神色悽淡,若不是,若不是因爲她想留下來天天看到,若不是想與他在同一個地方上班,她剛剛早就拿起凳子朝那女人頭上砸去了,哪會顧忌這麼多?如果鬧事肯定會被老闆給開掉,想到這心又是撕裂般的痛,視線漸漸模糊,安夜,你可知道我爲你付出的這樣……

“喂!我剛看到你把小梅的咖啡錢還給她了,我的也還給我吧,一點也不好喝!”另一個同事將喝了一半的咖啡遞還給她,伸手就要錢。大文學

蘇子的眉微微皺了一下,然後看着他道:“這咖啡你己經喝了。”

“媽的!個臭表子!你剛說什麼?!有種在說一次?!個爛貨!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早上去做了些什麼。”那同事突然對着她就破口大罵,然後朝其它人大聲嚷道:“別看她看起來文文靜靜,其實騷的很,你們看她的脖子還有她的膝蓋,誰不知道是做出來的?!”剛一說完其它人全部發出噓聲。

蘇子額頭青筋畢露,她深呼吸着壓抑心頭的怒火。

“一看就知道不是玩了3///P就是S///M,個不要臉的東西!算了,錢我也不要了,萬一你有梅毒怎麼辦?哈哈哈。”那同事罵得盡興之後不忘侮辱她一句,然後才得意的離開,其它人也漸漸散了,可是竊笑和議論仍不止。

她靜靜的站在那兒低垂着頭,表情模糊不清,優美的頸部線條看上去柔美而又脆弱。大文學

安夜在辦公室的玻璃門後深深看着她,黑眸深暗,從這個距離看着她的背影她真的好小好小,就像箇中學生一樣,可是那般的嬌弱又是那樣的堅強,被那麼多人欺負也不啃一聲,也不哭。轉身的時候他隨手拿起菸灰缸重重砸到地上,摔得粉碎。

什麼感覺?

看到她被人欺負有種報復的快感,可是聽到那些人說的話心裏又是憤怒的嫉妒。

安夜坐在皮椅上雙目輕閉,眉深皺,你真的如那些人所說的般與他有過那樣的激情麼?連我都不曾那樣與你……是什麼在他的心裏膨脹,然後,爆炸。

門“扣扣扣”的響了起聲,然後是她清柔的聲音:“安總,水來了。”

閉上的眸顫了下然後恢復平靜,他淡淡開口:“進來。”

蘇子心跳加快,拿着手中水杯然後推開門走了進去,剛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地上被摔碎的菸灰缸,臉色頓時灰暗下,他生氣了,他真的相信她和神奈明之間發生了那樣的事麼?明明情緒涌動可是表面仍要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她踩在那些玻璃渣上將水遞到他的桌上。

“喂。”他不知跟誰接起電話,聲音溫柔的不可思議,雙腿悠閒的翹在辦公桌上顯得更修長,整個人則慵懶靠在皮椅,一色的黑,冷酷魅惑。

蘇子放水杯的動作頓了下,表情有些慘淡了。

“寶貝,讓我猜猜你現在穿着哪件內///衣。”他啞聲道,俊美的臉有幾分玩味的笑意,半睜的黑眸直直盯着她蒼白的臉還有那慘淡的表情,說話的聲音更加溫柔曖昧:“一定是我最喜歡的那件,前扣,很方便。”

明明水杯放下了可是爲什麼她的腳步卻如定住了般不能動彈,蘇子深呼吸着,淚水一時涌出一時忍回去。

安夜眸色越來越深暗,俊美的臉也故意湊到她面前凝視着她,卻對着電話笑了,啞聲道:“我喜歡你穿上那件吊帶的白色睡裙,然後,被我撕成一片片碎片。”

蘇子的心臟猛得沉到谷底,擡起顫抖的眼皮朝他望去,他在笑,笑得無比妖媚,可是她卻笑不出來,努力想看清他的臉但視線還是不爭氣的模糊了,伸手想擦的時候他卻緊緊抓住她的手腕不准她動彈,蘇子混身一震,頭垂得更低不敢看他。

