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所以,姜峯便決定給許飛崖一份大禮,因爲許飛崖纔是這場大戰的英雄。

“哦?那是什麼好東西?姜兄你別賣關子了,告訴俺啊!”許飛崖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急什麼,現在保密,過幾天你就知道。”姜峯喝了一杯酒笑着說道。

。。。

當夜,六人喝了個通宵,都覺得還未過癮,直到天亮之後,衆人才知道原來一不小心就喝了這麼久。

現在姜峯醒來了,副院長便覺得沒有繼續待下去的必要了,給衆人告辭,囑咐衆人若是遇到什麼麻煩,便遣人去藍金學院找他,說完副院長便下山而去。

在副院長離去之後,姜峯便領着姜晨四人趕走了那些勢力的小弟,其實也不能說趕,畢竟姜峯昨晚才喝了別人送來的陳年老酒,正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姜峯也不好意思口出惡言,只得說了幾句好話,便打發了衆人。

其實那些勢力之人早就想離開了,每天提個東西在這裏,像個傻逼一樣沒日沒夜的苦等,隨時還要防備與其他勢力因爲矛盾而刀劍相向,可以說生命都沒有保障,而這僅僅是隻爲了那所謂的臉面形象。

姜峯遣散了衆人,便對四人告誡說這段時間不要打擾後就關上了房門,姜峯這是要爲許飛崖準備那所謂的好東西了。

姜峯的時間並不多,因爲昨夜喝酒聊天中,姜峯便和姜晨商議報仇之事,如今衆人實力都強大了,而且姜峯有對抗帝級強者的實力,報仇也變成了板上釘釘的事。

當下姜峯便決定半月後出發,返回家鄉烈焰城,姜峯決定這麼長時間也是有原因的,首先許飛崖和血仇二人傷勢還需要時間來調養,否則帶傷而戰,出了什麼紕漏就不好了。

還有就是姜峯給姜晨的丹藥,讓姜晨和吳二突破,如果二人都順利的話,也差不多要半月時間,突破之後,整體實力提升了,也能應對一些意外之事,而姜峯自己爲許飛崖準備的好東西,也差不多需要半月時間。

。。。

回到房中,姜峯給房間設置了一層禁制,然後從納靈戒中取出一堆金黃色的物件。

若是定睛一看,想必整個曉風城內對這堆金黃色的物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正是肖家家傳之寶——青龍套裝。

不過這鼎鼎大名的青龍套裝,經過兩月前那場大戰,如今已經變成了一堆破銅爛鐵。

或許這堆破銅爛鐵對於普通人來說,沒有絲毫利用價值,除了堅硬一點,再無其他,但對於煉金術士姜峯來說,這無疑是極好的鍊金原材料。 “大師傅,還是您來煉製吧,這個我的確沒信心。”姜峯望了半天那堆破銅爛鐵,最後說道。

聞言,金光一閃,紫老出現在了姜峯面前,說道:“老夫就知道你要求我,罷了,這個的確不是你能煉製的,身體給我吧。”

姜峯點了點頭,全身放鬆了下來,剎那,腦海靈魂處一陣劇痛,但劇痛僅僅存在了片刻,便消失無蹤,此時姜峯的身體也完全被紫老控制。

青龍套裝,隸屬六階中等鍊金產物,而姜峯就算藉助紫老和藍老的魂力都只能將魂力提高到皇級高等,也就是說,姜峯此時只是一個五階高等的煉金術士。

而姜峯無藉助魂力附加,而是直接選擇讓紫老附體,原因也是姜峯的鍊金經驗不比紫老,平時煉丹鍊金倒也罷了,但此次的確比較困難,若是失敗了,那就白白浪費了那珍貴的鍊金材料,所以紫老纔會同意幫姜峯煉製。

理論上來講,無論你經驗如何之高,哪怕是紫老這種高人,但只要你是五階高等煉金術士,那就絕對無法煉成六階中等鍊金產物的,但此時情況卻不同,因爲青龍套裝本是煉好之物,姜峯需要做的只是將其改變形狀便可,也就是鍊金的第四個過程——加精。

。。。

紫老控制姜峯的一瞬間,姜峯(紫老)的雙眸也變得混濁了起來,只見紫老從姜峯納靈戒中取出了火靈珠,然後雙手飛快結印。

地面出現一個紅色的光圈,內中符文滿地,重重疊疊,不計其數,顯而易見,這定是一個等階頗高的結界。

“火靈!現!”

姜峯手印一變,只見光圈和那些紅色符文,瞬間變得越發紅亮,只聽到嗡的一聲,一道火柱沖天而起,還好姜峯控制不錯,火柱在抵達屋樑數寸處便不再上升,負否則這本就破敗的木屋恐怕要被姜峯的這個結界直接摧毀。

“起!”

姜峯雙眼盯住那堆破銅爛鐵,口中一聲大喝,破銅爛鐵便如同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托起,拖入紅光漫天的結界中,先將其慢慢的融化。

見到這般,姜峯便閉上了雙眸,盤坐在了地上,靜等煉成之日。

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過去,半月時間很快就過了,可姜峯依舊還沒煉製成功,不過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

而這十五日時間內,姜晨和吳二用掉那三顆丹藥,終於突破了皇級,原本是可以省下一顆的,但是吳二不爭氣,第一顆服下後,只是將實力提升到了王級頂峯,通過第二顆才突破了。

許飛崖血仇這邊,二人傷勢都幾乎痊癒,只是血仇的進度稍微慢了點,畢竟傷筋動骨都要一百天,更別說傷到的是那無形的靈魂了。

這半月時間內,雖然枯燥無比,但是血仇卻過得十分的愜意,爲什麼?因爲可以盡情的折磨許飛崖了啊。

要知道,許飛崖手中的那幾本言情讀物在上月內,就被許飛崖翻來覆去讀了好多遍,此時再看,定然已經無法勾起許飛崖的戰鬥慾望,再加上在上月裏,許飛崖每當看到情深之處,便會情不自禁的擼上一管。

而一月下來,男性實力本就不強的許飛崖已經再難重振雄風,恐怕只有藉助血仇的高端言情書籍纔有希望。

可血仇豈會給許飛崖這樣的機會?血仇現在也學着之前許飛崖一般如法炮製,許飛崖求自己借書一覽,血仇直接無視,許飛崖修煉之時,血仇便大聲朗誦出書籍內容,讓許飛崖既不安心修煉,又不能暢快淋漓的擼上一管。

而血仇每看一本之時,都會被深深的震撼住,心中對該書作者經驗之豐富,拿捏之準確感到深深的佩服,每當書中男女主角情人意濃時,血仇也和許飛崖一般,解開褲帶,如入無人之境的擼上一管,但可氣的是,血仇每次發射炮彈之時,都是對準許飛崖那個方向,真不知道他是有心還是無心。

正所謂小擼怡情,大擼傷身,強擼灰飛煙滅,血仇日擼百管,二弟已經被其折磨得不成弟形,若不是這樣,血仇定然不會罷休。

。。。

又是兩日過去,衆人都都有些等得不耐煩了,但之前由於嚴肅告誡過衆人,無論如何不能打擾,所以衆人也只能繼續等待。

“好了!”紫老聲音虛弱的說道。

說完之後,不待姜峯迴應,便直接交還姜峯身體,回到了木戒空間內。

“大師傅。。。”姜峯嘴中喃喃說道。

看着木戒空間內那虛幻的身影,姜峯心中絞痛一下,大師傅僅僅爲了完成自己的一個想法,便這般拼命的幫助自己,如此大恩,要自己如何才能報得啊!