“然後,沒有任何前戲的進///入你,你知道我喜歡看到你因爲痛苦的愉悅而皺眉。”他的聲音越來越低,望着她的眸也越來越炙熱,那兒是強烈的恨,而恨的背後卻是深深的愛。

“夠了!”蘇子哭着推開他然後捂住臉便跑了出去,門重重的被摔上。

安夜拿着手機凝眉看着被關上的門,臉色一片陰沉,手機裏是嘟嘟嘟嘟的聲音什麼都沒有,其實,他沒有跟安妮打電話,他是在氣她,是的,氣她。

“啪”的一聲電話被他摔個粉碎,安夜低頭深呼吸着,氣息不穩,一雙黑色的眸不知何時佈滿了血絲,定定的望着桌上的那杯她剛剛送來的水,然後慢慢伸手捧住她剛剛捧過的位置,眸光微弱閃爍,對它啞聲道:“你聽到我跟她調///情會痛,那你知不知道我聽到你在他身下喘息也會痛?!”

安靜的室內又響起了一個玻璃響聲,門背上全是滑落的水跡,而他氣息粗重,雙手深深插入發中埋着頭,閉着眸,眉宇間盡是陰霾。

是不是不願想起的事真的就能夠不想起,我不想想起你還是想起,我不想想起你與他還是想起。

一切只因,我想你。 這一天是那麼的漫長,只是一個早上己經讓她心憔力悴了,蘇子呆坐在座位上看着其它的同事們紛紛出去買飯吃,己經中午了可還是沒有看到他從辦公室裏出來,每次他不出來她就不會去吃,儘管她肚子裏己經餓得冒酸水了。

“蘇子,呆會兒有電話你接聽一下。”前臺走之前對她微笑道。

蘇子立刻點頭:“好的。”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她和他,一種很微妙的感覺,她一直癡癡看着他的辦公室,他現在在裏面幹什麼?在跟安妮打電話麼?想到這心劇烈的疼痛像被粗如拇指般的針給深深紮了一下。

“叮咚”一聲電梯響了,然後妝容明豔的安妮穿着一身時尚的黑衣黑褲走了進來,腳踏七公分的高跟鞋,火紅色的發披着盡顯熱情妖媚,手中挽着一個大紅色的包包,很顯眼,很鮮豔,她先是掃了她一眼然後輕笑道:“蘇小姐,真巧。”

“恩。”蘇子尷尬的應道,埋起頭裝做很忙的樣子,她不知如何現面對與她在一起的場景,因爲她討厭她,一個人又如何與討厭自己的人相處在一起呢?

安妮眸中閃過一絲輕嘲,然後嬌笑道:“既然你忙我就不打擾你了,哎,安夜不停跟我打電話叫我過來,真是性急。”她故意將“性”字加重語調,在看到蘇子手中的筆掉落之後得意的走了,像她這種蠢人又怎麼會猜出那是她的謊言。

他一直打電話給她。

看來他一直不出來吃飯是因爲他在和她打電話,蘇子撿起那隻筆後用筆尖狠狠戳着她的掌心,不是那樣的,不是,如果是的話他就不會在打電話的時候用那種眼神看着她,呵呵,那種眼神,恨的眼神,說明,他還是在乎她的不是麼?

這樣的自我安慰,是不是很可笑呢?

電話響起的時候她立刻擦了擦臉上的淚然後微笑道:“喂,你好,請問找誰?”

“我找你們的安總。”

“好的,我爲你將電話轉過去。”蘇子立刻禮貌道,說完之後按了幾個鍵盤打入他的辦公室中,電話剛響的時候她正準備通報時卻聽到一陣男女的喘息,甚至能清晰的聽到桌面上的趣件被掃落在地的聲音。

“喂,小姐,電話通了嗎?”握在手中的電話不斷髮出客人煩燥的聲音。

蘇子握着另一個電話傻傻聽着裏面越來越急促的喘息還有一二聲生吟,胸口開始劇烈起伏着,淚水洶涌奪眶而出。

“啊……夜……不要……”

“夜……你怎麼了?我好痛,啊啊啊……”

“……啊,恩,恩……”

喘息聲貼近耳朵一聲聲傳了進來,猶如利刺刺穿,淚流下的那一刻二隻手上握着的電話統統掉到地上發出嘟嘟聲,蘇子伸手死死捂住嘴哭了出來,發出低低的嗚咽聲,眼中的淚像是決了堤的洪水一般,神色滿是受傷。

原來,他氣她是假的,他愛安妮是真的。

蘇子,你怎麼這麼可笑呢?