“臭小子,快去看看你的東西吧,別用這樣的眼神看着老夫。”紫老有些受不了姜峯的這種眼神,忙笑罵了一句。

姜峯也知道紫老脾氣,爲了不讓紫老難看,姜峯則沒有繼續多去想那些東西,真正要報答三位師傅,那便幫其煉製肉身,還三人一個自由,這便是最好的報答方式。

姜峯想到這裏,心中對實力的渴望越發的強烈,拳頭也不由得緊捏了一下。

姜峯轉頭看向地上鍊金產物,原本的破銅爛鐵已經消失不見,如今變成了一把金槍和一件內甲。

金槍長約七尺,通體圓潤光滑,槍尖銳利,有倒鉤兩處,槍尖之下,一條巨龍盤旋而繞,龍頭凸出,巨嘴微張,口含金珠,稍一抖動便嗡嗡作響,咋一聽,定覺是龍吟之響。

內甲輕若鴻毛,拿在手中如若無物,其上遍佈金色如龍鱗的鱗片,每個鱗片上有着個小小的突刺,內甲銜接良好,無絲毫漏洞,使用者若是穿上,可從脖頸到腳底都能得到極好的保護。

原本姜峯是想給許飛崖做柄金槍和外甲的,但由於青龍套裝損毀比較嚴重,紫老盡了全力也完成不了姜峯之前的構想,只得將外甲變成內甲了。

姜峯將二物拿在手中一番玩弄,眼中滿是喜歡之意,但姜峯就算如何喜歡也不會私吞,姜峯知道許飛崖在當日一戰中,銀槍和內甲都損毀,而許飛崖此人最愛裝備,所以姜峯覺得還是將這些東西給許飛崖最爲合適,其實很早之前,姜峯就想爲許飛崖煉製一副好的裝備了,只是苦於沒有材料,而且許飛崖的銀槍和內甲在如今的戰鬥中,起不了太大作用。 “這兩物好是好,不過美中不足的是,因爲損毀嚴重,已經失去了器靈。”紫老突然說道。

“器靈?”紫老的話打斷了姜峯的沉思,對於這個詞,姜峯可是聞所未聞,當下忙問道紫老。

“是時候該告訴你了,小峯你歷練這麼多年,現在也有一定實力了,我想你應該知道,修煉者中,帝級無疑是一個分水線,只有成爲了達到帝級實力,在這個大陸上,纔有資格被稱爲強者。”紫老說道。

姜峯點了點頭,這點姜峯自然知道,因爲修煉者達到帝級之後,便能控制空間之力,而且靈魂修煉者有了靈魂屏障,肉體修煉者有了靈力鎧甲,攻擊手段和防禦手段都有了質的飛躍,也就是因爲這些,帝級強者才能遠遠凌駕在皇級之上。

“嗯!而鍊金術也是一樣,六階煉金術士,也是一個分水嶺,因爲他們能煉製六階鍊金產物,而六階鍊金產物有個特點,因爲煉製六階鍊金產物的材料都是天地間的魁寶,天生帶有靈性,而將這些有靈性之物合着煉出一個物品,便會產生一個靈。”紫老繼續說道。

“靈?這有何用?”姜峯能夠理解紫老的意思,但是這個靈有何作用,姜峯的確不知。

“靈的作用可大了,一般來說,鍊金術可以煉製丹藥、裝備器物或者傀儡這三大類東西,而丹藥煉成之日便會出現丹靈,裝備器物則會出現器靈,傀儡則會出現智靈,而靈的作用,可以爲你管理這些東西,但更重要的便是爲你煉製之物提升等階。”紫老說道,說着瞄了姜峯一眼,在看到姜峯那吃驚的表情時,紫老心中笑了笑。

“什麼!!!提升等階,天下間竟有這般變態之物!”姜峯不由得驚呼道。

“沒錯,靈也是有思想的,當你手中的丹藥或者器物被你滴血認主後,你便成了靈的主人,而若是你並未當靈是你的下人的話,讓靈能感受到你的好,你的關心,那他也會對你產生感情,從而通過提升丹藥或器物等階,來報答於你。”

“而傀儡的智靈則稍微不同,煉製一副無思想的傀儡很容易,但要煉製一副有思想的傀儡則相當之難,就算是六階之上的傀儡,都極難出智靈,但若是出了智靈,只要你好生待它,它也會同修煉者一般,不斷修煉,提升傀儡實力,老夫記得,曾經在大陸上出現過一個鍊金天才,他在六階之時便煉成了一個有智靈的傀儡,在他細心培養下,經歷百年時間,在智靈的溫養下,傀儡等階提升到了九階,這完全可以媲美人類聖級強者,從那以後,那天才也憑藉這具傀儡站在了大陸的巔峯。”