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到門合上的聲音,蘇子僵硬的轉過頭,泛紅的眼眶看到了一臉春風得意的安妮正提着包朝電梯處走去,她似乎沒有看到她,口中哼着歌如同有什麼開心的事,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刻蘇子看到她脖間有幾枚清晰的吻痕,顏色很深很深。

穿越農女要回家 他以前每次都要吻得她血流出來才善罷甘休。

以爲他只對她一個人這樣,原來不是。

電梯門合上之後蘇子的身體也冰涼冰涼,明明是夏天爲什麼覺得像是處於冰天雪地,一看時間才只是下午一點,她好想寫一個請假節請半天假,她真的沒有辦法在在辦公室呆下去了,使勁抹了一把淚後覺得眼睛好痛,一照鏡子,腫的像桃子一樣了,她心又是一陣抽疼,思緒恍然。

“滴滴滴……”手機響了,蘇子失了一會兒神後纔拿起,下刻,黯淡的眸一下子亮了起來立刻朝他辦公室看去,是他打的電話爲什麼卻不用辦公室裏的?也不多想就立刻急急接聽“喂……”

聽到她沙啞不清的甚至帶着幾分期待的聲音,電話那頭沉默了幾分鐘然後冷淡道:“半小時後下樓來和我一起去見客戶。”

他說的太快她一時沒能聽清,才反應過來的時候電話己經掛掉,可是蘇子冷掉的心又恢復了些溫度,她的毒藥是他,解藥也是他。

在汽車開往酒店的整個過程他與她都沒有說一句話,看也沒看她一眼,可是蘇子的心卻很滿足,很感激與他能有這麼寧靜的一刻,記得以前他開車載她的時候總是忍不住動手動腳,有時候等紅綠燈他都會忍不住抱住她熱吻一記直到車後喇叭響半天,交警跑到警告他也不聽,想到這她不輕笑出聲,那樣的他很孩子氣,可是她很喜歡,很懷念。

安夜聽到她的笑後眉梢輕挑,黑眸通過後視鏡看到她臉頰淡如花般的笑,心裏不禁一動,裝做漫不經心的問:“在笑什麼。”

蘇子頓時驚訝的看着他,她沒想到他竟會主動與她說話。

“我在問你笑什麼,不是問你看什麼。”他將車開轉了個彎又問了一次,眉宇間一片冷酷卻又英俊的近乎魅惑。

心撲通撲通如小兔子一樣加速跳着,臉也不知不覺紅了起來,蘇子壓抑住激動狂喜緊張的心情,小聲道:“我想起了以前……”說到這又生生停下緊咬住脣,她不敢在繼續說下去了,怕他又會對她冷嘲熱諷。

安夜等她等到心情有些煩燥了,突然踩住煞車然後車子停了下來,他轉過臉緊盯着她嫣紅的臉頰,眸光閃了下,然後冷聲問:“到底想到了什麼。”現在車子正開到最繁華熱鬧的一條街上,車後還排着好長的車,己經有人開始按喇叭了,蘇子知道他的性格,一件事不明白誰都別想快活,一時間又是不安又是遲疑着開了口。

———————————————————————————— “以前……你開車的時候總是不專心,等綠燈因爲吻我而被罰款。大文學”她的聲音很低很低,很輕很輕,像是羞怯的小女生一樣,頭也不敢擡,說完臉紅到了耳根子,這樣的她很可愛,很嬌媚。

安夜愣了一下,然後看着她的眸光漸漸複雜。

蘇子見他半天沒有反應以爲自己又說錯了話,加之車後的喇叭聲不絕於耳十分嘈雜,於是不安的擡頭看着他,猶豫道:“我們是不是要……”還沒說完他便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然後附身吻了上來,蘇子因吃驚二個眼睛都瞪圓了。

他先是韓住她柔軟的脣瓣深深吸/了一口然後慢慢離開,二個脣瓣因津液而粘在一起,分開時能感受到那顫慄的蘇麻感,僅是如此蘇子的呼吸己經快要停止了,紅着臉頰怯怯看他,他的眸近在咫尺,一片灼熱。

“滴滴八八……”外面的喇叭聲更吵。

蘇子卻什麼都聽不到了,呆呆望着他,一雙水汪汪的眸因羞澀染上薄霧,惹人憐愛,就在她以爲他吻完了準備低頭的時候捏住她下巴的手用力一提,她失措的擡起頭然後第二次被他吻上,這一次的吻不像上一次那般輕柔。

他一韓住她整個嘴脣便反覆西允着,她的二邊臉頰都因他過於用力唆///允的力道而收//縮着,他高挺的鼻子與她小巧的鼻子貼在一起隨親吻的動作互相摩///擦,詩熱的呼吸吹到臉頰便是一陣蘇麻之意,尤其是凝視着她的灼熱黑眸,那眸光幾乎令她融化。大文學

“喂,裏面在幹什麼?快開車呀!”不知是誰在用力敲着車門。

蘇子意亂情迷的心一驚,睜開怯怯的眸望他卻看到他因投入接吻而閉上的眸,心霎時間也軟了,漸漸閉上眼感受着他的吻,他的舍從她左邊脣角一直恬到右邊,然後伸//入她口中緊接着雙脣用力韓住她的脣便開始吸,直將她口中的津液一下子西光,西到不在有任何水份。

“嘖嘖嘖嘖……”安靜的車內不斷響起水嘖聲,十分曖昧。

不知是誰的呼吸開始急促了,蘇子情不自禁伸手摟住他的脖子然後主動伸舍與他的舍頭糾纏在一起,可仍帶着幾分怯怕,他是那樣霸道又是那樣強勢,舍尖從她舍根處開始恬,近乎挑豆的慢慢恬着,那樣慢卻令蘇子的身體在瞬間燥熱起來,氣息也開始不穩,原本摟住他脖子的手變成緊緊抓住他的肩膀,無力喘西。大文學

安夜望着她眸半眯半睜的情動模樣後,雙手捧住她嬌小的臉蛋然後深深吻了下去,英俊的臉龐不時隨吻而側轉着,也更加深了這個詩吻,二人都因過於激烈的吻而導致臉頰深深陷了下去,不斷動着。

“喂,裏面的車主,如果在不出來我就將你們的車吊走!”交警嚴厲的聲音響起,外面全是議論聲。

吻到情濃時蘇子聽到聲音心不禁一慌,牙齒也不小心咬了他的舍頭嚇得立刻睜開眼看着他漆黑炙熱的眸慌道:“對,對不起……”她說話的時候帶着幾分微//喘,被他吻得顏色緋紅的脣也輕顫着,水潤潤,似等人去採擷般,加上幾縷青絲貼在白皙的臉頰,天真嫵媚。

安夜呼吸微急,直接附身壓在她身上,然後雙手插//入她濃密的髮絲間就吻了下去,舍頭在她脣瓣上來回恬舐逗得她也情不自禁伸出舍,二個舍隔空摩//擦恬着對方的脣和臉頰,氣息粗重,是濃濃的情玉氣息。

車子突然騰空被人吊了起來,蘇子邊喘息邊緊緊抓住他胸前的衣衫,眸光慌亂閃爍着,乾燥的口中突然溼//潤起來,原來是他將自己的津//液喂到她口中,蘇子所有不安又消失,吻住他的脣便西允起來,二人激烈的吻着。

彷彿,明天就是世界未日。

因爲這一記吻,吻完的時候蘇子的臉頰大部份麻痹且痠痛,疼得她要用手捂住,這還是輕的,更重要的是她的整條舌頭都麻了失去知覺,還有嘴脣也腫了起來,有幾處被咬破的地方還滲着鮮血,她羞的簡直不知怎麼見人了。

而他,仍是一身精緻黑衣,面容俊麗,神色冷靜,除了嘴脣的顏色很鮮豔之外便沒有其它的反應,走在她前方領着她坐上另一輛轎車便離開交警隊。

吻到車子被吊走也沒有知覺……

坐在車上的時候蘇子的臉一下子熱到發燙了,偷瞄坐在身邊的他,還是那樣的冷酷淡漠,可是心裏卻在也沒有任何傷心了,那樣激烈的一個吻,安夜,你敢說你對我真的沒有半分感情嗎?我不信!!!