“這靈之作用,絕大多數人都只知其一,根本不知道可以培養,我想這肖家之人定然一直將靈當成畜生一般對待,得不到其真心,所以才至於這麼多年了,青龍套裝等階沒有絲毫提升。”紫老說了半天,終於說完了。

紫老說了這般久,姜峯也是受益頗多,姜峯最震驚的還是那個百年變成媲美聖級強者的傀儡,要知道,要修煉到聖級是何其困難,就算一些天才之輩,恐怕都要幾百年時間才能修煉到聖級,而一具傀儡,僅在百年時間內,便能成就聖級,這是何其強大,不言而喻。

得知了靈的作用,姜峯也好提前有個準備,若是沒有紫老的告知,恐怕姜峯的修煉之途要走許多彎路。

。。。

姜峯和紫老又聊了一陣後,就沒有多說了,耽擱了這麼長時間,姜峯也該是離開的時候了。

姜峯走到許飛崖房間,輕輕敲了兩下,便推門而入。

可姜峯剛一開門,便見到許多點白色物體急速射來,姜峯連連後躍,但也只堪堪躲掉了大部分白色物體,還是被射中少許,姜峯眉頭一皺說道:“什麼人?爲何暗箭傷人。”

姜峯說完,鼻尖嗅了嗅,聞到一股怪味,眉頭皺得更緊了,姜峯心中大叫一聲不好,有人使毒,心中不由得擔心起房中血**許飛崖的情況,口中再度喝道:“宵小之輩,難道只會用毒和暗器這般下作手段嗎?”

“哈哈!血兄,你慘了,你射到姜兄頭上了,哎呀!哈哈!笑死俺了!”許飛崖突然蹦出門外,眼光掃過姜峯全身,當看到姜峯銀髮上那不透明的幾點白色液體後,許飛崖捂着肚子猛笑道。

聞言,血仇一手提着褲帶,也連忙跑了出來,在姜峯頭上看了看,臉色頓時都黯淡了下來,心說一聲完了。

此時姜峯愣住了,心中奇怪,血**飛崖都沒事啊?那之前那毒液暗器和屋中帶毒臭氣是怎麼回事?姜峯不解,遂問道:“飛崖你說的什麼?血仇什麼射到我頭上了?”

姜峯說着用手在頭上摸了摸,果然摸到了滴滴液體,姜峯拿在手中捏了捏,發現其微有粘性,又放在鼻尖聞了聞,發現帶着絲絲腥臭之味,而當姜峯想用舌頭沾一下,試試是什麼味道之時,血仇忙出聲喝止,連忙拉住姜峯的手。

姜峯的動作,差點沒把血仇嚇個半死,要是姜峯真舔了,血仇估計自己死期也到了。

“血仇,怎麼?難道最近無聊,對煉毒產生興趣了?怕什麼,我可是煉金術士,一般毒藥都對我沒什麼效力的,我只是想試下看毒性如何。”姜峯一臉笑意的說道,那意思彷彿在說,血仇,你放心,我只是試試你的毒藥毒性如何,傷不了自己。

血仇豈能不知道姜峯的意思,可是血仇哪裏敢放手啊,這要是放手了,姜峯是不會死,但是血仇定然是必死無疑了。

“哈哈!啊哈哈!救命啊!姜兄,你別在逗俺了,好難受!哎喲,肚子疼。”

許飛崖聽到姜峯的話,又看着血仇那奇怪的表情,好不容易纔止住的笑意此時又被引發了,許飛崖捂着肚子在地上一個勁的猛笑,臉都要笑爛了,時而臉皮僵硬,身子不斷抽搐,這恐怕就是傳說中的痛並快樂着吧。

“飛崖,起來!你好歹是皇級之人,一個強者,怎麼能像小娃兒一般在地上滾來滾去,成何體統!快快起來,不就是血仇煉個毒藥嗎?這有何好笑?”姜峯對着在地上打滾的許飛崖嚴厲批評道。

ps:求收藏!求花花!大家若是看了覺得不錯,一定要記得點下收藏哦!可樂拜謝了!