路爾酒店。這是一間五星級的酒店,裝修奢華,宛若殿堂。

下了車他便朝裏走着,蘇子差點有些跟不上他的腳步了,一路轉了好幾個彎才走到一個包廂裏,桌上早己擺滿了誘人食慾的飯菜,一箇中年男子坐在那兒等着他們,臉上的不悅因看到安夜全部消失化成微笑。

“哎呀! https://ptt9.com/104628/ 安總,你可總算來了!我等你等的好苦呀!”那男子言語誇張道,說完就爲他倒了一杯紅酒,當他看到蘇子的時候眸中流露出猥///褻的光,蘇子感到不舒服,立刻低下了頭朝其它地方望去。

相比他的肉麻噁心安夜就冷淡多了,神色慵懶的拿起手中酒杯輕嘬了一口,然後對着他道:“合作愉快。”

“哎呀!當然是合作愉快嘛!安總的公司從英國開到了中國還不是因爲賺錢,名氣大,我能跟你們公司合作當然愉快!”那男子不停拍着馬屁,然後敬酒。

安夜只是喝酒懶得在跟他說話。

那男子說了半天見安夜不理他也不想自討沒趣,於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到蘇子身上,她雖然穿着簡單的黑色OL裝,可是曲線分明,尤其是一張臉眉目清秀,烈焰紅脣,真是迷人的尤物呢。

“這位美女,你是安總公司的還是?”他色////眯眯的靠近她坐着問道,灑氣燻人。

—————————————————————————————————————— 蘇子不悅的皺起眉,可還是有禮貌道:“我是公司的趣員,今天陪安總一起過來。”最後一個字還沒有說完的時候感覺到他的手在桌底下開始摸她大腿,蘇子的臉色頓時一變,憤怒的看向他。

“原來是趣員呀,正好你讀一下我和你們安總合作的趣件。”那男子吊兒郎當的說道便給了她一份趣件,同時,手指又貪心不足的朝她臀部摸去,蘇子的手拿着趣件無奈沒有辦法阻止他,求救的朝安夜看去他卻是神色淡然的喝着酒,邊看也不看他們這邊。

他一定是知道的。

蘇子眼眸開始溼潤,今天是他與這個男人談合作,不能因爲她而搞砸了,於是她忍住那男人對她的騷擾,開始唸了起來。

“不錯,你的普通話真好。”知道她不敢反抗那男人膽子更大了起來,乾脆湊到她臉頰旁邊嗅着,手也挽住她的肩膀故意假裝親熱,桌下的手己經來到她羣底要往裏面探。

蘇子往下唸的話頓了一下,臉色也越來越難看,她忍住淚朝安夜看了一眼卻發現他正在看她,可是表情卻淡漠,漆黑的眸有幾分看戲的興意,脣角輕勾。心頓時深深刺痛着,被他吻過的竊喜全部消失。

“怎麼不念了?念呀?”男人說着摟住她肩膀的手突然從她不胳肢窩穿了過去便粗魯的捏住她胸部,蘇子身體頓時僵硬立刻扔掉手中趣件用力便要掰開他的手,臉己經氣得鐵青了,那男人見她反抗起來不旦不怕還更狂妄。

“哎呀!脾氣真大!我喜歡!”說完更是放肆的伸出雙手製止住她掙扎的手然後就要吻上來。

“放開我!”蘇子終於忍不住用盡力氣推開他大叫,所有的理智都失去了,紅着雙眼拿起桌上一鍋滾燙的湯便朝他身上潑去,然後推開門便不顧一切的跑了。

男人在地上痛苦的嚎叫臭罵着,手死死捂住臉對安夜道:“安總!你一定要將那個小賤人給我捉來!我非要搞定她!媽的!我出一千萬買她!”