這裏糾正一個錯誤,尊級之後是靈級,不是聖級,當時記錯了,所以血仇的前輩血中天還有幫助肖家的強者都是靈級,並非聖級。 聽到姜峯的話,血仇不由得心生疑惑,難道姜兄不知道這是何物?不然爲何這般說道。

突然血仇似乎想到了什麼,心中再想到,哦! 國手棋醫 原來如此,姜兄是個雛,看來平時也沒有擼管的習慣,所以纔不知道這是何物,畢竟姜兄從來沒有出來過,以如今的形勢,唯有將計就計,看能否瞞過姜兄。

此時許飛崖狠狠的錘了自己幾拳,這才使得笑意稍減,許飛崖看向姜峯,強忍住笑意說道:“姜兄,你不知道這是何物?”

聞言,姜峯有捏了捏手上幾乎已經發乾的液體,又在鼻尖聞了聞,皺眉說道:“你們也知道,我雖然是煉金術士,但對於毒這方面,涉獵頗少,所以也不知道血仇這煉的是何毒。”

見到姜峯腦子依舊不開竅,連許飛崖這麼蠢的人都知道了姜峯這般的原因,心中不由得開始爲血仇默哀,丫的,叫你這十數日來欺負俺,現在終於到俺出頭的時候了,叫你一天有事沒事就在房中亂擼管,亂射,現在好了,射出事了,像我每次都朝夜壺擼管,那多安全。

許飛崖看向血仇,發現其滿臉怒容,眼中盡是威脅之意,那意思彷彿就在說:“傻逼,你要是敢實話對姜兄相告,事後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但許飛崖此時何懼血仇?有了姜峯這個大靠山,許飛崖的膽子也大了起來,再加上這十數日內,許飛崖受盡了血仇的摧殘,心中早有怨氣,此時正好是老賬新帳一起算的時候。

“姜兄啊姜兄!枉你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這哪是是什麼毒液啊?這就是那個啊。”許飛崖做出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說道。

“那個?那個是哪個?”姜峯不解,但姜峯何等聰明,從許飛崖此時的話來看,姜峯也猜到定然是什麼不好的東西,當下臉色也是有些不好。

血仇那個急啊!那個恨啊!那個無奈啊!血仇此時除了用目光攻擊許飛崖,還能做什麼?只能希望姜峯下手輕點,別將自己打個半身不遂、腰椎間盤突出就好了。

“哎呀!姜兄你怎麼這麼笨啊!就是那個,哎!給你明說了,就是jing子,男人的精華,女人的美容養顏之物。”許飛崖說道。

。。。

“轟隆隆!”

當血仇看到姜峯轉過頭,那張黑得已經不能再黑的臉時,血仇腦海中宛如響起了一個晴天霹靂,意識開始模糊,彷彿世界末日到了。

血仇知道此時局勢極度危急,必須搶得先手,方能度過此劫,於是乎,血仇率先出手。

血仇一把撲在姜峯身上,開始嚎啕大哭,口中疾呼道:“姜兄,我錯了,我大錯特錯了,我千不該萬不該就是沒事去擼管玩,現在釀成大錯,自知萬死都難恕罪,所以求姜兄賜我一死,好讓我彌補犯下的滔天大錯。”

血仇知道姜峯最重感情,此時也只能先認錯,然後再對姜峯打一盤感情牌,只有這樣,纔有機會不受皮肉之苦。

血仇緊緊抱住姜峯,雙臂繞着姜峯脖頸,一邊淒厲認錯,一邊從納靈戒中拿出水囊,打開活塞,輕輕的往自己眼角倒水。

不料卻被姜峯推了一把,血仇手一個不穩,水囊裏的水倒了血仇一臉。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