安夜仍孤寂的坐在那兒悠悠品酒,可是黑眸己寒光熠熠,開口時聲音冰冷:“你知不知道她是誰。”

“她不就是一個趣員嗎?媽的!”那男子邊罵邊在地上掙扎着。

安夜黑眸閃過一絲精光,透過杯中紅酒朝他看去,幽幽道:“她是我的女人。”

男人一直掙扎的動作停下,臉上帶着惶恐和不安看着他。

安夜將杯中紅酒慢慢飲盡,脣上粘了幾滴紅得緋豔爲他的美添了幾分妖氣,只見他放下手中杯子然後起身,沒有表情的從懷中拿出一把槍然後看向男子,男子眼中滿是恐懼,嚇得直後退,安夜的眸光越來越寒,越來越冷,槍對準他的手就是一槍。

“我都捨不得動她,你動。”他笑,可是聲音聽上去卻如修羅般讓人害怕。

“啊!救命呀!救命呀!”男人手中了一槍全是鮮血,他痛的在地上直打滾。

安夜懶懶又拉動釦環,這一次槍對着男子的下身就是一槍,一聲慘叫響起,鮮血四濺,安夜卻連眼睛眨都沒眨一下,槍口對裝男的額頭然後連續開了十幾槍,腦漿鮮血全部飛濺出,整個場面觸目驚心。

直到屋內沒有任何聲音之後槍聲才止住。

安夜神色無比慵懶的將槍用白色紙巾擦淨然後放入衣中,冷冷看了那個血肉模糊的男人一眼,然後離開。

他不會忘記一年前神奈明拿她威脅他的那件事,愛她只會害了她。

所以,裝做不愛吧。

哪怕,她會恨他。

這是一座遠離城市的地方,青山綠水,竹籬圍着一個房子,炊煙冉冉。

神奈明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個坐在河邊釣魚的老人,然後眸中閃過精光,一步步朝着他走了過去,才走到一半的時候就聽到他說話了。

“有什麼話說就是了,我不喜歡陌生人靠近我。”老人的聲音很蒼啞,卻帶着一股威嚴。

“呵呵,不虧是當年單槍匹馬進入青龍幫殺了當家幫主的黑豹。”神奈明停住腳步發自肺腑的稱讚道,手卻伸入了口袋中,那兒有二把槍。

黑豹仍沒有回看他,只在魚鉤上放了幾隻蚯蚓又放下去繼續釣着:“你也不賴,堂堂神奈組織的一把手居然能找到這麼偏僻的角落。”說完又嘆着氣搖頭:“看來組織裏出了奸細。”

聽了他的話神奈明眸中情緒變得複雜,他今天來是來拉攏黑豹的,可是聽黑豹的話似乎對夜組織仍然很忠心,想到這他又朝四擊巡視了一眼,然後笑了:“你很喜歡清靜。”

“有什麼話就說,廢話我可不想聽。”黑豹聲音裏開始有了逐客的意思。

“將你手下全部勢力轉移給我或是選擇過從前逃命江湖的生活。”神奈明用槍抵住他的後腦勺一字一句道,他剛剛看了一眼,這裏地勢隱祕,就算是當地人只怕也不知道這裏的住處,看來他是想安靜的,而知道他在這裏的極少,只有一人,便是安老爺子,安妮也是無意間聽到的,十年前他殺了青龍幫的幫主,現在江湖上的人都還在追殺他,迫不得已他才逃到這裏,要是在出去他必死無疑。

一直背對他的黑豹終於轉過了臉看着他,臉上有幾道刀疤,看上去反倒不猙獰,有幾分強勢。

神奈明與他微笑對視,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收回了槍。

我能百倍修煉 “你到底想對夜組織怎樣!!!”黑豹語氣中己有隱隱的怒氣,憤怒的看着他,他逃到這裏就是不想被打擾,可是現在卻有人找上他了,看來奸細己出,那當年他和安雄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豈不是又要被外人奪去了?!

“我想怎樣你不用管,你現在連你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還去管其它人?”神奈明意味深長道,眼神一掃,四周頓時出現了很多黑衣殺手,黑豹面色大變,憤怒的朝他瞪去。

—————————————————————————————————————— 隨後,幾聲槍響響起。

夜色迷離,街上的路燈都亮了,人行匆匆。

蘇子一路狂奔,胸口喘的連空氣都成了冷嗖嗖的,邊跑邊哭,剛剛在酒店包廂裏的那一幕不斷浮現眼前,視線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

“老闆,你的服務員怎麼連接吻都不會?”他從龍華手中將她抱入懷中深吻一記然後對老闆道,神色不悅。

“以後,她說的話就是我說的話。”他手拿槍指着所有人道,手緊緊將她抱住。

………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